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穿越历史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主母
    要说有什么事是六个字便能如一声春雷般响彻整个樟仁宫的,莫过于……

    太子妃有喜了。

    虽然温帝早已吩咐身边的李公公安排好了一切应对之事,可这个消息还是来得太突然,以至于温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穿着粗布衫就直接从茶园子里跑到常青殿外,对着先帝种下的那棵刚开花的铁树拜了又拜。

    祥瑞果然是灵验的,这离开花不到一年的光景,李氏帝裔便有了后人,如此江山稳矣。

    温帝喜孜孜地扶着李公公的手站起身来,问道:

    “这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事?”

    “是今儿个午后从太医院里传来的消息。”李公公脸上的笑堆得几乎要从皱纹里满溢出来。

    “是太医请平安脉时瞧出来的?”

    “这个……”李公公的笑容忽然僵住了,“是……是太师府的黎太君瞧出来的。”

    “黎太君?”温帝一怔。

    “听说是太子妃去看望黎太君,黎太君又精通医理……”李公公瞧着温帝的脸色渐沉,忙打起了圆场,“不过黎太君也知道此事马虎不得,即刻派人来请了四名太医到太师府会诊,才断定是有孕无误了。”

    “太子妃怎么会去太师府的?”

    “这个……这个老奴也不太清楚……。”

    温帝的不快只是稍纵即逝,转眼脸上已复了春风,笑道:“罢了,黎太君确实精通医理,她是长辈,关心太子妃也是情理之中。那么太子妃如今在何处?”

    “已回了昭华殿,老奴多拨了二十四个宫女和十二个太监过去伺候着,应是够用了。”

    “唔……那朕便晚些时候亲自去探望她。”

    “是……”

    温帝瞥见李公公应了声,却不退下,有些奇怪。

    “怎么?你还有话要说?”

    李公公陪笑道:“说了怕圣上怪罪,老奴方才急着替圣上报喜,路上不小心把腰给闪了,就怕这几日在御前伺候着的时候站不直,让圣上瞧着碍眼……”

    温帝得悉太子妃有喜,正是龙心大悦,听李公公这么说,毫不在意,道:“你是服侍过太后的老人了,年岁又长,该仔细着些。既是把腰闪了,这几日你索性就出宫回自己的宅子好好养上几日吧。朕记得你家是住在……”

    “谢圣上隆恩!老奴的宅子就在海定庄,离樟仁宫不远,圣上若是嫌小太监们伺候得不周,随时叫人来唤老奴便是。”

    温帝满意地笑了笑,仁德之君便是如此,礼待大臣,体恤奴仆,举手投足皆是圣恩。

    恭送温帝离去后,李公公唤了几个小太监来扶着他,一扭一扭地出了常青殿。

    “去,把小季子叫来。”

    小季子是李公公最用心栽培的一个小太监。平日里有什么事儿,李公公交给他多数是能放心的。

    “小季子,承圣上隆恩,师父我回海定庄养上几日,这几日你就在跟御前伺候着,切不要有什么疏漏。”

    “是。”小季子恭敬地应了一声。

    李公公瞧了他一眼,低声道:“圣上心善,对咱们都宽仁,可做人就得识相。所以就算圣上体恤你们,说不用跟前伺候着让你们都去休息……”

    小季子立时会意,乖巧地应道:“师父放心,就算圣上说不用伺候了,奴才也会远远儿地候着。”

    李公公满意地笑了笑:“你很聪明,不枉师父我疼你。你替师父走点儿心,回头自有你的好处。”

    说完,叫人抬了一顶软轿,急急地出了樟仁宫。

    李公公刚出了宫门,立刻又换了一顶寻常的轿子。这轿子一直抬到了海定庄,却并没有停在什么宅子前面,而是到了一家酒铺前。只见李公公从轿子上下来的时候,已去了太监的服色,换上了一套寻常人家的装束。

    他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跟踪后低头快步踏入酒肆,丝毫看不出闪了腰的样子。掌柜见了他,只略点了点头,由着他径直去了后堂。

    显然他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他穿过后堂从偏门出,又绕过两条巷子,早有一匹骏马拴在那里。李公公熟练地解开缰绳,一个翻身上了马,不过转眼间已是疾驰而去不见了踪影。从骑马的身姿看,哪里像是一个已过七旬的白发老人。

    海定庄离历代先帝灵位所在的榕庆宫不远,离太师府更是一步之遥,不多时李公公已到了太师府的后门。

    他轻轻地扣了扣门环,朝门缝里递了一样东西过去,低声道:“我要见主母。”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一个下人引着他入府。时值刚入夜,两人却并没有打灯笼,而是隐在夜色中走在五曲三回的长廊之下。

    “主母现在何处?”

