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科幻灵异 > 原来你不是人 > 第一章:初遇,原来我误会你了
    来不及解释。

    我转身,心如刀割,脸上却无法做出任何表情。

    他领着一个小小的可人儿,蹦蹦跳跳的一脸天真。在我面前,他定定地看着我,喉咙中的结上下滑动了几下,好像想说些什么,甚至缓缓地抬起他那冰冷的右手,几欲伸过来,但是他的脸容却泛不起半点涟漪,眼睛竟是黑色的瞳孔、白色的眼白,饶是如此,却仍看不出一点点波动。最后,他只是机械性地微笑了一下,转过头去照顾手中的小孩。

    既然毫无波动,我又何必就留。

    我转身,心如刀割,脸上却无法做出任何表情。

    只因我寻了他太久,久到我已经开始忘记当初为什么出发。

    逃离的脚步越来越快,但好似每一步都踩在针尖上,心底那痛苦的麻木,使我有种错觉,那种纵使脚下早已血流成河,我也绝对不会停留,绝不会疼痛的错觉。只想着快点,快点,再快点,逃离吧。

    寻寻觅觅,寻到最后却是相顾无言,觅觅寻寻,觅到终点竟是曲尽人散。

    如果,我从来就不曾注意到你,就好了,君灭。

    ………………

    “欢迎大家来到‘机器人之夜’大型典礼活动现场。”一袭水蓝色抹肩的女主持人甜甜地对着麦克风道。

    “欢迎大家的到来,我们这次举办的‘机器人之夜’也叫做‘AI之夜’,由Y-AI国际公司主要承办,旨在推广本季度最新的AI‘尊君’系列。‘尊君’系列是全方位仿真机器人,从芯片到每一条线路,都集结了全世界最出色的专家及学者的研究成果。他们较于上一代AI‘尊姝’不同,可以双足直立行走,自由蹲下,这在人工智能领域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飞跃。不仅如此,‘尊君’们的心脏位置配置着人类感情辨析器,通过他们具象化凸透镜制成的晶状体进行图像识别后,做出相对的科学应对措施。总的来说,‘尊君’系列比‘尊姝’系列更加人性化!”穿着蓝色西装的男主持人在一旁补充道。

    然而,活动现场最远的小角落处,芙伊扶着墙暗暗地嘟囔:“切……多人性化都不是人啦。怎么这么久才开始啊,腿都站酸了。还一推的专业术语,真烦。”要不是陪德潜那个死人头过来,我才懒得来站着活受罪呢!最后一句话她没说出口,因为她暂时还不能得罪旁边站着的那位笑里藏刀的男人。

    “怎么?现在才开场,你就站不住了?”德潜吃吃地坏笑道。

    看到他的笑脸,芙伊气不打一处来,生气地说:“哼,本来就是被你逼来的,我不看了!我回去!”说着就转身,想撇下他就跑。

    刚走出两步不够,她就听到后面德潜阴阳怪气的话:“哎呀哎呀,这照片,看来还是得拿回去孝敬婶婶哪……”

    芙伊闻言,顿了顿,极不情愿地回过头去,果然见到德潜得意地晃着手中的玻璃薄片手机,屏幕显示的那张照片使她恼怒不已,但是她只能忍着,她绝对不能让妈妈看见这张照片。这也是她今天被威胁着过来参加这个活动的原因。

    德潜有意无意地划划屏幕,作势要发送出去。芙伊心里不爽到想撞墙,但却只能咬着牙细声细气地认错:“不不不,德潜大佬,我错了。我不回去,不回去,我只是……额……只是想去上个厕所,对,上厕所而已。”她双手交叉在背后,紧紧交缠,抑制着即将爆发的怒火。

    话音刚落,德潜笑着点头,收回手中的电话,说:“你手机也给我,不然你溜了,我可就亏了。”芙伊愣了一下,暗想:死仔,断我后路,看准了我没带钱出来。

    见她久久没有动静,德潜“嗯?”了一声,芙伊只好慢慢地递出来自己的手机,眼神里却带着一股杀意。

    德潜没理会她的眼神,反而哈哈地笑说:“去啊,上厕所啊。”还悠悠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眼里嘴里都含着浅浅的得意无比的轻笑。

    芙伊踩着五厘米的高跟鞋,“嘚嘚嘚”地重重踩在地板上,愤恨转身走向厕所。

    厕所里很干净,不过灯一闪一烁地打在墙上,让人有些晕眩。

    芙伊打开水龙头,掬了一捧水,轻轻地拍打着脸部,来回两次后,她撑在洗脸盘前,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并自言自语道:“芙伊啊芙伊,你一生风流,就毁在德潜那只阴险鬼那里了。被他抓住鸡脚,以后的日子没法过啦!”她再次打开水龙头,洗洗双手,心里却盘算着:不行!不能坐以待毙!不能等着德潜用那张该死的照片威胁我!

    约莫十几分钟后,她才打算从厕所里出去,即将走出厕所门口时,一阵阵小孩子的哭声传了过来。昨天晚上刚看了恐怖片的她,直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也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问题,之前走过来的通道现在看起来非常阴森 。她觉得自己怂了,但是手机在德潜那里,打电话叫他过来接自己也不切实际。更糟糕的是,厕所现在一个人影都没有,活动开始了的缘故吗。怎么办?

