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科幻灵异 > 合租鬼事 > 第二十七章 夺命深山
        tbc();我正背对着汽车往后放看的时候,突听身后游小天一声惨叫。

    我给这一声惊的猛然转身,迅速的蹿到右侧车门前,因为车内也亮灯。所以我通过布满雨帘的车窗就能大概看到车内的情景。

    游小天那孙子哪去了?

    前面驾驶位上李大哥竟然也不在,我看到跟我相对的另一侧的两扇车门都打开着,我只是围着车转了一圈,一个转身的空两人竟然都下了车?而我一点声音也没听见飘零的季最新章节();。

    “游小天!李大哥!”

    我嘴里大喊着又冲到车子左侧,车与山壁相夹的并不宽敞的空间里,那又有那两人的影子?

    “游小天!游小天!”

    这一下我心里可真是急了,就在我眼皮子底下,两个大活人怎么可能瞬间消失不见!明明才刚刚听到游小天的呼救声!

    我一弯腰,就钻进车里,翻出一支手电筒,就又赶紧退出来,一边喊着游小天和李大哥,围着汽车前前后后的用电筒照着去找。

    山壁上我都照了一边,除了夹杂在山壁中的大石头和一些斜长在上面的茂密灌木。半根人毛也没有。

    我的声音被静默的密雨吞噬着,喊出去直接落在自己鼓膜上,又湿又冷,天色暗的仿佛连绵不绝的群山化作魔鬼的爪牙,水从地面上高高溅起。我的鞋里灌进了水,且裤脚都湿透了。

    两个大活人莫名其妙不见了!不见了!不管我怎么喊就是没有星点回应,寒冷,恐惧。孤独,无助,一股脑的涌上心头,雨水打在伞上“噼里啪啦”的响,车灯穿过雨幕静默着看着我。

    我望着那车灯,车灯也望着我。

    突然,车子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以极快的速度向我冲来,我的瞳孔瞬间放大,迅敏的思维告诉我我已经无路可逃。

    “贾道心!”岛东低血。

    随着一声极其尖利的叫声,车子在我面前突然一声巨响,狠狠的撞在左侧的山壁上,我还是被擦撞了一下。瞬间歪倒在地上。

    雨水毫不客气的往我的耳目口鼻中灌,浇的我睁不开眼,左腿很疼,我倒在地上胸膛剧烈的起伏,周身的一切似乎又瞬间归于寂静。

    我坐起身,两手撑地往后退,想要离这辆诡异的汽车远一点。

    车尾灯还在闪烁,车头却仿佛被嵌进了山壁中,我知道这车制定是废了巫武();。

    就在车子撞向我的那一刹那,是谁在喊我?为什么明明要撞到我了,又突然转向撞上了山壁?

    我从地上爬起来。左腿疼的有些站立困难,正在这个时候,“啦啦啦德玛西亚,啦啦啦撸啊撸啊......”

    我的手机铃声从车里传出来,刚才下车并没有顺手将手机带在身上,我不知道谁在给我打电话,虽然这铃声提醒我,如果此刻能够找洪大师或野林求救就好了。

    直到铃声停了,我还站在雨幕中望着报废的车子,突然,铃声又响了一遍。

    我心里有点动摇,也许是洪大师或野林打来的,或许这就是我救命的一个电话!

    我一瘸一拐的忍着左腿的疼痛向车子慢慢靠近,但是等我走到车身前,铃声又停了。

    “当”,似乎里面有一声响动。

    我没敢贸然行动,侧起耳朵,有听见里面“当当”两下,这两下声音重了些,也听得更加清晰。

    紧接着,一只手掌拍在了车玻璃上,但是很快又滑了下去。

    那手掌上似乎还沾着血迹,车里有人?

    我的手握在车把手上,一用力就给拽开了,满头是血的游小天正趴在后座上,努力的想爬出来。

    而车里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驾驶座的位置李大哥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向前趴着,脑袋从破裂的车窗里伸出去,似乎被嵌进了山壁之中。

    鲜血迸溅的到处都是,可谓惨不忍睹。

    我急忙将游小天拖拽了出来,远离汽车,找回来那把还没跑远的伞的给他遮在头上。

    原来游小天倒也没受多大的伤,只是把头撞破了,也不很严重,剧烈的冲击力让他短暂昏迷了一下,缓了缓,他就能开口说话了。

    我也去看了李大哥的情况,他早就一点生命的迹象也没有了,我怀疑他的身体都被截断了,但是我根本动不了他,也不敢动,他的惨状,即便看一眼我也不寒而栗魔兽技能都市行();。

    据游小天所说,他和李大哥一直都呆在车里等我,我下车以后李大哥就开始跟他聊天,但是越聊越不得劲,因为李大哥说话的样子和语气都十分怪异,且说的内容十分无厘头,游小天根本听不懂,这一句还在讲这一件事,下一句又去讲别的事,游小天不想跟他聊了,就开口喊我,但是那个时候李大哥突然发动了车子,游小天眼睁睁看着我就站在车头正前方。

    车子是瞬间冲出去的,游小天情急之下大喊了一声,扑上去就去抓方向盘,他本来是想刹车,可是又对开车一窍不通,弄巧成拙下反而使汽车来了个左向急转弯,后来的事我便都知道了。

    可我明明听见了游小天的呼救声,并且确认了车里没人,那个时候左侧两扇车门都打开着,可游小天确认他从没下过车。

    “我还从里面拿了手电筒。”

    我说。

    “手电筒呢?”

    游小天莫名其妙的问。

    是啊,我从车里拿的手电筒呢......

