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穿越历史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门道
    “老曹你咋忽然回来了呢?”

    “嗨,来看看老娘,看看儿子。哦呸……啥叫忽然回来了,我这是公干!”

    “喔,对对对,统领大人,哈哈哈。”李卓把脑袋得意地一晃,“哎呀,没想到老哥如今都是御三营的统领了,咱在帝都也算有人了啊。”

    “瞎拍你娘的什么驴马屁……”老曹笑吟吟地骂了一句,心里乐开了花。

    衣锦还乡最要紧的就是得让这些阿猫阿狗们都瞧见,尤其是这个李二拐,如今都混成了一州的知府了,以后老娘在泾州有什么事儿少不得要他照应着。

    他想要拿点儿什么东西送李卓,想想这次就带了些果脯点心是孝敬老娘的,还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只好讪讪笑道:

    “啥时候来帝都,住老哥我那儿,咱们好好喝上几杯。”

    李卓是个极精明的,见老曹这脸色,早已猜得八九分,心中暗道,这么多年了,这棒槌还是不开窍,连打点这种事儿都瞧着手生得很,就这还能升了从三品,估计是撞上狗屎运,指不定哪天就被踹下去了。

    脸上却堆笑道:“那是一定,要是到了帝都,我绝不跟老哥客气,老哥也别跟我见外,回头咱妈要是有什么事儿,只管使唤我就是。”

    老曹见他说得正中心意,眉开眼笑。

    “有你在泾州我还有啥不放心的,说起来,还有个正事儿要问问老弟。”

    “啥事儿,只管问。”

    “这泾州招兵的事儿老哥我还是头一遭,不知道往年韩统领都是怎么安排的。听说年年都是你陪着,你来教教我。”

    “嗨,那个简单,韩统领是爵爷,每次哪儿能让他亲自来干活儿啊。招兵自有兵部的主簿管事,招了人造了册,先拿去给韩统领瞧一眼,他会留下中意的那几本花名册,在边儿上打个勾,就表示是编入淞阳大营的。之后兵部再把花名册取回去,把剩下的人往各营里一分,就完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没什么门道?”

    李卓眼珠子一转,“门道么……自然是有的。”

    “那你还卖关子,赶紧说说。”

    “老哥你也知道,咱泾州劫匪不少,有些草寇想被招安的,也会趁着这个点儿冒出来,但兵部招的人,必须得是家世清白没有案底。可你想,要招好兵,还有比这帮草寇更能打好斗的么?偏这帮草寇里能有几个是清白的?这不就棘手了么?”

    “这倒是。”

    “所以,就得帮这些草寇们给刷底儿。”

    “刷底儿?怎么刷?”

    “就是把衙门里留的案底全给抄换了。”

    老曹惊呼道:“这都行?”

    “怎么不行啊,不就是几张文书么,多请几个师爷,给点赏钱,熬上几宿,就全给替了。”

    “那要是遇上草寇里有杀人放火的重罪逃犯呢?”

    “那也不难,先是让他们投案,写个认罪状,在牢里呆个三五天,然后报个狱中暴毙,再改名换姓,不就结了。”

    “这都行?!老

    弟你这么干,上头知道么?”

    “怎么不知道啊?这种匪人上了战场,一个顶俩,上头欢喜着呢。”

    “那下面儿呢,也没民愤?”

    “这群草寇平日里干的就是伤天害理的事儿,我把他们送出泾州,老百姓谢我还来不及,哪儿来的愤啊?”

    这可真是左右逢源,老曹听得越发惊奇起来,又问:

    “那这帮匪人就这么老实肯听你话来投?”

    “不是听我的话来投,是他们自己想投。泾州这穷地方,不是旱就是涝,还能抢出个鬼来?如今太平年间不打仗,性命无忧,只要能招安入伍,就有军饷吃,还能改头换面把旧账一笔勾销,他们想投得很呢。”

    “那他们怎么不一开始就清清白白地去投军呢?”

    李卓一脸苦笑道:“老哥啊,亏你还是军中的人,你就不想想这几十年来都没什么战事,老兵不退,就没新兵入伍的份儿,这些个草寇灰蛋们,哪个不是十几二十岁的毛头小子,要不是遇上慕云太师要带兵过江北伐,兵部这次能一口气来这儿招那么多人嘛?他们不还得在山上当草寇嘛?”

