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110 打了孩子,家大人找来了!
    “魏猛,不许胡闹!”白灵槐朝魏猛的腿上踢了一脚,魏猛夸张地“哎呦”一声,指着易水寒:“看见没,白老太太多护着你。我拿手指头敲你,她拿大脚踢我!你还不赶紧向白老太太表白,以身相许吧。”

    易水寒无比的尴尬,他就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魏猛这一口一个“以身相许”,他只能低着头,假装什么也没听见,如果现在地上有个地缝,他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这可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无奈,打又打不过,挨打还要受人家的“恩惠”,这上哪说理去啊。

    “滚犊子!易公子,你不要听他胡说。我一会儿就找根针把他的嘴缝上。”

    “白老太太您客气了,魏猛的修为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感谢您今天多次出手相救,我先告辞了,待我禀告掌门,他日再拜访白老太太,协商手印之事。”易水寒一秒钟都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呆下去,如果再呆下去,他真害怕自己会崩溃。

    “哎!别着急走啊,以身相许你到底答不答应啊?”魏猛伸手想拦住要离开的易水寒,但是他伸出去的手被白灵槐打了一下:“干啥啊,他还没答应呢?我可是为了你好!”

    白灵槐一道杀人的目光射过,魏猛立刻缩回了手,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理直气壮变成了嘟嘟囔囔。

    “易公子请自便,我现在和魏猛在一起,如果有事找我,找到魏猛就能找到我!”

    “我和她只是在一起呆着,她就像我妈一样!”魏猛说完就发现说错话了,他怎么能说白灵槐是他妈呢,如果易水寒和白灵槐好上了,那易水寒不成了他的长辈了,他忙改口道:“错了,她就像我女儿一样啊,我管她吃管她喝,睡觉……睡觉不管,她自己铺被窝!”

    易水寒根本没心思理睬魏猛说什么,朝着白灵槐打了个稽首就头也不回地匆匆离开。

    白灵槐呆呆地看着易水寒离去的背影,脸上有着不舍,又有着欣赏,还有几分甜蜜。易水寒简直太帅了,就是背影都那么帅,那一幕又出现在白灵槐的脑海里,她穿着文生公子装,和易水寒一起出了红罗山书院,一直走到曹桥分别,易水寒回他的孝镇梁岗,她也要回她的家,分别后,她慢慢地转回身,易水寒就这么一步步地走。

    “想啥呢?眼睛哇哇地冒红心啊?又犯花痴了?”魏猛强忍着笑,他没想到动画片的一幕居然能出现在生活了,世上果然有花痴,就白灵槐看着易水寒背景那痴痴□呆呆的样,和《森林好小子》中那些女生看到成大龙(不知火明)的时候,那是一样一样的。

    “滚犊子,让我再看一会儿!”白灵槐瞪了魏猛一眼,又陷入了她的幻想之中。

    “别看了,人都没影儿了,你还瞅啥。你也是笨儿,我刚刚都那么帮你了,你也不知道主动一点儿,你救了他的三次,他还能拒绝你?他一点头,你们俩就在这儿,拜天地入洞房,嘎吱嘎吱摇动床!这不就完了嘛!到时候你们夫妻俩,参加我和奚羽月的婚礼,多好啊。”

    “别做梦了。奚羽月……看……看……看不上……你!”白灵槐揉揉眼睛,刚才一直看易水寒,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现在人看不见了,才感觉眼睛酸疼。

    “白老太太,魏老板!”蓝点颏和绿帽子怯生生地叫道。

    “啥事啊?”魏猛把地上的量天尺拾起来塞进乾坤袋问道。

    “白老太太,您和魏老板刚刚答应帮我们兄弟找……找……”蓝点颏左右看了看,最后一个“鬼”字还是没有说出来,这事实在是太丢人了,就是没有其他人在,他也不好意思再说一次。

    “哦。不说都忘了。今天不行了,太累了,等明天吧!”魏猛蹲下,把乾坤袋搭在胡力霸的身上,整理好,胡力霸睡得很沉,魏猛给他翻个身他都没醒。

    “靠。胡力霸,你这是干啥了?累成这样。”魏猛把胡力霸抱起来,晃荡了几下,胡力霸的眼皮翻了翻,又睡着了。

    “不行啊,白老太太,等明天黄瓜菜都凉了!”绿帽子急的直跺脚。

    “黄瓜菜本来就是凉的,热的那叫炒瓜片!”

