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穿越历史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秘境
    “于是便沿路埋了不少炸药,再故意拖延你时辰,一直把你们拖到傍晚,你们要是走了第三条路又将火把拿出来……”

    “原来如此,所以英雄告诫我们不要点火!”哥黎罕想起那时在林中路口的险些点燃火把的事来,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方才我引着你们急奔第三条路来,吴青的埋伏就落了空,她们必然起身追赶,然后我再叫你们在林子口点燃山林……”女人忽然嘿嘿一笑。

    哥黎罕明白了过来,方才的爆裂声定是引爆了吴青沿路埋下的火药所致,那些哀嚎声应该也是来自被炸死的追兵。

    女子显然心情大好,笑道:“方才那一把火少说也炸死了吴青的两千人,这狐狸精要是知道了,脸也要气歪了!哈哈哈。”

    哥黎罕被她说得也是心中一爽,暗叹道:卜思律,姑且算是替你报了仇,愿你可以不留遗憾地去见天神。

    正说话间,哥黎罕忽听脚下“咚隆”一声,似是马蹄子踢到了什么东西,他举过火把一看,被惊了一跳。

    原来踢到的竟然是个骷髅头!

    再看了看四下,还依稀散落着大小不一的尸骨。

    “这……这是什么地方?”哥黎罕虽不怕死人,但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地方惊悚得很。

    好像是一个村庄,但已荒废了很久,原先的茅屋土墙只剩下断垣残壁能让人看出些曾经存在过残迹,村中的井户腐朽不堪爬满了不知名的藤蔓,地上还有些碎裂的瓦罐,从式样来看,还能辨认得出是伊穆兰人用惯的土陶器。

    “这是……这是伊穆兰人的村子?”哥黎罕惊问道。

    “是,你有没有听说过在刃族的南域,常常会有逃奴穿过镰谷,进入到碧海国。”

    哥黎罕从小就听说过逃奴,只是听说逃到霖州的人全都陷死在千凫沼的深潭中,就算有些生还的人,也是不知去向,更没有人听说在沼泽附近还建了村落的。

    那女人继续说道:“几十年前,这里本来是刃族的逃奴建起来的村子,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村子里的人都被瘟疫害死了,所以就成了这个样子。其实想想,金刃王德迦当时对族人实在太过严苛,才使得他们刃族逃奴不断,若是我血族的贵族,就必不会做出这等残虐之事来。”

    哥黎罕知道她说的金刃王德迦是罗布的族叔,也是上一代刃族的族长。世间都说血族烧杀掳掠残暴成性,可血族人知道,他们只对敌人出手冷酷毫不留情,对自己的族人向来是有福同享,绝无欺老虐幼之事。

    反而是刃族,任何事物都明码标价,看似丰衣足食童叟无欺, 一旦没了钱便只能卖身为奴,被当成牲畜一般使唤,猪狗不如的日子要至死方休。

    逃奴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换个死法,愿意拼死尝试一下的人自然是层出不穷。

    历代伊穆兰的国主虽然都心中诟责刃族有这个弊端,只是刃族买卖奴隶的传统由来已久,难以改观,又是族中的内务,最终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世间之事便是如此,有些看似最残暴的人,却恰恰是最温柔的人,只不过要看是对谁。

    女人骑着马继续往前走,曲曲折折地穿过沟渠、山丘、树林甚至还有山洞,终于在一条河边下了马停了下来。

    “你们人多,都下来牵着马过河,别踩坏了我的桥。”女人皱眉说道。

    只是没不过膝的一条小河,再看那桥,细细长长的牵着马也不好走。哥黎罕索性一挥手,先下了马牵着,率先淌过河去。

    河对岸点着几处火光,好像还有些人围着篝火团坐在那里。

    “村子周围有好些空地,没有野兽,也不会有沙暴,你们只管安心扎营。饿了的人就去火堆那边,我让村里的人给你们弄些吃的。”女人说着皱了皱眉又道:“别吃太狠了,我这村里的存粮也不多。我去换身衣服,待会儿再过来。”

    哥黎罕忙行礼道谢,女子看也不看他便径直走了。

    这时过来一个老者,和蔼地说道:“饿了吧?那边有炖好的肉汤,天冷,去喝一碗吧。”

    纯正的伊穆兰语,却是刃族的口音。

    哥黎罕待要询问,想着得先下令安营扎寨要紧,便道了声谢,先将兵士们引去前面村周围的空地。

    折腾了大约大半个时辰,三千人的营地总算安顿了下来。由于相对于一个村落,兵士人数实在太多,哥黎罕便让他们分了批到村子中间的篝火堆这里领食物。

    哥黎罕坐在篝火边,仔细看了看那些村民。从服饰到长相,和交谈的语言,无不是寻常伊穆兰人的模样。这时,一个小孩子从跟前跑过,哥黎罕叫住他问道:“孩子,让伯伯问问你,你们是刃族吗?”

