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82 黑老太太和狗男女
    “少他妈扯犊子。赶紧开车,还有半小时就比赛了。”魏猛满脑子都是篮球比赛,哪有心思赚钱,关键是赚了钱还要给他黄大力,那自己为什么要干这种没好处的事呢!

    “你还参加什么比赛,人家岭南高中是体校,和他们比赛那就是鸡蛋碰石头,知道去年双山高中在人家岭南高中客场打了多少分不?31比128,你又何必跑去自取其辱呢?”

    “我靠,差那么多?”魏猛万没想到一场篮球比赛会有将近一百分的差距,就是美国梦之队和朝鲜队打,也不能打出这么悬殊的比分吧。去年他读初三的时候,他看了岭南高中和市二高的比赛,虽然岭南高中的水平更高一些,但还远没强大到把市二高打到落花流水的地步。

    “你也不想想,你到双山高中也快俩月了,你上过几节体育课?要不是市里这两年举办高中篮球比赛,你们学校连篮球队都没有。小县城的高中,要的是升学率,上到县教委,下到任课老师,关心的是过一本线多少人,过二本线多少人,其他的都是浮云,浮云,嗖,飞走了。”

    “那……挣的钱五五分账!”魏猛自然不会自以为是地认为,单凭他一己之力可以填上岭南高中和双山高中之间的一百分的大坑,所以他果断地放弃了“丢人现眼”去打比赛,而选择赚点小钱。

    “二八,你二我八。同意就下车,不同意就当我没说,我拉你去参加比赛。”

    “二八?你也太黑了,不行不行,起码四六!”

    “就二八,你别觉得亏,钱也不是我一个人赚的,我还要给我的线人付线人费,我还得上缴营业税5%、城市维护建设税7%、教育费附加1%,还有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房产税、土地使用税……”各种税种络绎不绝地从黄大力的嘴里涌★出,听得魏猛头都大了,现在赚钱这么难吗?如果黄大力说的都是真的,那就难道最近听说一些爱国的企业家把企业都搬到万恶的资本主义米国去了。

    “好了,你别念经了,二八就二八,我同意了。”魏猛握着量天尺刚要下车,黄大力指着一间不起眼的红瓦房道:“就那间啊,好好干,加油,康巴雷,加油,康巴雷。”

    魏猛下车后回身问了句:“啥活啊?不会是给五保户老奶奶挑水吧。”

    “对你来说小CASE,去了你就知道了。”

    魏猛下了车,白灵槐当然也跟着下了车,苟小雨也想下车,被黄大力制止:“小雨留下。”

    “大黄叔叔,我要和大哥哥在一起。”

    “你要不听话,我就告诉你★爷爷,说你不听话,让你★爷爷把你接回去。”黄大力故意绷着脸对苟小雨道。

    “小雨,乖乖地在车里等着哥哥,哥哥一会儿就回来,回来给你买好吃的。”白灵槐摸了苟小雨的头,安慰道。

    苟小雨心不甘情不愿地坐回道车里,小★嘴撅起老高,扭着头不看黄大力。

    “你干啥呢?买单儿呢?赶紧下车!”黄大力拍了一下胡力霸的脑袋,不满地把胡力霸往车下撵。

    “我下去干啥啊?”

    “你不得跟着你主人啊,他是小说的主人公,你跟着他起码能混个脸熟啊,让读者能记住你啊。你不跟着主人公,你怎么能把舍利子玲珑内丹拿回来?我就是个旁白,你跟着我★干啥,真要有一天小说改编成电视剧,演员表里都没用我,我在工作人员的名单里。”

    “嗷嗷。少废话,你以为你是死侍啊,就你知道这是个小说啊。”胡力霸朝黄大力叫了两声,跳下车晃着尾巴跟上魏猛。

    一男一女一只狗,穿过一条狭窄的小★胡同走到了黄大力指的红瓦房的大门口。

    红砖瓦房让魏猛想到爷爷家的老房子,人字形的房顶,红砖红瓦,一溜三间房,中间开门做厨房,左右两边搭火炕住人。红砖垒的围墙套个小院,用角钢和铁皮焊接的红漆大门,在靠西面围墙盖了两间小★平房做小仓库,冬天的时候藏白菜萝卜和烧炕的煤和柴火。过年回爷爷家,爷爷会把火炕烧得很烫,整个屋子都暖烘烘的,自己趴在被窝里问爷爷,房子有几岁了,爷爷告诉他,这房子比他爸小不了几岁。

