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78 泥腿子,狗腿子。
    双山县医院最好的病房内,吴绍纯的妈妈看着病床□上的儿子,她想安慰儿子,可是眼泪就是不听控制地往下掉。自己老公是警察,自己的小叔子也是警察,所以让自己的儿子也考了警校,儿子毕业就安排到小叔子的派出所,无论是自己还是孩子他爸,从来没想到让儿子吴绍纯当什么英雄,自己的想法很简单,儿子平平安安,有个稳定工作,再有那么一点作为国家统治阶级的优越感,这就足够了,谁能想到,做个小片警还有这么大的危险,好端端地把一条腿弄没了。

    儿子才二十多岁,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年轻轻的没了一条腿,这让他以后可怎么办啊,哪家的好女孩会嫁给一个一条腿的残疾人啊。

    儿子刚进手术室,各路的领导走马灯似地过来看望和慰问,县委书记高文宇更是在公安局长古昭的陪同下亲自前来,对儿子大加赞赏,电视台的人全程摄像,要在早晨的新闻播出。吴绍纯的爸爸妈妈曾经一度觉得很骄傲,可儿子被大夫从手术室推出来,大夫说儿子截肢的以后,吴绍纯的爸爸妈妈突然感到,原来一切的荣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儿子的那条腿。

    “妈,好端端地哭什么啊。你儿子现在是英雄了,你应该高兴!”

    “你这样,妈能高兴吗?腿都没……”吴绍纯妈妈的话说不下去了,她怕她的话刺激到儿子,儿子表面上嘻嘻哈哈满不在乎的样子,可他心里一定特别难受,比自己还要难受。

    “儿子,腿……疼吗?”

    “不疼,一点儿都不疼,爸,你劝劝我妈!”

    吴绍纯的父亲没有动,他不知道如何安慰自己的妻子,作为一个有二十多年警龄的小警察,他不知道是应该夸赞自己的儿子,还是应该痛骂自己的儿子,他和弟弟吴鹏了解了一下情况,儿子是看到市长王农兵的儿子王晨绑架个女学生,儿子制止的时候被王晨开枪打伤。当他听到弟弟说出事情的经过后,他在内心大骂儿子幼稚,市长的儿子岂是他一个小片警能惹得起的,出了警校满脑子“捍卫正义”,他哪里知道社会的复杂,可他的内心里,又很佩服自己的儿子,警察嘛,就应该干点警察的事儿。

    他可以毫不怀疑,如果他遇到这样的事,他会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大大方方地躲开,内心没有哪怕一点点的愧疚,但是知道儿子的所作所为后,他的内心产生了羞愧之心,而这种羞愧之心,仅仅是因为自己过去那种脱离了警察最基本标准的想法。

    警察最基本的标准是什么?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财产,保护公共财产,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

    病房的门被轻轻敲了两声,随即被推开,吴绍纯的妈妈以为又有领导前来看望儿子,连忙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起身相迎,可没想到进来是小叔子吴鹏,在吴鹏的身后还有个又高又壮的黑人。

    吴绍纯的妈妈见是吴鹏,没搭理吴鹏,重新坐在儿子旁边,吴鹏朝大哥点头示意了一下,想跟嫂子也打声招呼,可见嫂子故意没搭理他,自己也觉得理亏,躲在黑人的身后,为啥理亏?这不明摆着嘛,人家的儿子和自己出去,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人家儿子没了一条腿,自己还是孩子的长辈,就这事儿,说给谁都难免脸红。

    那个黑人自然是黄大力,吴绍纯看到黄大力很兴奋,叫了声“黄大哥”,居然要从床□上起来,他妈妈连忙按住了他:“别动,别动。小心伤口!”

    黄大力也连忙跑到床边,帮忙按住了吴绍纯:“别动,你这刚动完手术,需要静养!”

    吴绍纯果然更听黄大力的话,老老实实地躺好,道:“黄大力,没想到你能能来看我。”

    “你既然叫我大哥,你出这么大的事儿,我怎么能不来看你呢。现在怎么样,伤口没事吧。”

    “没事没事,大哥你说的真准,这条腿,真没留下。哈哈!”

    “行,像个老爷们儿,我还真怕你看没了条腿后,会撒泼打滚哭鼻子!”

    “怎么可能呢!”

