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26 我教你修道成仙
    第廿六章 我教你修道成仙

    皇城夜总会的门口。

    魏猛把白灵槐轻轻地放下,说好的“我到娘娘庙换好衣服,以后都不让你被鄙视了”,现在看来不过是个小笑话,还没出娘娘庙的门,白灵槐就跳上魏猛的背,魏猛刚提出异议,白灵槐居然道:“反正黄大力走了,他也看不见!”

    魏猛晃动身体想把白灵槐抖下去,白灵槐两支青葱一般的秀臂紧紧搂住了魏猛的脖子,魏猛顿感身体一阵酥^麻,不过因为白灵槐搂地太紧让他缺氧,而且白灵槐突然出现的两团嫩^肉^紧紧贴在他的后背上。从未有过的感觉,虽然隔着层层的衣服,还是让少不经事的魏猛心尖如被鹅毛撩^拨一般,痒,很痒,可偏偏又搔不到痒。

    魏猛后悔了,因为他买错了东西,早知道白灵槐会变化,当时就不应该买什么日本学生服,应该直接买泳装比基尼,而且是郭老师说的那种,扒^开屁^股才能看见的泳衣。

    “你穿这身儿,感觉怎么样?”魏猛想了又想,轻声地问道。

    “还行吧,挺漂亮。就是裙子有点短!”

    这还短?自己觉得还长呢,应该更短才对。魏猛把白灵槐往上托了托,道:“下次我给你买真衣服,买更好的。再好看也是纸片子!”

    “没必要,这套就挺好的!”白灵槐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这套衣服她真的很满意,做工很精致很不错。

    “我听说,纸扎活是给死人的,你怎么也能用呢?”魏猛问出心里的疑惑。

    “谁说纸扎活只能死人用?你把你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打扫打扫,统统丢掉,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人间的各种传说,一半是正确的,另一半就是胡咧咧了,而且,还是神仙故意胡咧咧的。”

    “为什么?”魏猛不解的问。

    “该聊天聊天,脚步别停。驾!”白灵槐见魏猛站住了,立刻下达了行驶的命令。

    魏猛想听白灵槐讲故事,也就甘心情愿干起白马的工作。

    “一面让人知道神仙的能力,让人产生敬畏之心,可以得到人的供奉膜拜,一面不能让人知道如何达到神仙的境界,这是个玩了千万年的戏法,和人类的政治一样,一面告诉人民,你们是国家的主人,一面要受到当权者的奴役。”

    “你的意思,所谓的成仙得道的事情,都是假的呗?”

    “你想想你看过的所有关于成仙的故事,哪个不是得到了神仙的点化或者是吃了神仙给的仙丹?这就是现实,孩子啊,你还小啊,很多事情,等你长大了就懂了!”白灵槐的话有些语重心长,此时的白灵槐,才像一个历经千年的老妖精。

    “那……我能成仙吗?”魏猛知道,他若是问一个人这样的问题,那人一定会笑话他是神经病,可他现在问的是个千年的妖精,他希望可以从白灵槐的嘴里得出一个真实的答案。

    “你……”白灵槐犹豫了,她不知道要如何回答魏猛这个问题,魏猛的神识世界里没有轩辕黄帝也没有须弥山,按照常理,魏猛既没有仙缘又没有佛缘,无法无道,即成不得佛又修不了仙,可这样的话要如实对魏猛讲吗?从魏猛的语气可以听出来,这个孩子对修仙得道还是很渴望的。

    “万物皆有灵性,万物皆有佛性!”白灵槐说了这么一句话,算是回答了魏猛的问题。

    “你的意思,我可以成仙,对不?”魏猛追问道,他想得到确切的回答。

    白灵槐没有出声,她不想骗魏猛,可正因为她没有出声,魏猛理解为白灵槐默认了他的话。

    “那你教我修仙之法呗?”魏猛有些兴奋,既然白灵槐已经修炼千年,哪怕她是啃了灵槐的仙根投机取巧,可她毕竟修炼千年,一定有很多修炼的方式方法,有白灵槐的帮助,那他就相当于拿到考试卷的答案,能答多少分不好说,修行个千八百年应该没问题吧。

    “教你修炼之法?”白灵槐感觉脑子里灵光一现,心里暗骂自己是个笨蛋,为什么自己没想到要教魏猛法术呢?自己可是在乾元阁呆了一千多年,每天除了吃东西就是看那些书籍打发时间,不敢说博览群书,对各门各派的修行法门,各种法术阵法也算略知一二。

    浩烟居士本是秦朝一术士,名徐甲,大周时期已经成名,只是一心专研《道经》,求道不问世事,才不如徐福有名,不过徐福被称为神武,而徐甲被尊为圣文。

    《道经》非《道德经》,乃老子所写,老子亲传。

    相传老子在回家路上,看见道旁有一堆嶙嶙白骨,慧眼一观,有魂魄未散,顿起恻隐之心,小施道术,用“聚形符”将白骨点化成^人。这便是年轻英俊,为老子牵牛的徐甲。老子原先许诺过他:每日佣金一百钱,等传道至西方出关后,再付给他黄金作为工钱。

    函谷关令尹喜迎老子到楼观台讲学时,他已为老子牵牛牧牛二百多年了。老子到楼观台,终日与尹喜对坐无言,往往半日不曾道出一句话,绝口不提工钱之事。徐甲心中狐疑不已甚为不悦,一方面觉得终日牧放青牛,风餐露宿,苦不堪言;另一方面感到学道清苦寂寞,太劳神费力不知究竟何为。于是打算向老子讨了工钱去红尘中过逍遥自在的舒心日子。

