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穿越历史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二卷 寂夜暗潮生 第十八章 无悔
    涌金门外,朱芷凌站在城墙上看着天上银盘如水。这地方是个城墙的一个死角,她有时在殿内处理政务倦了,就会来这里站一会儿歇一歇。值哨的士兵也会很识趣地退开。

    温帝、姨母、母皇、陆行远、慕云佑、莫大虬……每一个人都让她费劲心思,每一步棋都走得如履薄冰。在这盘棋里,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棋手,别的人都是棋子。但最终,整盘棋的胜者只能有一个,即使撑到最后才输掉,也只是胜者踏往顶峰的垫脚石,和早早被摘出棋盘的那些残兵败卒没有区别。

    我朱芷凌绝不会是那块垫脚石!

    忽然身子一阵暖意,青色斗篷被轻轻地覆在了肩上。耳边传来赵无垠低沉的声音:“我在殿里没寻着你,猜你大约是在这里。外头风大,出来怎么也不披上一件。看你眼神这么吓人,又在想来仪宫的事儿?”

    朱芷凌报以温婉的一笑,眼中的战意瞬间散去。

    只有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才可以感到完全的放松。倚靠在他的怀里,让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得到舒张。

    “无垠……我这样靠着你,重不重?”

    “重”,赵无垠伸出双臂环抱住妻子,在寒夜里呼出一口白气,“重又如何,你靠着便是。”

    “无垠……”

    丈夫的话就像一把熨斗,将公主之前紧锁的眉头彻底拓平。赵无垠从不阿谀奉承妻子。她是公主,但他们首先是夫妻,就要有夫妻的相处之道。

    朱芷凌从出生的那天起就是光环遍身,她什么都不缺,也注定会成为九五之尊,世界一切的谄媚在这个理由之下都变得顺理成章。

    小时候在太学府和那群王公贵族的子弟们一同读书的时候就是这样。所有人都避让她,讨好她,不敢与她争锋,连学士们对她的赞美之词也是不绝于口。他们脸上洋溢的笑容都显得那么真诚,那么自然。

    当然,这一切其实并不难做到,因为朱芷凌确实聪慧过人,而且还十分刻苦。在她眼中,自己是皇者,就应当胜过所有人,她从来就没有输的习惯。

    直到十四岁那一年,太学府进来了一个干干瘦瘦的少年。

    少年姓林,叫林无垠。朱芷凌见他平日里总是一人独坐,也不说话,便打趣他:“林无垠,这个名字……你家里是有很多树吗?”

    “按你这么说,我若是姓金,那就家里该很有钱咯?”

    朱芷凌第一次听身周的人用“你”来直呼自己,不禁瞪大眼睛。如此自以为是……这小子是很有才吗?然而瑜瑕殿的学士们和先生们出的考题也没见他答得有多好,至少没胜过自己。

    “小小年纪,倒有脾气,”朱芷凌哼了一声:“你很有才么?今日堂上讲义对答,可胜得过我?”

    “胜不过。”林无垠十分干脆地回答道。

    朱芷凌十分得意,但林无垠的下一句话噎得她死死的。

    “你学富五车,与我何干?”

    与你何干……朱芷凌好像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这个世上的事,不就是我胜过你,你胜过我吗?你若输了,你就应该服我拜我尊我。所有人都是这样低伏在我身前,你怎么就能是个例外?

    林无垠不搭理她,事实上他谁都不搭理,只管念自己的书。

    “那你念书是为了什么呢?”朱芷凌实在忍不住,问了他一句。

    “我要做户部尚书。”

    奇了,要做尚书,还有明确目标得是户部。这人是得有多爱和钱打交道。这么有一聊没一聊的,两人话渐渐多了起来。林无垠并不会去讨好她说些温言软语,朱芷凌也发现自己也不用再端着公主的架子,比起和常人说话,和林无垠在一起更自在。

    有时朱芷凌会背靠在林无垠的身上,然后问,重不重。

    “重!”林无垠会使劲撑住,那瘦瘦小小还未长开的身躯确实很是吃力,而朱芷凌已是少女的身材,比他还高一点点。

    慢慢的,朱芷凌知道他父亲早亡,之前是寄养在舅舅霖州知府林乾墨的家里。近年林乾墨调职太液国都任了太常寺卿,举家迁回,才有了林无垠入太学府之事。

    “原来你也没了父亲。”朱芷凌怜意顿生,怜得是他,也是自己。

    五岁之前她也是有父亲疼爱的掌上明珠,母亲那时是监国公主,每日政务繁忙,都是父亲形影不离地带着她。父亲是殿试状元,在她出生后,便辞任一切官职,只在宫里陪她。说是女儿大了便不需要父亲了,趁幼时多陪伴几年,莫要留了憾事。

