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108 只要你能以身相许
    九尾狐涂山,他可是胡力霸心里永远的痛,涂山对他,那可是有夺妻之恨,还有杀身之仇啊。

    杀身之仇:如果不是九尾狐涂山偷了地支星宿图,他也不会从天界追到人间,也就不会丢失了舍利子玲珑内丹,自己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天天被人家叫哈士奇。

    夺妻之恨:如果不是九尾狐涂山迷惑了心宿辛月,自己早就向心宿辛月表白了,说不定心宿辛月也就答应了他,做了他的娘子了呢。

    二十八星宿的心宿辛月,那可是比嫦娥还要美丽的女人啊。而且,心宿辛月还是个没结过婚的黄花大闺女,就让涂山那个死玩意儿给骗了。

    那可是他未来的娘子啊,就那么被九尾狐给骗走啦。一想到那件事啊,胡力霸的心啊,都在滴血啊。

    苟小雨对篮球没有兴趣,比赛没结束就嚷嚷着要回去看看爷爷,从她死后就一直跟着爷爷,因为少女纯洁的“爱情”跟着白灵槐这个“大哥哥”,时间短还挺甜蜜的,时间一长就开始想念爷爷了。

    黄大力压根就不想再看魏猛一眼,听苟小雨一嚷嚷,二话不说便带着苟小雨和胡力霸回了玉门山,他总算是知道他在这个小说里扮演什么角色了,作者就是拿他当冤大头,他就是魏猛的“送宝童子”,先把“千钧之力”给了魏猛,龟蛇二将军送他飞天夜叉皮防身,魏猛也给弄走了,自己现在也不剩啥宝贝了,如果再给,那就只能把自己这鼻子割下来送给他了。

    这可是干啥啊。人家死侍还有个不死之身呢,自己咋就啥都没有呢?难道这就是知道自己是生活在小说里的待遇?这也太不公平了。

    苟云宝和苟小雨表演“爷爷慈祥孙女孝顺”,黄大力自己到苟云宝的小房里,找了盘花生米和一瓶酒,坐在小方桌前自斟自饮,喝着闷酒。胡力霸看黄大力自己喝酒,往桌上一跳,用爪子指了指酒瓶,又在桌子上点了点。

    “滚一边儿去。你是条哈士奇,你喝什么酒啊!”

    “嗷嗷!我是狼,我是狼!黄大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可别忘了我过去是干啥的,对我恭敬点儿,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胡力霸眯着绿眼睛看着胡力霸。

    “好。好。你是大□爷,你在第五卷还有重头戏,我就给你倒点儿啊。”黄大力把盘子里的花生倒到手里,往盘子里倒了一盘底的酒:“这是人间,七成白酒属于非纯粮酿造的酒精勾兑酒,比不了你们天上,你就凑合着喝吧。这样没有下酒菜,想吃牛排啊,还得找你的小主人。”

    “黄大力,你身上怎么没有血腥味了?把你的红马甲弄丢了?”

    “爷爷,黄叔叔把他的马甲借给大姐姐了。”

    “唉。别说了,都是眼泪啊。眼泪哗哗的啊。我他妈被人坑了。现在我都不知道怎么跟龟蛇两个老东西交代呢。”

    “嗷嗷。嗷!”胡力霸突然从桌上再起来,伸长了脖子朝着山下看,两只绿眼珠瞪地圆圆的,白天也闪烁着令人胆寒的绿光。

    “咋地了,嫌少啊,盘子就这么大,你还想要多少啊。爱喝不喝!”黄大力本来就郁闷,说话语气也很冲。可没想到,胡力霸马上就报复了他,胡力霸后腿猛地在桌上一蹬,身体像到闪电一样朝山下冲去,他后腿的力量太大了,吧小方桌蹬飞了,桌上的盘子,酒杯,还有那瓶酒都散落在地上,酒瓶里的酒咕嘟咕嘟地往外流。

    黄大力手里抓着那把花生米,老泪纵横:“这是干啥啊,不带这么玩人的。我就想喝口酒,都不让消停地喝呀。”

    胡力霸就像发了疯的往山下跑,为什么?因为他看到山脚升起一团蓝光,自从他变成了狼的身体后,两只眼睛也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天地人三界,他都能看的到,山脚升起的蓝光,应该是有人在使用道术,如果只是普通的修道人,胡力霸连理都懒得理,可在那蓝光里,居然有一只晃动着九条尾巴的狐狸,胡力霸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直奔着那道蓝光而去。

