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121 基督的烙印
    魏猛不可思议地看着四周,没有错,还是那个小院,一切都没有改变。

    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只是个梦。

    魏猛回头看着白灵槐,把嘴里的蜡封丸吐到手里:“你做的工作梦和我一样吗?”

    “别胡说八道了,快点吃片儿胡三太奶的指甲吧,不然你的血都要流干了!”

    魏猛低头一看,肩头的T恤早就被血浸透,看着挺有点《第一滴血》的感觉。魏猛打开蜡封丸,夹了一片指甲,犹豫了下,又把指甲放回到蜡封丸里,魏猛把蜡封丸塞进乾坤袋,把他胡乱包扎的布条扯掉,把肩头往白灵槐的面前送去:“吐点口水吧!”

    “不行。我的口水只能治疗皮肉伤,你这是被死神的镰刀割伤的,即使我把你皮肉好了,精气经脉我治不了!只能慢慢养,慢慢恢复。”

    “把皮肉治好就行。精气经脉是啥玩意,对我来说没啥用。”魏猛所以这么说,主要是舍不得胡三太奶的指甲,从易水寒身上,他可是见识到了胡三太奶指甲的效果,被胡力霸把胳膊都咬断了,吃下去就好了,连个疤都没留下,这样的宝贝哪能随便用呢。就肩头这么个小窟窿就要用一片,他可舍不得。

    白灵槐往手心吐了点口水:“你蹲下,太高了我够不着!”

    魏猛倒是实在,一屁□股坐在地上,刚才和那个骷髅跑了半天,两条腿都软了,真是奇怪了,自己身上有夜叉皮,开始还好,怎么后来速度反倒被骷髅人追上了呢?是夜叉皮的使用有时间限制,还是那个骷髅人的速度在不断提升?

    白灵槐举着手,看着魏猛肩头的伤,那是道细窄狭长的伤口,虽然长但是很细,原本不那么明显,可因为魏猛的胡乱包裹,加上他不停地运动,伤口侧的皮肉绽开,就像个突起的大嘴,不时有红色的血水往出冒。

    白灵槐犹豫了半天,咬了咬牙,眼睛闭地紧紧地,手掌往魏猛的伤口上按去。

    魏猛猛烈地咳嗽了几声,原本伤口只是有一丝丝的疼痛,更多的是麻木,可白灵槐的手按在他的伤口上,他就感觉白灵槐不是把她的口水抹在他的伤口,而是白灵槐抓了把盐按在了他的伤口上。那感觉真是酸爽到了一定的境界,他原本是想大喊的,可胃里泛起了一股子胃液,刚好呛到他。

    就在白灵槐的手按在魏猛的伤口,从魏猛背后的伤口处,一股黑烟从魏猛的伤口冒出来,飘飘袅袅升了三尺多高才散去不见。

    魏猛咳嗽过后,伤口强烈刺激的感觉也消失了,他看着白灵槐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样子,觉得会可笑,一个千年的老妖,居然也有小女孩的萌态,忍不住调侃道:“待遇真是不同啊,人家易水寒受伤有人给按摩,我这都流血了,就这么一按,动都不动。老伴,我要投送,给我换个大保健。”

    白灵槐睁开眼,把手翘□起个缝往里看,魏猛的伤口虽然没有完全好,但是血已经不流了,伤口两边的皮肉也在往一起靠拢,白灵槐这才放心,用个曲鼻子的鬼脸回应了魏猛调侃,小手在魏猛的伤口上轻轻地抚摸着。

    一股股清凉从白灵槐的小手传来,舒服地让魏猛不由得闭上了眼睛,轻声地“嗯”“啊”哼哼个不停。

    白灵槐朝着魏猛的肩头重重地拍了一下:“你咋这么恶心的。乱叫什么!”

    “我也没办法啊,谁让你手法好呢,舒服还不让叫,那是灭绝人性的做法。以后你要和易水寒那啥的时候,你可千万别控制,叫□床不是啥丢人的事儿,男人就喜欢听女人叫!”

