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163~悬赏十万找大仙儿
    魏猛走到黄大力身边,蹲在他的面前也抹了一把眼泪:“大黄啊,你这是咋地了?咋像让炮仗崩了呢?你这身上一股子糊了把区的味道?你刚才钻烟筒了?”

    “我钻啥烟筒啊,还让炮仗崩了,让炮仗崩了就好了,让雷给劈了!我的命啊,咋就这么苦啊,一个礼拜让雷劈两回,我这是做啥孽了啊。”黄大力拍着地,一副农村妇女哭丧的架势。

    魏猛笑着抹着眼泪:“那还用问啊,你睡了多少人家的媳妇,一个星期雷劈你两次都是少的,你再看看你这头发,像个避雷针似地,别看它叫避雷针,其实是引雷来劈的。傻孩子啊,你可长点心吧。你怀里抱的是啥玩意啊?”

    魏猛一提醒,黄大力从地上爬起来,完全无视了魏猛,走到易水寒他们前面,把怀里的死狐狸往地上一摔,挨个指着众人:“是谁?到底是谁?”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莫名起来地盯着黄大力,不知道黄大力问什么。

    “你们啊,别想不认账,我都喊了,我把狐狸抓□住了,你们怎么还使用天雷劈啊,天雷劈下来的时候,狐狸正好在我怀里呢,你看看把我劈成啥样呢?都开成沟帮子烧鸡了。”黄大力觉得委屈,又抹起了眼泪。

    “大黄,你可比沟帮子烧鸡颜色重多了!”魏猛开玩笑道。

    “你闭嘴。你们啊,说,到底是谁使的天雷,谁也别想赖账,你们要赔偿我肉体和精神上的损失!”

    “大老黑叔叔,不是我们做的,是他做的。”阿花和阿柳指着魏猛齐声说道。

    黄大力看了我魏猛一眼,看魏猛在那抹着眼泪,回身道:“不许诬赖好人,人家魏猛看我受了委屈,还陪我一起流眼泪呢,哪像你们,一点表器都没有,快说,到底是谁干的?再不说,我可要骂人啊。”

    “大老黑叔叔,真是他干的。”

    “不可能,他肚子有几两油水我知道,他没那本事!”

    “真地是他。”阿花阿柳见黄大力不信,急地脑袋一个劲的摇晃:“他扔了个符。”

    “扔了个符?”黄大力好像想到了什么,跑到魏猛身边,不顾魏猛的阻止,从魏猛的乾坤袋里把胡三太爷给他的纸扎找出来,见只有两个,黄大力锤了锤自己的胸口:“我啊,差点被坏人给骗了啊,我还以为你是陪我流泪呢,魏猛啊,你太阴险了,放屁臭别人,原来屁是你放的啊。赔钱,陪我肉体和精神损失费,要现钱,一分不能少!”

    “凭啥啊,我又没说不是我□干的,再说了,谁让你捉狐狸呢,你不捉不就没事了嘛。你啊,下次要注意点,自己有几斤几两要想清楚,知道上山救火保护国家财产是好的,但是别忘了,14岁的小屁孩上山,那就是找死了。”魏猛一顿“雷炎火炮”把黄大力轰晕,起身回到众人身后,朝着众人做了个鬼脸。

    黄大力搔了搔头发,想了想才反应过来追过来指着魏猛道:“你少糊弄我,救火小英雄的照片是被请出了学校,但是精神还是应该学习的。你快点把赔偿给我,不然我可收利息了。”

    “少来,大黄,你可别忘了,我们可是您请来帮你破案子的,你要这么对待帮助你的人,我们可就都走了。”

    易水寒没参与魏猛和黄大力的“斗嘴”,他蹲在死去的狐狸旁边,把狐狸翻过来看了看,狐狸的身上还散发着淡淡地黑气,在他的身上有着被雷电击中而产生的焦糊,狐狸的两只眼睛瞪着,他的两只眼睛通红如血,没有眼珠。

    易水寒叹了口气,从刚才种种来看,这只狐狸起码修行了有两百年了,可能是他不安于循序渐进的缓慢的修行,采用了使用元婴紫河车的方式,元婴是指胎儿在母体孕育已经达到人形的阶段,一般是胎儿在母体发育三个月以后,而紫河车是人胎盘,早在唐朝的《本草拾遗》中就有对紫河车药性的记载,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更是大书特书了一笔,对其名字如下记录:天地之先,阴阳之祖,乾坤之始,胚胎将兆,九九数足,胎儿则乘而载之,遨游于西天佛国,南海仙山,飘荡于蓬莱仙境,万里天河,故称之为河车。

    从医学的角度,人体胎盘是复杂的器官,含有的各种营养元素,在中国古代认为是滋补佳品,当女人坐月子的时候就会把胎盘吃了补身体,本人对中医不置可否,虽然我无法接受食用人体组织,但是本人查过一些资料,中国道家把紫河车视为“圣品”,而中国医道不分家,所以中医推崇紫河车也是必然。但是西班牙和一些西方媒体,对国人吃胎盘大肆渲染,说华夏人吃小孩,更炮制出广东人吃婴儿的假新闻。

