无错小说 > 科幻灵异 > 合租鬼事 > 第七章 骗子师傅神经徒弟
游小天所谓的家住的不远,叫我足足在大马路上走了将近一个小时。

    中间好几次都想揍他,其实我这人脾气够好,生生对他有一种老想使用暴力的冲动。

    但好在钻进一条小胡同之后,东拐西拐的总算是到了。

    黑灯瞎火的,就靠一只手电筒照明,我总觉得这地方似乎来过。

    两扇斑驳黑漆的木门,门上有两个铁圈把手,游小天可算是把我哄来了,一边躲着我,局促的搓搓手:“嘿嘿,到了。”

    我拉着一张脸:“嗯。”

    毕竟是到人家借宿,我也不好总是摆一副臭脸,跟自己多了不起似的。

    游小天把手从门缝中伸进去,掰掰,再掰掰,捣鼓了好一会才把里面的门闩弄开了。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游小天一脚迈进去,一边冲我招手:“快进来!啊!”

    他突然惊叫一声,直挺挺的向前载去。

    我吓的赶紧跳开两步。

    “臭小子!跑哪疯去了?”

    “哎呦!摔死我了!师傅你咋藏门后边阴我啊?”

    游小天哼哼唧唧的从地上爬起来。

    “哼,我一听见门口有动静,就知道是你小子!”

    “嘿嘿,师傅,你咋这么晚还不睡啊?”

    游小天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嬉皮笑脸的说。

    “别废话!滚屋里洗脸去,今晚有活。”

    游小天就被他师傅揪着耳朵往院里走。

    “师傅师傅,外边还有人呢!”

    游小天这才想起我来。

    “恩?”

    他师傅扭头看了一眼,我赶紧从门外进来,讪讪的说:“打扰了,打扰了。”

    院里有灯光,我这才看清游小天所谓的师傅,就是那个街角算命的洪大师!

    怪不得游小天这小子神神叨叨的,师傅是个江湖骗子,徒弟能好哪去?

    “恩!”

    洪大师看见我,也没说啥,嗯了一声顾自走了。

    “进来啊,愣着干啥?”

    游小天赶紧返回来拽我,关上大门,插好门闩。

    这里就是个普通的四合院,院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没啥东西,不过,眼下这市场上,四合院的价格连城郊的别墅都比不上,从房价的角度来说,绝对是豪宅。

    我跟着游小天往里走,刚一进门,就看见正冲门口放着一口棺材。

    我站在门口不走了,游小天跑进去:“师傅,今晚有啥活啊?”

    “啥活你先别管!说,是不是把为师的阴阳镜偷走了?”

    “嘿嘿,这都被你发现了!”

    游小天老老实实的把阴阳镜交了。

    “你拿他干啥?几天不挨揍,皮痒了是不?”

    “别别!”

    游小天赶紧躲开,看了我一眼,明显有点不好意思。看来,他还真是块天生招人揍的家伙。

    不满的嘟囔道:“谁叫你说我到死也抓不到一只鬼的?”

    “说错你了?你抓的鬼呢?”

    游小天没话说了,转手招呼我:“你进来啊,老站门口干啥?”

    “这棺材?”

    说实话,我今晚真给吓的伤着了,好不容易有落脚的地方了,却又迎面碰上一口棺材,难免心里不得劲。

    “哦!棺材啊,对啊,师傅,这棺材是干啥的?”

    洪大师哼了一声:“死了个有钱的,舍不得生前的荣华富贵,怎么也不肯走,搅得家人不得安静。我给他家把那事解决了,尸体给烧了,这棺材就用不上了。我一看木头挺稀有珍贵的,就没要他家钱,把棺材要来了。”

    洪大师还很爱惜的摸了摸这棺材:“这么好的木头,便宜了那贪财鬼,还不如等到了时候留给为师自己用!”

    一席话说的我目瞪口呆,没见过不收人钱财要棺材的,况且这棺材还装过别人,他也不嫌晦气!

    一股强烈的鄙视感油然而生,得是多贪财的人才能这样?

    “废话少说,这棺材毕竟装过那贪财鬼,我得给它净净身。”

    洪大师看了眼腕表:“那人是凌晨两点多死的,差不多到时候了。关门,洗脸洗手,还有你!”

    洪大师一指我。

    其实我又累又困,早想趴床上呼呼大睡了,但在人家地头上,我也不好说啥。

    跟游小天一起清洗完毕,把房门关了,灯也关了。

    洪大师在棺材上放了个香炉,点上一炷香。

    三人在一片漆黑中对着一口棺材,很有些诡异,但是好在那柱香很别致,味道轻轻淡淡,很好闻。

    游小天给洪大师打下手,扯了好几根红绳,两头各绑一枚铜钱,几根绳子再从中间对折,全都串进一枚铜钱中,铺开在棺材上,像是结了一个蜘蛛网。

    洪大师也不知道从哪摸来一柄桃木剑,剑头挑着一张黄符纸,在头顶晃了几圈之后,那黄符纸突然着了。

    “让开!”