    “滚犊子。狗嘴吐不出象牙!”魏猛的话白灵槐的脖颈都羞地通红,若不是看到魏猛衣服上的血迹和伤口尚未完全愈合,她真要抄起拐杖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口无遮拦的下□流坯子。

    魏猛满足地嘿嘿笑了两声,对与他来说,调戏白灵槐成了他的主要乐趣,白灵槐一挑逗就会脸红,而且她还没办法离开自己,不像别的女生,自己开个“黄色小玩笑”,脑袋一扭再不理他了,让他“流氓”的道路都没法走下去。

    都是装清纯,要是易水寒叫她钻小树林,二话不说就能先跑进去。没办法,装逼范儿学习好,长得好看,除了不像个男人,还真找不到什么缺点。

    “白老太太,刚才的骷髅架子是什么玩意?”

    “死神。希腊神话的死神。”

    “希腊神话?希腊神话和基督教是一伙儿的?”魏猛想到了前几年看的电影《诸神之战》,对希腊神话多少有点影响,里头有个女人露□点了。

    “基督教是基督教,希腊神话是希腊神话!死神是希腊神话里的人物,名叫塔纳托斯,据说是个冥王的第一武将,长得很漂亮但是从不把脸露出来而用黑袍把身体都包裹着。当人要死了,他就会到那个人的身边,用镰刀割一缕头发,那这个人的灵魂就会被他带走。基督教里没有死神,基督教是单一神,唯一的神就是耶和华,其他的都是天使,无论是好的天使还是坏的天使,都是神造出来的。只有耶和华是神。”

    “希腊神话里的人物怎么开始给基督教打工了?这有点扯了吧,它不好好在希腊呆着,跑中国来干什么?”

    “我想应该是西方的信仰和基督教出现了偏差。这是无法避免的。”白灵槐不以为然,很多东西开始是一回事,可穿来穿去就变成了另外一回事了,中国的文化如此,西方的文化如此,中国的道家如此,西方的基督教也是如此,更何况,基督教本来就脱胎于犹太教,出现偏差更没什么奇怪的。

    明朝的武大郎武植,堂堂的阳谷县县令,就因为一本《水浒传》,生生变成了被荡□妇妻子毒死的三寸丁,而且在老百姓的观念中根深蒂固,想翻身都没有可能,只能在墓碑铭文“自怨自艾”,错交损友。

    魏猛低头想了想,还是不大明白白灵槐的话:“我还是不明白,信仰还会出现偏差?你的意思,中国的神仙也能到基督教里,到*教里耍耍?”

    “信仰来自人类的崇拜,为了让自身强大,有些是主动吸纳,比如关羽大帝,因为他在华夏太有名了,信徒众多,所以佛家就说关羽大帝是佛家的伽蓝菩萨,在佛家的寺院供奉,这就是主动吸纳,还有就是被动吸纳,比如死神,基督教是没有死神的,在创世纪中记录的拿镰刀的是好像人子,也就是好像神的儿子,但是西方的文化起源是希腊和罗马,人们是先经过希腊和罗马的文化沉积一千年,心中有着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和思维,一千年后才接触基督教,基督教说没有死神,老百姓也未必信,所以新教就被动地把死神吸纳进来。”

    “你说吸纳就吸纳啊,关老爷可是义气千秋的人物,他能干?”魏猛觉得关老爷是中国的神仙,就这么让佛家给收编了,心里很不服气。

    “你是双山高中的篮球队的,别的学校的篮球队给你钱,让你去帮打一场比赛,你去不去?”

    “废话,当然去了,有钱不赚,那不是傻□子吗?”

    “你这脑袋都能想明白的事儿,关老爷能想不明白吗?白受香火的事,谁还能不愿意啊。转过去,我看看你背后。”白灵槐见魏猛前面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就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让魏猛转身。

    魏猛两只手在地上撑起身转过身,可他感觉到,右手以及右边胳膊明显不如左边的给力,有种发麻,迟钝的感觉,不是很严重,魏猛也没太在意,这应该就是白灵槐说的精气经脉受损,养养就会好的。

    白灵槐把魏猛的T恤从领口往下扒,当她看到魏猛后背的伤口的时候,她扒着衣服手一抖,衣服把那伤口又盖住。

    魏猛后背并没有伤口,在他后背应该有伤口的地方有一个烙印,就是将铁器烧红后戳在身上产生的印记,魏猛后背的烙印看上去并不是刚刚被烙上去的,而像已经被烙了很久,那是个很奇怪的烙印,好像一个英文的X,但是要更扁,一个P在X的上面,P的竖像一把利剑插入X的中心点。