    然而所有的幸福都在五岁那年戛然而止。

    “你可比我好多了,我是遗腹子。”不知道为什么,林无垠每次提到父亲时,看朱芷凌的眼神总是有点点恨意。

    朱芷凌不是很明白,观心之术她学过,所以她能感受到,但原因不知。

    “我一直觉得,我父亲是最有才最正直的人!”林无垠眼中几丝向往,又有几丝悲凉。其实他连见都没见过,只能是听母亲说起罢了。

    朱芷凌听他赞美自己父亲最如何如何,并不想去反驳他,只是甜甜一笑,点点头。

    他说最,就是最。

    他心喜,我便好。

    六年后,朱芷凌刚册封为监国公主,凡事都跟在明皇身后见习。御前殿试那一天,朱芷凌也跟着坐在瑜瑕殿上,看着殿下坐着几十人,林无垠赫然在列。

    还是那么瘦……朱芷凌从上面看得真切,心有悯意。

    御前殿试是明皇亲自阅卷,所有考卷皆藏头掩尾,不知名氏,绝无徇私。朱芷凌侧身奉茶到母皇身边,眼见朱批飞舞:“言无饰,策有度,可用。”下方正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字体。

    十日后金榜昭告天下,明皇按例赐宴瑜瑕殿。朱芷凌之前就打听到了林无垠位列探花,心中欢喜,早早盛装列席于殿上右侧。

    她第一次戴上了母皇亲赐的双鱼金丝冠,穿了一身朱色锦袍,上绣白鹤迎松万霞图,又点了朱唇,施了珠粉,看得殿下学子纷纷仰首,暗叹不已。而她,只看着殿下的林无垠。

    宴起,先是以沛国公陆行远为首的老臣恭贺明皇喜得人才,然后是明皇分赐三甲进士簪花和文房四宝。朱芷凌好容易等到状元和榜眼都领花谢恩,轮到林无垠了,听得公公一声喊:

    “赐花,一甲进士探花,林无垠。”

    林无垠不紧不慢地走到明皇阶下,庄重无比地叩拜在地上,高声道:

    “罪臣之子赵无垠拜见陛下!”

    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整个瑜瑕殿瞬间如结成了冰一般,朱芷凌甚至能感到自己的血液在慢慢凝固,浑身颤抖得连自己的呼吸都感受不到。

    赵无垠?罪臣之子?你这忽然是想做什么?!

    这里是瑜瑕殿,是母皇的御阶之前,你疯了吗?

    殿上所有的人都和朱芷凌的表情一样,惊恐、疑惑、慌张的情绪,瞬间变成了窃窃私语在大殿上地萦绕着。

    明皇朱玉澹依然保持了那一份云巅之上的威严,缓缓地开口说:

    “你-说-你-是-谁?”

    也许这是母皇赐予的改口的机会,这是金榜赐宴,是举国欢庆的大典,即使是母皇也不惜仁慈一下可以假装未曾听见刚才的话,以免坏了这气氛。

    只要重新再说一遍,你是林无垠!

    朱芷凌的心已经提到了咽喉,金冠上的金丝颤做一团。

    “罪臣,前户部尚书赵钰之子,赵无垠,参见陛下!”

    口齿清晰,辩无可辩。

    “赵…钰,原来你是他的儿子。”明皇慢慢站起身来,群臣一见,立时皆跪下了。

    赵钰的旧案是先皇亲断,今日重提,纵使口称罪臣,但语气中的恨意谁都听得清清楚楚,这就是借赐宴之机公开喊冤,根本不需要明皇用观心之术再去揣摩什么。而且之前分明是用林无垠的名字答了殿试,如今公然改姓,无礼之极,罪无可赦。

    此时,朱芷凌不用抬头都能感觉到,母皇的愤怒就像一只踏着云烟的狻猊兽,绕着大殿的盘龙柱把皇家的威严洒落到每一个角落。

    朱芷凌看着殿下跪得直直的林无垠,高高瘦瘦的身躯,却一丝恐惧都没有,神色坦然。

    忽然间,她不再颤抖。

    这些年对他同为丧父人的怜意、数年同窗的情意、还有如云山雾罩般暧昧不清的爱意,在这一刻有如一根根的丝线交织到一起,结成一条坚韧的罗缨。

    她平静地倒了一杯酒,绕过跪了一地的人群,在明皇的注视下,走到他旁边,慢慢扶起了他。她看着他的双眸,盈盈一笑,清声道:

    “贺,探花赵无垠,金榜题名。”

    然后把酒杯奉上,转过身肩并肩地和他站在一起,眼中的泪水喜悦而坚定。她镇静地看着远处高高在上面如寒铁的母亲,没有一丝犹豫。

    此生愿,与君长伴。此情长,莫失莫忘。

    朱芷凌的命运,也许在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