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科幻灵异 > 合租鬼事 > 第十六章 死里逃生
白棠带给我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

    我连犹豫一下都没有,就直接冲进了我住的那个小楼里。

    当然路上买了个手电筒,之前多少次想买都没舍得。

    一钻进楼房就感到一股阴森之气迎面扑来,我被自己“咚咚”的脚步声弄的胆战心惊。

    正没命的往上跑呢,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我就摔爬下了,紧接着脖子被什么东西勒住拽着我往后拖。

    “呃!呃!”

    我拼命的蹬腿挣扎,两手乱挥,那力气实在很大,我压根一点办法都没有。

    “咯咯咯!”

    耳边传来孩子银铃般的笑声。

    我心里咯噔一下,后背顶上了横梁,就被拽进了屋里。

    “砰!”的一声,门在我面前重重关上了。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股恶臭让我肠胃拧绞,立刻又被人扑上来五花大绑,还没来得及说话,脸上就挨了重重两巴掌。

    我给搞的晕头转向,又惊又怕,脑袋又重重的撞上什么东西,晕了一下。

    但也就是很短的时间我就醒了,发现自己被扔在墙角里,从脖子以下到脚踝都给捆的结结实实,不知哪里传来磨刀的声音,再一看,眼前的景象叫我后悔为啥不直接晕死过去算了。

    “亮亮乖,一会给你吃新鲜的。”

    那个总是脾气很坏的胖女人此刻就在我面前不远处喂他的孩子吃东西,这个小男孩始终怀里抱着一个皮球,就是我在鬼窝里见到的那一个。

    而那个女人正往他嘴里送的东西,看清之后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像是豆腐脑,胖女人手里还捧着一点,用勺子挖着往孩子嘴里送,孩子一边吃一边睁着一双大眼睛看我。

    他们的房间里光线很昏暗,很小的窗户用木板钉着,木板里面是黑色的油布,房间里几乎啥也没有,就屋子正中放着一大一小两口棺材。再定睛一看,棺材四周摆的到处都是人头,有的几乎已经腐烂的黑乎乎的,还有新鲜的,最叫人受不了的是正在开始腐烂的。

    四面墙根还有不少人的骨架,且全部用斧头劈的惨不忍睹,又不知被什么拆的七零八落,一面墙上砸进去很多钉子,钉子上挂着极小的婴儿尸体,但是头都不知道哪里去了,浑身烂乎乎,只能看出人形,成群结队的蛆虫在尸身上翻滚。

    胖女人喂完手上的豆腐脑,顺手捡起脚边一个黑乎乎像甜瓜大小的东西,一边用力扒扯,一边用勺子伸进去挖。

    胖女人两手沾满紫黑色粘稠的东西,那个甜瓜!

    明明就是个一个小婴儿的头!

    她给孩子吃的正是婴儿的脑浆。

    我已经惊愕的像一个身体僵硬的木偶,犹如坠身邪恶的人间地狱,我的两手被绑在身后,触到一团软绵绵毛绒绒的东西,黏哒哒,腐烂的恶臭叫我无法正常的呼吸,我头一歪就不可抑制的狂吐起来。

    我已经不愿意去猜测我身后那堆毛绒绒软塌塌黏糊糊的东西是什么,但是思维又好象比我任何时候都清晰。

    人的头皮,带着头发的头皮。

    我脑中冒出这个念头后,就再也无法抹去。

    我吐的昏天暗地,最后连胆汁都吐出来了,口中难忍的苦涩,但再也没东西可吐了。

    小男孩看着我的样子,一开始是惊奇,后来竟对着我吃吃笑起来。

    胖女人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更拼了命的往婴儿头骨里挖,但是只挖出来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一个婴儿的脑浆显然不够小男孩吃,胖女人只好扔了婴儿的头,扯出无头的小小尸体,尸体还比较完好,没有腐烂,胖女人丝毫没有怜惜的用尖刀从尸体上用力刮下一块肉,往小男孩嘴里送。

    小男孩伸出小手捂住了嘴,看来这肉并不合他的胃口。

    “唔!唔!”

    胖女人突然头一歪,呕出两口血来,用手接住,眼神惊恐又悲戚。

    “妈妈我要吃!”

    小男孩突然抓住胖女人的手,贪婪的允吸起他妈妈的血来,全舔干净了还意犹未尽,伸手抱住他妈妈的脖子就啃。

    “啊!”

    胖女人疼的尖叫一声,一把把小男孩推了出去,嘴角下的皮肤已经被小男孩咬的鲜血直流。

    小男孩一屁股摔在地上,惊呆了一下,抱着皮球呜呜大哭起来。

    “亮亮乖,妈妈错了,一会就有新鲜的可以吃。”

    胖女人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老陈,还没好?”

