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科幻灵异 > 合租鬼事 > 第五十章 无路可逃
墓室猛一开始摇晃,夏子淘就背靠墙角,屈膝半蹲,两手撑住墙壁,而我反应没她快,一下撞到墙上,又给弹到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

    第一件事就是赶紧追回我的电筒,我将光束扫向夏子淘,而她也正好把光束扫向我。

    她看我的眼神带几分同情,而我一看清楚她,顿时瞪大了眼睛。

    “怎么了?”

    我俩同时问出声。

    “没什么。”

    夏子淘眼脸一垂,明显的脸色不好看。

    我赶紧拿着电筒向后面扫去,啥玩意也没看见,那个可怕的孕妇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眼下顾不上是不是夏子淘又看见了我身后的东西,赶紧跑上前去,照着夏子淘的脸:“淘姐,你的脸?”

    “怎么了?”

    她下意识的往自己脸上摸去,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我也说不清楚,只能揉了下眼睛再次盯着她的脸看,本来光滑的皮肤上似乎蒙上一层白霜似的,近看好像又没有了,但是刚才我从远处看她,她的整张脸就跟敷了一层面粉般。

    夏子淘的手往自己头上摸去,抓了两下,竟然抓下来一把头发。

    “淘姐,你的头发?”

    夏子淘显然也有点被吓到,赶紧又抓了几把,又往自己的脸上摸,往自己的身上看:“小鬼头,我怎么了?有镜子吗?”

    我连忙摇摇头,我一大小伙子没事带个镜子在身上干啥?

    “嘘!你听!”

    夏子淘一把抓住我,示意我噤声。

    我也赶紧竖起耳朵倾听起来,似乎有人在喊我们的名字?

    只是,貌似有另一种奇怪的声音钻进鼓膜,阻碍了听觉。

    “咯吱,咯吱,咯吱。”

    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频率响动着,十分的隐晦,但是分明就在我们四周。

    我俩赶紧用电筒照过去,顿时大骇:“石棺在动!”

    “我们在这里!”

    夏子淘捂着耳朵大声喊起来。

    这些石棺的响动声听在耳朵里特别难受,就好像无数个毛毛的小爪子在你心里挠,挠的人很像把牙齿舌头一起嚼烂了吞进肚子里去。

    “我们在这里!我们在这里!”

    我忍着心里这种叫人抓狂的难受滋味跟夏子淘一起大喊,也不知道外面的是谁,能不能听见。

    但是眼看所有的石棺一个接一个都跟着动起来,怪响声越来越多,频率似乎也在慢慢加快,刚才蹦出来一个都差点把我吓死,要是跑出来一群,真难以想象那会是一个怎样的场面了。

    况且,如果那些孕妇都想把自己肚里的婴儿塞进夏子淘肚子里的话,她的肚子也够呛承受的住了。

    “我们在这里!有很多石棺!在墓室里!”

    我和夏子淘紧紧挨在一起,一边扯着喉咙大喊,一边躲远那几个响动声变大的石棺,已经做好时刻见到可怕东西的心理准备。

    “道心!”

    一声声如洪钟突然在耳边炸起,敲的人心头为之一颤。

    “师父!”

    我简直狂喜的大声喊道。

    “咚!”

    重重的咋地之声,我俩赶紧照过去,一个石棺上的半球盖子竟然掉了,从里面探出一团蓬乱的脑袋。

    这次爬出来竟然不是干尸,而是一个像刚才那边面部狰狞的另一个孕妇,她的身体裹在白布里,行动十分艰难,简直是在往外蠕动。

    但是速度很快,一眨眼已经蠕动出半个身体。

    “咚!咚!”

    接连的又是两声,在我俩的另一侧竟然又有两口石棺开了,我俩开始一步一步的往后面退,但是身后那“咯吱咯吱”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分明,响动越来越大,随时都有被打开的可能。

    正对我们的那个孕妇已经爬出来了,她的身体在白布里不安分的颤抖着扭动,她个子较高,身材也偏瘦些,面部表情更加狰狞,似乎脖子还是歪的。

    难道她也要在我们面前光身子吗?

    夏子淘下意识的紧紧捂住她的肚子,而我两腿哆嗦着挡在她面前。

    这个孕妇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朝我们走来,又是“咚”的一声,右手边那个棺盖也掉了,况且还有两张狰狞的面孔正从棺中仰起头来,拼命的蠕动着,想要赶紧爬出来。

    “咯吱咯吱!”

