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穿越历史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三卷 山雨风满楼 第二十八章 老杨
    朱芷潋似是看出了他的顾虑,笑盈盈地示意他一同靠近船心。她先是从小桌几下面摸出一把铜棍往桌面中央的一个铜制莲花口上一插,变成一个支架。又指了指船的腰身两边的船沿,只见船沿处各有一个细长的盒子。

    苏晓尘正琢磨那盒子里又会有什么样的玄机,朱芷潋已伸手打开左手的盒子,从里面抽出一股两丈长的墨色股带,股带的中间拿方才的铜棍支架顶住,端头插入右手船沿的盒中拴好,再从股带的中间向前后一分,分出一个如同大灯笼一样的帐篷来。

    苏晓尘这才看清,原来那跟股带是一个帐篷拧绞而成,平日里藏在船沿的盒子里,待到用时就可以抽出来遮风避雨。

    朱芷潋又是一脸的得意颜色,“这叫墨兰帐,是拿鲛鱼的鱼鳔捣碎晾晒拼接成的,防雨防晒,制作极不易,就只有我和大姐的船上有。你在这里面换衣裳就可以啦,帐上涂的墨汁很密,外面看不到里面的。”

    苏晓尘想,看来这宫里的稀奇玩意儿都在你这儿了,心下暗自赞叹。嘴上却说:“这黑黢黢的帐子平时若日头里要用,里头也看不到外头,岂不憋闷。”

    朱芷潋从右手盒子里又抽出一根股带,却是白的。

    “这是晴天用的啦,里外皆可见。苏学士还有什么问题嘛?”

    苏晓尘两手一举,作了个服输的表情,乖乖钻进了墨兰帐中。

    苏晓尘换上衣服的这会儿功夫,朱芷潋已轻摇着小桨,荡过了数片芦苇群。待苏晓尘从墨兰帐中出来的时候,眼前已是别样景色,不由一呆,问道:“此处是何处?好秀丽的山水!”

    “这里是太瀛岛,本是我母皇处理政务时用,因为现在大姐监国了,我母亲很少过来,所以平日里我大姐在这里居多。”朱芷潋指了指远处一座鹤立于四周宫殿的高台说:“那是抚星台,我大姐一日里有大半时间都在那里看奏折。”

    苏晓尘想起那日朝堂上朱芷凌咄咄逼人,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女人看上去便是雷霆般的气势,让人无法靠近,又是手段凌厉之人。他日承了皇位,碧海国想必要换一番新气象了。想我苍梧国眼下虽然国强民富,但左右太师一病一故,且膝下无人。将来两国若交好尚好,若起干戈,如何能立于不败之地真是要好好思量一番了。

    朱芷潋见他脸上阴晴不定,倒一时猜不出他在想什么,只以为是提到了大姐让他有些不自在,便笑道:“其实我大姐也没那么凶啦。你若没有坏心思,她便不会把你怎样的。”

    不会把我怎样?这话说得就让人觉得她很凶啊!这句姊妹情深的维护之辞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我是想,你不是说要去见那个……老杨?怎么到你大姐这里来了。”苏晓尘岔开了话头。

    “哦,老杨也住在太瀛岛上。”

    “咦?他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住在这皇宫里。”

    “太瀛岛中间有一内湖,把岛分为南北两半,两边的宫廷楼台都不少。自从大姐监国后觉得空置了可惜,便奏请母皇将岛北侧依然做处理政事用,而南岛独自划成一片,称沐恩院。”

    “沐恩院?”

    “四邻有些小国属国的王公或是远疆的节度使的子弟有从小便送到太液国都循礼受教的先例。大姐监国后,说住在城外易生事体,不好约束,便集到沐恩院一处里来了。”

    苏晓尘暗想,这哪里是怕不好约束,分明是将属国和各路诸侯的子弟当成质子圈养在城中。这太瀛岛四处都是湖面,戒备森严。表面上看锦衣玉食琼楼雕阁,实际上是把他们监视在眼皮子底下最好不过的场所了。

    朱芷凌果然是心思缜密。

    “那么老杨也是某个小国的王公子弟了?”苏晓尘话刚出口便觉得不对,老杨是伊穆兰人,怎么会是小国王公。

    “住南岛的人里也有一些不是啦,比如老杨。之前朝堂上的那个莫大虬你见过吧?大姐常找他办些事,莫大虬的商馆里有个郝师爷,年纪挺大了,老杨就是他的外甥。”

    原来朱芷凌和伊穆兰的交往如此之密。

    苏晓尘心中一震,想起前几日夜里自己剖析银泉公主被劫的因果来,越发觉得碧海国与伊穆兰国之间的联系不简单,今日听朱芷潋这么一说,果真如此。

    要知道这几十年来在天下人的眼中,苍梧碧海联手抗击伊穆兰的形势已深植人心,几乎没有人去怀疑什么。但毒金之战后,看似平息的战火却从阳谋转向了阴谋,如今想来并非没有原因。

