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医仙小猫妖 > 第四六四喵:圈套
    晴夜降雪,整个天地突然停滞了一息,紧接着便是狂风暴雪震动四方,带着来自九幽的极寒之气纵横交错。

    雪花如剑,撕破长空。

    夹着花九深深的执念,封锁君攸宁周围一切退路,劈头盖脸的朝他杀去,生生不息,连绵不绝!

    君攸宁再也摆不出一派云淡风轻,他周身的一切都在雪花中消融。

    危险关头,君攸宁急急展开防御,但剑意凌然无坚不摧,无声无息的撕开他一道道防御,最终狠狠的击中他胸口。

    君攸宁被震得连退三步,嘴角溢出鲜血。

    更令他心惊的是,这剑意侵入身体并未消失,而是宛如连绵不绝的流水,不断的淹没他的身体,切割他的经脉。

    “还……没完!”

    使出一道秘法就已经抽干了花九一身阴阳之气,但她依旧咬着牙,狠狠的压榨太极金丹内所有阴阳之气,拼上性命再一次触动丹田内最后一道秘法剑意。

    雪花再次降临,铺天盖地,席卷长空。

    他们所在的这一片天地仿佛和龙首城其他地方隔绝开来,别处是春,此处坠入寒冬。

    雪花还在积蓄,剑意还未完全发动。

    君攸宁知道这并非花九的能力,而是陈出新将剑意封存在她身体里,即便花九只有结丹修为,所催动的剑意也能重伤他。

    如今众天内忧外患,他若被这剑意缠身,实力必然大损。

    思及此处,君攸宁眼神一厉,猛然朝花九出手。

    吼——

    龙吟乍起,花九即将崩溃的身体突然被一股温暖的水流包裹,紧接着她看到一条背生双翅,浑身雪白的巨龙腾空而起,挥舞龙爪直直扑向君攸宁。

    二者在半空中交锋,顿时狂风倒卷,大浪滔天,一只龙爪狠狠的拍在君攸宁胸口,撕出三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应龙?”花九大惊失色,赶忙转头去寻小茶。

    可小茶刚刚昏倒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花九再看空中那条应龙,龙身明灭闪动显然并非实体,而是魂体。

    应龙双目血红已然失去理智,只凭小茶最后的执念疯狂攻击君攸宁。

    半空中交战激烈,滔天的大浪带着灭天之威,冲毁无数屋舍,洪水涌入龙首城各处巷道,瞬间将半边龙首城变成一片汪洋。

    狂风如梭,电闪雷鸣。

    这边的动静终于引起城内各处的注意,正在灭火的卓文卓武一看是花九所在的方向,立刻明白慕凌风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二人赶忙传信慕凌风,随后带着一批荡魔堂弟子前往支援。

    残破的小院里,汹涌的洪水仿佛有意识一般,留下一片孤岛供花九他们栖身,将其他地方全部淹灭毁坏。

    花九面色惨白浑身无力,吕萌萌抱着奄奄一息的金满堂,萝卜站在旁边不知所措。

    随着应龙的不断进攻,她的魂体越发暗淡,攻势越发缓慢。

    这时,一直闪躲的君攸宁唇角扬起一抹得逞笑容,祭出一面古朴宝镜。

    宝镜一出,其中立刻漫出大片金光,瞬间将应龙庞大的身躯全部笼罩。

    “小茶!”花九挣扎欲起,可她浑身就像灌了铅一样,根本动弹不得,眼前也一阵阵发虚发黑,若非一口气强撑,早已经变回原形昏迷不醒。

    君攸宁口中念念有词,而后手腕一抖,应龙发出凄厉的悲鸣,被金光硬生生的拖入宝镜中封印。

    砰!砰!砰!

