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穿越历史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三百四十二章 重明
    昨日在书评区和读者群公布的中秋谜语大家猜到了吗?谜底是:五仁。德+律,这2个字是4人,再加上慕云铉,就是5个人啦。

    猜豆沙(都傻)的那一位,呃,脑洞很棒,赞一个……

    纵横网的中秋红包还在继续,赶紧注册新用户加入我们吧!我在书评区等着你们。

    * * * * * *

    碧海国的二月,是春寒与冬寒的交界。尽管其中的区别不易察觉,但朱芷潋偶尔还是能从空气中嗅出一丝南国独特的暖意。

    昨日闻老丈端来了不少地道的碧海的菜肴,说是好容易才在城中找到了厨子带到商馆做的。言下之意,太液国都已是空城。

    除了这些菜,她意外地发现还有一碟黑黢黢的糕点,看着与别的菜肴格格不入,且很有些眼熟。

    闻老丈又解释说,这是伊穆兰独有的黑椰糕,因为国主还挺爱吃的,所以特意拿了来,请她也尝一尝。

    呵……黑椰糕。

    朱芷潋想起来了,第一次吃这东西是在老杨的院子里,那时就觉得做得又糙味道又怪,吃惯了姐姐的精细点心,如何能吃得下这等的糕点,只怕说它是糕点都是抬举了。

    大苏竟会爱吃?

    不过他毕竟是伊穆兰人,也是情理之中。

    先前还觉得与他各种气味相投,想不到自己与他还有如此不同,全然不曾察觉。

    朱芷潋看了看镜中人,数日的调养,她的精神已好了不少,只是依然还是有些消瘦。

    她站起身来走到屋外,环视了一圈。

    这座小院,确实造得精致幽雅,匠心处处可见。说是幽禁之所,对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脱胎换骨的地方。

    也许只有在这样与世隔绝的居所,才会让人彻底冷静下来,去梳理迄今为止不曾注意到的细节,去谋划将来需要走的每一步。

    毕竟她不打算埋骨于此。

    是时候该离开这里了。

    闻老丈已经站在了院子的门口等着她。

    从伊穆兰王帐大营传来的消息,今日午后,国主会带着重臣以及羁押的明皇一同进入太液城去,兄长特意叮嘱他,要让朱芷潋精心梳妆一番后带来,让国主看到,他们不曾亏待了她。

    朱芷潋听到了这个消息只是笑了笑,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波动,或者说她已经料到有这一天。

    在伊穆兰人的眼里,自己是什么?

    贡品?祭品?还是战利品?

    温和觉得自从她讨要吃食的那一天开始,似乎她就渐渐变了,变得心思深沉,也不那么喜怒于形。别人越来越看不透她,而她却越来越能看透别人……就连威严的感觉都与日俱增,温和几乎能从她身上看到几分朱芷凌的影子。

    “殿下,院门口的鹅卵石路有些不好走,还请小心。”

    温和正要将朱芷潋引出门,她却驻了足。

    她回过头又细细地将整个院子看了一遍,轻声问道:“闻老丈,这个院子你觉得如何?”

    “这是金刃王精心布置的住所,确实是个幽静的好地方。”

    “哦?看来闻老丈很是中意这里了?更胜过当日南华岛上的闻宅么?”

    “呵呵,殿下说笑了,老朽的闻宅不过是有些蠢大,其中多了些奇珍异石,论匠心意趣,确实不如这里。”

    “那么有朝一日让闻老丈也住在这里,你觉得意下如何呢?”

    “那自然乐意至极。”

    “若是要你一直住下去呢?”朱芷潋回过头来,波澜不惊地看着温和笑问道。

    温和忽然再次感到了和那一天一样的惧意。

    一直,的意思是……莫不是说……?

    “说笑了,看来闻老丈在这地面之上也还有别的牵挂,舍不得把时光都打法在这里。”朱芷潋忽然笑了起来,“我也是。”

    说着,昂首走出了院子,再没有回头。

    她穿过曲折的地道,爬上狭窄的阶梯,重新回到了地面。眼前的院子里,断壁依然,被雷火珠熏黑的墙头边依稀还能让人回想起那一夜秋月与鹫尾的身影。

    秋月君……不知道梅陇屿那边会不会下雪,太液城的今年可是霜雪满地,人面不知。

    你大约还是那个为了族人四处奔波的秋月,我却再不能是那个无忧无虑的清洋了。

    倘若有缘再能相见,或许我可以告诉你,我终于明白了那一夜你将勾玉解下来给我时的心情了。

    不知道……那算不算一种孤注一掷?

    如果算,也许我现在要做和你一样的事了。

    温和陪在她身边,见她出神,还道她不知道该往那边走,便朝右侧欠身一引。

    莫大虬已候在了院落的门口,身后跟着几个战战兢兢的宫女。那些宫女自然识得朱芷潋,纷纷叩拜行礼。朱芷潋也认出来那是来仪宫宫女的服色。

    莫大虬笑眯眯地说道:“这些是我等特意从太液城中请来服侍殿下的宫女,想必她们陪着殿下,有些事比我们更得心应手。”

    朱芷潋眉头一皱。

    请来的宫女?大约是冲进涌金门直接掳来的吧?

