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言情小说 > 都市之至尊战神 > 第474章 颂我真名者,可求心安!(三)
    清理门户。

    虽贵为王储,亦会亲自出手,以示对大周皇族的歉意。

    同为宁家人。

    同为宁姓。

    如今,却要为了外族人的尊严和颜面,亲手镇杀名义上的堂哥,这……

    这可是王储,类似于周泰来这种少主级的后起之秀,虽然也能与宁隐同处一席,谈笑风生,乃至把酒言欢。

    但任谁都清楚,少主与王储,地位之悬殊,堪比鸿沟天堑。

    毕竟,宁隐这种存在,是钦定的,未来角逐皇主之位的候选人,无论身手,还是麾下党羽,均不是一个小小少主,能够比拟。

    皇族后人,只要父辈一脉实力不俗,均可以捞得一个‘少主’的名头,再往上,就别想了。

    而今。

    就是这么一位地位显赫的王储级人物,亲自现身了。

    第五,项氏带来的震撼力,明显衰弱下去,此时此刻,外界万千众生,无数双眼,都在静等宁隐出场。

    “如果他被宁家承认,第一王储应该比九王储,大的太多吧?”

    “可惜了。”

    也不知道,待会的宁轩辕,终于亲眼见识九王储的无上风采之后,心底应该作何感想?

    曾为第一王储,本就此生注定光芒万丈。

    却因为变故,沦落凡俗,如今身世大白也失去一切,非但如此,远远比自己小数个层次的九王储,都可以公然骑到他的头上。

    这种心理落差,换做任何人,均接受不了。

    “最小的九弟,放言清理门户,诛杀身份最高的第一王储,哈哈,有意思,实在有意思。”第五皇族阵营,一位头角峥嵘,本名第五苍狼的年轻男子突然咧嘴大笑起来。

    言罢,又自顾自摇头晃脑,“哎呀,我忘了你宁轩辕从来就不是什么第一王储,充其量一条任人践踏的丧家之犬。”

    第五皇族不少成员,跟着哄堂大笑。

    隔壁的项氏皇族阵营,同样在交头接耳低声言语,诸多偷偷打量向宁轩辕的视线,带着浓浓的嘲讽和幸灾乐祸。

    “苍狼,哪有你这么打击人的?少说两句,要是他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当场自杀死在九王储到来之前,那我第五皇族,可就难逃其咎咯。”

    第五苍狼左手侧,一位中年男子,抚摸着胡须,故作好心好意的为宁轩辕开脱道。

    “敬候叔教训的是,子侄铭记于心。”

    第五苍狼作揖,立即向这位全名第五敬候的中年男子,表示细听教导,嘴上说着悔改,其实嘲笑的意思,更为明显。

    “我觉得苍狼大哥说的在理,并无什么不妥之处。”

    项氏皇族的阵营当中,一位站在后三排的年轻男子,高声迎合了句。

    看站位,连本族少主的名头都没有,顶多算无名之辈。

    此刻,面对这样的场合,意识到机会难逢,能够大出风头,于是果断吱声,跟着落井下石起来。

    临了,他深深打量了眼稍远处的宁轩辕,嬉皮笑脸道,“不被宁家认可的第一王储,别说九王储不将其放在眼里,连我这种小角色,都有资格踩上几脚。”

    “哈哈,你比我更会打击人。”第五苍狼龇牙咧嘴道。

    那位全名项青的项氏成员,高高举拳,“我是懒得计较,不然踩上几脚,他还敢放肆不成?”

    人多势众。

    又有宁家九王储派人盯梢。

    项青这种小角色,自然有胆魄有恃无恐。

    一阵又一阵嘲讽的话语,呼啸而起,虽然用词激烈,其实于外界而言,终归没有起到什么颇具规模的浪潮。

    大家其实均在等宁隐出场。

    此时,宁隐的车,正在路上。

    关于这场赢面很大的纠纷,谁都认为宁轩辕必死无疑,然而,不提宁轩辕十三道境的恐怖战斗力,光是那位的横空出没,就足够惊世骇俗。

    当,那位三十年前,便已风流无双的最强剑客,站在四大皇族各方高手跟前,所有成员都被吓懵了。

    事不关己的凡俗众生。

    亦是第一次见证,宁家这位尊名三少爷的最强剑客,究竟有多恐怖!

    ……

    季节入秋之后。

    北方的空气已经略显浮躁,尤其国都这种地处北部正中心的重要城市。

    锦绣小区。

    秦秋目瞪口呆的盯着,独自拿起剪刀,一点一点割去满脸杂乱胡须的三少爷,既是激动,又是百感交集。

    电视荧幕。

    不断传来广场中心,各方皇族丑陋,落井下石的嘴脸,尤其在宁隐做出清理门户的决定后,秦秋又变得满脸的委屈和不服。

    “他们都不承认轩辕,凭什么,又拿清理门户说事?”

    稀稀疏疏的胡须。

    辗转落地。

    待这位自己名正言顺的公公,沉默的别过脑袋,秦秋那双秋水长眸,当场呆滞,他和她的他,真的好像,好像!

    “三十年前,哪怕我宁家副皇主都不敢,在我以及我的亲人,家人面前放肆。”

    “如今,一个九王储就敢以个人名义,决定斩杀我儿,以证清理门户?大概是这么多年没回去,宁家变了。”

    悄然迈动步伐,渐行渐远的他,无奈摇摇头,何至于短短三十年,宁家变成这样?

    三十年前,他杀了太多宁家人。

    如今,又要再杀一遍吗?

    可不杀,意难平!

    那是他唯一的独子,生为人父,岂能忍心孩子遭人唾骂?纵然宁轩辕能亲自解决这群渣滓。

    但,他有他的态度!

    不冲突。

    今天的国都,因为这场大战,被动牵走注意力,以致大街小巷都没什么人影,天地安静到吓人。

    一步一步,落脚于某条宁静小巷的三少爷。

    似乎重回幼年时。

    依稀记得曾经,他笑眯眯的告诉过自己,如若碰上什么犹豫不已的事情,何不尝试着念念他的名字?

    三少爷深吸数口气,缓缓闭目,随之呢喃自语,声音不大唯有三字,正是他的名讳。

    既为自己的亲爷爷,亦是独子宁轩辕的曾爷爷,更是宁家几代人的信仰和荣耀,他叫,宁河图!

    遇事不决。

    颂我真名者。

    岁月轮回之中,可求心安。

    一缕秋风,不请自来,原地驻足,不动如钟的三少爷,恍恍惚惚之间似乎被什么东西轻抚过额头。

    像极了孩童阶段,贵为少帅的他,习惯性宠溺着拍击自己小脑袋的感觉!

    “多谢爷爷的理解,那我就不客气了。”

    既然你们找死。

    那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专杀自家宗亲。

    三十年前,杀一遍。

    三十年后,再杀一遍。

    PS,现在更新一次都互相留言,三天后再见?我偏要今晚见。

    明天最迟晚11点,更新,这是今天的,延误半小时了。

    不用三天了,我们以后天天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