    老曹闻言,不由叹了一声,这世道……

    “老哥是将门之后,想当年曹老太公立下的战功那是远近闻名,自然家教严格,家境也算宽裕。可那些投军的草寇们与老哥家里如何能比,他们落草也是被逼罢了。”

    老曹瞅了瞅他,嘀咕道:“李二拐,从小就觉得你是个精明鬼,如今看来果然是个当父母官儿的料,还挺为百姓想着的。”

    “哎,我可没你说的那么好。老哥刚才不是问门道么,我这才说了一车轱辘话。”

    “就这些?”

    “当然……不止啦。小弟我想说的在后头呢。”李卓一脸鬼笑道:“这刷底儿的事,都是我在办。于是这韩统领啊,体恤咱们当下属的……所以就……嘿嘿嘿。”

    老曹忽然恍然大悟过来。

    “噢,我明白了,我说临行前韩统领怎么让人拨了六百两白银给我,说是交给泾州知府,具体事宜他到时候自会细说。你小子……”

    “哎,这也是辛苦钱呐,老哥。小弟这些日子里打交道的那可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横货啊……说不定哪天运气不好就……”

    “行行行,你别给我掉花枪,你的意思是说,韩统领每次都是让你把最凶狠的草寇留出来招入淞阳大营是吧?”

    “没错。”

    “那今年你也预留了?”

    “留了啊。”

    “在哪儿呢?”

    李卓笑眯眯地说道:“已经全关大牢里了,一个个都喂得饱饱的,等案底刷干净了就给统领大人送淞阳大营里去。”

    老曹瞧着李卓那张笑得满脸褶子的脸,暗叹这官场不分大小,都是这般水深难测。

    他打了个手势,门外候着的校尉立时会意,把备好的箱子抬了进来。

    “二拐,韩大人托付的东西就都在这儿了,你回头自己点一下。”

    “点什么,我还敢怀疑大人克扣我的不成。”

    老曹实是

    忍不住了,在李卓耳边压低嗓门道:“你小子真能赚啊,这就六百两进腰包了,我一年的饷银才二百八十两……”

    李卓肚中暗骂,六百两还能我一人独吞么?师爷、衙役、仵作、狱卒、伙夫、线人,哪个不要打点的?到我手里的也就剩二百两,你连这点门道都不懂,却要我担这六百两的名头,真是个棒槌!

    脸上却笑:“大哥的好日子在后头,哪里会跟我来计较这些。我这穷乡僻壤的,出息了这点儿蝇头小利也就到头了不是?”

    李卓眼见老曹不以为然,知他心中有些不平,于是也压低嗓门说:“银子终是身外之物,老哥可是要步上青云的人,小弟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儿要跟老哥说。这也就是咱俩是从小光屁股的交情,换成别人砍了头也是不敢说的。”

    老曹被他这么神神叨叨的几句话一说,早把六百两甜头的事儿给抛脑后了,忙问何事。

    “这次泾州招兵,有一个县,还请老哥当成没看见,也不要去。”

    “何地?”

    “就是老哥家乡的新阳县。”

    老曹举头望天想了想,不解:“咱新阳县也没什么特别的啊,不就是个山沟子么,为何去不得?”

    “你可千万别往外传……太子殿下在那儿。”

    老曹被唬得一脸土色,口中结巴道:“太……太……太子殿下?你是说那个太子?”

    “还哪个太子?”

    “他是微服寻访来的?”

    “微服倒是微服,不过不是寻访,是上任来的。”

    “上任?”

    “是啊,一个月前,他来任了新阳县的县令。”

    老曹呆在原地好一会儿,伸手去摸李卓的额头,却被李卓一手打开了。

    “奶奶的,我没说胡话!这种事儿我能跟老哥你瞎说么?”

    “他是太子,怎么会来泾州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任县令?”

    “哎哟,具体原委我也不清楚,反正一个月前他来补了前任的缺,我见他到了泾州光递了补任交付的折子,没递敲门银……”

    “敲门银是什么?”

    李卓脸上一阵尴尬,又不想解释太多。

    “哎,总之就是我给他吃了个闭门羹,没见他。”

    “那你还不把太子给惹恼了?”

    “他不懂这些,以为就是递个折子完事儿了,所以也没计较,就这么回新阳县去了。”

    “那你咋知道他是太子的?”

    “后来泾州遭旱灾了,于是户部年年拨的赈灾银子就下来了。这太子又是不知路数,没来递替换的例银。”

    “替换的例银又是什么?”老曹瞠目。

    李卓心中暗骂:这真是个棒槌……没有太子的命,却有太子的病,啥都不懂!

    当下只好又敷衍道:“哎,没什么,总之就是太子没拿到赈灾银,我也没在意。结果这太子爷一个不爽快,就直接跑帝都跟户部尚书告状去了,听说还是当着圣上的面儿!”

    “这你还能保得住脑袋?”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