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穿越历史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三百二十三章 难料
    温兰似想起了什么,自言自语道:“说起来,那碧海女将也不知道是谁,还带着两三千的骑兵朝北冲,难不成是想去攻打王帐大营么?大营中尚有三万大军,她就算能冲过珲英的北城门,又能做什么……”

    “大巫神……有件事,我觉得有些奇怪。”林通胜见他不似方才那般急躁,才将心中疑问说出来。

    “何事?”

    “大巫神出阵入城后,二老爷曾交代我跟在您后面。我出大营路过王帐时,恰好窥得国主正在更衣。”

    “更衣?更什么衣?”

    “我见他脱去了国主的衣服,换上了一身斗篷遮住面孔,似是要去什么地方。”

    温兰闻言,疑惑起来。

    苏佑当初劝说自己要将所有兵力投入到城中来,是自己坚持留下罗布的金甲军守护王帐,然而罗布却阴差阳错地与珲英移了位……

    这是巧合?

    他既然掩人耳目微服出营,必然是想做出他在王帐的假象。假象是用来迷惑敌人的,莫非他已猜到碧海会偷袭王帐,所以提前避开?可如果他猜到了,为何不曾与自己提及?

    “你见他微服出营,去向何方了?”

    “我因惦记二老爷交代的事,未能久观,但后来在城中四处巡探时,发现国主已经到了北城门上,鹰语王也在那里。”

    珲英和苏佑都在北城门上?

    温兰越发惊疑。

    “温和……温和现在何处?”

    “二老爷应该没什么大碍,他此刻应是已经到了太液城了。”

    “什么?他怎么会去太液城?”

    “二老爷说,近来的事,他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既然霖州城势在必得,他便想先行一步到太液城下探探虚实,顺便亲自查看一下伊穆兰商馆,不教有什么纰漏。所以开战前一夜,二老爷与大巫神喝完酒之后,便连夜动身了。”

    好一个温和,如此神出鬼没。

    苏佑既然从王帐大营遁了踪迹潜到东城门上,大约是想诱敌深入,虽然温和先离了大营,但他连自己这个亲哥哥都没有告诉去向,一定不会告诉苏佑。如此说来,苏佑离开王帐将大营设做诱饵之时便没有考虑到温和的安危么?

    温兰下意识地皱了下眉头。

    是他不关心?还是他大意了?亦或者……

    温兰猛地掐住了思绪,他强迫自己不要继续深挖苏佑的动机。

    他还只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小子,当不至于此,或许是自己疑心太过了。

    旭日东升,北城门上一片淡金色。

    珲英目不转睛地看着城内的那片死气沉沉的水面,她身旁站着的是同样难掩惊异的苏佑。

    “孩子……你是事先已预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么?”

    苏佑脸色苍白,口中嗫嚅道:“不……不,我不知道。”

    珲英更惊讶了:“你不知道?可姑姑听你先前说的,不是对阡守阁知道得甚是清楚么?”

    “我知道阡守阁地下连着火雷,可是我以为只是从楼阁内引爆地下,不知道它竟

    然会倒塌,更不知道明皇会事先将城池四围都凿了空,待引爆之后将城东沼泽的冰川水引入城内!”

    水面上漂浮着数不清的尸体,已分不清是有多少是碧海人,有多少是伊穆兰人。

    苏佑越看越心惊,这与他原先料想得完全不一样!

    且不说这围城的冰川将城内的一切生机消灭得丝毫不剩,阡守阁的倒塌彻底堵死了通往南城的路,祁烈的血族骑兵有多少顺利出了城?倘若祁烈被困在城中……

    苏佑忽然觉得有些站不住,忙伸手撑住城墙。

    苏佑啊苏佑……你自以为习得了《云策》,自以为万无一失,自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结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明皇的那些底牌你根本就没有全看到,才酿成了现在的这种局面!

    现在唯有祈祷祁烈的人马已顺利出城,倘若不然,无论他是生是死,自己都无颜面对血族……

    当初在宝坻城外击掌为誓,我护他族人,他便暗中听我调遣,然而今日一战,他的血烟八骑若有折损,便是我违了誓言。

    佑伯伯……难道迄今我所学到的军略,都只能是纸上谈兵吗?

    珲英见苏佑脸色苍白一言不发,不禁有些担心,她刚想出言安慰几句。忽然城下传令兵来报,偷袭王帐大营的那队碧海人马已全军覆没。

    “敌已全歼?”

    “正是。”

    “歼于何处?可是归返途中?”

    “不是……是王帐大营。”

    珲英惊讶了。

    “怎么会在大营?”