    “行了,你……你……你别废话!你……你……你们,前面带路!”易水寒一离开,白灵槐的口吃的毛病立刻又犯了,说话那叫一个费劲。

    可白灵槐这“结结巴巴”的话,在蓝点颏和绿帽子的耳朵里,那就是天籁之音啊。俩鬼差不敢怠慢,手拉着手往路口跑,可没跑了几步,又垂头丧气地走回来:“魏老板,你让我们带路,我们俩要能找到那个老鬼,我们自己就能把她锁回来了,这不就是不知道去哪才麻烦您二位嘛。”

    “我没找鬼的本事,正好不用找了。”

    绿帽子急得一个劲的搓手,蓝点颏用哀求的眼光看着白灵槐:“魏老板,魏老板。你说句话,您老刚才可是亲口答应了啊。”

    “好。”白灵槐往魏猛后背上一跳:“先……先……先……去……棒棒糖!”

    魏猛笑了笑,看来白灵槐是真被口吃折磨得够呛,第一想到的就是买棒棒糖,她难道忘了在那件发黄的老头衫下她几乎赤□裸的身体吗?人家女孩子为了美可以不吃饭,她可倒好,为了吃可以不穿衣服。

    魏猛很想用过去的姿势,白灵槐跳到他背上,他用两只手拿着量天尺托着白灵槐的大□腿和屁□股,现在量天尺放进了乾坤袋,白灵槐又什么也没穿……嘿嘿,烧过香,白灵槐的小屁□股还是很翘的嘛。

    奈何手里还抱着个胡力霸,这只狗刚刚一定碰到了条母狗,不然怎么累成这个样子,这也是在天庭憋得太严重了。《西游记》里都有记载,奎木狼为了跟个宫女圈圈叉叉,下界做了黄袍怪,这从唐朝到现在有一千多年了,做神仙啊,也痛苦啊。

    魏猛一直想知道,天上到底有没有婚姻制度呢?如果没有,为啥玉帝有老婆,能生儿子闺女呢?如果有,那七仙女了,织女了,为啥要下界找老公呢?难道天上的男人都是锡枪镴枪头,不如人家的男人能力强?

    算命馆的门半敞着,里面传来洪亮的鼾声,易水寒知道,父亲又喝多了,这样的情况出现了十多年,他已经见怪不怪了。听师傅说,父亲从地府回来,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照顾他的身上,当他长到二十二个月,父亲把他送上山后就在山脚开了家算命馆,终日以酒为伴。那些算命的人见父亲道士打扮却醉眼惺忪,都认为父亲是骗子,所以父亲的生意很差,每个月师傅都会让他下山给父亲送些钱。

    去年,父亲突然上山,也不知道和掌门师傅说了什么,就把他接下山,坐了两天的火车到了这个东北的小县城,父亲买下西四街这个门面,一楼继续开他的算命馆,二楼做他和爸爸的起居室。他问父亲,如何一下子拿出90万,父亲告诉他,掌门师傅给的。

    不知道父亲用了什么手段,一天学校没进过的他就堂而皇之地“转学”进了双山高中,他就每天上学放学,晚上和父亲学习一个时辰的道术,直到他专一地和父亲学习道术,他才真正感受到父亲的强大,父亲就像一□本□道法大百科全书,他百思不解的东西,父亲轻描淡写就给了答案。

    一次易水寒半开玩笑地问父亲:“老爸,你和掌门师傅,谁厉害?”

