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科幻灵异 > 合租鬼事 > 第十八章 我接受!
胖女人她家一切正常?我报假案?

    刘本根至少已经死了好几天了,我有重大嫌疑?

    警察同志们在仔细勘察完现场后就对我的房间也进行了仔细的搜查,就连我手里那缕头发都被抢走了。

    他们开始对我进行严厉并仔细的询问。

    “我真没胡说!你们咋不信我?我,我还说啥呀我!”

    别管我说的多么形象生动,就俩字:胡扯。

    梁笑陪着一个年纪稍长的警察审问我,人家负责问,他负责记。

    问着问着,我突然咋瞅他俩都不对劲,大惊失色的往床里边蹭,用手指着梁笑:“你不是梁笑!你说你是谁!”

    梁笑和他的同事面面相觑。

    “配合我们走一趟吧。”

    我越是说实话他们就越认为我胡说,越认为我胡说就越怀疑我,就这样我被带到警局,又被连夜仔细审问,,录了口供,签字摁手印。

    我努力的辩解,想要把一切事情用他们能够接受的方式叙述出来,梁笑极力为我辩解,说我有可能是惊吓过度,神经有点错乱。

    到最后我已经一个字都不想说,说破了嘴皮子也没人相信。连番的审讯过后,一切陷入了僵局。说也白说,我就干脆不说了。

    我被他们一直折腾到天色破晓,我早熬不住了,他们也是硬着头皮死撑,后来洪大师竟然来了,也不知他咋得到的消息,来保我出去。

    洪大师自然有他的门路,我此刻看见他就跟看见亲爹似的,别提心里有多亲。

    一上出租车我就迫不及待的睡着了,后来被“德玛西亚”吵醒。

    “你说的其实我都相信,但是作为警察,不允许我们相信。”

    梁笑说。

    心中稍有安慰,才发现自己正趴在洪大师背上。他可能是看我实在精疲力尽,不忍心叫醒我,竟然背着我走在去往四合院的小胡同。

    看着他满头半白的头发,我心一暖,鼻头一阵发酸,赶紧蹭了下来。

    一进四合院,没看见那个又臭屁又古怪的玄尘,直接跑到游小天的房间,还没沾床,两眼就迷糊的闭了起来,头一载,压的游小天“哇哇”大叫。

    “咚锵咚锵咚咚锵!咚锵咚锵咚咚锵!”

    游小天不知道从哪弄来个破锣,在我耳边使劲敲,以示报复。一连三天,他都是以这种方式叫我起床。

    忍无可忍。

    洪大师和游小天大啃骨头喝肉汤,我和玄尘一人一碟炒青菜就大馒头,实在憋不住了就来个黄瓜蘸酱。

    每次吃完饭游小天就把我偷偷拽进厨房,塞给我个大鸡腿吃。还悄悄告诉我,是洪大师吩咐的,吃完好好刷牙别叫玄尘闻出来。

    可我现在看见肉就想吐,每次都赏给欢乐的游小天吃了。

    据说玄尘受了重伤,一吃完饭就跑屋里“闭门思过”,根本都没理过我,我大喜。

    洪大师也好像一天忙不完的事似的,整天见不到人影。

    游小天一开始精神一会就赶紧吃东西,吃完就睡,睡饱了再活蹦乱跳,再吃再睡,到这第四天才终于开始恢复正常。

    今天早饭之后,玄尘没有“闭门思过”,洪大师也没出门,游小天也没恹恹欲睡,三个人围着四方桌坐了一圈,六只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我把在二楼胖女人家里遭遇的所有事情和刘本根的事情交代完毕之后,玄尘一把抓过我的胳膊,把手指搭在我手腕上。

    他绷着脸面无表情,我心里不服,也绷着脸面无表情,不就是装酷吗,跟谁不会似的。

    “怎么样?”

    洪大师赶紧问。

    “没事。”

    玄尘收回手,端起杯盏喝了口茶。

    他到底靠不靠谱?我赶紧对洪大师说:“师......嗯。”

    洪大师贼兮兮的冲我挤眉弄眼点点头,一脸的我懂我懂。

    “咳!”

    我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那个小孩真的就把他的手伸进去了,还抓住了我的心脏。真的,就别提有多疼了,我都觉得我一下快疼晕了,但就是没晕,动也动不了,我感觉不是幻觉。”

    我一直担心自己的心脏会出啥毛病。

    洪大师道:“无碍!鬼手挖心,没个上百年道行是伤不了人的,那小鬼就是在捉弄你。”

    “捉,捉弄我?”

    我嘴角一阵抽搐。

    有那么捉弄人的吗?我当时可是连遗言都想好了。

    说到这里,我又奇怪了:“他家明明那么多尸体骨头啥的,臭的简直没法呆,为啥警察去查了啥都没查出来?再快也不可能那么快就收拾干净吧?再说了,现在不是有很多勘察手段吗,我就不信一点痕迹都没有。”

    游小天眨着一双纯洁无辜的大眼睛也看向他师傅。

    洪大师却瞄了玄尘一眼:“据我所知,的确有一种阴室养鬼的方法。就是在人将死未死之时,寻一处极阴之地,再辟一间阴室,招来恶鬼,用血肉祭鬼,寻求众鬼庇护,可保魂魄不散。不过这种事我也只是听说过,如此阴毒的办法,也不知他们是从哪里学来的。”

    我说:“魂魄不散,是不是就说那人就死不了了?其实那小男孩根本没死,只是恶鬼上身了?”

