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穿越历史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逃离
    过了约莫小半个时辰,房门再次被轻轻地移开,鹫尾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门口。虽然依然是面无表情,但显然比方才已是缓和了不少。她先是在门口鞠了一躬,右手一挥,身后两个男人抬着一个巨大的木台走了进来。

    朱芷潋正好奇这是什么,鹫尾已跟着那两人走了进来,淡淡地说道:

    “筑紫大人因有事在身不能亲自前来,大人吩咐我等服侍姑娘用晚膳,请允许奴婢借用此处为姑娘料理饮食。”

    这个国家的人说话都是这么奇怪么?这是你们的船,何来借用一说。而且……你们不是把菜送进来,而是打算在这儿现做?

    朱芷潋越发地匪夷所思起来,可她分明看见这木台上堆着各种食材,好些个鲜鱼躺在碧绿的竹叶上,鱼嘴还在一张一合。木台的另一侧还放着一些锅盆碗盏,大小不一。

    “你们这是想要在这里做菜给我吃?”

    鹫尾点了点头,“正是,在我们国家,将新鲜的食材在客人的面前现切现做,叫做割烹,这样做的味道最是新鲜。当然,姑娘也可以亲眼看着每一道菜肴是怎样做出来的。”

    言下之意,你可以自己盯着,我们不会在菜里做手脚。

    “只是割烹所需时间要长一些,希望姑娘能够耐心等待。”

    朱芷潋被她这样一说,更是好奇起来。她本来就喜欢新奇的东西,能亲眼看着用一个木台就做出菜来,真是觉得有趣极了,忙笑道:“不急,不急,我看你做。”贪玩之心兴起,竟一时忘了半夜想要逃跑的事。

    鹫尾对那两个男人点了点头,那两人会意,左右分工开始收拾。他们先是将房中的桌椅抬到一边,然后十分默契地一推一折,那些桌椅竟然立刻被折叠起来,变得平平扁扁,宛如一块木板。两人接下来又将床榻上的毯子一收,把整张床也是数折,立时变成了一个木台,高度和椅子差不多,又将方才椅子折成的木板选了两片插入高台两侧,恰好是两个扶手,再将方才的柔毯翻了过来盖在扶手和木台上,转眼间,如变戏法般地变成了一张很是宽敞舒适的太师椅来。

    朱芷潋已是看呆了。

    这房间本来就不大,搁下这些家具已是不易,没想到经过这两人这么一会儿功夫,所有的家具都变了样,整个房间只剩下那张太师椅和刚抬进来的大木台,居然还觉得很宽敞!

    这工艺,怕是碧海国最负盛名的木工巧手,工部尚书鲁秋生也要自叹弗如了吧?

    朱芷潋正惊愕间,两个男人行了一礼,默默地退了出去,只留下鹫尾一人在跟前。朱芷潋这才察觉到,眼前的鹫尾已换了一身装束。

    繁复的发髻已放了下来,精简地盘成小山状束在脑后,额上用一条白色的丝带缠住,大约是怕有汗水滴下。身上换成了水蓝色的紧身短袍,肩下和腰间也都用白色的绸带捆住,袖口被扎到了肘后,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显得干脆利索,与方才一身华丽长袍的样子已是判若两人,只有胸口依然是松松地敞着,隐隐涌动。

    鹫尾执起一把尖刀,选了一尾宽口尖腮的鲜鱼,手腕轻送,将刀尖游走于鱼腹之内。朱芷潋见她好半天都没有切下一片来,正有些奇怪,这边鹫尾已放下尖刀,左手按住鱼头,右手扯着鱼尾轻轻一拽,一整条鱼骨的骨架被拖了出来,那骨架上没有少一根鱼刺,也没有折断一点,看得朱芷潋不由喝了一声彩。

    “原来你手艺如此精妙,真是能和我姐姐一较高下了。”

    鹫尾没料到她会提到姐姐,哦了一声:“想不到威名赫赫的柳总督竟然还是位精通厨艺的好手。”

    朱芷潋脸上一红,她一时忘情,说的是二姐朱芷洁,不料被误会成了柳明嫣,当下也不好辩解。

    鹫尾将拆好的鱼放入盘中,又将鱼盘装入锅里。朱芷潋这才看到,原来这木台的下方是有个极小的灶台,台上煨着一口锅,小小的火苗正炖着一小锅清水。

    这琉夏国人的东西真是精巧之极,这么一个木台里竟然各类物件都如此齐备。

    “你们平日里也都是用这些小灶煮炖食物吗?”

    “是,我们琉夏国人平日吃的并不多,所以做的也少一些。”

    “难怪你们一个个都那么瘦……”朱芷潋想起方才秋月的身材也是又高又瘦,好像弱不禁风的样子。

    鹫尾没有答话,将手里的尖刀在清水中洗了洗,又换了一把更短的尖刀,开始切菜。

    朱芷潋见她手中切的是像笋芽一样的东西,却只有手指那么长,紫皮白根,很是鲜嫩水灵。

    “这是……?”

