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59 恶斗!弄不死你!
    “嗷!嗷嗷!嗷嗷呜呜!”奎木狼没理会魏猛,朝着白灵槐叫着。

    “靠!你还信不过我!”被一只狼无视,魏猛有种强烈地被侮辱的感觉,自己的信用等级比委内瑞拉等级还低,连个畜生都看不起他?

    “听从星君安排!”白灵槐微微想了一下,还是答应下,虽然不知道奎木狼的条件是什么,可他毕竟是天上的星宿神君,不会提出有违天道的要求。

    奎木狼点了点头,蹿到公路下面的土地上,借路基掩护匍匐向前,虽然奎木狼初为狼形,可动作却非常的熟练,四条腿并用,速度很快,不多时就爬到王晨尸体附近。

    魏猛暗骂自己连狗都不如,自己也可以像奎木狼那么爬过去嘛,只有不到二十米,自己何必硬扛着汽车跟人魈硬碰硬呢。

    “别想了,你爬不过去!”白灵槐猜出了魏猛的想法,适时地对魏猛做出了打击。

    “为啥?”

    “你屁★股太大,人趴在地上爬,屁★股露在外面挨打!”

    “那也比你强,连屁★股都没有,你说你作为一个女人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你不感到悲哀吗?白老太太,人家说亚洲有四大邪术,泰国变性术、韩国整容术、日本化妆术、中国PS术,你这是属于哪种邪术?这一会儿钟离春,一会儿夏迎春的,太惊悚了,我就担心啊,将来你老公和你欧欧叉叉的时候,你突然变身了,变漂亮了还好,对你老公算是意外惊喜,要是变丑了,就你现在这副样子,你老公不得吓阳痿了啊!”

    “滚犊子!”白灵槐朝着魏猛的脸上扇了一巴掌,居然敢侮辱自己的美貌,现在的模样虽然差了点儿,可这也不是自己愿意的啊。想着自己过去的样子,凤冠霞帔,风情万种,虽然比不了嫦娥那个小寡妇,可也算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要怪都要怪那个挨千刀的魏宝德,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复报复他。还有真武大帝,不就吃了他点供品吗?放着也是放着,他没有肠胃不吃,自己还不能吃了?封印了自己六十年,等有机会的,一定……算了,他就算了,老娘念他是盘古的儿子,就不和他一般计较了。

    魏猛下意识地躲了一下,可他的身体刚一躲开,汽车就重重地撞到他的肩膀,魏猛疼的一咧嘴,忙用肩膀抗住汽车,人魈的口水力量越来越大,汽车挨口水的那一侧已经破败不堪,如果人魈的口水吐到自己身上,魏猛连忙晃晃脑袋,把这个恐怖的念头从脑子里去掉。

    奎木狼两只前腿扒着路基,露出一点脑袋,刚够眼睛能看到前面,量天尺就在它身前半米的地方,而人魈正在全力朝着魏猛他们吐口水,根本没注意它这边。

    奎木狼后退用力身体一下子窜到量天尺的旁边,用爪子抓了抓地上的量天尺,它想把量天尺抓起来,不过量天尺总体外形类似于“剑”,“剑身”部份类似于“铁尺”,所以量天尺紧贴着地面,它的爪子也不是手那般灵活,量天尺在地上滑来滑去,就是到不了他爪子里。

    奎木狼围着量天尺转了两个圈,把脑袋贴着地面,量天尺和剑一样,有格,而且也如剑一样比剑柄要高一些,所以在这个地方有个缝隙,他张开嘴要把量天尺叼起来,可是缝隙太小,他的嘴根本没办法探进去,反倒把量天尺顶着向前移动。

    奎木狼接连试了几次,量天尺没叼起来,下巴倒是蹭掉一片毛,如果不是魏猛和白灵槐满口答应自己的条件,他可不会如此卖力。

    “你他妈快点啊,我这边快顶不住了!”因为天黑,距离又远,魏猛隐约看到奎木狼趴在地上不动了,忍不住吼道,人魈不止朝他们吐口水,而且开始往他们这边靠近,随着人魈地靠近,口水的力道更加的猛烈。

    奎木狼用尽最大力气,把爪子伸到最大,从剑格狭小的缝隙探进去,把量天尺的一段翘★起来,他一口咬住量天尺,刚要把整个量天尺叼起来往回跑,没想到量天尺叼起来,他的整个脑袋掉到地上。

    量天尺重三十三斤,这个重量对刚刚做狼的奎木狼来说,实在是太重了,就像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提起一对三十五磅的哑铃。