    李大哥一路上都在不断的认为自己撞到了人,想不到最后竟然直接去撞我,而且这么大的冲击力,汽车的安全气囊都没有打开,我知道我们一定是遇见了诡异,便也不再追究到底刚才是怎么回事了。

    “我杀人了?”

    游小天极度恐慌的拽着我的衣角问。

    他可能觉得是因为他的干预汽车才突然撞向山壁,也直接害死了李大哥,但他如果不那么做,我也早被李大哥撞死了绝命之非死不可最新章节();。

    “不是你杀的,是有别的东西杀的。”

    我不想让游小天因为这件事陷入极度的低落,斩钉截铁的告诉他。

    我拿起手机,首先拨打了报警电话和急救电话,电话那头让我确定我们现在的位置,可我们根本不知道在哪。

    “你们不是能手机定位吗?他娘的人都死了,我哪知道我们在哪?”

    逼的我最后对着电话破口大骂,骂是骂了,但我还要恳请他们的救援,我等着他们定位我们的位置,然后电话那头却给我挂了。

    我草啊!

    游小天脑袋上的伤虽然不是很严重,可那血还往外冒着呢,我这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越来越疼,疼的我只能在地上坐着,李大哥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救活的可能性,我们又不能随便出手把他拽出来,荒山野林的,该怎么办?

    的确有两个洪大师打来的未接记录,但是打回去全是忙音,野林的也同样。

    打了好几次之后,我简直崩溃了。

    “我想起个事。”

    游小天说。

    “什么事?”

    “今天是鬼节。”

    五个字一个一个的落在我鼓膜上,我斜着眼睛看着游小天,却见他突然低着头嘿嘿笑起来。

    那笑声像是从喉咙里发出的,叫人毛骨悚然,我心头一惊,一拳头就朝他挥了过去:“你他娘的怎么了?”

    “你打我干啥?”

    游小天极度委屈的捂着脸,气的冲我大喊。

    喊完后他就愣了:“我刚才咋了?”

    “没事没事,保持清醒,保持清醒电影世界原住民();!”

    我深呼了一口气,告诫他也告诫我自己。

    洪大师说过,鬼那东西喜欢趁虚而入,要想让鬼远离你,你就必须做到心中坦荡,一股正气升起来了,某些鬼便能感觉到,反而对你避而远之。

    李大哥便是因为过度疲劳,加上心神不宁才导致撞了邪的吗?

    游小天真的提醒了我,今天是鬼节,山中本来阴气盛,又是连绵大雨,加上已快入夜,倒真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的。

    我说的他也同意,只能拼命克制自己将那些负面情绪全都抛开,对于眼下情形,又谈何容易。

    我和游小天一人一句,你大爷你姥姥之类的对骂起来,希望生出的戾气能够对我们有所帮助。

    本来只当是一个任务来做,没想到游小天真给急了,非要跟我干一架不可。

    “快回头吧......我也要走了......”

    戚戚然一句混在雨幕中敲击在我们心坎里。

    “是李大哥!”

    游小天把伸向我的拳头缩了回去,我俩同时朝汽车的方向看去。

    声音还没有停,但只有第一句我们听得懂,然后就是絮絮叨叨的我们听不懂的音节,距离我们越来越远,越来越虚无缥缈。

    那声音,叫人听闻悲怆,十分的不是滋味。

    我们同时也明白,李大哥是真的死了。

    他是一个那么不爱说话的人,如今惨死在山中,却似有倾诉不完的话语。

    是啊,谁会不留恋生命?不眷恋那些我在我们生命中重要的那些人?

    手机铃声又一次响了,我一看是洪大师打来,便迫不及待的接听。

    沙沙,嘻嘻,沙沙沙......

    耳中充斥着裹在厚重沙砾下一般的低语声,还夹杂着隐隐的笑声,粗重的喘息声,好似有无数沙粒正从手机的听筒中钻出来超级特种兵训练系统();。

    我听了一阵,立马就将通话挂断了。

    “师父说什么?”

    游小天迫不及待的问。

    我看看他,紧张的咬着嘴唇想了想,又拨通洪大师的电话,这一次全是忙音。

    刚才那个电话是不是洪大师打来的?为什么会传出那么奇怪的声音来?

    洪大师想告诉我什么?或者说,刚才那个压根就不是洪大师本人打的?他们遇到了什么危险?

    最后冒出来的这个念头叫我很不安,我咬着牙让游小天把我给拽了起来,眼下待在远处也未必是最好的选择,这里手机有信号,应该就不是大山的深处了。

    游小天搀扶着我往前走,我们两个对着汽车给李大哥鞠了一躬,感谢他一路以来的照顾。

    看看前路,又看看后方,后边的路我们已经走过了一次,知道汽车行进的两个小时里是没有看到人家的,而前方又全是未知。

    两难选择之下,我和游小天决定用了剪子包袱锤这个低级的方法,一同向未知的前方走去。

    如果能碰到指路牌就好了,那样我可以再一次打电话求救。

    才走了没多远,还真就叫我们碰见一个,蓝底夜光的牌子,高高悬挂在头顶。

    我俩迎着雨水往上面看,赫然心如死灰。

    “黄泉”二字扎进了我们眼睛里,而这似乎是一条绝路。

    因为,似乎野林所说的,碰到山体滑坡的路段到了。

    复制本地址到浏览器看最新章节%77%77%77%2e%6a%64%78%73%2e%6e%65%74

    本站7x24小时不间断超速更新,请牢记经典址:[拼音第一个字母]手机:【经典】,txt下载请到信息页,请点上面的“返回书页”!如果您觉得非常好看!那么就请您把本站的网址!推荐给您的小伙伴一起围观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