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科幻灵异 > 合租鬼事 > 第七十一章 切腹的剑
        tbc();千想万想,我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白棠。

    “你在发抖,你害怕?”

    白棠一手拿着灯,一手牵着我。问道。

    “额......外面山洞那个女的是你朋友吧?”

    我的思维已经成一团乱麻,不知道怎么思考,竟然问了这么一句。

    “她早就不应该存在了,我们要快一点,要赶快!”

    白棠拽着我往前走,几乎脚步更加急促了。

    “赶快?去干什么?”

    “你喜欢我吗?”

    白棠突然回头,望着我问。

    我没想到真正的她竟然也问我这个问题。

    我愣了愣,不知道怎么回答。

    “快了,你很快就会爱上我,我们本来就应该在一起的。”

    她没有等我的回答,而是继续拉着我往前走,脚步更快了瑞土();。

    一间硕大的墓室,散发着淡淡的松脂香味,橘红色的火苗将整个墓室都照亮了。

    虽然是一间墓室。但是布置的仿佛宫殿一样,墙上悬挂着样式古老的兵器,两边矗立着铜人武士,正中高高的台子,通往上方足须走过十几个台阶。

    台子上摆放着一张偌大的石椅。石椅上方摆着一口体积很小的石棺。

    而在台阶下方一个角落里,竟然坐着神秘失踪的老侯!

    老侯闷头抽烟,看到我进来,抬了下眼皮。满脸愁苦,似乎听见他沉重的叹息声。

    “老侯!你怎么在这?是不是你杀了朱斌杰?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一见老侯就要激动的扑上去,然而白棠那只冰冷的手仿佛力气很大,把我拽的死死的。

    “他是我弟弟。”

    白棠看着我说,同时冷冷的瞥了老侯一眼。

    “什么?他,他,你,你是......”

    白棠没有回答我,而是拉着我往台阶上走。

    我执着的看着老侯,老侯顾自摇了摇头,烟头一明一灭。

    “白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走到半截不走了。抓住她的胳膊质问她。

    “我?”

    白棠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落寞,又怔怔的看着我,仿佛不认识我一样。

    她看着我的眼睛,突然眨了眨,嘴角勾出一丝喜悦的笑意,拽着我的手蹭蹭的往上面跑去。

    她的手摩挲上那具小小的石棺,仿佛抚摸着绝世珍宝。

    这石棺是黑色的,打磨的十分光滑,叫我一下想起了那个子母祭中的那些石棺武动星河全文阅读();。

    虽然体积小了很多,但是石材似乎是一样的。

    开启这具石棺似乎很复杂。但是白棠似乎早就熟知应该怎么开,经过一道道复杂的程序,她还竟然真的就把石棺打开了。

    但是石棺里面却黑洞洞的,似乎什么也没有,摸上去似乎有一块圆圆的大石头,这种触觉跟视觉的不一致十分古怪。

    然而白棠诡异一笑,嘴里突然冒出来一串仿若来自远古的咒语,两手就伸了进去,然后竟然就捧出一个硕大的嵌玉的盒子来。

    这盒子足有半人身高那么长,大约三十厘米厚,盒子四角镶金嵌玉十分精美。

    白棠将盒子放在地上,手都有些颤抖,她深吸一口气,突然下定了决心,一下将盒子打开了。

    盒子里面竟然是叠放十分整齐的一套古装喜服,我对各朝各代的服饰不太懂,但这种斜襟束腰的,咋也得是汉代以前了吧?

    喜服显然是用一种巫术连同绝密的石棺在保存,但还是有些湿答答的,有的地方甚至还破了洞,尽管能够看出这种布料在那个时候应该已经是极其珍贵的,但我还是觉得它脆弱的连碰都最好别碰。

    可是白棠固执的扯起衣服裹在了自己身上,她本来就面容白皙俊秀,再被这古朴的,仿佛血液一样红的浓烈的喜服一衬托,更显的俏丽异常。

    但这毕竟是在深埋地下的古墓中,这种艳丽的颜色倒显的过分诡异了。[]

    “另外一套是你的。”

    白棠话刚说完,我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抬着胳膊动不了了。

    白棠亲手为我穿上另一身喜服,但是明显我穿着宽大了些,且这衣服已经十分脆弱,穿好之后简直是破破烂烂的。

    白棠这是干什么?一人一套喜服,她这是要跟我在这里拜堂成亲?

    眼下我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好心情,就她那打开石棺的诡异办法,加上我现在动了动不了,我就知道,我绝对不能对她掉以轻心了金牌魔术师全文阅读();。

    但是对她而言,我根本不是对手。

    心知肚明了这些,我反而任由她的摆布,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说:“能不能告诉我,我们接下来该干什么?”

    白棠拉着我的手开始往台阶下面走,走到底端之后,她开始摆弄那些燃着火苗的石灯,又摆动了几个青铜武士,那些石阶就跟抽屉一样慢慢被打开,里面有一口巨大的石棺,比先前看到的那个要大很多,且石头棺椁外面都雕刻着面目狰狞可怖的小鬼,正中是一只三头的振翅雄鹰。

    鹰的眼睛还是红色的宝石,棺椁早就被打开了,脚下横躺着一具枯萎的尸体,长长的头发,光着身子。

    “她!”

