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44 高小军,下签;王晨,下下签。
    高小军坐在沙发上,一根中华烟抽完,他那颗惴惴不安的心也未平静。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回到家,或许他只是不想趟王少的那趟浑水。

    虽然他喜欢漂亮的女人,但是他认为男欢女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哪怕只是交易,那也不要使用强迫。或许真如王少所说的,他是被刘媛的事情吓破胆了。

    也不知道那时候自己是怎么了,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就是被傻子抱过了,或者是小太妹玩腻了,居然迷恋起文艺女青年,于是他开始对电视台的女主播刘媛感兴趣。

    仅仅和自己吃过两次饭,刘媛便不再接受邀请,虽然没有当面说出“你是花花大少,我看不上你”的话,可是高小军从刘媛对他的态度看的出来,刘媛从骨子里对他有一种鄙夷。

    妈的,不就是个主持人啊,哥们又不是没睡过。如果不是比别的主持人漂亮,还是个研究生学历,老子会看上你?

    喝酒的时候,随口向王晨发了几句牢骚,王晨就塞给他那个蓝色的塑料袋,神秘地对他说:只要把这个东西往女人的酒杯里一放,保证可以让你心想事成。

    自己也是鬼迷心窍地听了王晨的话,在县里举办的新年酒会上,他把塑料袋里的蓝色粉末倒入了刘媛的饮料杯里。很快刘媛就头晕,昏昏欲睡。他便展示了他“男朋友”对“女朋友”的关心,搀扶着已经神志不清的刘媛进了县招待所,趁着刘媛昏睡的时候,得到了刘媛的身体。

    没想到快三十岁的老女人居然还是处女。

    当身体得到释放后,高小军就后悔了,高小军也害怕了。当床单上的鲜红映入他的眼中的时候,他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会带给他什么样的恶果。他慌忙地穿上衣服,逃离了房间。

    高小军躲进了东辽市的酒店里,终日在惶恐不安中度过,每天给疼爱他的继母刘桂琴打电话,询问家里的情况,生怕警察找上门。

    庆幸的是,一切都很正常,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说一样。

    十几天以后,高小军才放心大胆地回到双山县,像模像样地捧着一束玫瑰到电视台送给刘媛,他依稀记得刘媛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脸上透露出的是惊慌而不是愤怒,连花都没接就跑走了。那个时候,高小军那颗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下,因为他相信,刘媛不会去告他,甚至她可能不会对任何人说起他把她那啥了的事情。

    高小军恢复了过去的日子,上班泡妞,下班泡妞,潇洒地不亦乐乎。

    一个月后,高小军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让他晚上务必回家。高小军早早地回到家,问继母父亲找他什么事,刘桂琴也说不清楚,他只能乖乖地等着。

    直到晚上十点多,高小军的父亲高文宇才回到家,高小军想做个乖儿子,给高文宇送上拖鞋,可换来的是高文宇一记响亮的耳光:“畜生!看你干的好事。老子一辈子的辛苦就毁在你的手里。”

    刘桂琴忙把高文宇按在沙发上:“老高,老高,小心你的血压和心脏,有什么事慢慢说嘛,小军,你快去把参茶给你爸端过来!”刘桂琴嘴上安慰着丈夫高文宇,眼睛却不住地给高小军使眼色,高小军顾不得脸上的疼痛,仓皇地逃进厨房。

    刘桂琴熟练地在高文宇的太阳穴和额头轻轻地揉捏着,语气满是埋怨:“你这脾气啊,怎么不知道克制一些,说发火就发火,小军都二十四了,你怎么说抽嘴巴子就抽嘴巴子呢。我可告诉你,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打坏了我跟你没完!”

    高文宇“哼”了一声,余怒未消:“我恨不得打死他,这个逆子啊,就知道给我惹祸!”

    “小军从小胆子就小,他能给你惹什么祸!你从小就是对他太严格了,和老赵儿子比,咱家小军就算是五好青年了!”

    “还五好青年呢。有要进监狱的五好青年吗?”想到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高文宇的怒火又有些压不住了,他狠狠地拍了一下沙发,就好像沙发就是儿子一样。

    “有这么严重吗?”刘桂琴不以为然地道,手指上的力度增加了几分。

    “把电视台的刘媛给睡了,今天她爸找到了我,人家姑娘怀孕了!”

    “就这么点事儿啊,还值当你发这么大脾气?明天我去找刘媛,把孩子打掉不就完了嘛。”刘桂琴听到不过高小军搞大了女人的肚子,更加的不以为然,从高中到大学,她起码帮高小军处理过三四次这样的事情,说起来也算驾轻就熟。

    “人家姑娘一家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不打胎!”如果能处理掉那个孩子,高文宇还犯得着头疼吗?不止孩子不好处理,刘媛的老爸也不好对付。

    “什么狗屁虔诚的天主教徒,红卫兵那会儿,就他们拆庙拆教堂最积极。说到底还不是看你是县委书记,想借机会攀咱家的高枝儿!”