    背后的响动叫人的脑子都快炸了,突然“咚”的一声,我俩心头一紧,真的逼上绝路了吗?

    颤颤巍巍的转过头去,身后那个毛绒绒的脑袋正在一点点探出头,而整个石棺随着一声巨响,竟然从墙壁里出来了一些。

    最先出来的那个孕妇已经就开来到我们面前,而另外两个也已经爬出,右侧那个也很快就要出来了!

    “小鬼头,看来姐今天保护不了你了!”

    “谁叫你保护了!你先保护好自己的肚子吧!”

    光身子的孕妇已经逼近我们跟前,“咚!咚!”的砸地声不时的在墓室里响起,身后那个也已经快爬出来,四面八方,它们一个接一个,似乎就是要逼死我们。

    这个光身子的孕妇开始在我们面前停下,转动暴出的眼珠,口中发出“厚厚”的声音,不断的抚摸她那布满青黑色痕迹的大肚子。

    全他妈光了,全他妈过来了!

    身后也在悉悉索索,我已经没勇气回头看了。

    整个墓室的四面墙上都在开始蠕动白色的影子,我们四周被面目狰狞的光着身子的孕妇包围着,“厚厚厚”的声音此起彼伏,我已经难以形容我们现在所经历的一切,恶心,恐惧,这样的词语早已不足够描绘现在的感受,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们要死了。

    它开始把手往胸膛里探索,肚子变的透明,里面是个不大点的孩子正在咧着嘴咯咯的笑,我认得它,它就是那个最先紧紧跟随夏子淘的三四岁的小孩。

    眼前都是红彤彤的肚子,一张张蜷缩在肚子里男女老少的脸,夏子淘紧紧握住我的手,我感到她的手心一阵冰凉,就在那一刻,我下意识的也伸手去挡她的肚子,看到她的脸像是敷上了厚厚的面粉那样白茫茫的一片。

    夏子淘的头发在往下掉!三根两根簌簌的从头顶飘落,口中开始发出“噶哒噶哒”的声音。

    “淘姐!你醒醒!”

    我绝望的大呼了一声,突然面前蹦出来一团浑身通红的婴儿,迅速的蹿到夏子淘身上。

    我想要将它拽下来,但是手却只能穿过它的身体,它又迅速的缠到我的手臂上来,十分的痒,痒的钻心。

    一个接一个,就像是从天而降的火球全都朝我们扑来。

    “淘姐!”

    我大呼一声,夏子淘嘴里发出痛苦的惨叫声。

    她就像一棵树,浑身挂满了红色的猴子。

    “道心!”

    又一声轰鸣,我立刻恢复了意识,身后的石棺巨声一响,我拽着夏子淘的身体就蹲了下去,那身后的石棺竟然迅速的从墙壁里飞出来,把那群光身子的孕妇砸倒一大片。

    “出来!”

    墙洞外面有个声音大喊,还飞进来一股打着套的绳子,我想也没想,就把绳套套在夏子淘身上,她连同那浑身“嘤嘤”叫的红色婴儿一起被拽了出去。

    我连犹豫都不必,弓着身子就钻进了墙洞里,这墙洞直径有一米左右,爬行还是相当宽敞的。

    我迅速的匍匐前进,刚爬了两下竟然觉得就爬不动了,脚腕似乎被什么东西死死拽住,刚意识到这一点,整个身体就被那大的离谱的力气拽了回去。

    我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啊!”

    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身体的一阵剧痛叫我惨叫出声,周围全是光着身子空着肚子的孕妇,堆满了墓室,密密麻麻堵的我无法呼吸。

    我的身体被扯的腾空而起,胳膊,腿,脑袋,它们竟然好像是想要我把撕碎了塞进它们的肚子里去!

    “你妈的!脖子!”

    我的脑袋被拽的拼命往后仰,那力气大的我连喘气都不能,脖子瞬间长长了不少,随时都有跟身体分家的可能。

    我拼命的扭动身体,死死的挣扎,但是动也动不了。

    我草,五马分尸,我这死法是不是有点太惨?

    浑身的血液都在往头上奔涌,我眼前一片迷茫的血红,就在我意识到自己来不及跟世界告别的时候,突然一阵凌厉的寒意刀锋般扫来,我浑身一松,被一个黑色的身影接住,然后瞬间给塞到了墙洞里。

    身上套着一个绳套,一下就被拽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