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穿越历史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二百七十四章 骑阵
    胡英见他懵然得说不出话,又问道:“那时的蔡守信只有区区一千府兵,且时不时就有伊穆兰人在霖州城附近劫掠,如此凶险的情形,你为何还要叫他出城去?”

    众人见林乾墨低头不语并未作驳,显然已是承认了书信之事,立刻群情激昂,呼喊声骤然排山倒海般地盖了过来:“锄内奸!斩恶贼!锄内奸!斩恶贼!”

    胡英又喊道:“将士们!只要齐心一致,我们一定能将伊穆兰人驱出疆土,保我碧海江山!你们说,是不是!”

    “是!!”

    “只要没有内奸作恶,我们的霖州城便是固若金汤!而你们,则是万夫莫开,青史留名的典范!你们说,是不是!”

    “是!!”

    人声鼎沸,气震山河。城下的伊穆兰人面面相觑,显然不知道城楼上发生了什么事。

    胡英拔出腰间的青锋剑,大声道:

    “此乃陛下亲赐的尚方青锋剑,上斩逆侯,下锄奸臣!今日,我便为碧海为陛下为了死在血族刀下的无数冤魂,除了这个奸人!”

    说罢,执剑走向靠在一旁城墙上的林乾墨。

    兵士们呐喊之时,林乾墨已听得浑身绵软如入冰窟,见胡英执剑走来时,他反倒平静了下来。

    他望着胡英嗫嚅道:“胡将军,你知道,我没有,对不对?”

    胡英靠近他身旁低声道:“陛下要我带句话给你,你外甥罪孽深重,借你的脑袋以安军心算是你唯一能替他赎罪的机会。可惜,即使如此,陛下也不能给你身后留个好名声了。”

    话音刚落,青锋一转。

    林乾墨突然觉得自己的头离了脖颈,随后被掷在空中,耳边响起的是如潮水般的欢呼。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头似乎落到了地上。

    他努力抬起昏沉的眼皮,透过覆在眼瞳上的鲜血,他看到了此生最后的一幕。

    一匹巨大的黑马驻足而立,狮鬃般的毛发披落下来,在阳光下显得威武而雄壮。

    * * * * * *

    雪雾散去,北风渐息。

    霖州城的城头上,弓弩手严阵以待。

    祁烈看了看前方远处的地上,依稀是一颗血淋淋的头颅。

    他淡漠地作了个手势,所有的骑兵都止步于他的身后。

    这个距离,是城上的弓弩范围之外。

    骑兵不善于攻城,他比谁都知道这一点。不过他这次的目的仅仅是围而不攻,那么比起步兵,能够快速机动进退的骑兵则更占优势。

    祁烈招了招手,身旁的侍卫会意,立时抬上来一把弓,正是他常用的巨弓“落日”。只见他虎臂一舒,搭了一支镔铁黑羽箭,对准城楼上就射了过去。

    距离城门足有三百多步的距离,寻常弓弩居高临下也射不到这么远,祁烈却轻轻松松地就将箭射中了霖州城楼上“霖州”二字的牌匾,劲道之强箭术之精顿时引得众兵士呐喊叫好。

    祁烈的这一箭上,缚了一封箭书,其中极尽羞辱之辞,说只给霖州驻军一个时辰,倘若不开城门就地缴械投降,破城之后则片甲不留。

    胡英收了信,不过一冷笑,站在城楼之上就将信撕得粉碎散落下来,毫不在意。

    祁烈更不在意。

    他本来就没打算要攻城,列阵于前的不过是他佯攻的七千人,真正的前锋主力一万三千人早已伏在侧旁准备从东面的沼泽绕过霖州城去。

    雪雾散去后,他立刻命人将鹰语王派来的高阶驯鹰师唤来,让他们把哨鹰放了出去。半个时辰之后,哨鹰便将整个霖州城附近的沼泽地带探查了一遍。

    哨鹰回来的时候安静得很,显然没有发现任何伏兵。

    祁烈出宝坻城时将军势分为两部,一部为他亲自带领的七千骑兵,身后还有血烟八骑中的兀勒台与阿里海。另外一万三千人则由哥黎罕、伯都颜、切不花和窝达尔四人带领伏于东边远处。

    眼下守军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城北,正是暗渡城东的好机会。祁烈沉声喝道:“传我令下去,命哥黎罕、伯都颜、切不花和窝达尔四人半个时辰后进军,直穿过沼泽!”

