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穿越历史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四卷 冬冷复春寒 第三十二章 南华
    抚星台上,朱芷凌正埋头看着加急呈上来的南华岛民变的折子,礼部侍郎秦道元步入殿来。

    “回禀公主殿下,臣已将抜寒一事按殿下的吩咐上奏给明皇陛下,特来复命。”

    朱芷凌头也不抬地问:“都说清楚了么?”

    “臣都回禀明白了,就说是您说双泉亭幽静雅致,风景宜人。望陛下能借半日与二公主殿下和苍梧太子一同抜寒,增两国之良谊。”

    “陛下听了说什么?”

    “陛下只沉吟了片刻,便答应了。”

    朱芷凌听了,停了手中的笔,抬头问:“陛下可有不悦?”

    秦道元一听,俯首敛目,答道:“臣……臣隔得远,看不真切。”

    朱芷凌脸上略有失望之色,挥了挥手,秦道元便退出殿去了。

    双泉亭,母亲最喜欢的地方。拿去给苍梧那小子胡闹一番,想必是会心疼的。虽然秦道元没敢说,母亲的脸色一定是难看之极了。其实早在十日前,她就下令开始整修双泉亭,秦道元不过就是通报一声,料母亲也不会不答应。想到这里,朱芷凌感到心中一丝得意。就好像背地里偷偷地弄坏了大人的珍爱之物,以回敬大人责骂时的小小复仇一样。

    她合上折子,走到殿外,看着耀眼的阳光射得抚星台上灿灿生辉,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南华岛……这会不会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呢。.

    当阳光晒满整个伊穆兰商馆的后院时,莫大虬才懒懒地起了身。他瞥见窗外一个瘦瘦的身影,嘿了一声。

    “郝师爷可真够早的,这就起来练拳了么?”

    郝师爷擦了擦汗,慢吞吞地说:“我已经练完了。”

    莫大虬走近他低声问道:“昨晚可有什么消息么?”

    “南华岛那边的百姓受了咱们派过去的人的鼓动,前几日已经闹将起来,听说把那知府大堂都给砸了,想必管辖南华岛的清州知府的折子此时已递到宫里去了。”

    “宫里可有什么消息没有?”

    “据宫里来的探报,赵无垠自从上次咱们暗中设计他和朱玉潇见面之后,就有些耐不住性子,几次三番催朱芷凌动手,都被朱芷凌给压住了。”

    莫大虬点了点头:“朱芷凌真是个问题。她若脑子不清醒,这事儿成不了,可她若脑子太清醒,我们也不好办。这次南华岛的饵是丢给她了,可其中分寸把握,还是得靠大管家的调度。说起来,这大管家近日没什么吩咐下来么?”

    郝师爷摇了摇头,说:“这几日大管家就没出过宫,只差人过来过一次,说想吃沙棘果了,让送些去。”

    莫大虬一摸胡子,咦了一声说:“南华岛都闹起来了,大管家怎么还没有吩咐?他行事还真是高深莫测啊……那就挑些上好的沙棘果,然后把南华岛的事儿写成字条,一并送进去,等他传话出来咱们再走下一步。”

    郝师爷点了一下头走了,留下青石铺地的庭院里莫大虬一个人。他眯着眼看了看初升的太阳,赞了一句:“今儿也是个好天儿。”

    * * * * * *.

    碧海国东南境的南疆四州是千湖万岛最星罗棋布的地域。除泊州、润州、津州皆是寻常岛屿以外,只有清州的岛屿遍布矿藏,矿质最好,藏量最为丰富,足足占了碧海的十分有六。而这清州辖下的各处矿洞中,最大的几处都是在这南华岛上。

    别处的矿山大多只主产一两种矿,或金或银,或铜或锡,至多伴生一些其他的少量矿石。按碧海的律法,所有开采的矿石经选矿造册记录后,皆运往太液城。在城郊的铸币工坊铸造成币或金银宝锭后再入库,此工坊称宝荣局,隶属于工部。

    而南华岛有所不同,岛上除了有金矿和锡矿,还有煤矿,且藏量颇丰。碧海国熔铸金锭,是按一定比例将锡掺于金水中而制成。陆行远当年巡查此地时,发现金锡煤三样齐全,便因地制宜,奏请二代明皇在岛上直接建造熔炼及铸币工坊,开源节流,减少损耗。明皇闻奏纳其言,大兴土木,于南华岛中将铸币所需工坊造得一应俱全,赐名宝泰局,归户部直属。

    所以别的岛产出的是矿石,而南华岛产出的是直接能流通的金锭。近年来碧海国内由工部的宝荣局所铸的钱币因矿藏逐渐枯竭,矿料只减不增,新矿又青黄不接,在铸币数量上已少于户部的宝泰局。另一边,宝泰局所铸钱币不仅产量稳定,且成色较好,如今百姓手中所持钱币已大多数是出于南华岛的了。尤其是三代明皇朱玉澹登基后,将官币从宝荣局的银锭改为宝泰局的金锭,国中百姓便越发喜欢用金锭来做家底的私藏。