    应龙不断撞击镜面,宝镜在半空中上下跳动。

    君攸宁抬手将宝镜摄入袖中,眼眸低垂,朝花九扫视而来。

    君攸宁瞬间出现在花九面前,吕萌萌和萝卜朝他杀来,被他挥袖扇飞,狠狠的撞在远处废墟之中。

    君攸宁抬起花九的脸,轻轻拨开花九脸上碎发,“化神之后自来寻我,在这之前,我不会伤她。”

    话音一落,君攸宁整个人像一阵烟雾随风而散,再寻不着半点踪迹。

    君攸宁走了,卓文卓武带着昆吾的弟子赶到。

    花九脑中嗡鸣不休,整个天地都在旋转,她的身体被卓文拉起,她能看到卓文冲着她在大喊什么,可是她听不到任何一点声音。

    太累了,《蛰龙经》和身体的耗损在逼迫她闭眼,逼迫她休息,她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大脑中只有大片大片的空白。

    最终,黑暗侵袭而来,花九再也感知不到任何事情,彻底陷入昏迷之中。

    *

    君攸宁带着小茶悄无声息的离开龙首城,可当他赶到属下驻守的地方时,却看到满地尸体,和两个半妖。

    其中一个蹲在树梢上,一袭黑衣如暗夜精灵,长袖下垂随风而舞,正是风邪。

    而另一个君攸宁并未见过,那是个长相妖异的少年,此刻正靠坐在风邪所在的树下,身旁跪坐着一个黑发小姑娘,轻柔的为他捶打肩膀。

    君攸宁一眼便看出那个黑发小姑娘是个死人,他双眼眯起,看到少年腰间玉棺坠饰,便明白少年是驭尸人。

    “这是什么意思?”君攸宁扫视周围四个甲部成员的尸体问道。

    风邪笑笑,抬起后脚挠耳朵,“没什么,我们只是想要你抓到的那条应龙。”

    君攸宁双眼眯起,浑身萦绕着无比恐怖的杀意,但这杀意对风邪和那少年根本没有任何威慑力。

    风邪修为低,跳下来蹲在少年身旁求保护,“安魂,看起来我们这位天尊大人是不肯呢。”

    叫安魂的少年勾唇轻笑,露出半边尖牙,“那就杀了他吧。”

    “我可打不过他。”

    “我一个人也很难拿下他。”

    “那怎么办?”

    “要不,找帮手?”

    “嗯,这个主意不错。”

    风邪和安魂你一言我一语,丝毫不把君攸宁放在眼中。

    君攸宁额上青筋暴起杀气凛然,掌中续起一团青芒。

    “慢着!”见君攸宁要出手击杀他们二人,风邪忽然出声,“天尊大人,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们二人怎么会知道你的真身在这里,而不是在……昆吾?”

    君攸宁心中一凛,脑中电光火石,一瞬间就明白他怕是落入圈套之中。

    一阵寒风从背后袭来,君攸宁目光下垂,就见肩头白发被风绞断簌簌飘落。

    君攸宁猛然回身后撤,飘落的白发顷刻间化作万千毫针激射而去。

    毫针在风中不断撞击,激起大片火花。

    君攸宁眯眼戒备,能感觉到风中有个人,却始终看不清那人身影。

    直到他所有的毫针都被挡下,那个人才现出身影。

    白衣黑袍,胡子拉碴,提着剑慵懒的站在那里,正是之前被他调虎离山的慕凌风。

    “君攸宁,你那三个渣渣扮得也太假了。”

    风邪和安魂起身,同慕凌风一起,以掎角之势堵住君攸宁去路,两人的双眼一点点恢复本有的异色瞳,属于半妖的特殊威压弥漫开来。

    “我们家花九真是厉害,已经叫这位天尊大人受了不轻的伤,现在我们三个联手未必不能拿下他。”风邪狞笑道,周身涌出点点荧光,如同萤火虫一般明灭闪动,“他的人偶术交给我来破解,你们尽管上。”

    君攸宁袖中拳头紧握,此刻已然明白所有事情,既然没有退路,那便放手一搏,他君攸宁几经生死,未必就会败在此处!

    慕凌风深深的看了眼安魂,长剑一甩,猛攻而上。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