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43 面馆来个外国友人
    “啪!”魏猛感到脸颊火辣辣地疼痛,他错愕地看着奚羽月,他没想到奚羽月居然抽了他一记耳光,抽地还那么用力。

    “你干吗打我?”魏猛不解地问道。

    奚羽月厌恶地看了魏猛一眼,没有回答魏猛,好像连一个字都不愿和魏猛说,转身离去。

    “让你……你……你……欠!”看到魏猛被打,白灵槐的心里有了一种难以说出的感觉,她想出手教训那个叫奚羽月的女人,她也抽了魏猛不少耳光,抽的时候也毫不留情,可当看到别人抽魏猛的时候,她居然很生气,就像自己的孩子被人家欺负,自己的孩子,自己怎么打都可以,就是不能被别人动一个手指头。

    当奚羽月要出手的时候,白灵槐已经跳起要去阻止她,可是她又不得不停下动作,在空中划了个弧线回到魏猛的身边,她不可以对一个凡人动手,更主要的,奚羽月是魏猛喜欢的女孩,如果她打了奚羽月,保不齐魏猛会对她翻脸。

    “你凭啥打我啊?我可都是为了你好,易水寒有老婆!”魏猛朝着奚羽月的背影喊着,可奚羽月就像没他这个人一样,径直朝家的方向走去。

    易水寒走了,奚羽月走了,只剩下魏猛一个尴尬地站在那,学生都很善良不想看魏猛的笑话,三三两两地散开,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给……给……给……我……我……我……棒棒……棒棒……棒棒……”白灵槐发现她已经不适应口吃的生活,没有棒棒糖在嘴里,她连一刻都不愿意忍受,她必须要尽快买到棒棒糖,这样她才安心。

    “棒棒?你要个屁棒棒,哥哥的棒棒是给奚羽月的,你想都别想!”魏猛正在气头上,揉着被奚羽月打的左脸,奚羽月就一点不念他的好吗?下手怎么这么重,比白灵槐抽地疼多了。

    “啪!”魏猛的右脸也向他的大脑传送着红辣辣的疼痛感:“臭流氓!下☺流!”

    南门口的一家小超市门口,白灵槐剥开一颗棒棒糖,先用舌头舔☺了一下,然后陶醉地含在嘴里,那样子极度像个犯了大烟瘾的瘾君子,刚刚美美地抽了一口鸦片。

    魏猛喝了一口可乐,把还有冰碴的可乐放在脸上,一会儿左一会儿右,被白灵槐打是脸疼,被奚羽月打是心疼,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奚羽月好,她为什么还这么对自己呢?自己哪里比那个装逼范差啊?他有自己高大吗?他有自己有力吗?他有自己帅气吗?除了学习成绩,自己哪点比易水寒差?

    难道学习成绩就那么重要?重要到可以抹杀一切,成了吸引女孩子的唯一标准?以成绩论英雄的,不应该是老师吗?怎么小姑娘也吃这一套了呢?

    “老板,你这是给让人给了五百块啊!”黄大力那张笑容可掬的大黑脸出现在魏猛面前,咂了几下舌道:“这是谁啊,下手挺重啊,巴掌印儿挺明显啊!”

    魏猛习惯性地一把推开黄大力,道:“上一边去。把你的大黑脸给我挪开,别蹭我一脸鞋油!”每次看到黄大力,魏猛都觉得黄大力是把“黑又亮”鞋油涂到脸上,不然咋能那么黑呢。

    苟小雨从黄大力的背上跳下来,一头扎到白灵槐的怀里,甜甜地叫道:“大哥哥,我可找到你了!”

    白灵槐疼爱地摸着苟小雨的脸,道:“大哥哥不好,走的时候都没和小雨说一声,一会儿大哥哥带你吃好吃的,补偿小雨!”

    苟小雨连连点头,无论这个大哥哥说什么,她愿意听。

    “你怎么把她带过来了?”魏猛看黄大力带着苟小雨,不解地问。

    “你答应老狗头儿的,照顾人家孙女,咋的,你把人家胳膊弄折的事,忘了?”

    “那你就先照顾着呗,我这有正经事儿!”苟小雨可是鬼,整天有个刺猬精跟着自己,已经够倒霉的了,再弄个鬼跟着自己,那不得倒霉透顶啊。

    “我照顾也行,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儿,可这价钱……”

    “我给你五百块!”魏猛举起手却没往下落,因为他刚举起手,黄大力的身体已经躲出去五六米远,对于黄大力的速度,魏猛毫无办法,谁让人家有个神奇的快递红马甲呢。

    白灵槐拉着苟小雨的手,朝魏猛的大☺腿里掐了一下,魏猛吃痛,叫道:“你干嘛?”