    “这是茗荷,是我家乡的一种特产。”

    “是筑紫的特产?”

    鹫尾摇了摇头:“不是,筑紫大人的封地是那里,但我不是那里人,我的家乡在香美。”

    “香美……你家乡的名字倒是很好听。”

    鹫尾冷淡的脸上终于显出一丝笑意,但她手中的尖刀毫不停滞,一会儿已是把茗荷纵向片了无数道,只留根部连着,然后摆在刀案上,用水葱般的手指轻轻一抹,一支茗荷立刻层层叠叠地展现开来。鹫尾又取过两片紫苏叶切了几刀垫在茗荷下面,紫绿相间,看过去好像一朵莲花初绽,令人怜意顿生。

    “你们是路过这里要回琉夏国去吗?”朱芷潋随口问道。

    鹫尾一言不发。

    朱芷潋知道她脾气古怪,见她不愿意说,也不以为意,便静静地看着她做菜。

    每一道菜分量都不大,一两口便能吃完,鹫尾做一道就上一道,上一道朱芷潋就吃一道,这一直吃了有一个多时辰,还真吃了不少。席间两人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再也没有说过别的什么话。

    鹫尾边做边看朱芷潋吃菜的紧慢,估摸着她吃了八分饱时便住了手。

    “明日一早还要行船赶路,就请柳姑娘好好歇息,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摇一下门边的铃铛,自会有人过来,奴婢就先退下了。”

    朱芷潋见她改口自称奴婢,呆了一呆。其实刚才做菜时,她不仅在看鹫尾做菜,也在看她的面相,越看越觉得,鹫尾只是脾气凶了一些,应该是个真性情之人,且做事一丝不苟,于是生出了几分好感,已忘了鹫尾曾呵斥她的事了。

    鹫尾让先前那两个男人收拾之后的木台,将房间复了原样,自己则轻轻地上了甲板,秋月依然站在那里看着远处南华岛零星的灯火。

    鹫尾刚要开口说话,只听数声水花,阿葵从海里纵身跃上了船。

    阿葵见了秋月和鹫尾,顾不得一脸的湿淋淋便喘着气说:“筑紫大人,奴婢上了岛,在柳明嫣的营地里伏了一会儿,听到那些军士们说,得了密令,说是鲲头舰靠岸是为了要找一个小姑娘,但没有说名字,只画了画像分到各个营中,奴婢就悄悄地顺了一副回来。”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避水的小圆筒,从筒里抽出一副画像。秋月接过来展开一看,果然是朱芷潋的容貌,丝毫不差。

    “原来真是柳明嫣的妹妹……”

    “既然是她妹妹,为何不肯说名字给士兵们听,反而要画画像呢?”鹫尾不解。

    秋月也觉得有些蹊跷,寻思了一阵:“寻访妹妹是私事,动用鲲头舰和白沙营是公干,这大约是不想让人知道她假公济私。不管怎样,既然柳明嫣在此,此地不宜久留。现在风浪越来越大了,待避过今晚,明天一早趁着海上晨雾未散,就想办法绕过南华岛往西行吧。”

    “那这个柳姑娘……”

    “一定要看守好她,如果我们半途被柳明嫣发现了,还可以用她的这个妹妹当成人质抵挡一阵。如果顺利逃脱,就把她放在碧海国的沿岸某个地方,让她自己回去吧。总之,不要伤了她性命。”

    “是。”鹫尾低低地应了一声。她能感觉到,她的筑紫大人对这位柳姑娘很是和善,虽然筑紫大人说的理由很充沛,但她还是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甘。这不甘的感觉也许从朱芷潋直呼秋月的时候就已萌生了。

    夜深人静,朱芷潋悄悄地从榻上溜下了地。她将身上的衣服的里子翻了过来穿在外面,白色的衣衫立刻变成了墨黑的夜行衣。

    这件衣服是银花当时为她特制的,此次出宫她特意穿了出来。这夜行衣不仅轻便隐蔽,还不沾水,是她手中几件的得意宝贝之一。

    然后她又从兜里掏出两副软布套,卡在鞋上。立时如猫行走一般没了脚步声。

    这个琉夏国的船上,颇有些神神鬼鬼,即使他们没有恶意,也不宜久留。

    朱芷潋轻轻打开房门,小心地看了看左右。船舱的通道上空无一人,只是通道中有许多奇怪形状的“箱子”。

    此时朱芷潋再好奇,也顾不得去看那箱子里是什么,只是贴着通道的墙根慢慢往外走,生怕发出一点声响。

    走过长长的一条通道,出现了一个窄窄的楼梯,只够一人上下,从上方隐隐有海风吹落下来,还带着一丝海潮的腥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