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穿越历史 > 大宋猛虎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十万大军的枯黄末路
    耶律仁先在气愤之中,要带兵回头把身后二三十里的贼军杀个片甲不留。

    但是耶律仁先身边一圈人,可不是这么想的。这个时候还杀什么贼啊?不把燕京之围解了,一家老小在城里,这个时候谁还有心情回头杀贼?

    立马有人开口说道:“枢密使息怒,万万不可中了这些人的缓兵之计,贼人先占了潞县,必然就是知道咱们回援心切,想要拖住咱们回援的脚步,还请枢密使勿要冲动!”

    旁边一人也连连点头:“是极是极,想来贼人也收到了宋人已经兵临燕京城下的消息,所以才如此想挡住咱们回援之路,想那燕京城被宋人打破了,他们这些贼人好坐收渔翁之利!”

    “对,定然是这般,兴许贼人与那宋人说不定早已沆瀣一气了。枢密使可不能中计了!”这人似乎还真说到点之上了。

    不过也都是话赶话说到这里而已。

    这几番话,还真让耶律仁先皱眉在想,因为这些话还真有些道理。

    潞县是回燕京最快的路,忽然就被贼人堵住了,要说贼人没有其他目的是不可能的,这么转头一想,贼人是想堵住大军回燕京之路?

    当是这般!

    众人还真就把狄咏的目的猜出来了,还猜对了。

    耶律仁先气不过:“乌合之众,蚊蝇之辈,伸手去打他,浪费了时间与力气,不打他,嗡嗡作响好不烦人!”

    “枢密使当以大局为重啊!若是转头去打,便是只打一战,指挥调度,列阵布置,再开战去打,怕也要两天时间。若是转头来潞县的贼人依旧还死守城池,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众人都在劝耶律仁先,这燕云之地,又不是什么重峦叠嶂的险要,而是地势比较平缓的地方,此路不通还有别的路,大路不通,还有小路。只是十万大军走小路是不现实的,过不了车架的路,就难以用来行大军。

    众人一番劝解,耶律仁先此时心态也平缓了一些,左右看了看,问道:“还有那条路去燕京比较近啊?”

    左右人之人互相对视了几眼,一人开口:“枢密使,路多的是,最好走最平缓的就是延芳淀了,正是枯水时节,泥泞也只有少许了,大军通过,必然畅通无阻。”

    延芳淀其实没有大路,但是那里小路就是大路,路左右都是杂草芦苇的,一趟就平。

    “延芳淀?”耶律仁先微微沉吟了一下,那地方他算是熟悉,因为他跟着皇帝打猎去过几次。

    “对对,就是延芳淀,往南走几里就可以入那延芳淀了,枯水时节,好走得紧。穿过延芳淀就到了燕京不远!”

    耶律仁先叹了一口气,说道:“走吧,改道往南,进淀子,多派游骑!”

    “枢密使不必担忧,便是那宋人,再如何想,也想不到咱们能从水淀子里钻出来,说不定这般还能让宋人措手不及。”

    这话也是有道理的,延芳淀里面的路虽然好走,但是不好找,不是真正去过很多次的人,亦或者本地人,是很难在里面找出一条能横贯东西的道路的。因为里面这里一个水洼,那里一个浅湖,走着走着又会有小沼泽挡路。

    要在这些水洼、浅湖、沼泽里找到一天比较干的硬路贯通东西,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非得是那对几百里延芳淀极为熟悉的人才能做到,否则在里面走来走去虽然没有什么大危险,但是不熟悉的人在里面兜兜转转的,那时间都得浪费在探路试错上了。

    好在耶律仁先麾下的人马,多是燕云本地人,延芳淀本地人也有一些,连耶律仁先自己都来过这里好几次了,走延芳淀毫无问题。

    耶律仁先也点着头:“兴许咱们从水淀子里钻出去,还真能让宋人措手不及。”

    耶律仁先算是认同了这个想法,大路不走,走几百里延芳淀,还真是兵出奇招。

    一些延芳淀本地的士卒在头前带路,十万大军开始入延芳淀,准备从这里冲出去,直扑燕京城,打宋人一个措手不及。

    只是刚刚入得延芳淀不久,耶律仁先眉头大皱。

    尽眼望去,皆是杂草丛生,枯黄一片,歪歪斜斜的芦苇一丛连着一丛,直到视野尽头也不见边际。

    耶律仁先显然立马就发现了其中的问题,马步微微一停,有了一些犹豫。

    “枢密使,怎么了?怎么不走了?”身边的军将连忙问道,生怕这位枢密使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非要回头去剿贼。

    耶律仁先抬手往前指了指,环看了一周,说道:“此处实非行军之地,特别是这个季节!”