    “据埋伏在大营的哨探说,那队人马入了王帐发现是空的,知道是中了计,于是在营外朝南拜了几拜,然后全都自刎身亡了。”

    珲英看了看苏佑,只见他的脸色越发难看。

    “碧海人并不傻……发现是空帐,便知晓后面等待她们的定是埋伏,既然没了生路,她们又都是女兵,应是想着与其落入敌手受辱,不如自行了断……”

    苏佑叹了一声。

    珲英迟疑了一下,又问那传令兵:“营中其他之人……可有伤亡?”

    “按您先前的吩咐,赫桂嬷嬷已经带着赫萍与赫琳两位姑姑提前去了别处藏身。”

    “我是说……”珲英有些急了,却又不好挑明:“还有没有其他重要人等未能及时躲避的?”

    “其他……没了。”传令兵有些茫然。

    “温和呢?”苏佑直截了当地问道。

    “温枢密的营帐小人也去探了,据那里的兵士说,温枢密于前一天晚上就已经离了大营,往太液城去了。”

    珲英与苏佑互看了一眼,皆是掩不住的惊讶。

    “传令下去,立刻派人就近取材,织筏凿舟,先去城南探查情形,一有血焰王的踪迹就立刻回报!”

    兵士接了苏佑的令刚要转身,又被叫住。

    “另派些人手,同时细细搜寻大巫神的下落,无论是死是活!”

    眼见兵士匆匆下了城楼,两人脸上皆是眉头紧锁。

    温氏二老,一个逃去了太液城,一个生死未知

    。明皇的这一座精心设计的陷阱竟然未能将刃族一网打尽!

    温和倒也罢了,倘若温兰幸存,会不会事后察觉其中有诈?

    一想到温兰,苏佑觉得一阵头皮发麻,若要论暗地里的旁门算计,自己的这些心思想要瞒过他去只怕很难。

    好在刃族的金甲大军已灭,就算他侥幸逃回大营,日后应该也难有底气来逼迫自己……

    苏佑想到这里,略心安了些。他竭力想要朝城南望去,然而除了眼前的一片狼藉,几乎什么也望不见。

    祁烈,是我对不住你……

    ******

    霖州城南,平坦的原野不过三四十里地,便到了那片繁茂树林的交界处。这片树林方圆足有二百余里,是霖州最南端的地界。

    在树林中的西北侧,本该是毫无人迹一处土地庙里,忽然有了些窸窸窣窣的动静。

    先是几个全身铠甲的兵士从神像后探出头来,他们小心地确认了四周的情形,然后一个又一个的兵士从土地庙中接连不断地爬了出来,不一会儿功夫,足足出来了有百人之多。

    那些兵士出了土地庙,便一一四散开来列成防卫的阵势,显然训练有素。

    这时,一位白衣白袍的女将钻了出来,左手按着腰间两把宝剑。她看了看四下稳妥,方伸出右手搀扶出一人,正是“三面玉狐”吴青与碧海明皇朱玉澹。

    “陛下请小心,这里有个台阶呢。”吴青十分仔细地将明皇从神像背后的台阶上扶了下来。

    明皇显然略有些疲惫,毕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体力难支,但眉宇间依然气定神闲,仿佛身后沉陷的霖州城与她毫无关系。

    明皇扶着吴青的手,微微笑道:“吴青啊,朕还以为这城一落,你就弃朕而去了呢。”

    吴青怔了怔,立刻笑道:“陛下说笑,臣怎会做那样的事呢。”

    “朕没有说笑,你的心思朕是知晓的。”

    吴青心中一沉,不自觉将头低了低。

    明皇的观心术是躲不过去的,可都已到了眼前的这境地,又何必将话挑得这么明白呢?

    明皇似乎丝毫不以为意,拍了拍她的手道:“你不必瞒朕,你的真性情朕是知晓的。这么说吧,朕既无讥讽之意,更无意问罪于你。若朕有此意,在阡守阁上你就已经和澄浪将军一样,留在楼阁之上了。只不过朕觉得你既然对朕忠心,何不再坦诚一些?譬如你可以告诉朕,你是怎么想的,明明可以自己脱身而去,为何又折返回来护送朕出这密道呢?”

    “这个……”吴青脸上一窘,她并非不坦诚,实是她自己也未曾料到回改了心意折返回来。

    碧海存亡,不痛不痒,明皇死活,又于己何干?

    自从恩师仙去,这世上心里在乎的只有自己和三个孩子的性命,就连那一方节度使的丈夫,也不过是同床异梦。

    生来便是浮萍一般无人在乎的草芥之命,我不惜自己,谁来惜我?将军也好,庶人也罢,都是自己的选择,与他人无关。

    所以我吴青只为自己而活,对你明皇也不例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