    下巴重重摔在凹凸不平的沥青马路上,奎木狼疼地“呜呜”叫了两声,也舍不得松开嘴,生怕好不容易叼★住的量天尺掉出来。可他叼着量天尺连脑袋都抬不起来,更不要说把量天尺拿给魏猛。

    “妈的,拼了!”眼见人魈再往前就要跳过汽车跳到自己和白灵槐的身边,魏猛左手用力,扯下汽车的车门,右手用力一推汽车,将汽车当成武器撞向人魈,也不管能不能把人魈怎么样,他操★起扯下的车门护住上半身身体,把白灵槐抱在胸口,用自己的身体护住白灵槐,朝着奎木狼跑。

    奎木狼把嘴往前挪了挪,咬住量天尺的柄,拖着量天尺朝魏猛跑,量天尺拖在公路上,发出沙沙地摩擦声。

    “败家玩意啊,那可是神兵利器啊!怎么能拖着走呢。你慢点,别蹭坏喽!”黄大力心疼地连连咂舌,忍不住朝奎木狼喊道。

    人魈发现目标跑了,转过身体,朝魏猛吐了一口口水,口水正好击中魏猛手里的车门,单薄的车门立刻出现一片龟裂,魏猛也因为巨大的力道向前抢跑了几步,魏猛就感觉拿着车门的这个胳膊就麻木了,就像不是他的一样,他也顾不得那些,只有没命地朝量天尺跑。

    可人魈哪里会给他喘息的机会,第二口口水再次击中龟裂的车门,车门立刻分崩离析,魏猛一抖手,把破烂的车门扔掉,把白灵槐搂在胸前往玩命地往前跑。跑出去没几步,第三口口水喷出,正好击中魏猛的后背,魏猛再也无力抵抗口水的力道,身体就像个皮球,在马路上滚了三四圈,趴到地上,身上脸上蹭伤了不知道多少处。

    就在身体失去控制翻滚的时候,魏猛依然死死地抱着白灵槐,用自己的身体护住白灵槐,滚了三四圈,白灵槐除了因为魏猛抱她用力过猛而觉得胳膊疼痛,身上竟然没有受到一点伤。

    “你没事吧!”白灵槐见魏猛咳嗦一声,嘴角流出鲜血,慌忙问道。

    “没事!咳咳!你也没事吧,还行,没破相,我真怕你破相了赖上我,我真怕你变身,我阳痿。咳咳。”魏猛依然把白灵槐护在身下,此时魏猛就感觉自己的腰像断了一样,两条腿被通了电般酥★麻疼痛,魏猛很害怕,害怕人魈再朝自己吐口水,只要再挨这么一下,他相信,他再也见不到奚羽月了,可惜啊,自己还是处★男,早知道不能把自己的第一次给奚羽月,就答应跟胖丫去小树林了。

    人魈的攻击并没有到来,因为魏猛的身体向前滚了几个圈,距离人魈有十几米,超出了人魈的攻击范围,人魈要想再次攻击魏猛,必须转过身跳过来才行。

    当人魈转过身的时候,高小军吓得紧紧抓着黄大力的衣服:“那个东西朝这边看了,他朝这边看了,他要跳过来了,要过来了,大哥,大哥,我们怎么办?”

    “没事,没事!你放心啊,有我呢,我的十万块钱不会白收的!你看,他没往我们这么来吧,你就放心吧。”

    奎木狼艰难地拖着量天尺到了魏猛的身边,身体蜷缩在魏猛的身前,拿魏猛的身体当掩体。

    魏猛抄起量天尺,咬着牙道:“妈的,有这玩意,人魈,我让你挨削!”说着松开搂着白灵槐的胳膊:“你离我远点,别让他的口水伤到你!我去跟他干一仗。”

    “嗷!嗷嗷!”奎木狼用爪子按在魏猛的身上,叫了两声。

    “别!”白灵槐也连忙阻止魏猛:“你没有精气,和人魈硬拼就是送死。你要听我的,按我说的做。”

    人魈向魏猛这边跳了两步,距离魏猛只有三四米的距离,因为他是背对着魏猛,不知道差多远也能不能攻击,他只能转过身体,才能看到魏猛。此时的人魈,正要转身。

    “你俩看啥呢,上去帮忙啊!”黄大力把苟小雨轻轻地放在旁边,朝蓝点颏和绿帽子喊道,以现在魏猛的情况肯定是打不过人魈,如果魏猛有生命危险,那他就顾不得暴露身份也要出手救下魏猛和白灵槐。

    “上仙,我们打不过人魈!”

