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科幻灵异 > 合租鬼事 > 第十二章 拍皮球的小男孩
我草,不要啊!

    我整个人趴在楼梯上连头都不敢抬。

    符!对,我的符!

    伸手就赶紧往兜里掏,找到了!找到了!

    我心里一阵欢呼,立刻就把符摁在了额头上。

    “哇!”的一声,小男孩突然大哭起来:“哥哥你好奇怪,你好吓人啊!哇!哇!”

    我赶紧撅着屁股爬起来,有点发窘,是不是吓着人家孩子了?

    也是,我现在脑袋上贴张符,就跟僵尸似的。

    但是我当真是不敢取下来了,伸出手去拉那小男孩:“走,哥哥送你回家。”

    “我不要!”

    小男孩哭着躲开我的手,“啪嗒啪嗒”往楼下跑去。

    “喂小孩,你下去不害怕啊?”

    但是小男孩压根不理我,我能说我压根没那个胆子跟下去吗?

    算了,还是喊他妈来找他吧。

    伸手摁着额头上的符就往上跑,才跑了一小段,我就看见透进来的光,三下五下蹦上去,我虚脱了般蹲在楼梯口大喘气。

    “呜呜!汪汪汪!汪汪汪!”

    外面那只老狗突然蹦起来冲我狂吠,急的在楼道口绕来绕去,好像准备随时扑上来咬我。

    草,我又咋惹了这条狗了?

    我赶紧把符揭下来塞进兜里,游小天那孙子到底去哪了?我把他给弄丢了?

    刚才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他?

    我抬起手掌看了看,似乎有几道黑乎乎的指痕,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赶紧跑出去,对着阳光一看。

    “啊!”

    手掌一阵撕心裂肺的疼,我紧紧抓着自己的另一只手摁在肚子上,咬着牙蹦了两下,疼痛的感觉便突然消失了,而手上,啥也没有。

    奇了怪了,我草,真的见鬼了?

    要是地下室真有不干净的东西,那小孩不就惨了?

    我掏出符在掌心握着,准备随时用它来救命,一口气冲上二楼去,敲响了那胖女人的房门。

    房门很快就打开一道缝,胖女人的半个脸从门缝里往外看,恶狠狠的对我说:“干什么?”

    这女人可真够讨厌的,但无所谓。

    “你家小孩是不是出去玩了?他在地下室呢,那里那么黑......”

    “滚!”

    这是胖女人对我说的最后一个字,“砰”的一下门就砸严实了。

    难道不是这家的小孩?

    我悻悻的转身,可是咋办啊,游小天不见了,那个小男孩可能也有危险。

    我心里着急又手足无措,找洪大师!

    洪大师给我打过电话,根据时间我很快就翻到了洪大师的通话记录,“小水道小王”的未接记录一下蹦入了我的眼睛。

    草,我心里骂了一声。

    “师傅,不好了,游小天不见了!”

    我赶紧连珠炮似的跟洪大师讲述了游小天消失的事情,洪大师叫我出去等他,他立刻就赶过来。

    我挂掉电话,心里稍稍安慰,眼下,也只能指望洪大师了。

    “嘭嘭嘭!嘭嘭嘭!”

    那胖女人家里竟然突然传出拍皮球的声音,“嘭嗒嗒嗒”,似乎那皮球从楼梯上滚下去了,好像是从头顶传来,又好象声音在楼下。

    我真的受不了了,赶紧离开这鬼地方再说!

    挑了个有阳光的地方等洪大师,还是觉得身上阵阵发寒,城市的车水马龙喧嚣繁华,叫我竟产生一种不真实感。

    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什么才是它的本来面目?

    半个多小时过后,远远驶来一辆黑色的轿车,洪大师从车上下来,轿车很快就开走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车貌似很高级啊,只是车玻璃是黑色的,看不到里面还有什么人。

    洪大师一个街头摆摊算命的能住四合院,还有一辆这么好的车?那他干啥坐个公交车还抠搜的,非叫我给他刷IC卡?

    我一边招着手朝洪大师跑过去。

    洪大师一路又仔细问了我游小天的事情,临近我住的那层小楼的时候,洪大师也不禁顿住了脚步,望四周看了看,脸色特别凝重。

    “怎么了?”

    我奇怪的问了一声。

    “没事,走吧。”

    刚一走进去,门口打盹的老头突然浑身哆嗦了一下,看了我们一眼,站起来转身就往里面走。

    他的那条老狗更跟见了鬼似的,哼唧叫了一声,瞬间逃进楼里没影了。

    “老先生!”

    洪大师一个箭步冲上去,我还没来得及感叹他的身手,就见他不知道对老头说了句什么,老头哆嗦一下差点摔了,颤颤巍巍的哭起来,一边抹着眼泪走进去了。

    我急忙追上去:“师傅,你跟那老头说啥了,他咋了?”

    洪大师冷哼了一声,脸色凝重的瞥了我一眼:“小天就是从这里消失的?”

