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玄幻魔法 > 神话纪元 > 第二七三章:自暴自弃
    晚上。

    安全区医院五层的急诊大楼灯火通明。

    这些天来,随着异世界物种入侵,愈演愈烈,受伤的病人也开始陡增,到处都是脚步匆忙的医生和护士。

    这时一辆三轮车,载着一位奄奄一息的病人,在门口停下,上面还坐着一名看护的妇女。

    “快,快,快来人啊,我丈夫快不行了。”一个坐在车上的妇女跳下来大声道。

    医生和护士听到声音立刻拉着平车冲了出来,把病人扶上车。

    “我丈夫怎么了,早上还好好的。”妇女面色惊惶,心中焦急。

    “是啊,医生,我是他大哥,他身体从来没什么毛病的。”骑着三轮车过来的中年人说道。

    “现在还不清楚,要检查才知道。”医生说了一句。

    在路上简单的询问了病人的情况后,病人就被推进抢救室,家属也被拦在外面。

    ……

    “病人问题有些严重啊,呼吸和心跳有些紊乱,还有点营养不良,先做个血常规。”一名医生检查了下,说道。

    随着停电,如今医院检查手段有限,除了一些常规手段外,就只能靠以前经验判断。

    一名年轻的小护士拿出酒精棉在胳膊擦了擦,立刻上前抽血。

    病人皮肤枯黄,手臂表面血管根根凸起,这种病人是最好抽血的,哪怕一个护理专业刚出来实习的新手,也能顺利的完成,不像小孩或者肥胖人群,找个血管都要找半天,或者扎上几次。

    护士拿起一根抽血针管,对着一根凸起的静脉扎了进去。

    然而接下来的一刻,把小护士吓得脸色发白,尖叫的连忙退了一步

    “静脉”竟开始诡异的扭动,仿佛在剧烈挣扎。

    “啊!”

    “怎么了?”听到护士的尖叫声,医生连忙问道。

    “赵医生,你看,他的血管。”护士颤声道。

    赵医生乍一看也被吓得不轻,好在他总算见多识广,勉强还能镇定,他看了眼自动抽血针,发现里面并没有抽出血来,而是抽出了些许淡黄色的浑浊液。

    “该死,这是寄生虫,搞不好还是异世界寄生虫,你守在这里,我去报告主任。”

    自异世界和地球联通以来。

    病毒、细菌、寄生虫,这三者一直是人类最为高度警惕的,每次新的发现,都伴随着大规模生命的死亡,若算死亡人数,蛮人杀害的人类,仅仅只是零头。

    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

    ……

    一大早,陈守义又去了异世界森林。

    陪妹妹去火葬场的事情在晚上,丝毫不影响白天的训练。

    异世界的天气越发冷了。

    即便这里现在是中午,皮肤都感觉飕飕的冷意。

    贝壳女穿着一件单薄的公主裙,蹲在陈守义的肩膀上,却恍若未觉,一双圆溜溜的眼睛警惕的四处打量,时时被周围的动静,吸引目光。

    “好巨人,有一一个坏巨人过来了。”贝壳女忽然浑身一抖,死死的扯住陈守义的头发,连忙再他耳边,紧张的提醒道。

    陈守义面色有些诧异,身形一晃,便立刻躲到一颗大树背后。

    他想起第一次来这里时,好像确实有种灰皮肤的矮小人种存在,不过已经被他解决了,莫非又有新的灰矮人迁徙过来了。

    很快,他便听到隐约的说话声。

    “这里是禁地,到处都是能吃了我们的凶兽,到时候我喊跑,你就朝密林里钻,知道吗?”

    “我……我不怕,我一定可以通过成人礼,成为部落的勇士的。”一个年轻声音有些紧张的说道。

    “冲动不是勇敢,只会让你丧命。”

    ……

    伴随着树叶摩擦的悉悉索索的声音,没过多久,两个手持长矛的身影,从他身旁经过。

    “是蛮人!”陈守义瞳孔微微一缩。

    这两个蛮人一大一小,大的年近中年,手持白色的骨矛,身穿着兽皮,腰里系上一张麻绳编织的破网,年少的则是赤身裸体,拿着一根木质磨尖的长矛。

    听他们两人的谈论,似乎在进行成年试炼。

    “没想到附近还有个蛮人部落?”他心中暗道,动作却是丝毫不慢,他身影轻灵扑了过去。

    中年的蛮人显然战斗经验丰富,一听到身后的动静,寒毛倒竖,丝毫没有回头看看身后的举动,身体就向前翻滚。

    然后身体才刚动。

    头颅就已经先滚落在地,鲜血嗤嗤喷溅。

    扑通一声。

    无头的尸体,倒在地上,浑身抽搐。

    年轻的蛮人被溅了满头满脸的血,僵硬的站在原地,一脸懵然,下一刻一个恶魔般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他连忙转身,吓得浑身一哆嗦,手一松,手中的长矛就滚落在地。

    “你们部落在哪里?”