    “谁让你们打了,拿锁魂铁链锁住他啊。锁完就跑!”

    “可是……”两个鬼差依然没动,显然是忌惮人魈的杀伤力。

    “他对着那边,也没对着你们,学学美国西部片的牛仔,弄个套丢过去,套完就跑!快点,这是你们表现的时候,你们要不上,等那小子回来,不得拿打鬼戳你们!”黄大力飘身到了两个鬼差的身边,抓★住两人衣服朝着人魈扔过去。

    人魈已经转过身,对着魏猛吐了一口口水。

    “拿我当盾牌往前冲!”没等魏猛明白白灵槐说的是什么意思,白灵槐已经跳起来,挡在魏猛的身前,人魈的口水正好击中白灵槐的身体,口水落在白灵槐的身上力道全失,化作一朵燃烧的红色莲花。

    “你……”魏猛见白灵槐跳到自己前面,连忙也爬起来,把白灵槐身上的红莲“摘”掉,白灵槐进盯着人魈,急促地道:“往前啊,拿我当盾牌!”

    人魈又一口口水射★出,白灵槐迎着口水跳过去,口水再次在她的身上化作红莲燃烧起来,魏猛还没来得及,奎木狼跳过去,用头把红莲撞掉。

    “别说,你还有点用!”

    魏猛话音刚落,人魈发现奎木狼,两只黑溜溜地眼睛就像*锁定了一样,口水朝着奎木狼射去,奎木狼左蹦右跳躲过了两口口水,被第三口口水打在胯骨上,奎木狼哀嚎了一声,身体咕噜出十多米,趴在地上不动了。

    就在这时候,两支锁链从天而降,一个套住了人魈的脑袋,一个套住了人魈的腿,套住人魈腿的锁链是绿帽子抛出去,他见套住了人魈,死命拉了一下就连锁链都不要了,撒丫子跑到黄大力的身后,没想到蓝点颏比他更早,蓝点颏把锁链扔出去就往后跑,只是他的圈做小了,套在人魈的大脑袋上卡住了。

    人魈的小小★腿哪里经得住绿帽子死命的一扯,一个跟头摔到地上,也就在这时候,魏猛已经近身到了人魈面前,举起量天尺用尽力气就往人魈的头上砸,可没想到量天尺穿过了人魈的脑袋,重重的砸在路面上,砸了一个坑。

    黄大力一捂脑门,他忘记了魏猛不会法术,不会运动真气使用量天尺,没有精气,对付一般的阴魂可以,可是对付人魈,那完全没有作用啊。

    魏猛不甘心又砸了一下,量天尺再次穿过人魈的身体,插入了路面里。

    此时的人魈抬起头,朝着魏猛吐出一口口水。

    “小心!”白灵槐想抢在口水打在魏猛之前护住魏猛,可是她连续被红莲烧到,三魂损伤得不轻,动作也变的缓慢,人魈的口水正好击中魏猛的胸口,魏猛的身体被击飞出去,嘴里喷出一口鲜血,就像一支血箭,直射人魈的头上,可是鲜血依然没有沾染到人魈一丝一毫,穿过人魈的身体喷到了量天尺上。

    白灵槐跑过去,搀扶起魏猛:“你怎么样!说话啊,怎么样!”

    魏猛咳嗦了两声,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眼睛死死盯着人魈:“妈了逼的,老子就不信了,弄不死你!”

    因为脑袋顶上套着个锁链,人魈的头抬了一下又低下,两只纤细的胳膊想把锁链拿到,试了几次都没拿下来。

    魏猛在白灵槐的搀扶下站起来,朝着人魈走去,刚才的受到的一击太重,魏猛每走一步都感觉内脏在翻腾,他紧★咬牙关,坚定地朝人魈迈着蹒跚的步子。

    朝人魈走的还有奎木狼,他的后跨已经被完全击碎,所以他只能用两只前腿用力,拖着整个两条后腿朝人魈爬行。

    人魈抬起头,朝魏猛吐口口水,又低下了头。

    白灵槐已经注意着人魈的动作,人魈刚一抬头,她就挡在魏猛身边,魏猛想把白灵槐推开,可口水已经射★到白灵槐的身上,待他把红莲弄掉,白灵槐身体一软,瘫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到几乎透明。

    “你等着,我给你报仇!”魏猛没有扶白灵槐,而是跨步站在白灵槐的前面朝着人魈走,如果人魈再吐口水也是先打中他,伤不到白灵槐。

    人魈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魏猛已经站在他的面前,把插入路面的量天尺拔★出来,高高举起:“妈的,我就不信了,我弄不死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