    孩子眨巴着眼睛,茫然地问道:“什么是刃族?”

    “就是……”哥黎罕忽然觉得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孩子解释三族的概念。

    “你问他也没有用,他从出生在这个村里的时候开始,村子里的人就从不分是哪个氏族。”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哥黎罕抬头一看,正是刚才的那个女人,此时已换了一身长袍,虽不见有多华贵,但明显是妇人的服饰,不像先前的猎装,不说话就分辨不出男女。只是她脸上依然蒙着那块面巾,不以真面目示人。

    “他们都是刃族的逃奴?”

    “曾经是,不过有不少年轻人都是在这个村子里出生的,在这村子里,我不许任何人以氏族区分自己的身份,所有人知道,自己是伊穆兰人,便够了。”

    那个小男孩忽然笑了起来,笑得一脸天真可爱:“对啦,我们是伊穆兰人。”

    哥黎罕有些明白过来了,眼前的这些村民应该也是刃族的逃奴,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这个血族的女人成了村子的首领,带着这些人躲在这样隐秘的地方生活。

    “英雄的搭救之恩,我哥黎罕永生不忘,若日后有机会定然涌泉相报!”

    哥黎罕说得诚心诚意,女人却全然不在意他的答谢之辞。

    “只是哥黎罕带兵出征是奉了军令在身,不攻下太液城决不回伊穆兰!我看过地图,此处应该离太液城已经不远了,还望英雄能够指点我,该从哪条路才能赶往太液城?”

    “不急。”

    哥黎罕一腔豪言被她两个字噎在喉间,又不得发作,心中暗暗叫苦。

    你不急我急啊!

    他强按下性子,好言说道:“英雄……我是奉族长之命……”

    话未了,便被女人气势汹汹地劈了话头:“少拿你们族长的名头出来!”

    哥黎罕脸色一变,他再怎么忍也没有办法允许别人这般侮辱祁烈的名头,要不是看在这个女人是同为血族又救了自己的份上,真是要拔刀动手教训她了。

    那女人瞧他这般怒色,反而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算啦,看你对你们族长还挺袒护的份上,我就不怪你无礼了。”

    哥黎罕真是被弄糊涂了,这究竟是谁在无礼?

    不仅无礼,而且还无理。

    那女人权当看不见哥黎罕的怒气,手上拿着根树枝一边挑拨着篝火,一边说道:“你现在去太液城做什么,朱玉澹那个贱人又不在城里。”

    哥黎罕听她张口一个贱人闭口一个贱人,显然对朱玉澹怀恨不浅,奇道:“你是怎么知道朱玉澹不在太液城的?”

    “我怎么知道?”女人哼了一声,“我当然知道,这二十年来她在哪儿我都知道。当然了……她这二十年来基本上也没去过哪儿,不过眼下她确实不在太液城。”

    “那在哪儿?”

    女人朝山头那边随便呶了下嘴。

    哥黎罕不解,“哪儿?”

    “就刚才你们过来的那个林子外边。”

    “什么?!”哥黎罕“噌”地站起身来,忍不住立刻摩拳擦掌地走了几个来回。

    “你毛利毛躁地又要干什么?”女人不耐烦斥了他一句。

    “朱玉澹就在林子外面!”哥黎罕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不如我这就带兵趁着夜色去偷袭她,取了她的首级,那碧海国就完了!”

    女人白了他一眼,轻蔑地嗤笑道:“亏你还是血烟八骑之首。如果这么简单就能取了她的首级,我又何必等这二十年,还轮得到你来么?”

    “此话怎讲?”

    “你当我今日是专程去救你的么?”

    哥黎罕一寻思这话的意思,迟疑道:“难道英雄今天是想……去行刺朱玉澹?”

    “她总是躲在太液城里不出来,我也拿她没奈何,好容易这次肯亲自带兵北上霖州城,我怎能放过这个机会。可惜这个贱人实在太狡猾,跟那个三面狐狸的吴青一样,光是御辇就准备了好几副,除了她自己,其余每一副御辇上都坐着一个假的朱玉澹,且护驾的兵士都是密不透风,远远路看去根本分不出真伪。这还不放心,又分成几条路同时朝霖州城来。我想来想去,只有刚才那片林子是太液城去霖州城的必经之路,路又窄得很,御辇得一副一副地过。我便躲在林子里想要寻个机会靠近看看,到底她坐在哪一副御辇之上。”

    女人忽然一摊手,失望地说道:“结果偏偏遇上了你们这群笨蛋!为了救你们,刚才把吴青的那些炸药全点着了,那贱人还能不被惊得躲起来?现在怕是早就逃入霖州城了,还等你去暗中行刺?真是蠢到家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