    再过半个时辰恰是祁烈方才箭术上写的攻城时刻,若说霖州守军何时最不敢懈怠,必然是那时无疑。只要胡英盯着自己的七千骑兵,就不会觉察到沼泽那边哥黎罕他们的动向,祁烈用的正是声东击西之策。

    霖州城东的沼泽又称千凫沼,每逢夏季之时水鸟聚多,鸣声不绝,然而到了冬季便只有荒寂一片。被温兰用神鹰营事先撒了落晶粉的千凫沼已是冰冻三尺,当哥黎罕为第一方阵的骑兵踏上混着水草的沼泽冰面时显得四平八稳,厚厚的冰层连颤都不颤一下。

    伯都颜的第二阵骑兵方阵紧随其后,伯都颜本身是军中的神射手,箭术也仅次于血焰王祁烈,尤其是施展起连珠箭法时,一箭快似一箭,鲜有能从他的迅疾长弓之下逃得生天的对手。

    祁烈之所以让伯都颜紧随着哥黎罕为第二阵不仅是因为哥黎罕作战时的雷霆气势当仁不让地成为首阵,也是让目力敏锐的伯都颜在后方替他哨望。

    因此,自伯都颜的第二方阵踏上冰面后,他便不停地观看四处,尤其是霖州城东的城楼上的情形。不过似乎碧海的金羽营从未考虑过伊穆兰的骑兵会踏上沼泽地,远远望去,城楼之上除了冷冷清清地插着几枝旌旗,连一个哨兵都不曾见,一时间除了细雪飘零,四下寂静得令人不安。

    伯都颜之后是切不花的第三方阵。

    切不花有个绰号叫蚩骨狼神,他本是蚩骨山北的一个小部族族长的儿子。当年因折服于祁烈的武力之下,亲自说服父亲举部投向血族,成为祁烈帐下的一名猛将。这个切不花擅使双刀,且自己摸索出一套犀利无比的双刀战法,素日里都是亲身传授训练骑兵。所以寻常的骑兵都是手持单刀,而切不花的骑兵阵则是双刀,刀锋凌厉。除此之外,切不花原先部族的战马也是血族中脚力与速度最好的品种。祁烈胯下的大乌云狮正是切不花亲自挑选出来贡奉给血族的珍品!

    双刀与神驹,使得切不花的骑兵成为祁烈军中最神出鬼没的骑兵阵。

    每次血族奉命骚扰霖州边境时,切不花所出动的骑兵人数总是最少,但往往掠回的物资不仅多,而且总比其他的骑兵营要早一天归还北境。

    祁烈以切不花为第三阵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与第一阵的哥黎罕脾性投合,很有默契。作战时切不花常会出其不意地从后方赶上哥黎罕的骑阵,双阵合一,战斗力骤然大增,令敌军防不胜防。

    最后踏上冰面的是第四阵的窝达尔。

    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喝的酒永远比说的话要多,这便是所有人对窝达尔的印象。他的武艺与前三阵的将领比起来,既没有犀利的刀法,也没有高超的箭术,他属下骑兵的战马也是所有骑兵中速度最慢的。但每次草原上校场比武,没有一个将领愿意与他对敌。

    因为他有一块如同不破壁垒般的巨盾。

    无论是双刀,还是神箭,在这块盾牌之前都只能归结为一声叹息。窝达尔既赢不了对手,但也绝不会落败。所以往往抽签对阵时遇上窝达尔的将领会直接放弃比武------与其和一块乌沉沉的盾牌耗上一个时辰累得气喘吁吁,不如去喝酒吃肉来得爽快,反正输给窝达尔是不丢人的。

    于是窝达尔属下的骑兵也是所有骑兵中唯一左手盾右手斧的骑兵。据说金刃王曾亲自花重金向窝达尔讨教盾牌的制法,再结合刃族独有的锻冶之法,才有了刃族中的双盾护卫营,又作后话了。

    血族的骁勇之名其实可以说就是指这血烟八骑。八骑名震天下,全赖于这八位将领之各有所长,不同的骑阵配合在一起,可以根据战势变幻出不同的战术。眼下的这四人远近攻守兼备,作战时颇有契合,所以祁烈放心将一万三千人的大军交与这四人。八骑中已有四骑列阵一处,实是动用了祁烈半数的精锐之师!

    霖州城北,转眼卯时方过。

    天色再次转阴,只是不再下雪,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已到了祁烈箭书上写的攻城时刻。

    金羽营的弓弩手已站满了整个北城楼,胡英依然立在那里注视着下方的伊穆兰大军。

    祁烈执起悬在背后的巨阙剑朝前一指,发出惊雷般的一喝:“阿里海,率铁索骑阵,上!”

    祁烈身后的一左一右,分别站着两员骁将,正是血烟八骑中的兀勒泰和阿里海。两人用的都是铁索骑阵,然而铁索的阵法截然不同。阿里海一听祁烈号令,将手一挥,身后的骑兵们立刻冲向前去。

    只见阿里海的骑阵并非是齐齐整整的大方阵,而是由四骑一队以前二后二的队形组成的无数小方阵。每一个小方阵的骑兵都手执长矛,长矛尖上挑着一张细铁索编就的锁子网,四支长矛恰好撑起网的四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