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穿越历史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二百零二章 奇梦
    秋月宗直懊丧地叹了口气,这下可真是弄巧成拙。

    鹫尾附耳道:“宗直大人,筑紫大人是我琉夏族人唯一的希望,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还望宗直大人能力谏筑紫大人顾全大局,以族人存亡为首要才是。”

    秋月宗直看了看鹫尾,低头想想,狠狠地点了点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决定了!就在这里等他,倘若他不听劝,那就从先我身上踏过去!”

    鹫尾深深鞠了一礼,拢了拢华美的裙摆,慢慢下了船舱。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劝宗直大人,她只是有些不甘。

    他们俩人一起吃着自己做的白玉丸子,形影不离地结伴地消失在竹林中,或是坐在自己身后的车中谈笑风生把自己的身世当成谈资,亦或者在那泾州岸边的望江亭里等着自己来回报打探的消息。

    她能看到的永远是他随着她的背影,那背影越走越远,好像哪一天便会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再也不知所踪。

    鹫尾婀娜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船舱走廊的尽头,过了一会儿,从船舱深处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声。

    清溪蜿蜿似流年,浪洗白石回转千

    残阳西下离别去,相思骤然已成渊。

    * * * * * *

    太液湖上,碧叶连天。

    宫船往来间,不时传来宫娥们的欢声笑语入耳,只见船上人人都簪花披红,就连船头都束上了红绢,喜气洋洋。

    波光粼粼处,忽然驶来一叶小银船,所有宫船见了都纷纷避让。

    银船上坐着的一个姑娘一身白衫,神色有些焦虑,逢人便问:

    “你们见到苏学士了吗?”

    宫人们面面相觑,纷纷摇头道:“回清洋公主殿下,我们没看见。”

    朱芷潋好不郁闷,伸手从腰间掏出那枚小号角,使劲吹了一声,立时四周所有的宫船都聚了过来。

    “你们所有人,都给我上岸去仔细找找,看看苏学士到底去哪里了,找到了就来壶梁阁告诉我。”

    宫人们应声而去,湖面上的宫船很快便散得一只不剩,只留下朱芷潋的小银船。

    这个大苏,这个节骨眼上怎么就不见了?

    正气恼时,远处也是一叶小舟驶来。

    “潋公主?”舟上一个戏谑的声音传来。

    “老杨?怎么是你?”朱芷潋听他学着苏晓尘的嗓音,不禁暗自埋怨,这个大苏,怎么连与我私下说笑的顽话也都和老杨说了。

    两舟驶近,杨怀仁依然是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调侃道:“我的潋公主啊,可是在找你的大苏啊?”

    “老杨你就没点正经的时候吗?”朱芷潋嗔道。

    “如何就不正经了?如今这太液城为了今日你与大苏的大婚大典,上上下下披红挂彩。啧啧啧,都要拜天地了,还有比这更正经的事吗?”

    朱芷潋已是羞得一脸通红,心中却喜不自胜。

    “你到底有没有见到大苏啊?不是说……不是说再过两个时辰就要……就要开始了么?”拜堂二字她到底是说不出口,只得含糊其辞。

    “那不也还有两个时辰么?你又何必着急?我听说四方的宾客已是到齐了,你姐姐特意让我来寻你去相见,还说要行那束额之礼。”

    束额之礼?

    朱芷潋一呆。

    碧海女子出嫁时,父亲会亲手将一条红绸带束于新妇的额角,以示赐福。然而碧海男子不多寿,新妇出嫁时若已丧父,便不行此礼。

    父亲早丧,大姐当初嫁给赵无垠时也没有行此礼,我今日如何要行?

    懵懵懂懂间,已随着老杨登了岸,宫阁四处果然都已张灯结彩,如云如霞。

    “老杨,这里是太清岛,你怎么带我来了这里?莫不是走错了?”

    老杨头也不回地说道:“没走错,清鲛公主吩咐了,大典就在太清岛嘉德殿上,明皇陛下与金泉驸马都已登了殿,你也赶紧些,莫要误了好时辰。怎么说都是三喜临门,回头你可别跟平日里那样冒冒失失地乱跑。”

    “三喜临门?”朱芷潋咦了一声,“老杨,你今日说话好生奇怪,哪里来的第三喜?”

    “新郎一人,新妇两人,可不是三喜吗?”

    只听“啪嗒”一声,朱芷潋揪下腰间的小号角对准杨怀仁戴着瓜皮帽的后脑勺就丢了过去。

    “叫你满口胡言!新妇两人?大苏除了我,哪里还有其他人?”朱芷潋不禁恼怒。

    “哎,小潋,你是不是糊涂了?大苏今日娶你和叶小姐乃是人人皆知的事,你再怎么不乐意也不能拿我撒气吧?”

    “叶小姐?哪个叶小姐?”

    “还有哪个叶小姐,碧海国户部尚书叶知秋的千金啊,难道大苏没跟你提吗?”

    朱芷潋气得蹲地上想要捡起号角再丢一次,可那号角不知被摔去了哪里,一时间寻不见了。

    杨怀仁见状忙躲到远处树后,口中兀自大叫:“他要娶叶小姐,我劝他不要,他也不听啊。”

    朱芷潋听他这样说,稍稍气平,问道:“你果真劝过他了?”

    杨怀仁从树后小心地露出半张脸,嬉皮笑脸道:“怎么没劝过?我当然劝了,我说那个叶小姐有什么好?不过是个破落户的女儿,怎及我伊穆兰的姑娘英姿豪爽,回头想娶几个我就能给她找几个,刃族鹰族血族应有尽有……”

    话音未落,银铃索已是咣当砸在了树上,把杨怀仁吓得赶忙翻身逃入草丛不见了。

    朱芷潋余怒未消,气鼓鼓地扶着树干暗想。

    这老杨,虽知道他素来出言尖酸,可都没有今日这般可恶。回头定要好好骂他一顿!

    正想时,耳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妹妹,原来你在这里,教我好找。”

    朱芷潋转身看去,绝色佳人,婷婷而立。

    “二姐?你不是在苍梧么?如何来了太液?”

    朱芷洁笑道:“妹妹大喜,我怎能不来道贺?重延本也想来,可他才刚刚登基,我便劝他以国事为重不要来了,妹妹勿怪。”

    “他登基了呀?那姐姐便是皇后了?”朱芷潋素来不喜李重延,听姐姐说他没来太液倒也不在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