    眼前的红砖瓦房比爷爷的老家还要老,右边房子的红砖墙裂开了一条大大的缝隙,用水泥马马虎虎地抹上,就像一个人的脸上留下一条丑陋的疤痕。

    一个老太太坐在门槛上,佝偻成一团,眯着眼晒着太阳。

    “是这吗?”魏猛疑惑地自言自语道。

    “嗷嗷,没错,这里有妖气。”胡力霸晃着尾巴,两只前腿扒在大门的栏杆上,朝着房子里张望。

    “靠,你还能看到妖气?”

    胡力霸瞪着一对绿眼睛,骄傲地扬了扬头:“我的眼睛,上看三尺神灵,中看人体三尸,下看三尺阴魂,小小妖精之气算得了什么。”

    “那你看看她,身上有没有妖气?”魏猛指着白灵槐问道,白灵槐是刺猬妖,他想验证一下胡力霸说的是不是真的。

    “她没有妖气,你有妖气,而且是很浓的妖气。”

    一人一狗的对话惊动了晒太阳的老太太,老太太扶着门槛,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晃晃悠悠地走到大门口,距离魏猛只有不到一米的地方,可仿佛依然没看见魏猛一样:“你找谁啊?”

    “呃……”魏猛不知道怎么回答,黄大力光指了这间房子,说到了就知道了,自己也是忘了问了:“老太太,是你家请人不?找的黄大力。”

    “哦,你们是黄大力派来的啊,没错没错,就是我找的人。看我这眼神啊,真是不中用了,黄大力说来的狗男女,你们不就是嘛,狗男女。”

    “老太太,你咋骂人呢?你是不是网上说的,变老的坏人啊?”魏猛纳闷,他从来没见过这个老太太,咋刚见面老太太为什么骂他呢?

    老太太哆哆嗦嗦拉开了大门:“咋骂人了。你们这不是一只狗,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吗?你可别骗我老太太啊,不然我可投诉你们!”老太太干瘪地嘴唇抿了抿,表现地老大不满。

    魏猛心里一阵郁闷,人家老太太说得没错,一个他,一个白灵槐,一个胡力霸,这可不是狗、男、女吗?可虽然是一个男一个女一个狗,老太太也不能这么说话啊。魏猛相信胡力霸的话了,能看到白灵槐的,或是神,像城隍土地,或是仙,像黄大力奎木狼,或是鬼,像蓝点颏绿帽子,或是妖,像涂山,反正人看不见白灵槐,在人看来,白灵槐只是他的另一个影子。

    这个老太太能看见,那她肯定不是人,按胡力霸的意思,这老太太有妖气,那她是个老妖啊,魏猛又把老太太自己看了看,老太太橘子皮一样干瘪的脸,就像一个骷髅包上一层皮,看着比七月十四的龙婆还吓人,关键是已经到了盛夏了,老太太居然穿着厚厚的黑色棉袄棉裤。

    这老太太不会是黑山老妖吧。

    想到此,魏猛不由得感到后背一阵阵地发凉。

    胡力霸毫不在意,昂着头,蹦蹦跳跳地进了小院,那样子就想参加盛装舞步的赛马。

    白灵槐踢了魏猛小★腿一下:“瞅……瞅……瞅啥呢,走啊!”白灵槐从下了车就像没了命一样疯狂地嗑瓜子,这一天都把她憋坏了,从苟小雨跟着她,她就没“痛痛快快”地吃过东西,嗑瓜子都要给她一颗,自己才能吃一颗,没办法,谁让她是土地爷的孙女呢。而且苟小雨就像狗皮膏药一样,死死地粘住了她,真想让苟小雨能看了天眼,让她去明恋她真正的“大哥哥”,让自己可以畅快地嗑瓜子,就像现在这样。