    白灵槐记得魏猛背后原本是没有这样一个烙印的,和死神一战,怎么身上出现了这么一个烙印呢,这是个所有基督徒都再清楚不过的烙印:基督。这是基督的符号,传说当年耶稣基督出现的时候,他的头顶就有这个符号。

    魏猛的身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符号的?白灵槐对基督教的教义只是很肤浅的了解,她不明白魏猛身上出现这样一个符号是什么意思,但是她隐隐地感觉,魏猛身上出现这样一个符号,是祸不是福。

    “怎么了?”魏猛感到身后的白灵槐有些不对,就问了句。

    “没事,没事。对了,魏猛,你刚才是怎么把死神赶走的?”白灵槐心想,既然是死神的伤口造成了魏猛的烙印,那这个烙印应该和死神有关,刚才死神为什么就莫名地走了呢?

    “我也不知道啊。我扛不住了,想掏胡三太奶的指甲吃!”魏猛说着朝乾坤袋你看,王老太太,三个动物折纸,一个蜡封丸,还应该有个一分钱啊,一分钱呢?魏猛在地上四下看,在胡力霸的脚边找到了那一分钱:“胡力霸脚前有一分钱,你给我捡回来。”魏猛指着钱对白灵槐道。

    白灵槐走过去伸手要捡那一分钱,可没想到,她的手从那一分钱的上面滑过,就好像一般的鬼一样,触碰不到阳间的东西。

    白灵槐一愣,她虽然只是魂没有魄,也就是没也肉□身,但是因为她和魏猛魂混,所以魏猛能触碰的阳间之物,她也能触碰,反过来,她能触碰的阴间之物,魏猛也能触碰,可这枚硬币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触碰不到呢?

    白灵槐又试了试,可结果还是一样的,她便盯着那枚硬币,沉思其中的机关所在。

    魏猛等得不耐烦,从地上拍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走过去弯腰把硬币捡起来。

    “把硬币给我看看!”白灵槐伸出手,对魏猛道。

    “你看你懒得,让你捡你懒得弯腰,我捡完你又要,告诉你啊,这可是1957年的一分钱硬币。”魏猛的手指一弹,硬币在空中划出一条抛物线,落在白灵槐的手心,魏猛以为白灵槐会接住,可没想到硬币穿过了白灵槐的手继续往下掉,好像白灵槐的手不存在一样。

    魏猛连忙伸手,在硬币掉在地上之前把硬币抄在手里:“我靠。你怎么回事,东西都拿不住了?”

    白灵槐掰着魏猛的手,仔细地端详着这枚硬币,这就是一枚普普通通,已经几乎退出流通的一分钱硬盘,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这枚硬币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你是不是得老年痴□呆了,这不就是今天上午打麻将的时候,黑老太太给我,让我还赌账的硬币吗?”

    “被主祝福过的金币?”

    “金币?”魏猛想都没想就要把硬币放到嘴里拿牙咬,白灵槐忙抱住他的胳膊:“你干啥啊?”

    “电视里不都这么演吗?看是不是金子,放嘴里咬一下。”

    “咬完了呢?啥是金子,啥不是金子?”

    魏猛搔了搔头发,电视里光演拿牙咬,要么说真的,要么说假的,就没说是为什么。

    “不知道就往嘴里送,你□妈小时候没告诉你,不能啥东西都往嘴里塞。赶紧把硬币收起来吧,明天去感谢一下黑老太太,没有她送你的硬币,咱俩今天就都交代了。”

    魏猛把硬币看了又看:“白老太太,这真是金子做的?”

    “你想啥呢。我说的金币是个形容词,形容珍贵,啥金子做的。告诉你,收好了,这枚硬币可比金子做的贵重多了,它可是被主祝福过的一分钱。”

    魏猛见不是金子的,悻悻地把硬币装进乾坤袋:“主祝福过的有啥用,现在一分钱,给要饭的,要饭的都不要。”

    魏猛说着抱起熟睡的胡力霸往小院外走去,白灵槐看着魏猛的后背:“他的身上,为什么会有基督的烙印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