    洪大师一笑:“你还挺能瞎猜的。所谓魂魄不散,就是变成鬼灵的意思,鬼灵代替生人魂魄依附于尸体之上。常人如果生前没有太大的怨念,人死后自然灵魂升天,轮回转世去了。养鬼之法,大概也算另一种长生之术吧,只是要经常喂食人肉,食的越多,鬼灵越强,才能更牢固的依附于肉身。哎,可怜一个孩童,原本稚幼单纯,却偏偏被他的父母养成鬼灵,不得转世轮回,造下恶业,最后只能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师兄,我说的对不对?”

    玄尘抱臂点点头,神色还挺凝重的。当然这只是我臆测出来的感受,他脸上的表情就是永恒的面无表情。

    “你所说的那个形容枯槁的男人应该就是恶鬼的血肉祭品,养鬼养的越久,生人损耗越大,那个男人已经油尽灯枯,所以只能有那个胖女人接替,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呕血。”

    玄尘看着我说。

    !

    他竟然跟我说话了!他竟然跟我说话了!而且还一次说了这么多!

    我竟然生生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但他讲话还真是简明扼要,我一下就听明白了。

    “可是,照这么说的话肯定是有个阴室了?但是阴室在哪?连警察都没发现。”

    洪大师道:“既然是阴室,肯定没那么容易进去。我说你小子是怎么出来的?如果没有特定的方法,活人是不可能还走出来。”

    洪大师他们都带着一脸怀疑看我。

    “我不说了嘛,有个东西拽我,力气特别大,我就把木板拽开出来了。”

    “放屁!”

    洪大师毫不客气的说。

    “额......”

    “这样吧,等师兄身体好利索了,我们去会他一会!这几天我已经把那个贪财鬼的事情解决了,只是那两条极为相似的人命案子却不像是他所为,实在蹊跷,第一次感觉像是被鬼牵着鼻子走。”

    洪大师唉声叹气摇了摇头。

    “今天是什么日子?”

    玄尘问。

    洪大师一愣,继而直直的把目光投向我。

    “呀!今天是我生日!”

    我高兴的一下站起来。

    “今日拜师。”

    玄尘站起起身来。

    “啥?”

    我目瞪口呆。

    玄尘站起来直接走屋里去了,也不知道去干什么。

    “拜师?我?今天?”

    本来兴奋的我一下被泼了盆冷水。

    洪大师看着我嘿嘿直笑。

    “就算拜师,也好歹问问我愿不愿意啊?”

    我故意大声的冲屋里喊。

    气死我了,你说拜就拜啊,一年才一个生日,能不能别这样?

    “我愿意。”

    游小天呲牙咧嘴的贱笑。

    果不其然,脑袋瓜子紧接着被洪大师狠狠敲了一下。

    洪大师道:“你不是想知道刘本根是咋死的吗?还有前面那两桩人命案子?”

    “就算我想知道,也不用非得拜师吧?”

    “咳咳,那你想不想发财?”

    “额,想倒是想,可......”

    洪大师立刻就起身进屋里,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小盒子,慷慨的往我面前一推:“看看!”

    我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块柔腻通透,成色极好的玉佩。

    我正要摸,洪大师伸手拦住:“这可是我收藏中数一数二的珍品,又是个古董,现在市价上绝不低于这个数!”

    洪大师伸出俩指头。

    “啊?两百万!”

    “二十万!”

    老头忍不住抽搐。

    好好,二十万对我来说也等同于天降横财,属于立马犯心脏病的级别。

    洪大师又说:“你要只把它当个古董可不行,要知道这古玉历经几百年,从未下过地,辗转流离世间,一直有活人把玩,且再经我把玩近三十年,可已经变成一个驱邪避祸的不可多得好宝贝!你摸摸?”

    我就伸手摸了一下,清凉滑润,沁人心脾,心头莫名涌上安宁之感。

    我赶紧往怀里一抱:“谢!谢谢!”

    洪大师却先我一步抢了过去:“这可是我准备送我师兄弟子的大礼,你不拜师,我还送你干啥?哦,对了,跟你说,入了这行,以后这种宝贝多的是,你想要多少有多少!”

    洪大师贼眉鼠眼的引诱我。

    “真,真的吗?”

    洪大师冲我眨了眨眼。

    我是会被轻易威逼利诱的那种人吗?

    我正在大义凛然准备接受洪大师策反的时候,他又说:“你不说你有个相好的小姑娘不见了吗?想知道她在哪不?”

    “想!”

    洪大师晃了晃装玉佩的小盒子。

    “那我就不客气了!师叔!”

    我赶紧把小盒抢了回来。

    洪大师阴险狡诈的哈哈大笑。

    游小天憋屈着一张脸,拽了拽洪大师的衣服,弱弱的说:“师傅,为啥我没有?”

    “你急啥?老子那堆宝贝将来还不都是你的!”

    洪大师虎了他一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