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穿越历史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六卷 盘根生错节 第五十二章 不测
    屋顶上的二人看得越发匪夷所思,正猜想这小桶究竟为何物。沈娴云已幽幽地开了口。

    “闻兄,这蚀金水的秘密,只有你、我和陆大人三人知晓。当年你察觉到那洞中一半是金矿,一半是黄铁矿,只不过外行人看不出端倪。你将此事告知陆大人,又献计说只要以炼金之炉熔炼黄铁矿,便会化作青烟,神不知鬼不觉地做出缺斤少两的假象。陆大人是听了你的计策,偷梁换柱地只选上好的金矿石拿去交于宝荣宝泰两局的矿师勘验,却留下黄铁矿分毫未动,这才瞒过了工部和户部。赵钰那个糊涂鬼,看着黄澄澄的矿就以为是金矿了,最后连自己怎么被冤死的都不知道。”

    朱芷潋和苏晓尘在屋顶上听得目瞪口呆,原来南华销金案是这样的一桩冤案!难怪明皇拿着宝荣局半年的账册也不曾找出丝毫的破绽来。

    沈娴云仍不住口,继续说道:“闻兄,陆大人之前就问你就算整死了赵钰,这矿洞日后若继续开采迟早是要露馅该如何是好。又是你,说什么只要矿洞开着一天,便难以放心。只有想办法将矿洞永久封存方能高枕无忧。陆大人本来是想不出这些主意的,还是你,将洞中的黄铁矿烧制成了蚀金水,再用蚀金水做出了妖兽的模样,你让我事先在洞口备好炸药,待得所有亲见了妖兽的矿工逃出后立刻炸毁洞口。现在想起来,此中一切看似是陆大人所为,其实是你一手的好运筹。”

    苏晓尘听得又是一惊:原来……原来妖兽果然是假的!是他们造出来的!他忽然恍然大悟,之所以陆文驰二十年前要以妖兽现世为由奏请明皇封存洞穴,是因为矿洞里的黄铁矿本身就是最大的证据。想要销毁证据,就必须毁掉矿洞。既然矿洞无法彻底销毁,那么奉旨封存无疑是相对最好的办法。二十年后,妖兽再现,南华民变,沈娴云立刻断定是矿工妖言惑众蛊惑人心,正是因为他们知道妖兽根本就不存在!

    他望了一眼朱芷潋,同样也是一脸的错愕,只是眼中还有几分悲愁。朱芷潋是看着姐姐与赵无垠用情至深,却因为母亲的威严而隐忍多年的。

    赵无垠身为驸马虽入得涌金门,可自成婚之日起,母亲就不曾给过他一次好脸色。姐姐于人前好胜,从不流露只字片语,私下却为赵无垠之事黯然伤神久已。她一直相信赵无垠所说,南华销金案是桩冤案,如今看来,一半是因为姐姐袭了皇祖母识人断物的本事,另一半也是因为她与赵无垠至爱至诚才深信不疑的吧。

    闻和贵默默地听了这一席话,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他冷哼一声道:“都是些陈年往事,如今沈大人忽然又翻拣出来,不知是何意思?”

    沈娴云一拍桌子,一声厉喝道:“闻和贵,事到如今你还要装聋作哑。南华销金案是你得意之笔,二十年风平浪静都相安无事,如今你为何忽然将蚀金水拿去另一矿洞造出那妖兽唬人?王麻皮已对我和盘托出,矿洞出事之后,你唆使矿工砸了我清州府的大堂,抬尸游街,直至生出民变。虽然是我转呈南疆总督府的奏章惊动了抚星台,可说到源头,难道不是你把清洋公主和那个什么学士引到矿洞里去的吗么?他们两个乳臭未干,想要对付本也不难,我让你帮着监看此二人,客客气气地送回国都也就罢了,你却居心叵测地将此二人引去矿洞后,用蚀金水将妖兽再演一遍与他们看!你这不是告密于他们还是什么?闻和贵,休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算盘。抚星台那边已开始暗访南华销金案,陆文驰大约觉得纸包不住火了吧?于是想借你手将此事全部栽在我身上了吧?好一招金蝉脱壳!”

    沈娴云自觉说得义愤填膺,数月来胸中的这一口怒气倾盆而出,竟然激得胸口一痛,几乎要落下泪来。她哽咽道:“天可怜我这瞎了眼的老婆子,没看出你这等毒心歹肺,直到你手下的王麻皮将这瓶蚀金水放到我的桌上,我才如梦初醒。你……你和陆文驰竟然如此狠心!”

