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穿越历史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二百零三章 无依
    朱芷洁闻言眉头一蹙,叹道:“皇后又有什么好……还不如之前的太子妃,至少两两相看,心无旁骛。”

    朱芷潋见姐姐愁眉不展,迟疑道:“莫不是……那李重延有了别的狐媚女人做宠妃?”

    “妹妹!切莫这般说话,男人总归多情,你若执意强求,不过是自寻烦恼,何况他还是一国之君。姐姐今日来这里也是想劝你一句,倒不如大度一些,譬如那叶小姐……”

    朱芷潋一把甩开手去,叫道:“姐姐这样体贴我的人,如今也来与我提什么叶小姐!这到底是姐姐想说的话,还是他让姐姐来告诉我的?”

    “姐姐是过来人,故而有此一劝,你如何反误我好意?”

    “二姐你不替我说话,我便找大姐去!大姐雷厉风行,一定不会看着我受欺负!”

    “大姐不在,你也寻不着她。”

    “她去了哪里?”

    “她说与父亲久别重逢,两人一同湖上行木莲去了。”

    “那我就找母皇去!”

    “母皇不想见你。”

    “为何?”

    “她说此生欠你的债都已经还清了,再不复相见。”

    “我不信!我不信母皇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待我那样的好,难道是为了还债吗?”

    朱芷潋放声大哭起来,似乎这世间所有亲近的人都在一瞬间变了模样。

    她跌跌撞撞地跑向岸边,眼前是一片芦苇花如波如浪。

    一个高大的身影立于水边,银衫银冠,英姿挺拔。

    “大苏?大苏……真的是你!”朱芷潋又惊又喜,“大苏我寻你寻得好辛苦,你究竟去了哪里?”

    苏晓尘笑了笑,“我去城外转了一圈,去看那观音座。”

    朱芷潋看着苏晓尘清瘦的脸,方才想要质问他的那些话如今却一个字都不想再问,千思万苦到了嘴边只凝成一句:

    “你这些日子……可还好?”

    “我很好。”

    “那就好。”朱芷潋将脸深埋进苏晓尘的怀里。

    “你呢?可愿意与我回伊穆兰去?”

    “伊穆兰?”朱芷潋一时不解为何不是回苍梧国去。

    “我只问你愿不愿意。”

    朱芷潋甜甜一笑:“你去哪里,我便去哪里……”

    “可是你母皇不许。”

    “那我们就找一个小岛,躲起来。让世上所有的人都找不到我们,可好?”

    “有那样的地方吗?”

    “我碧海国千湖万岛,只要我们想找,就一定找得到!”

    “可你真的舍得你母皇么?”

    朱芷潋轻轻咬着下唇,犹豫道:“或者隔个几年我就回去看看她?”

    “你果然还是放不下。”

    “你不也一样……那个什么叶小姐……”朱芷潋嗔道。

    “她是我舅舅的嘱托,我若不从,便是忘恩了。”

    “苏大学士好不狡猾,我与你讲情分,你便与我来说理!”朱芷潋有些不快。

    “可你母皇与表妹不同,你母皇是要杀我的。”

    “好端端的母皇为何要杀你?”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已经派人来拿我了,你瞧。”

    说着,苏晓尘朝远处一指。

    朱芷潋顺着看去,果然有一队人马奔来。为首的一名女将白马银袍,威风凛凛,正是柳明嫣。她口中大喊:

    “殿下使的好手段!让我东西南北都扑了空,但这次我可不会再让殿下跑了。”

    朱芷潋见柳明嫣来势汹汹,顿时心虚起来,急得叫唤道:“大苏,她哪里是来拿你的,分明是来拿我的。”

    苏晓尘淡淡地哦了一声。

    “大苏?为何你一点都不急?”

    “她既然是来拿你的,我为何要急?”

    “她拿我去见了母皇,我便此生都出不了太液城,再也见不到你了呀。”

    “哦。”

    “大苏!”朱芷潋忍不住又气又怒,怎么一些日子不见,这人变得如此寡情,当下忍不住朝苏晓尘一脚踹了过去。

    不料苏晓尘被她一踹,竟立刻如同折了一般,拦腰断成两截,下身瘫在地上,上身还立在地上微笑。

    朱芷潋骇得连退三步,苏晓尘边笑边往脸上一揭,露出一张小小的脸。

    “银姐……”

    “小丫头,若不是我用易容术,还真没这么轻松就能抓住你?”银花诡笑道。

    朱芷潋惊魂未定,身后已被赶来的柳明嫣一把擒住。

    “这下可抓住了,有了这小妮子再加上之前抓住的明皇,拿去献给伊穆兰,定能换来不少封赏!”柳明嫣一阵娇笑。

    “你们把我母皇怎样了?”

    “你猜。”银花依然在诡笑。

    “母亲!母亲!”朱芷潋拼命挣扎,却浑身都被箍得动弹不得。

    “救我,救我!”

    “哈哈哈,还有谁能救你?”

    朱芷潋觉得身上阵阵湿冷,心如死灰。

    试问,这世间还有谁能帮自己?

    她拼尽全身力气地一声大喊:“秋月!救我!”

    蛇形舰的船舱深处,鹫尾默默地站在客室的门口。

    忽然撕心裂肺的一声呼喊传来,紧接着是秋月声音响起。

    “殿下,秋月在这里,秋月就在这里!”

    朱芷潋的高呼声与秋月的回应声交替入耳,势渐入微,随后变成了抽泣与低语,两人似乎靠得很近,以至于门口的鹫尾已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身为雾隐流中的顶尖高手,常年的训练早就了她冷澈的性子,然而此刻她却心生迷茫。她觉得扶着墙壁的左手颤抖不已,却不知道自己为何还要强撑在门外听着舱内两人的私语。

    “母皇病重……回宫……必须……”朱芷潋的只字片语传来,伴随着难以压抑的哭泣。

    接着是秋月实一句回答:“我一定会亲自护送殿下回到太液城!”

    鹫尾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如入冰窟。

    他出言许诺,便覆水难收。

    莫非真的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拦他的了么?

    一声叹息之后,房门外已没了人,之留下一阵淡淡的胭脂香。

    家老秋月宗直依然端坐在离舱门不远的甲板上。

    他是秋月氏的家老,地位尊崇。但首先他是族叔,族人的安危存亡是他心中最为挂碍之事。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秋月实虽然成熟稳重,堪当一族之长的重任,但谁又能抵挡得住青春年少时的情关懵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