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穿越历史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河泽
    那女人转身对鸨母淡然道:“这孩子说得没错,凡事当一码归一码。她既然不愿,你亦迫不得她。我今日便将她带回去,日后她会必会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老鸨眼见跟前的这个女人惹不起,心中不甘,硬着头皮问道:“倘若她日后要食言,我又当如何?”

    那女人便走到梅树旁,手中宝剑连闪数下,只见其中一截红梅被削落下来。然而落在空中时众人才看到,那哪里是一截,只是瞬间已断成了七八截,齐齐地落在雪地中。

    “她毕竟养育了你多年,你日后若敢忘恩,我也会让你如这梅枝一般,你记住了么?”女子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

    吴青早没了方才喧哗的气势,乖巧地应道,弟子知道了。

    那女子又哈哈大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收你为徒了。说罢,将吴青身后的绳子一剑挥去,又朝着她腰间一揽,便跃出院子去,身后传来数句歌声: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鸨母丢了人又折了这些年花费的银钱,正心痛不已人财两空时,院中客人忽然有人惊叫道:“原来她便是南宫大娘!”

    众人如梦方醒,这才想到这世间舞剑的身姿能有这般高深莫测,妙舞芬芳的人,除了南宫大娘还能有谁?

    看客不过是看个热闹,鸨母虽又不甘,见是南宫大娘,也只得作罢,之后则再也没有吴青的消息。

    不料七年之后,那吴青忽然折返太液,又出现在百花巷。

    鸨母起初以为她要来寻仇,心中惧怕,不料吴青却笑盈盈地说想在此安身。鸨母见她年华正好,容姿艳丽,又没有院中其他姑娘那般风尘遍染,颇是脱俗不凡,喜得如获至宝。她知道吴青不像别的姑娘是卖了身,只是自己情愿留下,急忙选了院中最好的仆从和最华美的屋舍与她,只盼能留得住她。

    这吴青说来也怪,不知道这七年间受了什么调教,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皆通,且舞得一手好剑。没多久便在国都中名声大噪,一时间引得国都中的王孙贵族纷纷前去捧场,趋之若鹜。

    其中有位公子名唤阙超的,是景州节度使阙升的独子,头一次见了吴青便魂不守舍,日日都捧着白花花的银子去百花巷寻她,喜得鸨母光是数银子便数得手要抽筋。

    吴青似是对他也极其中意,因她也是景州人士,于是旁人常常能听到屋内两人以景州方言欢声笑语不绝。久而久之,百花巷中谁都知道这吴青对阙超另眼相看,然而即便如此,吴青也从未留宿过阙超。

    这转眼间一晃便是三年,阙超对吴青早已欲罢不能难舍难分,数次提出要将其赎出百花巷。吴青却道,她是自愿留在这里,并非卖身给了鸨母。

    阙超十分惊奇,又问她难道便一辈子都想呆在这里?

    吴青大笑答道,自然不会,只是尚不到时候。

    阙超听了更不甘心,穷追猛打地问她到底何时才肯离了百花巷。

    吴青掰着指头算了算,说再有个两千二百两银子便够了。

    阙超哈哈一笑,不过区区两千二百两,明日我便取来给你,如此你便肯与我回景州去么?

    吴青笑道,除了这两千二百两,还须替她办一件事方肯随他回景州,于是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第二日,阙超便带着银子和一堆侍卫到了百花巷。鸨母这三年里见了阙超如见财神,彼此之间向来亲近,不知他为何今日忽然带了那么多人来,吓得面如土色。

    吴青早已梳妆停当,听到阙超入了院来,便下了楼。众人见她弃了原先的各色华美饰物不用,只穿着一身素净的衣服和孤零零的一支木簪,却越发显得清丽可人,不惹风尘。

    吴青从阙超手中接过银子,递于鸨母道:“我奉师父之名,特来还你养育之恩。师父有言在先,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养我七年的花费,我用我三年的青春如今百倍还你,应是够数,恩可是报了。”

    鸨母知晓与她之间既然契约,何时要走但凭她心思,早明白会这一天。三年间得了堆成山的银子已是心满意足,眼下纵然心痛也乐意好聚好散,便挤出几滴眼泪想要作别。

    不料吴青笑脸一沉,喝道:“恩归恩,仇归仇。他日你与我的剥衣之辱,我也不能不还,咱们一码还须归一码。”

    话音刚落,阙超手一挥,身边的一堆侍从已将院中围住。

    “寻常父母,尚有打骂孩子的时候,所以昔日针刺之痛,我可以过往不究了。其余的,原数奉还。”