    仔细看去,那些宫女个个犹如受惊的兔子,诚惶诚恐。

    “还好殿下一切安好……”她们见朱芷潋虽然清瘦了些,看上去大抵还是无碍,都纷纷松了口气。

    朱芷潋不由苦笑。

    安好?

    已是山穷水尽,惟有背水一战。

    这几日自己竭力摒除杂念,多吃多睡,这才恢复了几分精神。

    姐姐们说得对,死了,就是末路。

    朱芷潋见宫女们手上个个捧着锦盒,瞧着十分眼熟,分明也都是从母亲宫中现取来的旧物,忍不住鼻头一酸。

    是不是来仪宫已被这些伊穆兰人洗劫一空了?

    她背过身去,强忍住泪水问了一句:“闻老丈,金冠可做好了?”

    温和谦恭地应道:“做好了,已置于西暖阁,殿下可前去一观。”

    “好,劳烦为我引路。”

    朱芷潋转身将斗篷一摆,跟着温和向西而去,那些宫女十分自然地排成两列尾随其后,与平时跟在明皇身后的阵仗如出一辙,看得莫大虬一呆。

    这小妮子不过几日未见,言行举止竟与初入商馆时判若两人,全然不是旧日里的那个天真烂漫的模样了。

    一入西暖阁,朱芷潋发现桌上已摆满了物件,除了衣物、各色钗饰,正中间还置着一方玳瑁玉手盒。温和小心地打开盒盖,显露出一顶赤金冠,冠首是一尊神鸟,双眼细长如月,每只眼中又有双瞳,形似凤凰却又不像。

    “这是……”

    “这是老朽替殿下打造的金缕重明冠。”

    朱芷潋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尊神鸟,出口诵道:

    “东掋之国,神鸟出云。

    不食生灵,但饮脂琼。

    鸣似凤啼,魍魉不近。

    双翼双睛,是为重明。

    ……这不是凤凰,是重明鸟。”

    “不错……殿下身怀观心奇术,重明鸟双睛慧目,正应了殿下识人断面的好本事。且重明鸟退恶枭、除妖魔,守得一方平安乐土,堪称王德之鸟。”

    朱芷潋见那金冠上的神鸟鸟颈微屈,长喙朝上,似仰天长啼。双翅丰翼轻展之侧珠华遍缀,犹如落羽缤纷,正应了褪羽重生的典故。

    “果然精致华美,令人过目不忘。”

    温和呵呵一笑,“能得殿下赞誉,老朽不胜荣幸。殿下若是满意,那便请更衣着冠,午后老朽会亲送殿下入太液城。”

    “入城?”朱芷潋有些意外,“闻老丈,之前不是听你说你们的大巫神温兰不肯将会面之地安排在城内么?”

    “先前确实是如此,但事情又有了些变化,其实殿下不必在意这些细枝末节,最重要的是,殿下马上就可以见到国主和明皇陛下了。”

    温和依然笑容不改,但心里却没有那么轻松。

    入城还是不入城一事,虽然不过是昨夜一夜之间,但他已听说兄长温兰与明皇朱玉澹之间的交锋却激烈异常。

    绝不放明皇入城是兄长的意见没错,然而明皇却出奇地坚持必须要入城才肯答应受降。以兄长的性子哪里能忍得住这般讨价还价,一听明皇此言,便威胁说,若明皇识大体,便依言乖乖地在王帐大营中缔约国书,否则便直接绑坐营中,又岂容得你来选。

    明皇听了不仅毫无惧意,反而笑道:“休要以为朕不知道你们的那些花花肠子,你们是打着主意想把朕的女儿嫁于你们国主,顺带着便把这碧海江山做了嫁妆不是么?其实本来朕觉得这桩姻缘也无不可,不过自古嫁娶都是父母之命,你们若是行事规矩,朕也会通情达理。你们若是对朕有半分不敬,那么嫁娶之事,朕至死都不会点一下头。朕的女儿虽然年轻,却是至善至孝之人,没有朕的首肯,你们觉得这桩婚能顺风顺水么?”

    明皇的话显然捏住了兄长的痛处,他思前想后,确实觉得苏佑与明皇尚未成岳婿便已撕破了脸,必会更加坐实了伊穆兰人暴虐成性的名声。何况苏佑也不会允许自己真的绑了明皇。

    然而眼见这太液城里暗道密布,终是放心不下。

    明皇似是瞧出了他的心思,又说知道他定是在担心城内密道之事。若是这样大有办法可以折中。太液三岛上只有两个岛上有密道,唯独太清岛上没有,因为那是接见外臣的地方,纯属政务公用之地。

    兄长犹豫了很久,方才妥协答应了明皇的要求,将缔约之地改在了太清岛上的太清九殿,为了以防万一,还特意选了其中最不起眼的章德殿。

    明皇听了只是一笑,说,无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