    其实西方人也吃人体胎盘。

    食用“血石”,也就是吃人,是所有修炼的捷径之一,因为人是万物之灵,身上的灵气最多,所以食人是提高精气最好的方式,因为人食用人有违天伦,所以不是极端的修道者是不会吃人的,而动物或者其他的修行者就没有这样的禁忌,对他们来说,人就是食物,就想我们看到乌龟一样,这玩意儿可大补啊。不过食人虽然提升很快,但是罪业也会增加,就像运动员吃兴奋剂一样,成绩是提高了,副作用也出现了,妖精食人后,被食用的人的三魂会被泰山府君府的人记录,引起神仙的注意,若是李哪吒了,真武大帝这样拿驱魔荡妖当打猎的大神知道了,肯会诛杀。

    显然这个狐狸偷奸取巧,他食用还未成□人的元婴和紫河车,即食用血石又没有鬼差发现,可他从哪里弄来这么多元婴呢?是他自己弄的还是有人助纣为虐呢?这些元婴是他杀了夫人剖□腹还是被那些夫人主动抛弃了呢?

    “你们……你们是谁啊?来人啊,有人把狐仙的庙给拆了!”一个妇女拿着车钥匙走过来,显然是到车棚取车,可看到几个人在这里吵吵嚷嚷地就过来问问,没想到看到狐仙的小庙倒了,这可是触碰到她敏感的神经,扯着大嗓门喊起来。

    那女人就是妇女主任,人称大喜儿。

    众人被女人高亢的嗓音惊呆了,这女子要不去参加《中国好嗓门》,来首《high歌》真是白瞎了这嗓子了,还是黄大力机灵,周旋在女人身边有经验,他忙跑过去,朝着大喜儿练练作揖,从口袋里掏出五百块钱塞给大喜儿:“大姐,大姐,您别喊啊,我们可都是好人啊,你这么一喊,有点好事儿你成大伙儿的了,大姐你可得不着了。”

    大喜儿攥着钱,可脸上依然满是警惕:“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为啥把狐仙的庙给拆了,你知不知道狐仙要是没了洞府,会找你们麻烦的。”

    “知道知道,大姐,我们不也是慕名而来嘛。多说这里的狐仙灵,我们就想过来拜拜,可没想到我们来的时候,庙已经塌了,刚才,就在刚才还打了个大雷,正好劈在庙上,然后就看到从庙里爬出来一直黑狐狸,您看看,您过来看看,黑狐狸在这儿呢!”

    黄大力边说边朝着地上狐狸的尸体一指,大喜将信将疑地走过来,弯下腰自己看了看,吓得“妈呀”一声,连连后退。

    “您看看,大姐,我没骗你吧,我是个尼日利亚人,我可是外宾,不会骗人的。”

    这时候陆陆续续从办公室里跑出一些人,围着大喜和黄大力他们,七嘴八舌地问是怎么回事。

    黄大力就把他对大喜说的话又说了一遍,而且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好像自己什么也没做就被连累了一样。

    司机小刘一拍大□腿:“这我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是咱们的狐仙要渡劫,没度过去,让雷给劈死了。”

    “年轻人就知道胡说,啥是劫,度啥劫?”

    “一看你们平时就不看书,你们就没看过《我家有个狐狸精》,上面就写了,无论是仙还是妖,到了一定的阶段那都是要渡劫的。不信你回去看看,看完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小刘拍着胸脯信心满满。

    “行了,别瞎猜了,主任,你快给你四爷爷打个电话问问是咋回事?这玩意有没有啥说道啊,别在惹了仙家,到时候保不齐您这徐娘半老的老娘们也让狐仙宠幸喽!”此人的话引来大家一阵哄笑。

    大喜儿倒是认真起来,掏出电话给董瞎子打了电话,问了几句挂了电话对众人道:“董瞎子说了,他要问问胡三太爷,再过来看看。”

    当初这个小庙就是董瞎子搞的,既然他要过来,自然就没有什么问题,大家也就放了心,这时候大家才盯着黄大力,仿佛他刚刚不在一样,乡里还是第一次看到活着的外国黑人,中国人保持着一贯的习惯:爱看热闹,也保持着一贯的性格:腼腆,众人都在相互窃窃私语,没一人上来和黄大力说话。

    黄大力轻轻咳嗦了一下,挺着胸脯让大家更加地注意他,郑重其事地用有点外国人的普通话说道:“各位好,我叫黄大力,是尼日利亚人。很高兴见到大家。”

    “老外嘿,叫中国人名字的老外嘿。”

    “大老黑就是牛逼啊,看那肌肉,跟牛犊子似的!”

    众人议论纷纷,对黄大力品头论足。

    黄大力又咳嗦了一下,示意众人安静:“各位好,我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到这里,这是什么精神呢……”

    众人下意识地接了一句:“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

    “NO,我没有那么伟大,我是听说这里的狐仙很灵验,你们这里的道士也很厉害,我就慕名而来,行为能找到高人,帮我指点迷津。没想到我刚到这里,狐仙的庙就倒了。”黄大力说着环视了一下众人:“所以我请大家帮忙,只要能帮我找到高人,算地准,我可以给介绍人一万块介绍费。”

    一万块!这个数字让众人再次不平静。

    司机小刘嚷道:“那算的准,你能给大仙儿多少钱?”

    “十万块!”黄大力笑眯眯地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