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64 我也要捅你屁股
    “傲气面对万重浪,热血像那红日光……”

    魏猛跪在草地上,眼泪一对一双,哪怕他仰起脸四十五度,依然无法阻止委屈的泪流淌。他扯着脖子高声歌唱《男儿当自强》,像是在给自己激励,更像在宣誓他一个男人的担当。

    “行了,别咧咧了。一个大男人,哭什么?”白灵槐被魏猛吵地心烦,一首破歌唱了六七遍了,唱的好听也行,破锣嗓子还跑调,如果不是和他三魂混在一起,自己早就弄死他了。

    “这是干啥啊!干啥玩意说打就打啊,抽了几个大嘴巴子不够,还拿拐杖在人家头上打一通《将军令》。我也是人生父母养的,凭啥让你想打就打啊!”魏猛抹了一把马上就要流到嘴里的鼻涕,抽抽搭搭地控诉着白灵槐的暴行。

    “你占我便宜我不打你!”

    “不就是摸了几下咂(东北对女性第★二★性★征的口语表达)吗?多大点儿事啊,再说,我给你摸坏了吗?我摸坏了吗?没摸坏你打我★干啥!”

    “你能不能不那么贱!能不能学点好?没事学小岳岳有意思吗?咋地,耍流氓你还有理了!你赶紧把嘴给我闭上,不然,我打你一顿《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白灵槐挥起拐杖,对着魏猛的脑袋,做出随时敲打的架势。

    “谁让你长那么好看!满大街那么多女人,我咋不对人家耍流氓呢?还不是你国色天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秀色可餐!对了,说到餐了,你应该深有体会,把一盘龙虾鲍鱼放你面前,你会光看着,不拿起筷子尝一口!”

    “滚犊子。好看也不是给你看的!”被魏猛一顿“夸赞”,白灵槐很受用,美滋滋地收起拐杖:“起来吧,快点的!”

    “我再唱一遍《男儿当自强》!”

    “你再唱一句,我就把你嘴缝起来!”

    “你有针吗?”

    “没有啊!”

    “傲气面对万重浪,热心……不唱了,我都不唱了,你离我远点!”魏猛见白灵槐把手中拐杖一晃,拐杖就变成了根比纳鞋底子还要大三号的钢针,立刻改口,白灵槐似乎不依不饶,拿着针朝他走来,魏猛更是慌了神,一边求饶,一边连滚带爬地往后退。

    “把它背下来,我就饶了你!”白灵槐盘膝打坐,五心朝天,把手中的钢针朝草地上一掷,钢针落在地上便重新变成拐杖,笔直地竖在草地上,白灵槐掐诀念咒,掐诀掐的是本师印诀,念咒念的是智慧明净心神咒,不多时,草地抖动,就在拐杖下面升起一座石碑。

    石碑大约两米高,近两米宽,魏猛爬过去,颤抖着双手抚摸这上面密密麻麻的着繁体字,望着最上面刻着的标题:老子黄庭经,眼泪又流下来了。

    “干啥玩意儿呢?哭啥啊?”

    “白老太太啊,这个多少字啊?”

    “一千二百字!”

    魏猛“扑通”一声翻身倒地,把脸往草地里一埋,一动不动。

    白灵槐的身体贴着地面飘到魏猛身边,拿拐杖敲了敲魏猛的脑袋:“干啥呢?赶紧起来。耍啥死狗!”

    魏猛依然一动不动,任由白灵槐拿拐杖敲他脑袋,戳他腰眼,他都一动不动。

    白灵槐举起拐杖,左手在拐杖上弹了一下,拐尖的部分生出一寸长的钢针,白灵槐举着拐杖朝魏猛的屁★股瞄了瞄,毫不留情地扎了下去。

    “啊!”魏猛一声撕心裂肺地惨叫,双手捂着屁★股在草地上翻滚了几下,爬起来就解裤带。

    “臭流氓,你干啥!”白灵槐花容失色,看到魏猛的解裤子立刻出生制止。

    魏猛根本不理睬白灵槐,把裤带解开,裤子从里到外褪到膝盖一下,扭转上身努力看着自己的屁★股。

    “不要脸!”白灵槐忙转过身,这个魏猛啊,以为自己是三四岁的孩子呢,不管有人没人,裤子一脱到膝盖,你一个十六七的大小伙子,怎么就没有一点羞耻心,当着一个大姑娘露屁★股呢。