    “你不说她家的西红柿牛腩面好吃吗?带我们去吃面!”

    “算我一个算我一个,我也一天没吃饭了!”黄大力举起手,跳到白灵槐的身边,想像苟小雨一样拉住白灵槐的手,被白灵槐一巴掌扇了回去。

    “不行,想吃自己去,我这还有正事儿呢!”

    “你有个屁正事,还不就是盯着你的女神,人家都回家了,你在外面盯着有啥用,你直接进去不是更直接,再说了,你不去,我能去哪?”

    “就是就是,人是铁饭是钢,爱情不如牛肉汤!”黄大力在旁边煽风点火,见魏猛又朝他举起了手,他夸张地躲到了白灵槐身后,像个小孩子一样藏猫猫,可他硕大的身躯,藏在一米二三的白灵槐的身后,怎么可能藏地下呢。

    “大姐姐,你能请我吃碗面吗?小雨好饿。”白灵槐朝苟小雨使了个眼色,苟小雨心领神会,走到魏猛身边,晃动着魏猛的胳膊,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吃面吃面!”魏猛最看不了楚楚可怜的模样,无论是女人还是女孩,苟小雨还没挤出一颗眼泪,魏猛就已经从了。

    一个人,一个妖,一个小神,一个鬼,四个不同类型的存在,站成了一排,魏猛在最左黄大力在最右,浩浩荡荡走进了面馆。

    此时的面馆里早已座无虚席,计数器上显示着八十九。

    “奚妈妈,四碗西红柿牛腩面,不要香菜!”魏猛一边和老板娘打招呼,一边递过一张五十块钱的人民币,自从魏猛想追奚羽月后,魏猛一度三天两头往面馆里跑,后来是奚羽月下了逐客令,让父母不做魏猛生意,魏猛才放弃了靠笼络奚羽月父母达到“曲线救国”的念头。

    “魏猛啊,你又来了!”老板娘招呼着魏猛,却没有接魏猛的钱,女儿说了,不能做魏猛的生意,否则她就不弹琴了,她可要听女儿的话,如果没有女儿弹琴,她的小店哪能一天卖出上百碗面条啊。

    “奚妈妈,煮四碗面呗,我这来个朋友,我不在店里吃,不让小月看到,你看行不?”魏猛没有把钱收回来,压低了声音对老板娘道。

    “老板娘,我是尼日利亚人,我在我们的国家就听说你家的面好吃,我就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就为能吃到你家的面。希望你不要拒绝一位国际友人的请求!”黄大力轻咳了两声,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道,如果不是了解黄大力的底细,魏猛都要相信自己真的带了一个外国人。

    “老板,你家是真牛啊,把老外都招来了。你还愣着干啥,赶快煮面啊,这可是国际事件啊!”一位老顾客听了黄大力的话,和老板开起了玩笑。

    “孩子她爸,你看着……”老板娘看着丈夫,有些迟疑。

    “先给他们煮面,小月还得会下来呢!”老板没犹豫,能有老外来他家吃面也让他的脸上倍感有面子,他怎么能往外推呢。

    “你们自己找地方坐吧,我这给你们下面!”老板娘招呼了一句就忙着下面。

    “奚妈妈,给你面钱!”魏猛朝着老板娘晃了晃手里的钱。

    “小月说不做你生意,这四碗面是送你的,不算做生意!”老板娘给自己找了个“完美”的借口,给黄大力盛牛肉的时候,先放了小半勺牛肉,视乎觉得少了,又盛了多半勺,可又觉得太多了,有些心疼,手抖了抖,抖下两块牛肉才安心把勺子里剩下的牛肉盛到面碗里。

    因为是国际友人,中国人的好客精神立刻体现出来,爆满的小店愣是挤出两个位置让给魏猛和黄大力坐下,一个顾客还特意扒了几瓣蒜递给黄大力,道:“就着蒜,吃着才有味。你们国家没有面条吧,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玩意吧!这身肌肉块儿,难怪要四碗面。”

    “谢谢,谢谢!”黄大力跟那个客气两句,吃了一口牛肉,心里暗骂道:“真拿大☺爷当土包子了。就这面还叫好吃?对面的兰州拉面都比这面条好吃,牛肉没炖烂,面条倒是煮烂了,这面条卖十五块钱一碗,这不是诈骗吗?”

