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科幻灵异 > 合租鬼事 > 第四十六章 行动准备
我把大婶说的话告诉洪大师以后,他却说这件事他已经从另几家人口中知道了。

    既然人死都死了,他们怕自己再遭到报应所以都说了,唯有大婶,害怕这事传出去,她跟小磊再也不好做人,就不肯承认。

    她不承认,就没办法让小磊带我们去寻到地方,所以洪大师才会出此下策让我们去逼大婶。

    老独家和老鬼所在的那个院子早已经搜查完毕,朱斌杰他们整装待发,看样子是要有大行动。

    既然大婶现在已经承认了,洪大师就赶紧带人去了她家一趟,也不知道怎么做通大婶的思想工作的,直接就把小磊从家中抬了出来,大婶还是放心不下,于是死活要求跟着队伍同行。

    一行人即可乘车出发,来到一处山脚下,又从那个地方浩浩荡荡入山,气若游丝的小磊被担架抬着,身上打满红色的绳结,那绳结我曾经见过,跟游小天丢了魂魄时,洪大师往他身上系的锁魂结一模一样。

    这一次洪大师并没着急赶路,而是慢悠悠的跟在队伍后面,和我们走在一起。

    见我老是盯着前面躺在担架上的小磊看,洪大师贼兮兮的一笑:“心里又犯嘀咕了吧?”

    我急忙点头:“师叔,小磊他到底是咋了?既然他们是往山里拐人的,怎么反倒自己撞了邪?而且还几家人同时出事?我记得冯爷爷说他是睡了一觉,一睁眼就出现在那个可怕的地方,并没有拐他啊?”

    洪大师笑笑:“老独现在已经死了,许多事情可能我们都无法再弄明白。当时我在那个院子看见那么多诡异的纸人,再加上你跟我一说林家镇的情况,心里就猜到了几分,没有什么罗罗沟,也没有什么老秃子,老独多年为老鬼做事,想必是看中了那些纸人,想拿来给自己的喜丧上用。于是擅自喊上那几个人帮他去抬,结果惹怒了老鬼,他们这也是着了老鬼的道了。当然我也是猜的,猜的,哈哈!”

    本来我还听的挺认真的,没想到洪大师最后跟我说他也是瞎猜的,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

    我们一路赶往大山深处之后,在一个宽阔的山谷之中,竟然还看到平坦的河床上搭满了军用帐篷,集中在一起,竟然有三四十之多,稍远一点的地方,竟然还就地搭建了几个简易的小木屋,树木都是新砍伐的,用木桩敲出来一个小院落将那些木屋圈起来,里里外外的地面上到处都是新鲜的被砍下来的枝枝叶叶。

    许多穿着迷彩服的人正在将那些枝叶清扫出去,未到近前,朱斌杰就走过来对洪大师说:“洪老先生,居所简陋,委屈了。”

    洪大师眼中全是赞美之色:“甚好甚好。”

    原来这小院落是专门给我们住的。

    洪大师两手在身后背着往院子里走,一边走还一边对清扫枝叶的小伙子们频频举手致意:“同志们辛苦了。”

    小伙子们抬起头来,满脸汗水,露出朴实的笑容。

    刚一进院门,洪大师就叫人把小磊抬到其中一个房间去,来不及看房间,洪大师和师父他们也都跟进去。

    我和游小天只好把看房间的工作代劳,虽然搭建了小木屋,但睡的还是帐篷,只不过是在小木屋的帐篷里睡,锅碗瓢盆倒是都有准备,也给搭起了小锅灶。

    其中有个房间里蹲着个面容黑瘦的老头,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见我俩进来,只是抬了抬眼皮。

    我和游小天就赶紧退了出来,不知道那个奇怪的老头是何方神圣。

    夜幕降临,师父和洪大师他们还没从屋里出来,我和游小天晃得无聊,盘腿坐在院子里商量着晚上吃什么饭。

    “喵呜!”

    我俩一愣,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一只大猫,那猫体型十分肥硕,闪电一般就从我俩面前窜飞出去,长什么样都没看清,只大概知道是黑白两色,大的离谱。

    “这地方还有猫?”

    我奇怪的问了一声。

    这时候听见洪大师在小磊那屋喊了一声:“开饭了吗?饿死了!”

    我俩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屋里除了锅碗瓢盆啥都没有,不知道吃啥啊。

    洪大师走出来,看样子有点疲惫。

    “师父!”

    “师叔。”

    “嗯。”

    洪大师回看了一眼小磊那屋,把我俩领远一些:“可惜了,救不成了,不过我们要干的这事还能帮上点忙。等下你师父出来,万不可喊他打扰他,我们今晚还有事情要做,你们两个乖乖的哪里也别去,该练功练功,该背书背书,听见没有?”

    我们只好连连点头。

    我多问了一句:“为啥救不成了?”

    “他被恶鬼缠身,那恶鬼拼命的挤出他的魂魄,如今便是救活,也顶多是个傻子,撑不过三两年。”

    洪大师说话,又叫我俩让开走远点,过了一会,只见小磊竟然晃晃的从屋里走出来,手上还提着洪大师的煤油灯,我师父紧跟其后,手里紧紧攥着一股红绳,另一端连接着小磊背后密密麻麻的红绳绳结。

    “嘘!”