    快跑到山脚的时候,那道蓝光居然消失了,而出现在眼前的,是被黄色小龙困住的两个鬼差,魏猛和白灵槐,另外还有一个秀气的少年,胡力霸一眼就看到那个少年有一双和九尾狐涂山一模一样的湛蓝的眼睛,也就没想那么多,直接朝着少年的脖子咬去,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白老太太居然护着那个男孩,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少年居然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胡力霸这才知道自己认错了人,如果是九尾狐涂山,他的血应该是乳白色的,如果那个少年是涂山,怎么会那么轻易让他咬到呢。

    “胡力霸,不许你血口喷人。易公子怎么会有九尾狐的影子。”白灵槐立刻替她的“小情郎”表达了不满,易公子分明是个人,怎么会有九尾狐的影子。

    胡力霸也知道自己理亏,把头贴着地面,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刚刚在山腰分明看到蓝光里有九尾狐的影子,怎么跑下来就不见了呢?他也自己把那个少年看了一遍,分明就是个人,没有一点点妖气。是自己看错了,还是自己从山腰往下跑的时候,九尾狐已经逃走了。

    但是为什么这个少年有一双蓝色的大眼睛,而且这双眼睛还和九尾狐涂山长的那么像呢?

    “九尾狐的影子?”魏猛围着易水寒,上上下下左右左右地看了半天:“装逼范儿,你该不会是漩涡鸣人吧,你爸是火影忍者,把强大的尾兽“九尾”封印于你的体内了?”

    “我父亲是……是……”易水寒语塞,他父亲是曾经是茅山最优秀的修道者,是现任掌门最小的师弟,如果不是父亲犯了大错,父亲恐怕不只是掌门的师弟,而早成为仙人了。

    因为母亲辛月生下易水寒就去世了,易水寒的父亲易仙翁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悍然打开了生死门进入地府,遍游地府找寻妻子,如有阻挡就大开杀戒,直杀得十殿阎罗退殿,三十二大鬼王关门,二十万阴兵对他无可奈何。一年以后,易仙翁从地府回到人间,因为他触犯天条,不只永无成仙的资格,掌门因为三界追究而连累茅山正宗,不得已将易仙翁除了名。

    易水寒很想说他父亲是茅山正宗,被称为“道门第一人”,可是他说不出口,虽然所有的茅山正宗弟子见到父亲依然恭敬地称呼“师叔”或者“师爷”,可父亲毕竟被茅山正宗除了名。

    “难道你爸真是火影忍者?装逼范儿,你不厚道啊,你咋不早说呢。你爸是不是也会变身裸□体大美人儿啊,你会不会啊,变一个给我看看呗。”

    “我爸是茅山正宗。”易水寒还是咬着牙,“昧着他的良心”说道。话一出口,他的脸就变的通红,他从小是受到茅山正统教育,拜师第一天,师傅就让他背诵“初真十戒”【初真十戒的内容,参考第86章】,“初真十戒”也成了他心中的道德戒律,一直恪尽职守,从不僭越。没想到今天竟然破了戒说了谎。

    “胡力霸,无论什么原因,你也不能张开就咬人啊。”白灵槐依然不依不饶,虽然易水寒的胳膊已经完好如初,可她还不放心,用沾着她口水的手,一个劲地给易水寒擦。

    “就是就是,也不知道你有没有狂犬病,一会儿还得打点狂犬育苗啥的。白老太太,你就别擦了,再擦就擦秃噜皮了。拿个吐沫满处抹,你不嫌脏,人家还嫌脏呢。”

    “嗷嗷!我是狼,不是狗!”胡力霸特别忌讳人家叫他狗,听到被人当狗就忍不住叫几声抗议一下。

    “白老太太,魏老板!你们能不能帮帮我们兄弟啊,我们实在是抗不住了。救命啊!”绿帽子和蓝点颏紧紧相拥一动不能动,过了这么久,绿帽子和蓝点颏都感觉精疲力竭,刚刚见魏老板给那个少年治伤也不敢打扰,现在得了空闲,连忙求救。

    “易公子,他们确实是鬼差,并非我们所养,还请易公子收了阵法。”