    说完,早已有人将那鸨母绑了起来,如七年前那个雪夜一般吊在院中,又将她剥得只剩一件底衣,院中的姑娘和客人闻声纷纷赶来围观。那鸨母平日里哪受过这样的委屈,双手被绳索捆得动弹不得,一时如老母猪般地惨叫起来。

    吴青高声吩咐道:“我吴青恩仇必报,今日我与了她银子,再吊她一天一夜,有敢给她喂水喂饭者,犹如此枝。”

    说罢,忽然抽出腰间宝剑,对着那株老梅树连挥数剑,只见一截梅枝落将下来,跌在地上是已是七八段了。

    吴青以剑指着鸨母道:“从此之后我与她再无瓜葛,你等皆可做个见证,若有官府中人要来问,可去景州节度使府中寻我便是!”

    说罢,与阙超二人走出百花巷,一同离了太液国都回景州去了。

    此事随即轰动了整个国都,便是抚星台上的朱芷凌也有所耳闻。虽然这吴青之事牵涉风尘之地,她自恃身份,不便谈起,但心中却暗喜吴青这等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且此事已牵扯到景州节度使,不宜大动干戈,于是暗中只叫底下的官府睁眼闭眼便过去了。

    众人都道这吴青是用了美色迷惑了阙超钓得了金龟婿,哪里知道更奇的事情还在后头。

    景州地处碧海东境,在所有的州县中虽不贫苦,却也绝不富庶,州中时不时地还有些拉帮结派的山贼海盗,并不太平。

    阙超带着吴青回了景州后不久,景州节度使阙升就病故了。抚星台命阙超袭了父亲的职,那吴青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节度使夫人。

    从那时起,吴青便暗中辅佐阙超打理州务,又募了一群女兵日日操练剑法,不过半年她亲自带着一群女兵将州县内的大小盗贼一扫而空,引得百姓纷纷叫好,口碑广为传颂,哪里还有人去提她往年的风尘旧事。

    阙超本就是个没本事的纨绔子弟,见老婆有本事,不仅不以为忤,还索性把大小事务一应都丢给吴青,自己只管偷闲享乐。

    碧海国是女人做主的天下,恰好前任镇守景州的河泽将军病逝,朱芷凌知晓之后,暗示阙超以节度使的身份奏上一本,举荐其夫人接任河泽将军。

    本来这举荐就须得避嫌,莫说是丈夫举荐妻子,便是有一丝丝的沾亲带故,也会被吏部查个严实。可既然是朱芷凌亲自示下,百姓们又知晓吴青比他丈夫要有本事得多,另一边阙超暗忖一旦妻子成了河泽将军便可名正言顺地操持政务,等于把景州的军政之务尽收阙氏门中,实是求之不得。于是这从上到下竟是出奇的一心一意,将这吴青捧上了将军之位。

    之后,便如世人知道的那样,景州名为阙氏的管辖,实际上都握在吴青一人的手中了。

    与吴青相比,胡英是将门之后,心里不大瞧得起吴青的身份。但对吴青的手段,胡英也不得不佩服,毕竟能将一州的军政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还能同时哺育三个孩子,这绝非一般女子所能做得到的!

    然而这样的吴青,竟然会被哥黎罕给诱入林中炸死了两千人?其中必有蹊跷。

    果不其然,胡英之后接到了探报,说追击之时,吴青不在阵中,而是在林子的另一边,护卫明皇陛下前往霖州城。

    难怪……若吴青在,应是不至于失手。

    胡英站起身来,走出府衙。这里是离北城门最近的官舍,林乾墨死后她便将办公的地方从金羽营的大帐搬到了此处。

    她望见城中的旌旗已悉数换成了杏黄色的七角兰花旗,心中忧思又起。

    陛下亲征,军心振奋乃是好事。可敌军当前,该怎么退敌还是得有计策。

    东城门一战,碧海方损了四千五百人,虽然比伊穆兰方少了一些,但伊穆兰的人数是碧海的一倍,如此损耗,势必会有捉襟见肘的一天。

    陛下自从南城门入了霖州城后,只让人换了旗子,一不召见二不军议。这……这到底是作何意思呢。

    胡英正思索间,忽然听得远处传来如一声闷雷般的响声。紧接着脚下一颤,犹如地崩之灾似的晃了晃。

    她心中一紧,大声呼道:“何事?发生了何事?!”

    只见远处跌跌撞撞地跑来一个兵士,一脸惊恐地喊道:“伊……伊穆兰人打过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