    “枢密使,您看这路挺好走的啊,泥泞不多,车马都能行,虽然头前要开开左右的荒草,但也并不费事!”

    耶律仁先担忧说道:“非是路不好走,实乃这枯黄太甚,干柴烈火,野火燎原,说起就起!”

    众人闻言一愣,他们都只想着赶紧回燕京,忽略了许多东西,此时耶律仁先一说,倒是把众人惊到了。这种环境,真要来一把火,那还了得?

    不过倒也有聪明人,立马笑道:“枢密使过虑了,此处之路,何其隐秘难寻?若不是本地之人,谁人能从这里轻松穿越得过去?且不说宋人能不能想到咱们回从这里走,哪怕是宋军想到了也无可奈何,宋人便是想派些斥候进来打探,他们那些南人,走得进来,怕是走不出去,又岂能探得到什么消息?咱们只管往这里过,宋人必然难以知晓。”

    耶律仁先还是担忧,又道:“就怕那宋人一旦想到了咱们可能从这里过,不论知不知,也把火先放了再说。”

    “枢密使,您看着天色,无风起,您看着地形,能过火之处,皆是弯弯绕绕之地。就算远远看得头前起火冒烟了,咱们转头再撤退也是来得及的,此处的火势不比高山峻岭连绵不绝,也无高处大风相助,必然追不上咱们的步伐,到时候转头走就是了。”

    耶律仁先坐在马背之上,倒也望得远,地形还真如话语所说,一洼一荡的,杂草芦苇也是弯弯绕绕的,也没有什么风,真要起火了,火势蔓延的速度也快不起来,转头跑还真来得及。

    耶律仁先砸吧着嘴,想了一会,还是叹气:“唉……最好宋人真想不到这些,若是真来了火,咱们再出淀子去绕远路,又不知要耽搁多少时间去。”

    “枢密使放心,宋人对燕云地势不熟,必然想不到这一节!只待咱们从这里穿过去,必然打得宋人措手不及。”

    “走吧走吧,派人往后去催促一下,都加快脚步快些走。”

    “得嘞,末将亲自去催!”

    芦苇荡,水淀子,湿地沼泽,其实景色还是美的,若是春夏之季,万物兴旺的时候,这里微风习习,芦苇飘荡,候鸟成群,鱼儿肥美,牲畜撒欢,更是美不胜收。到得那时,附近的有一些居民会有一种新的养家糊口的营生,那就是捡蛋,有经验的人,钻进芦苇里捡拾天鹅大雁野鸭的蛋拿去卖,都能养家糊口。

    这里真正的万物复苏的春天其实不远了,只待再过一两个月,必然翠绿多过枯黄,焕发出生机一片。

    十万人,蜿蜒在延芳淀里,好像是藏起来了一般,若是视野不在天空往下看,几乎就发现不了里面竟然还有这么多人在走路,因为芦苇哪怕是枯萎了,依旧比人还高。

    昔日里,契丹大辽的皇帝,带着亲卫队伍,策马入得此地,弯弓射雁,每每都能尽兴而归。

    有些事情,越是担忧,越是会发生。

    这是至理,后世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墨菲定律”。

    就如耶律仁西担忧宋人会发现他们进了这里,会在这里放火。

    耶律仁西猜得不错,甘奇想得一夜未眠,想破了脑袋,也就是想出了这一计,把辽国这十万大军逼进延芳淀,然后一把火都烧掉。

    当知道辽国大军转向往南入了延芳淀的时候,喜出望外的狄咏,立马就带着百十人马出了潞县县城,他还有甘奇安排的最后一件事情要做。

    此时在延芳淀西边边缘的甘奇,知不知道耶律仁先进延芳淀了呢?