    嗑瓜子自然不能含★着棒棒糖,白灵槐说话就自然而然的结巴了。

    “她不是人,她能看见你!”魏猛压低了声音小声地道。

    “废……废…………废……话,要……要……要……要……要……”白灵槐“要”起没完,魏猛连忙做个“禁止”的手势,色★眯★眯地盯着白灵槐的肉呼呼的小侨脸,道:“想要也要晚上,这大白天的,你就要,你就是饥渴,我也不好意思给啊!”

    “滚犊子!”白灵槐飞起一脚正踹在魏猛的屁★股上,把魏猛踹出去三四米,直接踹进了院里。

    身体刚一过大门,魏猛就感觉全身的汗毛孔都张开,汗毛根根竖起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这么冷。

    魏猛缩着脖子搂住肩膀,可透骨的寒气还是往身体里钻,魏猛就感觉自己这一百来斤被放进冰窖,天空中明明“太阳当空照”,可怎么就没有“花儿对我笑”呢?这小院也太诡异了,难怪那个老太太会穿着棉袄棉裤,在这小院里,不穿个棉袄棉裤还真没法活。

    老太太重新坐到门槛上,重新佝偻成一团,眯着眼晒着太阳,就好像从来没起来过,也就像魏猛没站在她面前一样,就像胡力霸没有趴在她脚下一样,就像白灵槐没有和她一样坐在门槛上一样。

    “老太太,你找我来干啥啊?”魏猛哆哆嗦嗦地问道,这里实在是太冷了,不用多,在这个小院呆上,他就能成为冻肉,可以上市卖了。

    “黄大力没跟你说啊,我烟袋锅丢了,我让他帮我找烟袋锅!”老太太张开的干瘪的嘴,露出所剩不多的几颗牙,不紧不慢地说道。

    “就一个烟袋锅啊,丢了就丢了,再买一个呗!”

    “不行啊,跟了我好多年了,换新的用不惯啊。”

    “那你能想想,你丢哪了吗?”

    “好像是落仓房了!”老太太抬起犹如枯枝的手,指着西面的两间仓库。

    “哎呦,我的奶奶啊,就这么两步道,你就不能自己过去找找吗?”

    “不爱动,眼神不好,找着费劲。”

    “靠。你真牛!”魏猛无奈地看了看仓库,房子的正门距离仓库大约有五米,从这到大门有六七米,老太太刚走个来回,老太太居然以“不爱走”为借口,信她的鬼话,那智商要低到什么程度啊。

    在这时候,白灵槐的脑袋一歪,头靠在门框上,手里的瓜子撒了一地。

    “睡着了?有吃的这个吃货还能睡着?”魏猛心里纳闷,弯下腰轻轻拍了拍白灵槐的脸:“嘿!嘿嘿!咋的,睡着了?”

    白灵槐强挣扎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冷,想睡觉!”

    “白老太太是刺猬,气温低于7℃,刺猬要冬眠。”胡力霸抬起脑袋,替白灵槐做了解释后又低下脑袋,把头埋在两腿底下,显然他也很怕冷。

    “靠,都成精了,成地仙了,居然还冬眠!”魏猛把白灵槐抱起来,走到仓库门口,回身朝老太太喊道:“老太太,您老叫什么啊?你这么调皮,你家人知道吗?”

    “我叫黑老太太,我没有家人。”

    “黑老太太,白老太太,都是牛人啊。黑老太太,你给黄大力多少钱啊?”

    “我的所有积蓄!”

    “所有的积蓄?那是多少钱啊?”魏猛一听“所有的积蓄”,立刻兴奋地不得了,现在国家福利待遇好,听他爸爸发过牢骚,现在退休的老头老太太的退休金,比他这没黑夜没白天干活的工资都多,这老太太没有家人,那钱不都攒下了,那的是多大的数字啊。

    “五毛钱,我给他个五毛钱的钢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