    老子想把道家的玄妙真经传给徐甲,但他发现徐甲常有愠色,又不肯吃苦,便用“吉样草”化作一个美女,用美色和巧言迷惑徐甲,徐甲本就心智不坚,便到老子处索要工钱,要和美女在一起。

    老子问徐甲:“你知道你的来历吗?”徐甲茫无所知。老子说:“你张开口。”徐甲莫名其妙,便将嘴张开。老子将“聚形符”立即收回,徐甲顷刻之间又复原为一堆嶙嶙白骨。旁边的尹喜见状,大惊失色,当即跪倒在地,苦苦哀求:“师父,徐甲虽然罪有应得,但念起他跟你二百年之情,还是饶恕他这一次吧,让他悔改前衍,重新做人!”在尹喜的百般哀求之下,老子用手一指,白骨又变成了徐甲。

    老子将他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喟然长叹道:“原来我答应到西出函谷关时用黄金付你工钱,是想返金丹大道予你,让你得太上玄妙,永世解脱,逍遥万法之上,谁知你……”说着说着老子笑曰,“区区白骨,仅存一线生机,都如此贪财好色,好逸恶劳,似这样道心不坚,将来何以能成正果?尹喜,付给他二百年的工钱七百二十串钱,让他走吧!”

    徐甲听了老子的一席话,如当头棒喝,方才明白自己辜负了师父的一片苦心,捶胸顿足,懊悔不迭。他痛哭流涕,哀恳老子将他留下。

    老子为了让徐甲牢记这个教训,便坚意让他走。徐甲死也不肯走。老子点点头说:“等你以后真正回心转意,还可以再回来,记住,只要你真心学道,咱们还会有见面的日子的。”随即将《道经》传给了徐甲。

    徐甲明白是老子要继续考验自己,便只好洒泪而别,从此一心修道,专研《道经》。

    秦始皇知道徐甲是大道方士,便令人将其接入咸阳,奉为上宾。

    在秦始皇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方士卢生、侯生等替秦始皇求仙失败后,私下谈论秦始皇的为人、执政以及求仙等各个方面,之后携带求仙用的巨资出逃。秦始皇知道后大怒,故而迁怒于方士,下令在京城搜查审讯,抓获460人并全部活埋,即秦始皇三十四年的“焚书”后,道家书籍这一次也未能幸免。

    徐甲在这次浩劫中未能幸免,为求活命使用“尸解”之法,“尸解”术是七十二地煞术之一,弃肉体或不留遗体,领三魂离开七魄,只假托一物,或衣杖剑或一生物,遗世谓之尸解。

    徐甲使用尸解术时被关在监牢中,身无长物,他变假托一只老鼠身上,逃出生命。

    待徐甲恢复人形再入咸阳之时,已经是新朝王莽当政,徐甲几乎将咸阳翻了个遍,只找到几片竹简,只有“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一十六个字。

    徐甲深感对不起老子先师,发誓要找到老子亲书的《道经》,于是建立乾元阁,搜集所有能搜集的修行书籍,希望可以得到一本老子亲书的《道经》。千百年后,痴心不改。因为徐甲搜集的书籍浩如烟海,修行中人尊称其浩烟居士,不过暗地里只称他为书痴。

    白灵槐啃了灵槐后,得到了灵槐的仙根和精气,幻化人形,接替了灵槐的工作。山上修行清苦,白灵槐除了吃饭睡觉,打扫乾元阁,就只剩下看那些修行秘籍来打发时间,只是她太过懒惰,若是她能专心修炼那么道行秘籍,恐怕她的前途不可限量。

    白灵槐只看不修的习惯可能是得了她师傅浩烟居士的遗传,当他身为徐甲之时,一心只研究《道经》一心修道,当他成了浩烟居士,变一心搜集各种书籍,然后分门别类地收藏起来,早已忘记了修道的事情。

    “为什么我从来就没想过要传授魏猛修行之法呢?为什么呢?”白灵槐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埋怨自己没脑子,教条主义害死人啊。自己看到魏猛的神识世界没有轩辕黄帝,就在内心把魏猛PASS掉了,没有轩辕黄帝还修什么道啊,这是亘古不变的铁律。

    可自己恰恰忘记了,魏猛已经不是人了,或者说,不是纯粹的人了,他的三魂和自己的三魂纠缠在一起,阴魂互换,最重要的,魏猛的身上还有自己一千三百多年的道行,那是她积攒了一千三百多年的精气,他虽然不会使用,可是修炼的基础已经具备,就好像一个天生的大力士,他从没进行过专业训练,可能不能像举重运动员一样发挥他全部的能力,可是他还是比一般人要强,可以举起一般人举不起来的杠铃,如果他能得到系统而专业的训练,那么他的进步会非常迅速。

    魏猛在没有进行任何修炼的情况下都能发出极空破,如果自己教他其他的法术,相信也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而魏猛的法力提高了,那么抓七八只人魈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将人魈放入乾坤化业炉中炼制成丹药,一颗就能得一百年的道行,只要五个人魈五颗丹药,自己就可以驱动断魂玉,和魏猛分开了。

    想到这,白灵槐兴奋地手舞足蹈,魏猛忙用量天尺托住白灵槐的屁^股,道:“你干嘛啊?抽疯了?”

    “我教你法术,我教你修道成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