    她张着嘴大叫。

    “霍霍”的磨刀声突然停了,跑出来一个手举明晃晃菜刀的男人。

    这男人看上去十分苍老,瘦的一把皮包骨,浑身皮肤发黑,眼窝深陷,青白的眼珠爆出,如果他躺下睡着,跟已死很久的人不会有什么两样。

    “快点!孩子饿了!”

    胖女人捂着自己被咬烂了的脸说。

    男人就举着菜刀快速向我走来,丝毫没有犹豫,一把揪过我把我摁在地上,对着脖子就砍。

    手起刀落,我的脑袋就算搬家了。

    但我迅速的意识到要在自己身上发生什么事,人在生死关头求生欲望大于一切,神经也变的异常敏感。

    “等一下!”

    就在距离脑袋搬家的前一秒,我大声喊出来。

    菜刀在脖子上方顿住,一股阴森的寒气从脖子里钻进来,迅速袭遍全身,我浑身已经湿透,大口大口的剧烈喘息。

    “叫我死个明白!”

    我拼命的大喊着或许徒劳的话。

    “等等。”

    胖女人喊住那个男人。

    不成想她竟然幽幽的叹了口气:“我与你无怨无仇,也没杀过人,但你昨天跟那个老道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只会给我们带来麻烦,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从最一开始被他们突然袭击,我就感觉他们像是早就准备好,一直在伏击我,听完这话,我更确切了这个想法。

    但我不肯死心,纵然心知已经逃生无望,还是不想放弃最后一丝哪怕渺茫的希望。

    会不会有人来救我?

    我几乎绝望的想。

    “我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我从来没想过找你们麻烦!”

    话刚说完,小男孩跑过来抱住胖女人的胳膊:“妈妈我饿。”

    这一句话彻底把我推向死路。

    “快点,还磨蹭啥?”

    胖女人恶凶凶的催促拿菜刀的男人。

    “哎哎。”

    男人连忙应声,伸腿踏在我背上,又要砍下来的时候我猛地一闭眼睛,潜意识的大呼出声:“我陪你拍皮球!”

    “哥哥陪我玩吧!”

    小男孩一听这话就冲我扑来,菜刀一下砍在小男孩背上。

    “亮亮,你不是饿了吗?”

    胖女人没有一丝惊恐。

    “哥哥陪我玩吧?”

    小男孩顶着那把菜刀从我身上爬下去,歪着头脑袋靠地看着我说。

    “好好,我陪你玩!”

    我慌不迭的连声答应。

    “亮亮乖,先吃饱饱好不好?”

    胖女人一把抓起小男孩,顺手把菜刀拔下来丢在一边。

    “我要哥哥陪我玩!”

    小男孩顿时生气了,面色迅速阴沉,脸胖女人都忍不住哆嗦着往后退了几步。

    “好好,让他陪你玩。”

    在小男孩的逼视下,两个大人迅速割开了帮我的绳子。

    “你跑不掉的。”

    胖女人在我耳边说。

    我硬着头皮接着这话,眼睛开始在房间里搜索一切可能逃出的出口。

    这个房间竟然没有门!

    只一个边长不到一米的方形窗户,还被木板钉死。

    “嘭嘭嘭!”

    小男孩开始在我面前拍皮球。

    一边拍一边笑:“咯咯咯,咯咯咯。”

    胖女人带着一脸阴毒站在一边盯着我,那个男人手举着菜刀站在另一边,好行准备随时对我下手。

    “嘭嘭嘭!嘭嘭嘭!”

    小男孩拍皮球的技术完全可以去申请世界吉尼斯记录,拍起来没完没了。

    看着看着,我竟然无法控制的眼皮打架。

    “哥哥,你怎么不玩啊?”

    小男孩用稚嫩的童声问我。

    我做梦一般迷迷糊糊伸出了手,皮球转交到我手上,但却立刻瘪了。

    这叫我怎么拍?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瑟瑟发抖,越抖越厉害,像一片在狂风中追逐的枯叶。

    “你们都不陪我玩!都不陪我玩!”

    小男孩的身形越来越高大,皮肉迅速干瘪,眼皮垂下一大片阴暗。

    他的手向我伸来,一下就穿进了胸膛,紧紧握住了我的心脏。

    突袭而来的剧痛叫我眼前一黑,痛却叫不出声,身体动也不能动。

    一瞬间我脑海里蹦出许多画面,人生的第一个生日蛋糕,第一辆山地自行车,第一次迷路,第一次撕心裂肺的痛哭......

    原来濒死之时会想到这么多事,不论欢乐痛苦,那些事情一起组合成我的人生。

    但这人生实在太过短暂。

    白棠......

    我最后想到白棠,但她的样子立刻占据了我大脑所有的空间,白玉凝脂般的脸,长长如瀑的黑发,楚楚动人的眼睛,以及她用身体带给我的所有美妙的感觉。

    再见......

    我的眼泪顷刻汹涌,心痛的无以复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