    “在右太师的府上。”

    “右太师?”

    “主母时常想念右太师时,就会去旧府邸里稍坐,有时呆到夜深了,宿在那里也是有的。”

    “哦……”

    两人轻声说着话,脚下却不停,不一时已是到了慕云佑的旧府前,那下人这才点起了个灯笼,引着他到了蓼荫厅。

    只见厅上的火烛不过寥寥数枝,昏暗的烛光下映着一个苍老的身影独自坐在桌前,桌旁还靠着一把仙鹤盘云银头杖。

    下人轻轻地掩上了厅门,只留下了这两个七十多岁的老人。

    “柔公主……”

    李公公一声唤,黎太君慢慢转过头来,苍老的脸上尚有泪痕未干,显然方才是在暗自伤心。

    “是你啊,这样晚了,你是有急事?”黎太君话刚出口,兀自笑了一声:“是了,太子妃有喜,这等大事你确是要来亲自问问的。你是想知道今日到底怎么个光景吧?”

    李公公没有说话,黎太君也没有接着回答,反倒指了指四下道:

    “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啊,是蓼荫厅。原是佑儿和那个毒妇平日里用膳的地方。自从佑儿死后,我想他了,便会来这里坐一坐。可每次坐着的时候,我都想,若是能早些发现那鲡鱼之毒,该多好。想想就在这张桌子上,我无数次看着佑儿吃下那毒妇亲手做的鲡鱼,却茫然不知……”

    言罢,泪又涌了出来。

    “说来巧了,今日也是在这蓼荫厅上,我与太子妃喝着茶,忽然想起了佑儿。我看着太子妃的脸,越看越觉得与朱玉潇那个毒妇肖像,想起她朱氏的那些歹毒心思,我一时气不过……竟然……”

    李公公一惊,失声道:“……您莫不是,在她的茶中……”

    黎太君含泪道,“是,我那时心神恍惚,想要替佑儿报仇,趁她不注意时,在茶中混入了落魂草籽。”

    “落魂草籽?!”李公公惊呼一声。

    “不料她举起茶盏并没有喝,却从跟前的果碟中拣了一根椰瓜条蘸在茶里……”

    “这是何意?”

    “你不知道,这是佑儿生前喝茶时的习惯,他当初吃茶便是这样。今日她忽然也要这般吃茶,被我看到,实是触了旧情。于是我伸手拉住了她拿端茶的手腕,好不教她喝。我既抓着她的手腕,便察觉到她脉象有异,再一细看,竟是喜脉。你说,这若不是冥冥中佑儿特意来点醒我这个老太婆,又会是什么?”言罢,又哭了起来。

    李公公叹道:“原来如此,我道太君如何会先于太医察觉太子妃有孕,真是机缘巧合了。不过今日之事真是凶险,落魂草籽毒性虽慢,不出七八日也定会丧命,还好柔公主及时住了手,不然岂非一尸两命了。”

    “圣上是姐姐的独子,到了重延那孩子仍是一脉单传,如今太子妃肚子里的已是咱们阴牟国人仅有的血脉了。而我这个失心疯的老婆子,竟然差点害死了她。”

    “柔公主……且莫要再伤心了,毕竟老天有眼,让太子妃如今还太太平平地躺在宫里不是?”

    “她如今可好?”

    “好,一切都好,都是我亲手安置的,柔公主当放心。只是我不明白一件事,为何公主今日会来太师府上?”

    “是我邀她过来的。一则佐儿挂帅出征已走了七八日,偌大的这一所太师府就只有我这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实是寂寞。二则……”黎太君说着,瞧了李公公一眼,“上次姐姐的凤钗与冷心草的事……我总觉得蹊跷,所以在托你去宫中打探之后,想着把她叫来再仔细问问,想看看她到底知道些什么。”

    李公公忙道:“我今日赶着出宫来见柔公主,除了问一问太子妃的喜脉之外,就是为了这事!”

    “哦?你可是察觉到了什么?”黎太君精神一振。

    “上次圣上寿辰,柔公主您进宫后跟我说着太子妃是在未央宫捡着当年太后的凤钗的,还在那里发现了冷心草。于是我便派了人暗自守在未央宫前的荒道旁。”

    “如何?”

    “我果然发现,太子妃每隔七日便会从树丛旁的偏门入未央宫旧地一次。每次入内,总有一个时辰左右。”

    “未央宫……不早已是一片杂草荒地了么?”

    “我原先也这么以为,不过等太子妃出来后,我再派人进去打探,发现里面竟然有个老妇人,还种了一片花圃!”

    “老妇人?那是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