    然而事情总不会一直都风平浪静。在二十年前,曾经发生了一件举国震惊的渎职案。前任户部尚书赵钰因私刻度量,中饱私囊,被那时的户部侍郎陆文驰上奏揭发后,前后不过短短数日,立刻被明皇雷厉风行地判了斩刑,世称南华销金案。

    案情之简洁,人物两证之齐全,明快得让人反而觉得有些扑朔迷离。而更加离奇的是,赵钰死后不久的某一日,那矿洞中忽然出现了一头妖兽。当时所有入井采矿的劳工都被吓得魂不附体,纷纷弃下镐头,四下逃窜。所幸无人伤亡,然凡是亲眼目睹者皆是一样的说词:

    “那妖兽忽然从矿洞深处爬出来,尚未见到下半身,上身已有五六只蛇的脑袋涌过来,每一个都有钟那般大,上下游动,几乎要把整个矿洞都挤满了,还闻得阵阵恶臭,真不知已吃了多少人在肚子里。还好我等跑得快,不然也一定是葬身在那妖兽口中了。”

    恰逢代行尚书职的户部侍郎陆文驰召户部要员正聚于南华岛上,要与清州知府沈娴云商议重刻度量之事。惊悉矿洞有变,果断传令卫兵就地炸毁洞口,以乱石掩住。又令岛上的工坊用熔炼的铜水浇筑洞口,以求彻底封住妖兽。饶是如此,仍有阵阵恶臭从洞中溢出,闻得人心惴惴,夜不敢寐。不过数日,逃出来的劳工中已有几人吓得连夜呓语不断,高烧不退就死了的。

    一时间举国上下流言纷起。有说此矿挖得惹怒了地下的神灵,所以派了看门的妖兽来作孽的。也有说这是个妖岛,其他矿洞里也还有各种妖兽住着,只不过还没现形。更有甚者,说赵钰死前是被冤枉的,死后阴魂不散化作妖兽前来报复,所以才盘踞在那金矿洞里。

    此事一直上奏到明皇面前,明皇思量了许久才下了旨意。命将此矿洞永世封存,不得打开,再有流言蜚语传谣者流放北漠,又厚恤了死去的劳工,才算平息了事端。

    至此,南华岛上的三处金矿仅余两处。自陆文驰任户部尚书以来,所有采矿铸币之事宜,无论巨细皆亲力亲为,从不怠慢。二十年下来,南华岛上倒是祥和一片,也就在这事情被世人忘得差不多的时候。

    妖兽又出现了。

    早春未至的某一天,在另一处的金矿洞中,劳工们正如往日一样丁零当啷地挖得热火朝天。正在矿洞最深处的张二狗忽然闻到了一股奇怪的恶臭,他正要转身询问身边的父亲张老三,扭头看见父亲皱着鼻子凝神地嗅着什么,显然他也是闻到了这股恶臭。

    臭味萦绕着张老三的鼻尖,猛然唤醒了他记忆深处最可怕的那段往事。二十年前,也是这样的臭味之后,立刻就有五六个巨大的蛇头袭来,乌黑而狰狞的蛇身扭动得迅捷而妖魅。就算过去了那么长时间,他依然清晰地记得这股恶臭,毕生不会忘记。

    张二狗见父亲瞬间脸色大变,丢下手中的铁锤,拉起他就往矿洞口跑。边跑边大喊,是妖兽!妖兽又来了!

    像张二狗这样年轻的矿工是没有见过妖兽的,但这骇人的往事从小就一直听说,在心中早已根深蒂固。如今一见父亲惊慌得抢天夺地般地逃向洞口,恐惧如同被点燃的野火,很快就传给了沿途所有的矿工。

    这些矿工里有像张老三这般当年也亲眼目睹过妖兽的老矿工,也有像张二狗这样从小在被妖兽吓唬的管教声中成长起来的小矿工。但不管是谁,在妖兽又来了这五个字被喊得此起彼伏的时刻里,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

    先逃出洞口的人里,有的已吓得瘫在地上一步都走不了,有的被恶臭熏得呕吐不已。相比之下,还是经了事的老矿工们要冷静一些,他们让腿脚快的年轻人先去官府通风报信,自己则像上次一样,开始四下收集石料堆在洞口,只等后面的人一逃出来就堵上。

    很快,所有人都逃了出来,洞口也顺利地被暂时封住了。张老三们还是不放心。当初是陆文驰下令炸矿才将洞口封得严实,如今只是堆了些石头,倘若妖兽力大想要突围,未必就能拦得住。想到这里,他们又把矿井口的矿车、镐头、木棍全都堆了上去,又在缝里严严实实地塞满了草根。能管多大用他们心里没底,但多填一分总是心里多踏实一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