    其实他并不知道,狄咏那边也来不及传消息过来。

    但是知不知道也不妨碍甘奇继续执行自己制定的计划。

    有枣没枣,甘奇都要打三杆子,信息不通畅的年代,唯有如此。非要等得确切消息再放火,那是完全没有必要的。这延芳淀也不会因为甘奇这一把火就成了不毛之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才是延芳淀这种地方的常态。

    这火,管他耶律仁先有没有进延芳淀,甘奇都得放,延芳淀很大,甘奇不仅要放火,还要跟着火往里进,一直跟着放火,帮着火势前进。

    延芳淀西边的大火,已经燃起来来了,烧得芦苇与杂草劈啪作响。却是芦苇与杂草这种东西,又并不经烧,远远不如树木经烧,烧过之后,地面就裸露出来了,地面裸露出来就有了一个好处,那就是找路好找了,干地湿地,一目了然。

    大火烤得甘奇浑身暖洋洋的,在这还天寒地冻的季节了,反倒让人挺舒服。

    万余铁甲,跟着火势前进。

    耶律仁先的大军,从潞县方向入延芳淀,此时正在延芳淀中心靠北的区域里。离甘奇大概七八十里。

    甘奇虽然不知道耶律仁先到底有没有入延芳淀,但是他也吩咐所有人主动帮着火势往耶律仁先入延芳淀的那个方向推进。

    具体做法就是一边走,一边到处点火,把东北方向所有能看到的杂草与芦苇都点燃。

    火势推进其实不快,没有大风,火的速度是没有人的脚步快的。

    所以甘奇走得也并不快,就这么慢慢跟在火线后面向前。

    七八十里,得烧一两天。

    但是大火升起来的烟尘,隔着二三十里就能看见,不仅能看见烟尘,还会有许多扫尽的草灰在空中飘荡,弥漫在方圆二三十里的地面之上。

    火的这种特性,也是耶律仁先想到可能会被火烧,依旧还入延芳淀的原因,因为隔着二三十里地就能发现起火了,足够他做出反应,避开灾难。

    火一直在烧,从头天的中午,一直烧到第二天的上午。

    耶律仁先终于发现了空中飘散而下的草灰,他第一反应就是大喊:“停步,停步,转头,撤退!”

    左右之人也发现了这一情况,连忙大喊:“调头,快,令兵回头去,下令,后队变前队,撤退!”

    令兵惊慌之间,打马飞快转头奔去,一边跑一边重复着命令。

    耶律仁先身边,还有人骂着:“他娘的,这些宋狗如何知晓我等在这延芳淀里面?”

    有人大惊失色猜想道:“莫不是燕京城破了?有那两面三刀之贼给宋狗献计献策?”

    显然有人觉得,延芳淀这种地方,若不是燕京本地人,如何也不会想到行军打仗的事情上。

    “莫要胡说八道!”耶律仁先立马开口制止了这种扰乱军心之语。

    火的这种特性,也是耶律仁先想到可能会被火烧,依旧还入延芳淀的原因,因为隔着二三十里地就能发现起火了,足够他做出反应,避开灾难。

    火一直在烧,从头天的中午,一直烧到第二天的上午。

    耶律仁先终于发现了空中飘散而下的草灰,他第一反应就是大喊:“停步,停步,转头,撤退!”

    左右之人也发现了这一情况,连忙大喊:“调头,快,令兵回头去,下令,后队变前队,撤退!”

    令兵惊慌之间,打马飞快转头奔去,一边跑一边重复着命令。

    耶律仁先身边,还有人骂着:“他娘的,这些宋狗如何知晓我等在这延芳淀里面?”

    有人大惊失色猜想道:“莫不是燕京城破了?有那两面三刀之贼给宋狗献计献策?”

    显然有人觉得,延芳淀这种地方,若不是燕京本地人,如何也不会想到行军打仗的事情上。

    “莫要胡说八道!”耶律仁先立马开口制止了这种扰乱军心之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