    “嗯,就这个地下室,里面还有个小男孩呢。”

    这是情况我已经跟洪大师说过了,洪大师抬脚就往地下室里走,才走了几步,他用鼻子嗅了嗅,突然停了下来。

    而我,还在上面犹豫着要不要下去。

    洪大师冲我招招手,从随身携带的小巷子里面拿了点东西,把箱子递给我,让我帮他拿着。

    只见他用手上一道黄符纸包裹了一枚系着红绳的铜钱,两只夹着,嘴里念叨了几句什么,喝的一声就扔了进去,右手持一铜铃,左手竖起二指靠近唇边,一边口中念着咒语,用一种不规则的节奏晃动铜铃,我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但是屛住呼吸,生怕自己坏事。

    突然他手上铜铃一收,把我拽了下去,往我手腕上栓了一根红线,再把我往下一推,我就啥也不知道了。

    就觉得自己身处在一片死寂的黑暗之中,身体一点重量也没有,没有思想,没有任何感觉,一直在黑暗中机械的前进,仿佛变成一只被人随意操纵的木偶。

    再次恢复意识,觉得身上暖洋洋的,这是几天以来,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身上有了这种暖的感觉,十分舒服,心里也特别安宁。

    发现自己正背靠着楼道口在地上坐着,对面是游小天,也在地上坐着背靠墙壁,耷拉着脑袋,闭着眼睛咧着嘴吃吃的傻笑,口水都淌出来了。

    “游小天!”

    我伸腿踹了他两脚,动也不动,跟一滩烂泥一样。

    洪大师正坐在刚才那老头没拿走的小马扎上,抱着胳膊懒洋洋的望着天。

    我从地上爬起来:“师傅,刚才我咋了?小天咋回来的?”

    “不是你把他背出来的么?”

    “我?”

    我指着自己的鼻子,傻眼了。

    “刚才我对你施了傀咒,你就受了红绳的牵引,下去把小天找到,给他背上来了。”

    洪大师说。

    “我刚才!”

    我惊愕的说不出话来,一根红绳就把我变成了叫人随意操纵的木偶?这也未免太扯淡,太可怕了吧?

    原来洪大师一开始扔下去的符纸就是去寻找游小天的,我手上的那根红绳另一头就系在包裹在符纸中的铜钱上,洪大师把我推下去之后,多余的红线牵在洪大师手中,以便于最后再把我引上来。

    他跟我解释的已经很详细了,可我还是消化不了,第一是太过专业听不懂,第二这事也太匪夷所思了。

    想到自己刚刚跟个傻子似的被人随意操纵,我心里特别不得劲,皱着眉头说:“你要连人都能随意操纵的话,这世界上还有啥事你干不了的?还摆摊子算命干啥?”

    “屁!你当谁都能被傀咒控制?你天生命格就弱,灵气却强,又猝不及防才着了我的道的!你还别说,要不是碰见你,我这傀咒没准一辈子都没机会用呢。”

    我一听,简直要气炸了。

    也就是说这世界上只有我能被人当木偶耍来耍去了?你这杀千刀的洪老头,利用完我还说这话,当真是气死我了!

    我一甩手,蹲一边了,一句话都不想再跟他说。

    我不理他,他也没搭理我,继续眯缝着眼睛往天上看。

    我实在憋不住了,终于挺没骨气的先开口说话了:“游小天咋了?”

    我嘟囔着哼出一句。

    “嘿嘿,憋不住了吧?”

    洪大师很贱的看向我,原来他刚才跟我玩冷战?

    我草!

    简直要抓狂了,您都多大年纪了!

    洪大师得意的嘿嘿一笑,看了眼游小天,这才恢复了正经神色,叹了口气:“这孩子已经丢了一魂三魄,痴了。”

    “啥?那他还有救吗?”

    我不知道丢了一魂三魄是啥概念,反正最后“痴了”两字很懂,游小天痴呆了?

    其实,他人挺好的,虽然神经了点,傻了点,但是单纯热心,对人也没有防备之心,跟谁都自来熟似的。

    人长的又清秀帅气,并不讨人厌。

    洪大师摆摆手:“无碍。”

    看他胸有成竹的,我也就不瞎操心了。

    “哎!下面还有个小男孩呢,反正我一次也是被你利用,就不在乎多一次了。你快给我弄个傀咒,把人家小孩就上来吧?”

    我真心不愿喊他师傅了,一个“哎”就算客气的。

    “哟!”

    洪大师贱笑了一下:“有善人之心,不错!但你捞个鬼上来干什么?叫他陪你玩啊?”

    “鬼?不可能!”

    我立刻掏出那张符纸来,当时符纸一贴,那个贪财鬼就无影无踪了,我在小男孩面前贴,人家可没吓跑!

    洪大师却说:“这符纸被你用了一次,早糟蹋了,虽然还有点效用,顶多逼逼邪罢了!哎,可惜可惜!”

    洪大师唉声叹气的,看着这道符不知道有多心疼。

    “啊?不会吧?”

    我万分愧疚的把符给洪大师递过去,洪大师道:“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本事把师傅的符给养回来,哎!”

    万分爱惜的把符折好,揣进了怀中。

    我说:“那咱现在干啥啊?”

    “等。”

    “等啥?”

    “给小天招魂!”

    我被他说的一阵头皮发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