    吴绍纯的妈妈打量了着这个被儿子称为“黄大哥”的黑人,黑的像个碳头,头发金黄像个拖把,只是这个人好没有礼貌,看病人居然空着两只手,就算拿个三十五十的果篮也算个人情啊。儿子怎么还认识个老外呢?穿个搬运工的红马甲,这是亚非拉第三世界过来,投靠咱们这个革命战友国家了?

    黄大力从吴绍纯妈妈眼里看出了不满的意思,笑呵呵地从随身的帆布背包里掏出个方便饭盒,还是买方便面送的那种塑料的方便饭盒,递给吴绍纯的妈妈,道:“这位是阿姨吧,我这来的太匆忙了,我呢,日子过的也不富裕,就随便带了点山货,给我这小老弟补补身体,您收好了。”

    吴绍纯的母亲当然看不上这种用方便饭盒装的东西,可是人家送来的,自己也不好当面拒绝,就随手接过放在桌上。

    黄大力见人家没当回事,微微笑了笑,朝着吴鹏使了个眼色,吴鹏心领神会:“大哥大嫂,你们出来一下,我有点事儿和你们说。”

    “有什么事,就在这儿说。”吴绍纯的妈妈语气不善地道,虽然她也知道儿子没了条腿的事情不能怪小叔子,可是她就是没法心平气和地对这小叔子说话。

    吴绍纯看到黄大力朝着叔叔使眼色,就抓起桌上的方便饭盒,递给妈妈道:“妈妈,你把黄大力送我的东西热一下,我想吃。”

    “你想吃什么,妈给你做!”吴绍纯的妈妈接过饭盒,饭盒很轻,她也纳闷里面装的什么,就随手打开,只见里面放着干萝卜,还是被切成好几段的干萝卜。

    “吴妈妈,这是我自己晒的,炖汤,正好给绍纯补补元气。”

    “萝卜补元气?”人家都是人参补元气,萝卜应该是泄气的。这是萝卜吗?怎么不太像?长的像个小娃娃似的。小娃娃?难道这是人参?自己看过的人参都有很多参须,可这个什么都没有,再说了,谁能把好端端的人参随随便便切成几节,拿个方便饭盒装着呢?

    吴鹏见嫂子没动,求救般地看着大哥,吴绍纯的父亲过去拉起了老婆出了病房,吴鹏随即也离开,离开的时候不忘把病房的门关上。

    吴绍纯的妈妈从饭盒里拿起一小片,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虽然那片东西已经很干,可是还能闻到一股子土腥味,再仔细闻了闻,在土腥味里面还有一股子淡淡的,有点类似蜂蜜地甜甜地药香。

    “这是萝卜吗?”吴绍纯的妈妈喃喃地道。

    “嫂子,你就不要想了,肯定是好东西。”

    “不行,我去找大夫问问。”吴绍纯的妈妈拿着方便饭盒一溜小跑到了主任的房间,可是医院的主任都是西医,不能确定饭盒里的东西是萝卜干还是其他什么东西,就让吴绍纯的妈妈去中医药房问问,吴绍纯的妈妈马不停蹄跑到中医药房,药房的老大夫只看了一眼就一口断定是人参,而且拿起一片小心翼翼的看了又看,犹豫了一下,很不好意思地恳求问道:“我能要一点尝尝吗?我就要半个火柴头那么点儿就行。”

    吴绍纯的妈妈一愣,她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这样说,东北这边就出人参,也不算啥稀罕地东西,至于用恳求的语气吗?

    “大夫,你不用这么客气,这一片送给你!”吴绍纯的妈妈掐了不大不小的一块,递给大夫。

    “不行不行,这么大我可不能要,我就要一点儿就行!”大夫连忙摆手拒绝,可看着那块人参又很舍不得,小心的接过放在案板上,用小刀切下比火柴头还小的一块后,又送还给吴绍纯的妈妈,然后把切下来的那么一小块放在舌头上,让那一小块人参在他的舌尖转来转去。

    “大夫,这棵是啥参啊?”吴绍纯的妈妈从大夫的表现上看出了黄大力送给儿子的这棵人参的不寻常。

    “野山参。起码三百年的野山参!”

