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62 我给你做心脏复苏呢!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高文宇手里那根中南海烟刚抽了一半,一直钟爱的诺基亚铃声,今天听起来是如此地刺耳。他一直在等这个电话,可当电话来的时候,他又害怕了。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宁愿这个电话永远不会响。

    23点,就在高文宇准时走出办公室要回家休息的时候,手里的诺基亚6300响了,他微微皱了皱眉,知道他这个手机号的人并不多,而在这个时候还给他打电话,绝对是“事出有因”。

    电话是公安局长古昭打来的,古昭的话很简单:“高书记,刚刚接到汇报,市长王农兵的儿子王晨被发现死在果山脚下的公路上,我正赶往现场。小军也在现场,出了交通事故,受了伤,但是没有生命危险。”

    听到王农兵的儿子王晨死了,高文宇的眼角剧烈地跳动了几下,眼睛随即眯成了一条缝:“能确定吗?”

    “能确定。南门口派出所的所长吴朋就在现场,他亲自给我打的电话。”

    “妥善处理,一定要查明真★相,还死者一个公道!我今天一直在办公室,随时给我打电话!”

    接下来的五十分钟,是高文宇最煎熬的五十分钟,王晨是什么人他很清楚,王农兵是什么人他更清楚,自己为了能在政治上更进一步,他用了三年的时间,整整三年的时间,费尽心思攀上王农兵这条线,没人知道他做了什么才得到王农兵的信任,当他得到王农兵的那句承诺以后,他在与老婆刘桂琴巫山云雨后得意的说:如果有个人知道王农兵有几根屌毛,不是他王农兵的女人,而是他高文宇。

    王农兵给他的所谓承诺,其实不过是王农兵端起茶杯要喝茶水前的一句话:下一届,市里呢,副市长有个缺儿。

    能攀上王家,曾经是高文宇自认为最明智的选择,王农兵“根红苗正”不说,家里那位“德高望重”的王老爷子如今依然经常出现在电视里,王老爷子在军政两界的地位举足轻重,莫说老爷子精神矍铄,就是王老爷子只剩下那么一口气,他们王家依然可以决定很多人的生死和政治前途。

    就在高文宇以更加饱满的热忱投入到工作中,等待更大的政治舞台的时候,王农兵唯一的儿子在他的管辖地界出事了,出事的时候还和他的儿子在一起。

    而且,他的儿子活着,而王农兵的儿子死了。

    高文宇几次拿起手机按下了王农兵的电话号码,可最终也没能按下诺基亚6300那个绿色的拨打按键。

    王农兵的儿子死了,死在他高文宇管辖的地界上,就算王晨是被天上掉下的陨石砸死的,他高文宇的政治前途也完了。打不打这个电话还有什么意义呢?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只能打洞。自己的老子是农民,老子的老子也是农民,老子的老子的老子还是农民,如今自己当上了县太爷,已经算是祖坟冒青烟了,估计这青烟啊,只能烧到这里了。

    该来的总还是会来,既然逃避和改变,那么只能面对。

    高文宇把烟狠狠地按在烟灰缸里,按下了接听键……

    魏征习惯地用胳膊护住眼睛坐起来,依然是那片宁静的山野,阳光明媚绿草茵茵,依然是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草生长地极其茂盛,坐在上面软软的,很舒服,依然是那条清澈的小河,缓缓的流淌。

    如果要找出什么变化或不同,那就是白灵槐。前两次在白灵槐都是漂浮在空中,就像《街头霸王》里的达尔锡漂浮在空中,而这一次白灵槐和自己一样,躺在草地上,自己坐起来的时候,白灵槐依然躺着一动不动。

    怎么又来到神识世界了?咋不按套路出牌呢?前两次来神识世界都是因为使用了“阿杜跟”,这次自己可连《街头霸王》都没玩,怎么也会进了神识世界呢?

    “嗨!到站了,醒醒!醒醒!”魏猛推了推白灵槐,白灵槐居然没有一丝的反应,魏猛又用力推了两下,白灵槐依然没有反应,魏猛立刻慌了神,该不是像奚羽月一样,三魂不见了吧,或者是没气了?魏猛忙把头贴在白灵槐的胸口,有心跳,只是声音不大,也许是距离心脏太远了,所以听地不清楚,所以呢,魏猛为了能更清晰地听到白灵槐的心跳以判断她的身体情况,魏猛就把他的头和白灵槐的胸贴的更紧密了。

    女人啊,真是奇怪的动物,不用怎么锻炼就可以有发达的胸肌,只不过男人的胸肌是硬的,她们的胸肌是软的,男人的胸肌像个坚硬的铁疙瘩,女人的胸肌就像个松软的大馒头。

    白灵槐的胸肌太大,太碍事,把耳朵贴在上面就像贴着一层厚厚的海绵,根本听不起白灵槐的心跳,于是魏猛想了个办法,他伸出了手,握住了那两块胸肌,希望可以把胸肌挪开一点,好让他可以听地更清楚一些。

    “好大啊!”魏猛不由地赞叹了一句,他的手连篮球都能抓的住,对着白灵槐的胸肌,他竟然有种无法把握的感觉,篮球是硬着,这个是软的,自己稍稍用力,它就会随着自己的力道变化。

    “你在干吗?”魏猛正陶醉在篮球和胸肌的手★感对比的时候,白灵槐一声娇喝打断了魏猛的思绪,他还没完全缓过神,抬头看着白灵槐,两只手依然握着白灵槐的胸口的高耸。

    “没干啥,看你昏迷了,给你做心脏复苏呢!”说着两只手向下按着,魏猛的确学过急救,可他显然忘记了,心脏复苏术,是将另一只手的掌根置于第一只手上垂直向下用力按★压,而不是像他这样,两只手分别按在左右胸口,还时不时地揉★捏一下。

    “臭流氓!”