    白棠看了我一眼,就朝那石棺走去,蹲在石棺旁看着里面,轻声细语,极其温柔的样子,脸上还带着甜甜的笑意。

    “我为你把这世上最完美的容器找来了。”

    听见这话,我胸中轰的一下。

    无数的硕大白毛翁开始潮水般的从石棺里面涌出来,比我见到的任何虫子都大,通体长满白毛,且发出淡淡的粉红色。

    但是这些虫子似乎并不想攻击我,而是只想爬出来散散步一样。

    突然一声惨叫,老侯浑身剧烈翻滚着往外爬,我大惊失色,急忙喊道:“白棠!他被虫子咬了!”

    但是白棠似乎根本不关心老侯的事情,全神贯注的看着棺材里面的东西。

    “老侯!”

    我心急的差点直接扑上去救他,但是为时已晚,虫子吃的太快了,老侯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变成一具血尸,继而被裹在了一个黑色的茧里面,我甚至能听见那些虫子啃噬他血肉的声音,老侯人生最后的时光只是几声惨叫,就归于一片永远的沉寂。

    地上那只烟才刚刚抽了一半,他恐怕再也抽不完了雷圣();。

    别管对老侯是多么讨厌和充满怀疑,但我还是接受不了他这么惨的死在我面前。

    白棠说老侯是她的弟弟,那她又是谁?

    当年恋上僵尸的李雪?可是李雪的年龄比师父和洪大师还要大,不可能是现在这个样子,但是她那么有本事,会长生不老也不是没可能。

    即便如此,老侯可是她的亲弟弟啊,老侯若不是因为对亲人的愧疚和牵挂,是不可能答应来这里的,即便在牢里蹲到死又能怎样,最起码不会死的这么惨!

    她竟然对老侯的死不管不问,冷漠到让人不可思议的地步。

    那我又算什么?穿着这一身破破烂烂的喜服在这里跟谁唱戏?

    白棠的手牵住一只烂乎乎又干枯的手骨,我忍不住一步步往后退去。

    “思寒......”

    白棠的声音颤抖,满含眷恋和深情。

    “谁在唤我?”

    一个男人的声音,霸道且邪魅。

    “是我。”

    白棠激动的眼泪簌簌的往下掉。

    “晋是谁?”

    一声怒吼,白棠的身体瞬间被弹飞出去,从棺材里立刻跃出一个身披战甲的男人。

    这男人身形高大壮硕,可惜皮肉疮痍,无数硕大的白虫子在他身体里面翻涌,只有半张脸是完好的皮肉,眉如剑,眼如星,一股叫人震慑的强者气势压的人很想虔诚的低下头去。

    白棠被撞飞的很远,口鼻中流出鲜红的血液,但她丝毫不在乎一样又一次急忙奔上来,指着我大声地说:“他就是你的容器,有了他,你不必再苦等下去!不用再吸血!你会用他的模样重新变成人,跟我永远的在一起了绣球全文阅读();!”

    这个男人凌厉的看着我,我却已经退到后背抵上了墓室的墙壁。

    我是他的容器?我凭什么要做他的容器?

    难道白棠早就知道了这件事,而我偏偏还主动送上门来!

    这个男人看到我,眼中没有丝毫的动容和忧郁,突然眼睛一闭,我就感觉到胸中一股难言的讶异窒闷。

    尽管已经死到临头,我却不想就这样死了,莫大的求生**助我拔动了双腿,我不顾一切的向外面冲去。

    突然,腹中一阵冰凉,我惊愕的看到一把利剑从我肚子里穿进去,鲜血立刻染湿了血红的衣服,我呆呆的抬起头来,看见师父那张清冷的面孔。

    “道心!”

    “思寒!”

    洪大师的声音,白棠的声音,或许还有游小天的声音,我什么都听不见了,什么也不知道,师父杀了我?

    我倒在了地上,世界一片漆黑,又仿佛一片光明,我心中悲痛的想要大哭一场,但是又有一种解脱般的莫大喜悦。

    嘤嘤的哭声,我看到了白棠,那幅楚楚可怜羸弱的样子,她抱着双腿,冲我抬起一双泪水朦胧的眼睛。

    她呆呆的看着我,我也呆呆的看着她。

    “你怕不怕?”

    她问我。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你呢?”

    “我不知道,我就是难过......”

    “嗯,我也是。”

    我朝白棠走过去,我们俩一起结伴往前走,到底要走往何方,可能我们自己也不知道。岛何尽扛。

    复制本地址到浏览器看最新章节%77%77%77%2e%6a%64%78%73%2e%6e%65%74

    本站7x24小时不间断超速更新,请牢记经典址:[拼音第一个字母]手机:【经典】,txt下载请到信息页,请点上面的“返回书页”!如果您觉得非常好看!那么就请您把本站的网址!推荐给您的小伙伴一起围观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