    父亲喝了一口酒,道:“论道学礼法,他厉害,如果比打架嘛……”父亲卖了个关子,又喝了一口酒,竖起了一根手指。

    易水寒摸着父亲竖起的这根手指,不解地问道:“这是啥意思?”

    他以为父亲说的是父亲会让掌门师傅一招或者让掌门师傅一只手,可没想到父亲说道:“看到这根手指没?我就用这一根手指,就能打得他满地找牙!”

    易水寒很惊讶地看着父亲,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受人尊敬的掌门师傅在父亲面前如此的不堪,看着满脸通红的父亲,他只当父亲说了酒话。

    父亲的算命馆生意很不好,那些算命的人见父亲道士打扮却醉眼惺忪,都认为父亲是骗子,父亲也不在意,每日给他做饭洗衣服,教他道法,便剩下饮酒。

    易水寒整理了下衣服才进了店里,下午被魏猛教训得厉害,他害怕让父亲看出他受过伤,但是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他刚一踏进店里,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上的父亲便坐起来,两只醉眼闪着无比清楚的光芒。

    “把手给我!”没有像以往亲切地叫“大儿子,你回来了,今天累不累啊,晚上想吃什么,老爸这就给你做!”易水寒感到父亲的话透出一种王者之气,让他感到了一种威慑,他不自觉地走到父亲的身边,把左手递给父亲。

    易水寒的父亲易仙翁把三根手指搭在易水寒的脉门上,片刻之后,易水寒惊讶的发现,原本满身酒气的父亲居然酒气全无,因为喝酒而变得通红的脸也变成白净色。

    “谁打的你?”易仙翁的语气中透露出一丝的怒意。

    “只是一场误会。我看到两个鬼,以为是养的鬼,就用囚龙阵法给困住了,没想到是鬼差。”易水寒不想把魏猛和白灵槐说出去,起码不想说出魏猛打了他,魏猛毕竟是他的同学,是个比自己还小的孩子,被比自己小的人打得那么惨,他实在说不出口。

    “鬼差啊鬼差!”易仙翁重复了两遍,冷笑了一声:“我到了这块,还没拜访过土地,好啊,好!”

    易水寒不知道父亲说的“好”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看得出,父亲生气了。

    “大儿子,你在家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说着易仙翁站起身,跨步出了店里。

    易水寒担心父亲出什么事情,连忙追出店门,可四下望去,哪里还有父亲的影子啊。

    苟云宝的右眼皮剧烈地跳动了几下,苟云宝咂了几下舌头,黄大力不满地丢了一颗花生到嘴里:“干啥干啥,心疼了咋地,我可就拿点花生米,那酒是奎木狼胡力霸弄洒的,跟我没关系。再说了,你的酒都是劣酒,至于心疼成这样吗?这舌头咂的哦,都有节奏感了。”

    “不是,右眼皮跳得厉害,心里不踏实,感觉有啥事要发生。”苟云宝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为什么,从胡力霸跑出去没回来,他的心里就空落落的,总感觉胡力霸的反应很奇怪。他从黄大力的口中知道胡力霸的底细,一个好端端的星宿星官沦落到这样的地步,他也挺为胡力霸感到悲哀的。可他为什么蹬了桌子跑了呢?跑了就没再回来,他干什么去了?

    如果是在地府,他可以趴在地上听听,可他在人间,还用了苟云宝的身体,真是两眼一抹黑啊。

    黄大力抽□动了两下鼻子,有些不敢相信地又抽□动了两下:“有仙气!正朝这边过来!”

    “仙气?”苟云宝不敢相信地看着黄大力,黄大力朝他点了点头,苟云宝连忙抱起苟小雨跑到房子西边的井边,把苟小雨放在木桶里:“小雨啊,在桶里老老实实地,爷爷不叫,你千万不要出声。”

    苟小雨倒是“轻车熟路”,两只手抓着木桶的边缘:“我知道,我会一动不动,等爷爷把我提上来的!”