    洪大师突然冲我大喝一声,然后嘴里念念有词,烧着的黄符纸用桃木剑挑着往棺材上一拍。

    我当时正站在棺材尾部,正冲着棺木,他大喝一声我就赶紧跳开,顺时把蜘蛛网一样的红线由中心向四周窜起几条火龙,奇怪的是没有一点烧焦的味。

    一股气流从棺头到棺尾瞬间冲了出去,掩好的木门“吱呀”响了一声。

    “坏了!”

    洪大师突然脸色铁青:“小天,去开灯!”

    紧接着灯就亮了,我这才发现不知道啥时候那柱香已经燃到根部,香灰一歪,熄灭了。

    咋烧的这么快?

    “师傅,咋啦?”

    游小天赶紧问。

    洪大师脸色凝重的看着棺材:“看来我低估了那贪财恶鬼,哎!”

    他沉重的叹口气,摇摇头。

    我不由得大大打了个呵欠,困的快睁不开眼了都。

    心想我已经忍你很久了,装神弄鬼这么半天还不消停?符纸自然那谁不会啊?电视上的道士都那么干,就是骗人的。

    自认看他做了一场法式,已经够配合的了。

    便宜不好占啊,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恩赐我去睡觉。

    游小天跟我不一样,师傅说啥如圣旨,赶紧追问洪大师咋回事。

    “唉,明天再说吧,你俩睡觉去吧!”

    我心中大喜。

    “师傅,你咋这样?啥事都不喊我去,啥事都不跟我说,我还是不是你徒弟了?”

    游小天特别不乐意。

    我赶紧走上前,好心劝慰:“都这么晚了,你师傅肯定累了,叫师傅好好休息吧,明天再说明天再说!”

    潜台词是哥们你就行行好吧,我也不是属猫头鹰的。

    “去吧去吧,以后有活肯定带上你。”

    洪大师也说。

    “这可是你说的啊,说话算数!”

    “为师啥时候骗过你?”

    “你啥时候没骗过我?”

    游小天小声的嘟囔道。

    “走走,我睡哪啊?”

    我赶紧把游小天拽走了。

    “跟我睡一屋吧,别的屋都没收拾。”

    游小天说。

    他的房间也挺简陋的,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衣柜,就啥也没有了。

    不过好在床很宽,我往上一躺,恨不得立刻睡死过去。

    游小天却还坐在床头,嘴里嘟嘟囔囔,也不知道在嘟囔啥。

    反正现在是什么也无法阻止我睡觉了,我翻了个身,很快就睡着了。

    奇怪的是,我这人从小挑床,猛一换到陌生的地方就容易失眠睡不好,第一次在游小天家里借宿,我竟然睡的十分香甜,连梦都没做,一觉到天亮!

    睡的正无比香甜的时候,手机铃声大作,我擦了把口水,用被子捂住头,但这铃声响起来没完没了,我猛然想到:几点了?

    立刻就睡意全无,坐起来拿过手机一看,我草,完了!是陈锋。

    今天肯定又迟到了,我没敢接这个电话,等到铃声不响了,一看竟然已经快九点了,迟到了啊迟到了,死定了这下。

    我心里开始编各种理由,自己也很久没休班了,要不干脆休个班算了?

    这么一想,我就给陈锋打过去。

    “道心啊!你干啥呢,咋不接电话?”

    陈锋那边语气挺着急的。

    “额,锋哥,那个我今天要不休个班吧,身体不大舒......”

    “休毛班?赶紧来吧,小红楼那里出房子了!赶紧跟我去出勘,我这个月要发财了!”

    我一听,小红楼!我草,小红楼是我们对那片市中别墅群的私下称呼,哪里据说住的不是高管就是富豪,好多外地的有钱人都想从里面弄套房子住,可是那里偏偏不出房子。

    有多少客户远道而来,开出十万的中介费要帮他们从里面弄房子,又有多少人因为这个贿赂中介,说出房就买,指定买!恨不得先把房钱预存给我们。

    为的啥?为的就是那里的地段,最最重要的是人脉!

    小红楼竟然出房子,出房子啊!我们就是想去那个小区看看环境都没办法进去,外面一圈种着茂密的树,门卫森严,无比森严啊!

    我一下变的特别兴奋,但是有一想:“锋哥,可我迟到了咋跟店长说?”

    “你怕个毛,有我呢!赶紧来,现在估计都抢疯了,我现在就在路上呢,你直接来小红楼找我!”

    “那好吧!”

    我当下就跳下床穿鞋跑了出去。

    一看游小天正在院子里打太极拳呢。

    “哥们,谢了啊!对了,还得谢谢你师傅!我电话是XXXXXXXXXXX,给我打电话啊!”

    “哎哎,还没吃饭呢!”

    游小天冲我大喊,但我已经蹿出了大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