    就是野山参啊,听到这个答案,吴绍纯的妈妈有点失望,吉林的野山参多的是,山货商店里百八十块钱的东西,这个大夫也太大惊小怪了吧。

    “大姐啊,当年一棵二百年的野山参就卖到了一百八十七万,您这是超过三百年的,你就是要五百万,恐怕都有一群人抢着买。”

    “什么?五百万?”

    病房里,黄大力抽了抽鼻子,笑着道:“还行,一直没尿裤子。”

    “插着尿管了,大哥。”吴绍纯嘿嘿笑了两声道:“谢谢您啊,如果你不提前告诉我,我要看到我没了条腿,恐怕真要尿裤子了。”

    “给你说点正经的,给你看点东西。”黄大力掏出手机,点开一段视频,递给吴绍纯。吴绍纯兴奋地接过手机,黄大力能特意过来给他看的,肯定是很重要的视频,可没想到他看到的,不过是《西游降魔篇》中的一个片段,就是天残脚大战孙悟空的片段。

    “大哥,就这片你还弄个枪版,《西游降魔篇》我看过,是个烂片。”

    “看重点,看重点。谁让你看画质了。这是我在电影院里用手机录的,不是下载的。你还警察呢,不知道著作权保护法啊,不知道保护作者合法权益吗?不知道盗链犯法吗?你没看看这个小说,盗链多少了?点击数比首发网站都多。”

    “大哥,你别激动,我再看看!”

    “仔细看看,看看那个老头叫什么?”

    “天残脚啊。咋地了?”吴绍纯突然明白了黄大力的意思,兴奋得从床□上坐起来,因为用力过猛,腿上的伤口剧烈地疼痛,让他又倒在床□上,额头冒出一层汗水:“大哥,你有办法让我练成电影里的天残脚?”

    黄大力扯了点面巾纸,给吴绍纯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你是不是傻?电影里的东西你也信啊,电影里叶问还打泰森呢,你信吗?”

    吴绍纯被黄大力的话弄蒙了:“那大哥你让我看这段,是啥意思啊?”

    “艺术来源生活,高于生活嘛。我不能把你弄得像电影那么牛逼,不过让你一百米跑近9秒,还是不成问题的。”

    “大哥,百米世界记录是9秒58,你让我一条腿跑进9秒,我能理解为,你是逗我玩呢吗?”

    “我给你讲个故事啊,当年有个县官瘸了一条腿,找李时珍看病,李时珍就把县官手下一个衙役的腿锯下来,给县官按上,衙役没有腿也不行啊,就把狗的一条腿锯下来,给衙役按上,狗没有腿自然也不行,李时珍就用泥巴给狗做个腿,弄得狗撒尿必须抬起一条腿,不然就会把泥腿弄没了。”

    吴绍纯想了想,看着黄大力道:“大哥,你能给我弄条新腿?”

    “能啊。”

    “那你是给我弄条狗腿呢,还是给我弄个泥腿呢?弄个狗腿,我就是狗腿子,弄个泥腿,我就是狗,怎么地,我都没好,是不?”

    “那就看你的选择了,你想想,你,加上条狗腿,那不轻松跑进9秒啊。”

    “大哥,你给我弄个拐,我学铁拐李行不?”

    “你想得美吧,人家是上八仙,你就是个泥巴狗腿子,对了,事情有点变化,一会儿你叔叔会让你改口供,你别犯倔,你叔让你怎么改,你就怎么改,敢不听话,我就不认你这个小弟。你□妈要回来了,告诉你□妈,人参是好东西,但是也不能多吃,一次放几片就行了。”黄大力从包里掏出一本书,丢到吴绍纯的脸上,吴绍纯下意识地一闭眼,等他再睁眼的时候,黄大力早就没了踪影。

    吴绍纯的妈妈兴冲冲地抱着方便饭盒跑进来,见病房里只有儿子一个人,高兴地情难自禁:“儿子,你那个朋友是啥人啊,出手真大方啊,你知道这个是啥不?是人参,三百多年的人参,值五百多万呢。大夫说了,你吃上这个人参,很快就能好。”

    “我大哥说了,人参虽好,不能多吃,一次放几片就行了!”吴绍纯不以为然,黄大力是神仙一样的人物,弄个几百年的人参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他高兴,兴许连蟠桃都能弄来。吴绍纯拿起黄大力丢给他的书,书名赫然写着《天残脚》。

    “儿子,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他不是人,他是神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