    抬眼再看那几位,魏猛自不必说了,心爱姑娘家的东西,就是白水煮面,他也能吃地很香甜,白灵槐拿着筷子,她吃一口,喂苟小雨一口,吃的不止很起劲,而且还很甜蜜。

    难道是自己味觉变化了,为什么所有人都吃的津津有味,就自己觉得难吃呢?魏猛咬了一口蒜,是辣的,自己的味觉没错啊,他又吃了一口,依然很难吃。

    魏猛的电话响了,魏猛掏出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听电话,可是面馆里很嘈杂,魏猛听不清里面说的什么,当他走出面馆发现面馆外也挤满了人,他不得不走更远一些,才能听清电话的声音。

    “喂?喂!是魏猛吗?”电话里是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很好听。

    “你是哪位?”魏猛没能分辨出电话那头是谁,便反问道。

    “小弟啊,我是刘媛。我在你家,见你没在就给你打个电话。”

    原来是那个怀☺孕的美女主持人啊,昨天不是刚刚去过他家吗?装模作样地掏出一张银行卡,妈妈一客气她就收回去了,她今天又过去干什么?不会想送几个苹果,然后把他家的苹果醋拿走吧。

    “小弟,你在哪儿呢?姐去找你,姐想请你帮个忙!”

    “没空没空,我正忙着呢!”说完魏猛就挂断了电话。魏猛早就在心里给刘媛的人品打了个负分,所以不等刘媛说什么事就一口拒绝。再说了,现在还有什么事比看着奚羽月重要呢。魏猛转身要回面馆,可他刚转身撞到端着碗吃面的白灵槐和苟小雨。

    “你俩干嘛呢?跟着我☺干什么?”魏猛擦了下溅到面汤的衣服,不满地道。

    “废话,我想跟着你啊!”这里距离面馆有近二十米,而白灵槐只能在魏猛三米以内活动,魏猛往外走,她也只能跟着,当然,吃货的本质,她当然要捧着面碗了。

    电话又响了,魏猛一看,还是刘媛的号码,魏猛接通电话,不耐烦地道:“大姐啊,我真忙着呢。”

    电话里的刘媛语调很急切,呼吸也很急促:“小弟,姐知道你是个能人,能把汽车都推走,姐也是没有办法,你姐夫要去绑架个女孩,你陪着姐去找他,拦着他。”

    “绑架?你直接报警不就完了?找我☺干什么?”

    “那你姐夫就进去了,他进去了,我这孤儿寡母的也就没法活了。小弟,你就帮帮姐吧,对了,姐这有三十万块钱,把你姐夫拦住,钱都给你!”刘媛的语气近乎于哀求,丈夫打电话的时候开了免提,她清晰地听到丈夫称电话里的人为王少,王少去找女人被人家父母拒绝了,他让丈夫找几个人,晚上把小姑娘绑了。作为一个著名主持人,刘媛可知道绑架是重罪,她刚劝丈夫不要做啥事,丈夫扔下句“老子的事,你少管,有你吃有你喝你就老老实实呆着,不爱呆你就滚!”开车出去了。

    刘媛想给公公打电话,可是又怕老公被公公教育后会更加的厌恶自己,思来想去,她想到了魏猛,一个用两只胳膊就把她的车推出几十米,救了她的性命的大男孩。让魏猛陪着自己去找丈夫,凭借着魏猛的巨大力气,拦着丈夫不让他做傻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三十万?”这可是个让魏猛动心不已的数字,自己现在有千钧之力,还能使出“阿杜跟”,还怕刘媛的丈夫吗?还玩绑架,在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度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黑社会”。有了三十万,自己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给奚羽月买颗大钻戒来感动她了。

    魏猛摇了摇头,把种种的幻想抛开,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保护奚羽月,没什么比保护奚羽月更加地重要。

    “不行,刘姐,我今天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看在钱的份上,魏猛说话的语气客气了很多,他想立刻就挂断电话,害怕再晚一些,他就会抵挡不住那“三十万”的诱☺惑。

    “小弟,你要帮我啊,不然那个叫‘奚羽月’的小姑娘就危险了!”

    “谁?你说谁?”魏猛听到了他最不想听到的名字,他手里的手机差点掉到地上,难道这就是那块水晶上写的:“奚羽月不甘受辱,自杀”的意义?做出这一切的,是刘媛的老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