    闻和贵任由她口若悬河说得痛快,忽然收起了先前的笑容,面无表情地坐下喝了一口茶,才慢条斯理地说道:“若不是你出手没分寸打死了人,又怎会激起民变。没有民变,抚星台又怎么会知晓。说来说去,还是你自己太不小心。一把年纪在官场混迹了那么久,却毫无长进。如此资质愚钝,还想去西北格,依我看,能终老南华就是你的福分了。”言语犀利,字字戳心。

    寥寥数句,沈娴云已是被气得七窍生烟,竟驳不出一个字来。相交数十年,闻和贵在她面前一直是谦恭有加,今日忽然变了一副面孔一般,气得她猝不及防。

    沈娴云不禁站起身来,手抖得几乎要扶不住茶几,强压住一口气道:“你终究是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果然是一直把我当成痴呆之人。好,好,好!我也不问你为何要这么做了,我只拿了你去见南疆总督,他自会送你上抚星台!我已将所有事由都写成奏章,到时候你和陆文驰一个都休想活!”说完,大喝一声:“门外南疆侍卫听命!”

    苏晓尘放眼望去,立时从门外踏进来四个威风凛凛的白袍侍卫。闻和贵一看侍卫身着服饰,脸色一变,失声道:“你……你竟投了南疆总督府?”

    沈娴云忽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笑得一脸春风:“闻兄原来觉得我混迹官场多年也是资质愚钝的朽木一块么?当年的事情,你们以为我就没有丝毫的防范么?”

    闻和贵脸上有几分尴尬,语气放缓了不少,陪笑道:“可终究陆大人还没有把你怎么样,你这样就先写了奏章投了南疆总督府,岂不是不仁在先了?当年愚兄认识的沈小妹可不是这样的人啊。咱们先不要急,坐下说话可好?”

    沈娴云冷笑一声:“就算是我不仁在先,他如今也是打算拿我开刀了,彼此彼此。如今还说这些有什么用,既然撕破了脸,我劝你还是老实些,跟我同去南疆总督府,不然总督大人给我派来的这几个白沙营的勇士可不会手下留情。”

    苏晓尘不知道白沙营是什么来头,朱芷潋却十分清楚。碧海国虽然兵甲不多,但南疆四州毗邻的零星小国不少,所以在南疆总督府的边上驻有白沙营,旨在震慑国境。人数与金羽营不相上下,营中不乏骁勇之士,故而有“北金羽南白沙”的说法。

    当年二代明皇巡视南疆时遭遇驸马于太液国都的谋逆之变,便是一时抽调了白沙营的八千勇士才杀回了御座。如今沈娴云身边忽然多了这样四个白沙勇士,莫说寻常人不敌,单是看袍上碧浪白沙的南疆总督府的徽记,也绝不敢轻易引火上身。

    闻和贵果然立刻又换了一副笑脸,摆手道:“沈大人这又是何苦呢?咱们至交二十年,情浓于血,在愚兄心里你早已是自家人一般,何苦要这般兵戎相见呢?听愚兄一句,咱们有话可以慢慢说。”

    沈娴云已恢复了往日的架势,气定神闲地理了理花白的鬓发,笑道:“闻兄,如今脸也撕破了,话也说透了。莫说你又翻出笑脸来讨饶,你便是此时跪着求我,我也不会依你的呢。”

    闻和贵一听,又堆笑说:“好好好,沈大人说怎样就是怎样,闻某遵命便是。哎,我这辛辛苦苦泡的茶,沈大人却是一口没喝就凉了,可惜可惜。”说完朝门外高声道:“林管家!还不快给沈大人换上热茶!”

    林管家依言进屋拿起茶盘,似是全然瞧不见这满屋子剑拔弩张的样子。他走到沈娴云身后,想要把茶几上的那盏凉茶撤下来。只见他左手刚放下茶盘,右手中忽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对着沈娴云的左背一刀直刺去。兔起鹘落,沈娴云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便看到自己的心口处一把匕首鱼贯而出,刀锋尖上兀自滴着血。

    苏晓尘和朱芷潋看得差点惊叫出声来,谁也没有料到唇枪舌剑间竟然风云突变。两人尚未回过神来时,那林管家已拔出了匕首,无比迅捷地朝白沙营的侍卫刺了过去。只见他身形矫健,招招狠辣,每一刺都是正中要害,不是割破咽喉,便是挑断颈脉,转眼间已杀了三人。但饶是他出手再快,也来不及对付第四人。

    余下的那个侍卫眼见林管家出手凶悍,自己不是敌手,急中生智拔刀砍向闻和贵,欲败中求胜。不料闻和贵顺手抄起一枚茶盖,掰成两片,奇快无比地掷了出去,正中膝盖,那侍卫应声而倒。

    顷刻之间,茶室的厅上,已是血流满地,四死一伤。

    闻和贵擦了擦手,头也不抬地高声道:“梁上的两位贵人,就请下来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