    苟云宝摸了摸苟小雨的脑袋,把木桶送到井里,然后用辘轳慢慢地把木桶连同苟小雨送到井底。

    把一切都做好,苟云宝才重新回到桌子边坐下,也不知从哪里摸出一瓶红星二锅头,拧开盖喝了一口,平复一下紧张的心情,六年了,每次有仙家来访,或者是七月十五鬼节的时候,他都要把苟小雨用这样的方式躲过各种检查,他才留苟小雨在身边陪伴他六年。

    因为占了苟小雨爷爷的身子,他总是觉得愧对苟小雨,所以当苟小雨当亲孙女一样宠爱,更是老想着让日游夜游两个神接引把苟小雨接走。可惜天不遂人愿,日游夜游六年没来过双山县,到了今年,他就想让谢必安范无救两位明星黑白无常能把小雨接走,没想到还让魏猛把谢必安范无救给打跑了。

    “老狗头儿,你老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啊。”

    “还不是魏猛那个小犊子,他要不把谢必安范无救打了,说不定小雨都投胎了。”

    “别提他,提起他我就恨不得剥了他的皮。我的神力给了他,那是个意外,我就不说了,我好心借他夜叉皮比赛,结果他贴着肉□身穿,我想要都要不回来。这个小犊子啊。”

    黄大力还想骂几句,那股子仙气越来越浓,他忙闭上嘴,只见道士踏空而来,眼见着到了他们这边。

    黄大力和苟云宝相互看了一眼:这个道士胆子好大啊,乾坤朗朗竟然敢做法,使用三十六路天罡术中的“驾雾腾云”之法,他就不怕值日的四值功曹禀告上苍,捉了他下律令地狱吗?

    也就在这个时候,道士已经落下□身形,站在黄大力和苟云宝的面前。道士大约身高一米七多一些,面白如玉,眉棱、目阔、鼻耸,面修阔,道装整齐,前绣太极后贴八卦,但是像是许久没有洗过,有很多褶皱。

    道士落下□身形后,原本浓烈的仙气竟然消失不见,黄大力连着抽了几下鼻子,再没有嗅到一丝仙气。

    这个道士当然就是易水寒的父亲易仙翁,不知道易水寒看到他的酒鬼父亲会“腾云驾雾”,他又会是怎样一种表情。

    易仙翁打量了一下黄大力,又把目光落在苟云宝身上:“你就是双山县的土地?”

    苟云宝忙站起身,朝着易仙翁一躬倒地:“小老儿的便是,不知上仙驾到,有失远迎,死罪死罪!”

    易仙翁冷哼了一声,一没还礼二没客气,受了苟云宝的礼:“是你打了我儿子?”

    苟云宝又连忙连连作揖:“上仙恕罪上仙恕罪。吓死小老儿也不敢对上仙的家人不敬。不知上仙的公子是哪位,贵公子受了委屈,这……这事儿小老儿并不知情啊。”

    “我儿子说了,有两个鬼差在场,用的是极空破,你身为双山县土地,你会不知道?”

    “两个鬼差?极空破?那两个鬼差可是一个蓝脸,一个绿脸?使用极空破的是个半大小子,一米八高,拿着个量天尺?”黄大力插嘴问道。

    易仙翁转过眼神看着黄大力:“看来你知道是谁。你身上有玄武之气,是真武大殿的黄巾力士吧,只要你把打伤我儿子的人的名字下落告诉我,我可以不难为你,否则,就是龟蛇二将军来了,我也不给面子。”

    黄大力不由得吐了吐舌头,我的天啊,这个人是谁啊,怎么这么大的口气,看出自己是真武大帝的人,还敢这么说话,说什么龟蛇二将军来了也不给面子,你当龟蛇二将军是吃干饭的?

    苟云宝一副苦瓜脸看着黄大力:“不用想了,又是魏猛那个小犊子。”

    黄大力也换成一副苦瓜脸看着苟云宝:“打了孩子,人家大人找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