    “粗俗!”高文宇骂了句,还说人家是攀高枝儿,她也不想想自己是怎么搭上自己呢。那时候高文宇是镇长,到刘桂琴所在的村去检查工作,那时候的刘桂琴不过是村广播站的播音员,知道高文宇死了老婆,趁着高文宇喝多了,半夜三更就钻进了他的被窝。高文宇稀里糊涂都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找女儿的刘桂琴的老爹堵个正着,刘桂琴的老爹破马张飞地要找领导要个说法,刘桂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她爹说是她自愿的,一个女人都这么为他着想了,高文宇只能爷们一些,娶了刘桂琴。

    “你知道刘媛的父亲是谁吗?市日报的主编一支笔,她舅舅是京城的著名记者,人家说了,不光要告小军强奸,还要把小军的所作所为报道出去!”

    “这……”刘桂琴听到刘媛家里也是有势利的,立刻没了主意,说实话,把高小军抓进去她才不心疼呢,又不是她生的,这么多年自己做个慈母,都是为了给别人看的,如果事情被宣扬出去,虽然只是儿子出了问题,可在官场,这是政治污点,上面的领导难免不会对丈夫做出调查,那高文宇的官算是做到头了,她还想等着高文宇升官她去市里做她的官太太呢。

    “要不咱多给点儿钱,二十万不行就五十万,五十万不行就一百万。”年前收礼收了一百多万,还没捂热乎就要给出去,刘桂琴心里多少有些心疼,可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保住丈夫的乌纱帽要紧。

    高小军小心翼翼地端着参茶杯,递给高文宇的时候连头都不敢抬:“爸,都是我的错,你先喝口茶消消气!”

    高文宇没有接茶杯,冷冷地道:“这个月底,你就和刘媛结婚!”

    “爸,刘媛比我大好几岁,我不要她!你要非让我娶她,还不如让我去死。”高小军没想到父亲居然要他娶刘媛,自己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才追求刘媛的,一个快三十的老女人,就是漂亮,也不如十七八的小姑娘招人稀罕。

    “你睡人家的时候,咋不想想她比你大呢?这个事就这么定了,就算你要死,也把刘媛娶进门再死!”

    高小军当然不能去死,他只能顺了父亲高文宇的意,娶了刘媛,从结婚那天起,他就没给过刘媛好脸色,就希望刘媛能主动提出离婚,恢复他的自由之身,可是刘媛倒像铁了心,甘心情愿要做“贤妻良母”,哪怕自己神经半夜要吃二道街的馄饨,她也二话不说,挺着个大肚子开车去买。

    一失足就成了千古恨,这次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呢?

    虽然只是给王晨找了几个人自己就跑回家了,可是王晨毕竟是在他父亲的所辖地干那事,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会不会给父亲的仕途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呢?如果这件事情让父亲知道了,父亲会不会弄死自己呢?

    要阻止王晨,就算他要强奸那个奚羽月,也必须让他离开双山县,只要离开双山县,就和自家的老爷子没有关系了。

    对,就这么干。想到此,高小军把早已熄灭的烟台丢到烟灰缸里,掏出了电话……

    “老板,老板!”

    魏猛刚挂上电话,就听见有人喊他,低头一看,只见一个蓝脸一个绿脸的保安模样的人跪在他的面前,仰着头喷着笑叫他。

    “你们是谁啊?”魏猛隐约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二人,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老板,我们是城隍爷手下的鬼差,显佑伯叫我大蓝,叫他大绿。”蓝脸的鬼差陪着笑答道。

    原来是显佑伯的手下的两个鬼,被蓝脸鬼差一提醒,魏猛想起来在皇城夜总会里看过这两个鬼,他们是城隍爷的人,找自己干什么。

    “你们找我有事啊?有事也等以后再说,我今天没空!”刚刚和刘媛约好了,一起去找她丈夫高小军,这可是涉及到奚羽月安全的大事。

    “老板,显佑伯走的时候交代了,让我们兄弟二人听你的,土地收到什么接引的信息,我们俩就跑个腿,告诉老板,今天正好有个信息,我们就来禀告老板您了!”蓝脸鬼差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明信片,双手捧着递给魏猛。

    蓝脸的鬼差口才不错,把姿态放的很低,绿脸的鬼差几次想说话都被蓝脸鬼差抢了先。

    “我今天没空,你们就替我接引了吧。”

    “可是……”蓝脸鬼差迟疑了一下,若是平常的接引,他干了也就干了,可是今天这个活儿,实在是扎手,他害怕仅凭他和大绿,揽不下这趟活。

    “可是什么,我说你个蓝点颏,城隍不是让你听我的吗?咋让你干点活还推三阻四的呢。你看看人家,一句废话都没有!”

    “老板,这活,我们真接不下来!”魏猛的话音还没落,绿脸鬼差就说了如此的话。

    “我说绿帽子,刚夸你,你就打我脸是不?”

    “我叫大绿,不叫绿帽子,绿帽子太难听了!”

    “你叫啥我说了算,以后你就叫绿帽子,你就叫蓝点颏!你俩赶紧给我滚,别让我看见你们,不然……”魏猛说着用量天尺朝两个鬼差虚空点了点,吓得两个鬼差忙向后躲闪,这可是打鬼,被它碰到一点儿,小命就没了。

    “啥接引任务啊,我看看!”白灵槐走过来,拿过明信片,只见上面写着两行字:

    高小军,果山,下签。

    王晨,果山,下下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