    “白老太太客气了!”易水寒没有拒绝,从地上站起,步罡踏斗,掐着手印收了囚龙阵法,白老太太能如此和自己说,是人家给自己个台阶,以白老太太的修为,破除他的阵法犹不费吹灰之力,人家还能客客气气地用个“请”字,人家给脸自己不能不接着。

    幸好刚才受伤的是皮肉,精气并未受损,易水寒使用起法术手印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三步踏出,手腕翻转,困住蓝点颏和绿帽子的黄色小龙便消失了。

    蓝点颏和绿帽子兄弟二人就像两根面条,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

    不过易水寒又想多了,白灵槐没有精气,她自己还真破不了囚龙阵法,如果她指导魏猛,也不知道魏猛现在体内的几百年精气,能不能管用,所以才恳请易水寒。

    易水寒步罡踏斗刚踏出第一步,原本趴在地上的胡力霸,整个身体都弹起来,两只眼睛又冒着绿光死死盯着易水寒,那道蓝色的光芒再次出现,也就是说,自己在山腰没有看错,的确有蓝光,而且现在可以确定,蓝光就是从这小子身上发出来的。

    胡力霸作势要跳起来咬易水寒,可当易水寒踏出第二步,胡力霸的身子一下子僵在那里,在易水寒发出的蓝色光芒中,上面有三颗星星闪烁,下面有两颗星星闪烁,一转眼,在上面三颗星周围出现九颗稍暗稍小的星星,在下面两颗星星下面出现两个稍暗稍小的星星。

    当易水寒踏出第三步的时候,蓝光中上面的三颗大星和九颗小星组成了一个狐狸的模样,而下面的两颗大星和两颗小星组成了一个盾牌的模样。

    易水寒收了法术,狐狸消失了,盾牌消失了,星星消失了,蓝光也消失了。

    “你……你……你……是……是……是……”胡力霸居然口吃起来,两眼泛起了泪光。

    “咋的了?你让白老太太传染了,也开始结巴了?白老太太,有没有棒棒糖,快给他一颗!”

    “滚犊子!”白灵槐见魏猛居然把他的弱点当众公布出来,心里那叫一个恨啊,抬手在魏猛的大□腿上拧了一下,魏猛不只没躲闪,反倒夸张的惨叫,叫的时候还看着易水寒,像是故意表演给易水寒看,白灵槐无可奈何地松开了手。

    “白老太太,再次感谢您今天出手相救,我有个不情之请,如果冒犯了白老太太,还请您能谅解!”。

    “易公子客气了,有话请讲当面,如果我能为易公子做点什么,那是我的荣幸!”

    “哎呦,妈呀,我的牙都酸倒了。咱是现代戏,不是古装片,你们俩就不能好好说话嘛。你们这么说话,我是不是也要配合一下啊。小祖,二道街的烤串,味道鲜美,我想小祖若是食用,将是极好的,不知小祖带钱了没有?”

    “滚犊子!”白灵槐拔下头上的簪子,直直地对着魏猛的嘴,魏猛立刻闭上了嘴,还做个拉上拉锁的动作,笑眯眯地看着白灵槐和易水寒。

    易水寒就像没听到魏猛的话一样,一脸诚恳地道:“白老太太刚刚也说了,我茅山正宗的‘紫气东来’手印,已经失传了两百年,我等身为茅山正宗弟子,一直倍感愧对祖师,今日机缘,让我有幸遇到白老太太您。您与我派的茅凤仙祖师又是故友,所以我恳请您能‘紫气东来’的手印法门传授,弥补我茅山正宗门人二百年大憾事。我知道我这个身份,本不该说出这样的话,您放心,只要您能同意,我会请掌门亲自前来,恭迎手印回山。我易水寒也对天发誓,只要您能答应,我将倾我毕生,为白老太太肝脑涂地。”

    易水寒的话说得言之凿凿,情真恳切,尤其是最后一句,那就是要终身为奴的架势。

    “你不用请什么掌门,只要你能以身相许,别说什么紫气东来啊,紫气西来她也会教你!”

    被魏猛如此直截了当地说出了心思,白灵槐不由地俏□脸通红,嗔怪地骂了句“滚犊子!”,眼神却盯着易水寒,满眼期望地等着易水寒的回答:他会不会答应呢?如果他答应了向自己求婚,自己是立刻答应还是矜持地拒绝一下,等他再求一次再答应呢。

    面对白灵槐火辣辣的目光,易水寒竟然不知所措了:“魏……魏猛,白老太太是老前辈,你可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