    魏猛摸了一下屁★股,也不提裤子,跳着到了白灵槐的身前,把手往白灵槐面前一伸:“你看看,你看看,摸一把一手血。”

    白灵槐哪里看的见,魏猛跳到她身前,她就吓得紧闭双眼,身体一转背对着魏猛。

    魏猛不依不饶,跟着白灵槐,你往哪边转我就往那边跳,举着沾着血的手就想要个说法。

    “你看看,你到底想咋地!打完了还拿铁锥子扎,你咋不一下弄死我呢?你看看这血,止都止不住,你把眼睛睁开,睁开瞅瞅!哎呀,我脑袋迷糊了,肯定是失血过多了。”

    “滚犊子!”就拿锥子扎一下屁★股,咋地,把屁★股里的大动脉扎投了?还失血过多脑袋迷糊,魏猛要是这样的体质,蚊子咬他一口他都能贫血。白灵槐把眼一瞪,可她刚睁开眼,连忙拿左胳膊把眼睛挡住,右手拿着拐杖,也不管能不能打到魏猛,也不管会打到魏猛哪里,就是一个劲地挥舞。

    盲打!真正的盲打!虽然白灵槐用胳膊挡住了眼睛,虽然白灵槐只是胡乱地挥舞,她的拐杖还是打在魏猛的身上,魏猛的屁★股贴的太近了,白灵槐打不着比打到还要困难。

    实力!绝对的实力!虽然白灵槐用胳膊挡住了眼睛,虽然白灵槐只是胡乱地挥舞,她的拐杖还是把魏猛打出十多米,大头朝下掉到河里。魏猛的行为实在是太贱了,白灵槐想不使全力比使用全力还要难。

    “你骗我!”魏猛跪在草地上,眼神中充满着不服气。

    “我骗你啥了?”白灵槐不明白为什么魏猛会这么说,魏猛刚掉河里她就把魏猛“捞”出来了,倒不是怕魏猛被水呛到,主要是如果他在水里失神了,他就从神识世界离开回到人世间了,这次把魏猛弄到神识世界是为了让他疗伤,滋养精气,自己也想借此机会教魏猛一些基本的法术,不能让他每次都使用“极空破”。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根本就不能离开神识世界!你骗我!”

    “谁告诉你的?”

    “你扎我屁★股之前,我趴地上念了两遍《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根本就没离开神识世界!而且,跟我说,背诵《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就能离开神识世界,其实我还是掉河里才回去的。而我这次来神识世界,正是你让我背诵《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之后。所以,我敢肯定,《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根本就不是离开神识世界的方法,是进入神识世界的方法。你骗了我,你个大骗子。”

    “就骗你了,你想咋地,你赶紧把裤子给我穿上,不然我可扎你屁★股喽!”

    “你那不是扎,你那是捅。”

    “这个……有区别吗?”白灵槐想了想,不知道这两个字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了,扎是啥,人家是护士姐姐,穿个白色的,膝盖以上的护士庄,领口开到肚脐儿,里头穿着黑色的蕾丝内衣,打扮地花枝招展,拿着个小小的注射器,柔声细语地说,猛男,我们要扎屁屁喽。这才叫扎!”

    “滚犊子。你见哪家医院的护士像你说的那样!”

    “怎么没有,苍老师都演过了,后面苍老师还吃马赛克呢!”

    “啪啪啪!”拐杖所到之处,一片隆★起,魏猛的额头多了好几个大包。

    魏猛没躲,就拿脑袋迎着白灵槐的脑袋,被打的时候紧★咬着牙,没有叫一声,魏猛既不躲又不叫,白灵槐反倒没有继续打的兴趣,只敲了十几下就停手了。

    “以后少看两三个人就演完的电影。说,啥是捅?”

    “一个女人,丑,特别丑,要多丑有多丑,拿个刀子,往人家屁★股上捅。”魏猛咬着牙,恨恨地道。

    “我拿的不是刀子!”

    “对,就这点有偏差,其他条件都相当符合!”

    “你是不是想死了?你就是拐着弯骂我丑呗?”

    “你胡说!我哪拐弯了?我是笔直大道地说你,丑!”