    魏猛在草地上翻了一个滚,抬头看着天空,傻呵呵地道:“好多星星啊!”

    古昭没有用秘书通报,直接推开了高文宇办公室的门,反手将门紧紧地关上。

    高文宇伏在办公桌上,拿着红蓝铅笔认真地批阅着文件,用红蓝铅笔是高文宇多年的习惯,这个习惯源于他小时候看的革命电影,那些老总拿着红蓝铅笔运筹帷幄,指挥千军万马的样子让他着迷,所以从他当上镇长开始,他就养成了用红蓝铅笔批阅文件的习惯。

    古昭没有想到此时的高文宇会如此的沉稳,更没有想到此时的高文宇居然会一丝不苟地工作,连他进了办公室都没有注意。他悄悄地坐到沙发上,点上一根烟,等着高文宇。

    十多分钟以后,高文宇才将文件批阅完,他拿起文件,很满足地看着文件上用红蓝铅笔写的标注,这是他得到王农兵“承诺”以后最满意的批阅,如果按照自己批阅的方法实施,双山县的农田水利将会更上一个台阶。

    他此时才发现沙发上的古昭,笑道:“你来了!”那说话的语气,那说话的表情,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来了有一回儿了!看你在工作就没打扰你!”古昭又点了一根烟,把香烟丢到茶几上:“小军送医院了,大夫说没什么事,有点轻微脑震荡!我给嫂子和侄媳妇都打电话了,你就放心吧。”

    “王晨的死因是什么?”

    “初步判断是突发心脏★病,确切地要解剖尸体才能确定。不过,我们还没通知他的家人!”

    “王农兵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明天,哦,已经过了十二点了,是新的一天了,今天上午9点他要开常委会,开完常委会,他会亲自来双山县接王晨。”

    “嗯!”古昭的回应更像是下意识的反应,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王市长这么快就知道。

    “老古啊,先说说事情的经过吧。”高文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着脸色阴沉的古昭。

    “王晨看上县高中的女学生,把女学生骗出来要带走,小军正好也喜欢这个女学生……”

    “不可能!”高文宇打断了古昭的话:“高小军的老婆刘媛是著名主持人,他和刘媛很恩爱,而且刘媛马上就要生孩子了。”

    “呃……”古昭一时语塞,高文宇的话就是给他儿子定了性,他儿子和他儿媳妇是恩爱夫妻,而且人家小两口都快有爱的结晶了,说他儿子喜欢什么女学生,那就是给他儿子泼脏水,是污蔑。

    “继续说!”

    古昭顿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思路才继续道:“王晨把女学生带走的时候,被高小军和南门口派出所所长吴朋,片警吴绍纯看见,高小军配合警察加以阻止。”

    “等一下!”高文宇再次打断了古昭的话:“女学生是自愿被王晨带走的,还是被胁迫的?”

    古昭又是一时语塞,他思考了一下,道:“据吴朋说,王晨是把那个女学生迷晕后才把女学生带走的。”

    “有证据吗?去年县里刚批给你们公安局800万更换高清摄像头,工程完工了吧。”

    古昭的心里一动,看着高文宇的脸,希望从高文宇脸上的表情看出他的真实意图,高文宇脸上表情古井不波,看不出他担心,也看不出他恐惧。王农兵唯一的儿子死了,死在了高文宇他管辖的双山县,他凭什么可以这么沉稳?难道他得到了王农兵的承诺,对这件事不追究?不可能。王农兵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就因为喝酒碰杯的时候,白水县县长的酒杯比他的酒杯高了,一年后,县长就成了村长。更何况这次是王农兵唯一的儿子死了。

    难道高文宇也是个有后台的主?后台支持他跟王家大干一场?不可能,高文宇有几斤几两他最清楚,为了能再升一步,高文宇一直在巴结王农兵,如果他高文宇真有后台,怎么会干了一届县委书记被交流到双山县依然是县委书记,按照不成文的规矩,如果不能升,那么只能降。所以高文宇到了才那么卖力地想攀王家这个高枝儿,而这次强烈建议提拔高文宇的,恰恰是王农兵。

    “龙腾宾馆大门的摄像头拍到了一些,虽然不是很清晰,不过可以看得出,王晨是迷晕了奚羽月后才抬上的车!”

    “那王晨的这种行为,算不算绑架?是不是犯罪?”

    “当然是犯罪!”这次古昭毫不犹豫地回答,他基本了解了高文宇问话的目的,也基本了解高文宇想听到什么。

    “听说那两位民警也是在阻止犯罪行为的时候受的伤?”

    “也?”古昭顿时明白了一切,根本不需要自己汇报,高文宇已经知道了事情的一切,而且,高文宇已经想到了应对的办法。难怪高文宇那么镇定,原来他是有备而来啊。

    “是的,高小军在阻止王晨把人质带走的时候,王晨开车撞翻了高小军的车,导致高小军至今昏迷,当遇到我们警察阻止的时候,王晨竟然掏枪射击,造成我们警员中枪受伤,现在正在医院做手术!”

    “可恶!可恶至极!王晨是什么人?不止有枪,还对着警察射击?他想干什么?谁给他肆意妄为的权利。”高文宇拍案而起,两眼圆睁,话是正气凌然,表情是怒不可遏。

    “装!继续装!”古昭的心里不屑地道:“都是老家雀,玩什么老家贼。”

    无论心里怎么看不起,古昭都要全力配合,他从沙发上站起,一挺胸脯,道:“我代表公安局保证,重拳出击,打击罪恶,保证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不止要保证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更要保护好自己,如果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怎么保护人民呢?你陪我去趟医院,去看看受伤的同志,我们同志的血不能白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