    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诡异,好像还夹杂着细微的男人的说话声。芙伊顿时有些好奇,但依然很怂。她挣扎了一番,决定只扶着厕所门框偷偷观察。

    芙伊怯怯地探出头,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滩血迹,她心里咯噔一下,虽然血量很少,但是对现在的她来说很吓人!她定定神,仔细地往外看去。

    血迹中坐着一个小女孩,大概四五岁的样子,她用手紧紧抱着一个男人的腿哇哇大哭。

    芙伊没敢动,惊悚片里小孩子是最恐怖最不能相信的一种生物,继续保持着姿势暗中观察。

    小女孩还在哭,她小腿处像是被什么割到了一样,血正源源不断地往外流,可能是太痛了,也可能是她年龄太小,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哇哇大哭。

    芙伊霎时有些心疼,她有种上去抱住小女孩安慰她的冲动,但是……鬼片里先装可怜引人上钩再大展獠牙的鬼不在少数,芙伊一想到这个,心里还是有些发寒,终究没敢上去。

    小女孩依然在哭,眼泪都灌入了她的嘴里,险些呛到。被小女孩抱住大腿的那个男人,背对着芙伊,她没办法看清他的模样,照背影看去,应该是个年轻小伙,高高瘦瘦的,唯一让她觉得不解的是,那个男人竟然对受伤的小女孩视若无睹,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

    这种人最渣了!芙伊在心里骂道。

    芙伊见小女孩一直在地上大哭,小肩头抖啊抖的,惹人可怜得不行。算了,管她是人是鬼,反正我是看不过去了!她打算走出去安慰一下小女孩。

    还没跨出三步,那个男人却诡异地动了动,之所以说诡异,是因为他的动作一愣一愣的,怎么瞅着都不像人!芙伊顿时吓呆了,脚步不敢再上前。

    那个男人蹲了下来,摸摸小女孩的头,非常温柔地揩掉小女孩脸上的泪,小声地问:“别怕别怕,小姑娘,有我呢。”

    这是芙伊人生第一次听到那么有磁性的声音,温柔可靠,堪比天籁。前提是他不能是一只鬼。不过不管他是不是,芙伊都已经没所谓了,似乎就因为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她就已经原谅了他刚刚对小女孩的不闻不问与无动于衷。

    那个男人小心翼翼地抬起小女孩的腿查看了一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纱布、酒精、棉签和棒棒糖!对的!纱布、酒精、棉签!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那个男人为什么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

    芙伊站在原地,默默地看着。没有上去帮忙的打算,虽然她已经冷静下来,知道他们都不可能是鬼,只是两个奇怪的人。

    小女孩依旧有哭声,但明显小了很多。那个男人开始帮她止血、清理伤口,动作娴熟,一边轻轻地擦着血污一边转移小女孩注意力。全身的动作都显得那么温柔,像对待一个瓷娃娃,含在嘴里怕融了,捧在手心怕摔了的那种。芙伊忽然感到很伤感,从来没有一个人 如此温柔地待过她。

    小女孩把糖含在嘴里,哭声终于消失得无影无踪。神奇的是,那个男人竟然哼起了班得瑞的chilood memory ,听起来还……还意外的特别安心!果然,小女孩脸上慢慢展露了笑容,眼神清澈得像一汪湖水。她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抱着那个男人的腿,奶声奶气地说:“叔叔,叔叔,带我回家吧,你好好喔,带我回家吧,我可以给你洗衣做饭暖床铺的……叔叔……”

    芙伊在他们身后听了,不禁哑声失笑。

    这一笑,他们俩都同时转过头来。

    芙伊心里一咯噔,说不清那是一张怎么样的脸……

    高挺的鼻子缓缓地呼着细微的气息,木刻画般有棱廓的脸颊,光滑的额头垂着几缕飞舞着的黑发。最让人移不开眼的是他的眼睛,海蓝色的瞳孔里盈着柔柔的笑意,像春光烂漫时细波横流的碧海。当他盈着笑意看着芙伊时,芙伊仿佛置身在波澜浩瀚的海水中,清凉的海水滑过她的身体,涌动的海浪高低起伏地触碰到她的脸颊,像一个个轻柔的吻。

    这是她前所未有的感受。

    小女孩疑惑地看着面前的灵魂出窍般的姐姐,问:“姐姐,你笑什么呢?”

    芙伊这才回过神来,脸上忽地一片绯红,吞吞吐吐地说:“没……没什么。”

    小女孩瞪着圆圆的大眼,不解地看着芙伊,芙伊避开她地目光,奇怪地问:“你们在这干什么?”

    “小姑娘受伤了,我在会场上感受到了她危险的气息,就过来了。”那个男人开口回答,目光盈盈。

    “感受到她危险的气息?”芙伊疑惑。

    “是的,我能感受到人类受伤时身体发出的求救信号。”那个男人肯定地说道,依旧目光盈盈。

    “人类?难道说,你不是人吗?这样说我们。”芙伊觉得好笑,哈哈地开口说道。

    “是的。我不是人。我是‘尊君’系列的Y-01号机器人,我叫……君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