    洪大师不放心的又冲我俩嘘了一声,我就感觉师父现在跟一个木偶一样,行动非常机械,两眼还都闭着,被小磊引着慢慢往前走。

    大婶捂着嘴抹着眼泪从屋里跟出来,被朱斌杰挡住去路。

    师父和小磊出门以后,洪大师才远远跟上,出去以后,但见外面那些小伙子们全不知道躲哪里去了,灯也全部熄掉,只留几十顶空空的帐篷黑乎乎的矗立。

    小磊引着师父越走越远,那场景真有几分说不上来的诡异,所有人都屏气凝神,不敢出声,待他们再远些之后,洪大师才示意我们留在原地,和朱斌杰两人迅速跟上。

    那盏煤油灯的亮光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消失在密林之中之后,周围才突然热闹起来,原来那些穿迷彩服的小伙子们全都躲在河谷边山上去了。

    他们继续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做饭的做饭,大婶哭哭啼啼的回了屋。

    小磊他们这是去哪了?

    这时候,又听见“喵呜”一声,有个身穿迷彩服的女人怀抱着一只大猫走了进来,她一头短发,十分清爽干练。

    她眼神机敏的抱着大猫走进来,皱着眉头看了我和游小天一眼,突然绳子套住大猫的头,打了个绳套,手上一松,就把大猫提了起来。

    大猫发出凄厉的惨叫,拼命的挣扎,但就是伤不到这个女的。

    她提着大猫走了一圈,凌厉的说道:“出来!再不出来它就死了!”

    我和游小天一头雾水的看着她,不知道这是再演哪一出。

    只是眼看那只大猫就快被勒死了,虽然这地方出现一只大猫实在可疑,但也不能说弄死就弄死吧?

    “一!二!”

    这女人数着数,两手抓着绳索,时刻准备一举将这大猫勒死,刚数完二,突然从院落后边跳进来一个穿着长衫,戴着帽子的小尼姑,一脸不高兴的说:“师姐,我才知道你下不了手的。”

    穿迷彩服的女人一笑,将大猫给那小尼姑扔了过去,大猫脚一着地,扑腾了两下,立刻就充满活力,奔向小尼姑。

    小尼姑赶紧安慰大猫似的亲昵了一番,抱起来愤愤的看了那女人一眼走了。

    “考古组,夏子淘!”

    女人冲我和游小天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

    “哦哦,刚才那个是谁啊?”

    “她?是我的师妹小蛮,和我们师父一起来的,住在另一边。想不到她贪玩溜到了这里,我追着大猫才找来,见怪了!”

    夏子淘干脆飒爽的说了一句,扭身走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和游小天更加诧异了,怎么还来了一帮尼姑?

    这个夏子淘被那个小尼姑喊师姐,必定也当过尼姑,怎么还是个考古组的?

    房间里那个怪老头现在还在屋里憋着抽烟呢,也不出来透透气,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奇怪的人,他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第二天一早,野林也找来了,跟洪大师师父他们带着大队人马连续的往山里跑,小磊自从昨晚出去一次以后,一直躺在屋里,精神倒是好了些,还是不能起身走路。

    大婶看这么多人都救不了他,也死心了,说她儿子要死也得死在家里,叫朱斌杰他们派人把他们送回家。

    那个怪老头,偶尔出来跟着吃大锅饭以外,还是在屋里憋着哪里也不去,也没再见那个小尼姑和考古的夏子淘。

    一连过了几天以后,洪大师他们才算不再往外跑了,一个个浑身弄的脏兮兮跟野人一样,钻进屋里就睡,一直睡到山里四周响起爆破的声响。

    我急忙从屋里蹿出来,洪大师和野林也跑了出来。

    我说:“师叔,出啥事了?”

    “没事没事,这几天我们把所有的生门都找到了,毁掉它们,里面那些人就能逃出来了。”

    “哦!”

    “走吧,咱们也跟着看看去!”

    我们可算是被允许出门了,急忙欢天喜地的跟出去。

    洪大师带着我们从一处上山,来到了原来野林守在的那个瀑布处,原来我们住的地方距离这里这么近。

    爆破的声音过后,但见另一边又爬上来一队穿着长衫的尼姑,一一盘腿坐定,坐在各处,敲着木鱼念起了经。

    虽然是一帮女的,但是念起经来十分了不得,一开始还听不见她们的声音,后来竟然觉得那诵经声越来越大,错觉整座山都被那经声覆盖了。

    洪大师解释说,这来的是云空师太,是主动要求来的,因为此处百鬼聚集,佛家讲究超度,她们是特地来度一度那些亡灵的。

    离得太远,看不清,不知道昨晚那个偷溜出来养猫的小尼姑在不在里面。

    看完这些,洪大师就带我们回去了。

    那个奇怪的老头终于从房间里走出来,跟着朱斌杰一起扛着个大包出去,洪大师和师父则留在院子里休息。

    游小天也很奇怪的问:“师父,那个老头究竟是干啥的?”

    “盗墓的。”

    “啊?”

    “嗯,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把当年的墓道口找到,咱们也能好好歇一歇了。”

    “你说僵尸的那个墓吗?不是师爷爷早就进去过了吗?”

    “当初你们师爷爷是进去了,但是只走了一半,是那僵尸自己追出来才被我们封印了的。如今三十多年过去,又经过心怀叵测之人的参与,找到墓口还是得费点功夫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