    伊穆兰兵势大减,国主病故后王位空悬,朝局不稳。碧海国似是寡弱,实则多钱善贾,近年来又力添兵甲有了金羽营。只有苍梧国这几十年如一日,毫无变化,亦无居安思危之心。总觉得既有瀚江天险,又有碧海国在前抵挡,只要交好碧海国,便可高枕无忧。

    但假设有一日,碧海国忽然和伊穆兰国联手起来,那会如何?如今的碧海,手中钱粮不缺,剽悍的金羽营对外只称是护卫京畿,实则是不知到底有多少人数。说是瀚江天险,这天险防苍梧国入侵碧海国尚有用处,倘若是碧海国反过来攻打苍梧国呢?碧海国多的是战舰船舸,若是碧海国要过瀚江,苍梧国也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过来吧?

    苏晓尘忽然想起瀚江上的那几十艘巨大无比的虎头舰鼋头舰来,如果上面载满了伊穆兰的铁骑……苍梧国如何抵挡?

    瀚江天险,从来就不是苍梧国的天险,而是碧海国的!

    看似风平浪静的几十年,也许真的走到尽头了。

    苏晓尘低着头沉思凝想到这里,额上汗水不由涔涔而下,心中一阵狂跳。朱芷潋恰好转舵扭身瞧见,还道他是不习水上有些晕船。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说:“这是清露丸,你要是头晕,服下两颗就好。”

    苏晓尘依言服下两颗,顿觉胸口一阵清凉,躁动之意大减。他定了定神,笑道:“碧海的东西真是好吃,连药都是甜的。刚才说到哪儿了?”

    朱芷潋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就说到老杨是郝师爷的外甥,然后你就开始晕船了。”

    苏晓尘心想,看来朱芷凌对莫大虬也是不放心,就连个师爷的外甥都要当成人质握在手里,便问:“那是你大姐要老杨住到岛上来的?”

    朱芷潋摇摇头说:“那倒不是,郝师爷说自己年纪大了,商馆的账又多,顾不过来这个外甥,央了莫大虬来找我大姐,问能不能让他外甥住过来,顺便读些书识些字,大姐便帮了他这个忙。”

    咦……是老杨自己要住过来的,苏晓尘有些意外。

    他又想了想,心下一动,又问:“总听你叫他老杨,他究竟有多老?”

    朱芷潋一听,哈哈笑起来,“其实他也不老啦,也就跟我大姐差不多年纪,只不过总是老气横秋的样子,我便叫他老杨叫惯了。他呀,是个可有趣的人了,知道的又多,你见了他一定不会后悔的。”

    两人又行舟划了一阵,转入一片方洲的浅滩。岸边芳草青青,一片雪白的鹅卵石铺出一个天然的码头来。朱芷潋跳到岸上栓好了船,苏晓尘则终于踏上了实实在在的地面,感觉心安了不少。

    朱芷潋并不走大路,又是引着苏晓尘从草丛里七拐八拐地绕了好一会儿。等苏晓尘站定环视四周时,发现已经站在了一个小小庭院之中了,原来朱芷潋是直接从庭院的花坛外面翻进来的。

    这公主真是不走寻常路啊。

    庭院并不大,但设计得很精巧。三面都是花坛,错落有致。旁围的香樟树遮得外面看不到庭院里面,私密性很好。中间有个凉亭,亭子的后面是一间清雅的茅屋,茅屋边横着几分薄田,颇有些采菊东篱的意思。

    两人穿过凉亭刚要走近茅屋,只听屋里传出一阵抚琴之声。朱芷潋朝苏晓尘做了个鬼脸,示意老杨就在里面。

    苏晓尘不通乐理,听了这一会儿,没觉得弹得有多好。不过音色动人,古朴浑厚,能感觉出琴倒是很贵重的样子。

    没弹几声,只听啪嗒一声,似是琴弦断了。屋中传来一声叹息:“无意惊弦有意人,心有天下奈苍生。”苏晓尘心中一凛,没想到老杨竟然是一位心系天下的世外高人,不由地肃然起敬。

    这时,屋里又传来一个婢女的幽怨的声音:“杨公子,您这小半日里都已经绷断十几根弦了,要等的人还没来啊?”

    “古人有摔琴谢知音之美谈,我是断弦候知音,岂不风雅。”声音有些洋洋得意。

    婢女小声嘀咕道:“您风雅,反正换弦的又不是您……换得我手都疼死了。”

    苏晓尘不觉绝倒,原来是这么个世外高人啊。再看朱芷潋已经捂着肚子正强忍着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