    “我……我不知道!”蛮人少年连连后退,满脸惊恐,心中如坠冰窖。

    陈守义一步步逼近,冷笑道:“不说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恶……恶魔,我死……也不会出卖部落的,”蛮人少年结结巴巴的说道,退后了几步,突然摸出一个圆棍,迅速的放到口中一吹。

    “噗!”

    一枚黑色显然抹着毒素的毒刺,顿时便朝陈守义射来。

    他身体微微一晃,就轻易的躲过,他面色一冷:“竟还有胆量偷袭?倒是小瞧你了。”

    随即快走一步,猛地一巴掌把他扇倒在地。

    伴随着擦咔一声脆响,少年脖子诡异的弯折。

    陈守义不由面色愕然。

    “竟然死了。”

    “力气不自觉用的太大了,没想到这么弱!”

    他看了眼自己手,心中有些恼火,本来应该威逼恐吓对方部落的位置的,结果线索又断了。

    在这茫茫的森林中,又不知方向,想要找到这个部落简直大海捞针。

    “算了,这种实力的蛮人,部落应该只是个小部落,对河东市威胁也不大。”

    他捡起中年蛮人使用的骨质的长矛,这长矛长约两米,一头粗一头尖,最粗的有碗口大小,看着相当直和光滑,浑然天成,他用力的折了折,但哪怕使尽浑身力量,也无法弯曲。

    “估计是某种大型生物死亡后遗留下的尖刺吧!”他心中暗道。

    “好巨人,你真厉害!”贝壳女惊魂未定的重新飞落陈守义的肩膀。

    听着贝壳女毫无杂质的赞美声,陈守义郁闷的心情微微好转。

    随即毫无留恋的把骨矛一扔,继续朝山洞走去。

    ……

    傍晚,武道学院。

    太阳开始西斜。

    陈守义把自行车放下树荫下,毫无形象的蹲在路边,静静的等待着。

    此时已经放学,路上人来人往,不时有女学生频频打量着陈守义。

    他面色淡然,拿着一根木棍无聊的调戏着地上的蚂蚁,自从自己变得越来越英俊后,这种事情就已经习以为常,越来越适应了。

    应付了两个问食堂的,三个问图书馆的,以及一个调查身份的女学生后。

    陈守义终于看到,陈星月和一群人朝门口走来。

    ……

    “……实在想不通干嘛安排去殡仪馆,还不如去异世界呢!”

    “是啊,很恐怖的,现在有人死人,第一时间就会被警察强制送到火葬场,想想就知道什么原因了。”

    班级仅有的五个女生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脸上恐惧中又夹杂着兴奋和刺激。

    “真不会闹鬼吧?”陈星月说了一句,就看到远处蹲在地上的陈守义,连忙避开视线,假装没看到。

    “肯定闹鬼的,不然也不会让我们去殡仪馆练胆,星月你实力最强,到时候可不能怂啊。”

    “那当然!”陈星月面色僵硬道:“我从小就不怕鬼!”

    好在这句话已经没人关注,所有的女生都被立刻转移了注意力。

    “看,前面有个帅哥!”

    “好帅啊!”

    “哇,他看过来啦!”

    “是我们学校的吗,好像没见过。”

    陈星月目不斜视,尴尬的额头直冒汗。

    能不能矜持一点?

    有这么帅么?

    我怎么一点都不觉得,也就长得平平无奇而已!

    她想当做没看到,可惜有人不放过她。

    “星月,你怎么不看?”

    “有什么好看的,也就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陈星月面无表情的道。

    他哥的嘴脸,家里看的还不够吗!

    “就是!”旁边的一个长得有些小帅的男生,连忙附和道。

    话音刚落,就引来了一大片的嘲讽。

    “就你!”

    “照照镜子吧!”

    “赵友明,你别恶心人了。”

    ……

    肤浅,长得帅有用吗,现在社会越来越乱,实力才是最重要的。赵友明心中冷笑道,却再也不敢犯众怒。

    和其他女生一对比,小班长就有内涵多了。

    既长得漂亮,实力又强。

    ……

    这时带队的武道老师,也看到了陈守义,浑身一震,就准备过去打招呼。

    陈守义注意到这个状况,连忙冲他微微摇了摇头。

    武道老师看了陈星月一眼,心中明悟的止住脚步。

    这位可怕的强者,看来是过来暗暗保护自己妹妹的。

    真是宠爱啊!

    ……

    武道学院的学生去殡仪馆自然是没有专车的,都需要自行车过去。

    趁着取自行车的间隙。

    武道老师冲陈星月招了招手。

    陈星月立刻小跑过去:“张老师,什么事啊?”

    武道老师一脸和颜悦色道:“星月啊,你哥……”

    陈星月闻言脸刷的红了,连忙道:“我不让他来的,可他非要来!”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问问,你哥性格怎么样,有什么兴趣爱好什么的,好不好打交道。”

    陈星月面色一窒,这才反应过来,他哥可是强大的大武者,整个武道学院都没有一个比他强的,她看着面带期盼的老师,迟疑下,颓然道:“我哥……他还好吧,挺好相处的。”

    ps:感觉发章节太晚了,以后每天都早上六点半发。明天一定两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