    “你!”白灵槐把拐杖高高举起,魏猛吧身体一挺,睁着眼咬着牙迎着白灵槐,白灵槐有些发愣,魏猛对自己一直是“低眉顺眼”的,自己也习惯了魏猛对自己“百依百顺”,这突然强硬★起来自己还真有点不适应。

    他这是咋地了?这是要“起义”啊?这脖子挺着,胸★部拔着,这下面是啥玩意啊,它咋还翘着呢?这是……

    “臭流氓!”白灵槐大吼一声,手中的拐杖变成了槙村香的巨锤,上面还赫然写着100T,锤起人落,魏猛的下★半★身被砸进草地里,只有上半身露在外面。

    白灵槐满意地用拐杖托起四处找星星的魏猛的下巴:“这下顺眼多了!小猛啊,记住白老太太给你的忠告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看你多幸运,有选择的权利。”

    “你把我像个小树一样种在这儿,我还有个屁选择权?”

    “你是国家的栋梁,我这么做,不是帮你茁壮成长嘛。你放心,只要你把《黄庭经》背诵好,我就放你出来!”

    “我为什么要出来?你知道我最喜欢的歌曲是啥不?《小草》,你知道我最羡慕啥不?植物,啥都不用做,饿了就进行光合作用,渴了就拿脚吸水,多惬意啊。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颗无人知道的小草……”魏猛扯着破锣嗓子,把一首经典励志歌曲唱成了摇滚,还是陕西派的秦腔摇滚。

    “闭嘴!”白灵槐捂着耳朵喊道,这声音太刺耳了,让她实在忍受不了。

    魏猛根本不理睬她,不,并不是不理睬她,白灵槐喊完,他的歌声更大了,调跑得也更远了。

    “谈判!谈判!”白灵槐捂着耳朵喊道,这声音太刺耳了,让她实在忍受不了,她真担心她再听下去,她会吐血而死。

    “哼哼!知道大★爷的厉害了?知道手抓饼也是干粮了?知道小★泽玛利亚也是演员了?知道……”

    “滚犊子。立刻麻溜撒冷地。把《黄庭经》背会,背会了我好教你法术!”

    “不背!”魏猛的回答简短直接。

    “背会了,我叫你法术?”魏猛不是想学法术吗?怎么自己说教他法术,他还不学了呢?

    “不背!”魏猛的回答斩钉截铁。

    “为啥啊?你居然不想学法术?学了法术可以成仙,到时候可是位列仙班啊。”

    “那也不学!除非你答应我两个条件。”

    “给你脸了是不?你爱学不学,不知好歹的玩意儿!”一个破被还叠起来了,如果不是自己的阴魂和他的阴魂互换,不靠他自己不能恢复道行,鬼才搭理他一个莽夫,还是个不知羞耻的莽夫。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

    “说说你的条件!”白灵槐把嗓门提到最高,不然压不住魏猛的嗓子,魏猛刚唱了两句,白灵槐就头晕,恶心,眼睛发花耳朵嗡嗡作响。

    魏猛满意地晃着脑袋:“我有两个条件,第一,你要向我道歉,郑重其事地请求我的原谅。”

    “凭啥?我凭啥向你道歉?”

    “你欺骗了我,你不止欺骗了我的精神,还欺骗了我的肉体,让我背诵《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你知道对于语文考41分的我来说,你知道那是对我精神和肉体多大的摧残吗?”

    “五百个字?能摧残你到哪儿去?”

    “你是不是骗了我?说背诵《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能离开神识世界,其实离开这里跟《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没有一毛钱关系吧。就因为你的欺骗,让我幼小的心灵产生了阴影,我现在都对整个社会不信任了。你说你啊,作孽啊。”如果不是被“埋在”地下一半,魏猛痛心疾首地跳起来,那表情就像正在参加《等着我》一样,眼泪含在眼睛里,随时都要掉下来。

    “行,你把《黄庭经》背下来,我就向你道歉。”

    “那不行啊,万一你反悔呢,我上哪说理去。两个条件,必须提前兑现。”

    “对不起,我错了!我向你道歉!”白灵槐就想尽快让魏猛把《黄庭经》背诵好,所以也不和魏猛纠缠,不过是道个歉嘛,这里也没别人,就是给他磕头也没人看见,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就先让他得瑟一下。

    “行,我接受你的道歉,下不为例啊。”

    “别废话了,赶紧说第二个!”

    “你的态度得注意啊,你这个态度让我很不舒服啊!”

    “滚犊子。你说不说?”

    “我也没说不说啊。第二个条件,就是你捅我屁★股一下,我也要捅你屁★股一下!”

    “滚犊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