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176~*裸地欺负人
    “师爷,已经过去半小时了。”蔡峰弓着身子小声地提醒道,黄雀道人在沙发上打坐,他戴着墨镜也不知道他是睁眼还是闭眼睛,小蚂蚁倒是一直在旁边玩着手上的蚂蚁,一旦蚂蚁从他的手上掉下来,他就用嘴接住,吃地津津有味,然后他的手上又出现一只蚂蚁,好像他只活在他自己世界里,外界的一切都和他无关。

    黄雀道人没有动,也没有出声,继续打坐,小蚂蚁没有动,也没有出声,继续玩他的蚂蚁。

    蔡峰值得站在旁边,默默地等着。

    又过了十多分钟,黄雀道人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从沙发上站起来,小蚂蚁也站起身,黄雀道人把左手搭在小蚂蚁的肩头,头向前斜探着,把右耳朵往前送。小蚂蚁往前走,他就跟着往前走。

    蔡峰不由得一愣,这个姿势他很熟悉,着不就是周星驰《功夫》里那两个瞎子杀手——天残地缺走路的姿势吗?和黄雀道人,以及小蚂蚁见过两三次面,上次他们把狐狸送来的时候,小蚂蚁没戴眼罩,黄雀道人也没戴墨镜啊。如今这幅打扮过来,又用这样的姿势走路,这是瞎了吗?

    “蔡峰,前面带路!”黄雀道人说道。

    蔡峰应了一声,忙跑到前面带路,开车拉着黄雀道人和小蚂蚁的时候,仍不时地用后视镜朝着两人看,想从墨镜的边缘看到一些什么。

    车到罗勇年的家门口附近,蔡峰停好车殷勤地把黄雀道人扶下车,黄雀道人和小蚂蚁保持此前的行走姿势,在蔡峰的带领下,走进了罗勇年家的院子。

    院子里灯火通明,罗勇年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只是酒桌上的气氛有些怪异,易仙翁和白灵槐可以凑成一对,一个喝酒一个吃菜,忙地不亦乐乎,魏猛舔□着嘴唇,看着满桌的美食不只不敢吃一口,反倒要苦口婆心地劝说白灵槐:“大姐啊,你少吃点吧,吃多了你要胖了,人都说了,一胖毁一生啊,你可是大美女啊,不能就这么毁了。”

    可是在美食面前,白灵槐是毫无抵抗能力的,什么身材啊,美貌啊,那是在没有食物的时候才想的事情。

    阿花阿柳拉着易水寒不知道去哪里玩了,吴鹏看着抱着盛着酸梅汤的大盆的罗勇年,也在劝说着:“老罗啊,你别想不开啊,你抱着它也没有用,俗话不是说了嘛,千金难买后悔药,咱俩啊,就是没真福分,谁也怪不了。另外我可告诉你,易道长说了,现在的酸梅汤可有毒,你可别冒傻气,把有毒的酸梅汤喝了啊。”

    黄雀道人扶着小蚂蚁一直往院子里走,不时地用精气对周围打探,试探了半天也没感受到精气的存在:“小蚂蚁,院子里有什么人?”

    “有个老道,两个中年男人,一个黑人,一个小伙子一个小姑娘。黑人就是昨天就救人的那个黑人。”

    “那两个中年人是警察。那个黑人就是这些人零头的。”蔡峰道。

    “哦!”黄雀道人又用精气试探了一番,可惜一人没有感到精气才存在。

    “蔡峰,你说他们自称是茅山正宗?”黄雀道人也纳闷,既然敢自称茅山正宗,怎么会一点儿精气都没有呢?

    “自称茅山正宗的是个小瘦子,他现在不在。”

    “哦。”黄雀道人这才把心放下,看来这些人里只有一个会法术的,他还不在,难怪自己感受不到精气呢。”

    看到有人进来了,酒桌上除了白灵槐意外,其他人都朝着黄雀道人这边看,魏猛是背对着大门的,这时候他转过了身,小蚂蚁的一只眼睛不由得眯起了:“昨天打咱们人的小子在。”

    “他在?咋哪里?咋哪里?”黄雀道人体内精气暴涨,就是昨天的那个小子,烧了自己用一只眼睛和小蚂蚁一只眼睛养的人肉屠夫,而且他还不守信用,说好让自己把眼珠拿回来,他可倒好,让狗把黄雀都吃了,自己受不住法术,练成的鬼眼也脱落了,自己成了真正的瞎子。一听那小子在,黄雀道人哪里会不生气,不激动。他和小蚂蚁不远千里来到东北这么个小县城,就是为了找那小子报仇,所以先来东陵乡,是为了把托付给蔡峰养的狐狸取了,做为自己的帮手,可没想到啊,狐狸死了,被雷劫法术给劈死了。一问之下,又是自己的冤家对头干的。

    一股骇人的气息从黄雀道人的身上传来,直奔酒桌而去,那就像是一支支飞箭,朝着魏猛他们射过来,可惜魏猛这些人浑然不知,依然看着进来的三个人。

    “喏!”易仙翁喝了口酒,像是被酒呛到了,说了这么一个字。

    从易仙翁的身边穿过一阵气息,好像水面的涟漪,一圈圈朝着黄雀道人散去,那一支支飞箭遇到易仙翁的涟漪就像露水遇到了阳光,顷刻间就消失不见,那一圈圈地气息涟漪一直扩散到黄雀道人的身边,把黄雀道人的道服吹起,然后消失不见了。

    “谁?谁在哪??”黄雀道人感到气息的压力,就在那气息传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稳住心神,可是那气息还是像刀子一样,在他的身体里割过,让他的体内的气息乱成一团。

    刚刚明明没感到精气的存在,怎么突然间就有这么大的爆发,没感到有人念咒,也没感到是什么法器,就那么一声“喏”,这是什么招式啊,这是哪门子的咒语啊。

    “黄雀,你扯个脖子喊什么?”

    黄雀道人气的握紧了拳头,这是谁啊,自己是黄雀道人,这个人念成了黄qiao,这明显不是方言的问题,而是他故意说错的,就是对他的蔑视。

    “你是谁?有胆报出名号,让你道爷听听?”

    “你瞎啊,看不出来我是谁啊。”易仙翁拿着个酒瓶子晃晃悠悠地从凳子上站起来,白灵槐踢了下魏猛,下巴朝着易仙翁扬了扬,魏猛忙跑过去扶住易仙翁,那殷勤的样子好像生怕易仙翁摔倒,白灵槐抱着一只鸡腿,跟在魏猛的后面,没办法,魏猛走,她还是要跟着走,好像除了所有人都能看见她以外,没有其他的改变。

    易仙翁笑着轻轻拍了拍魏猛的脸:“行,好小子,听你媳妇的话来照顾师爷了,等明天师爷教你点本事儿,省的连个小黄雀都能欺负你。”

    易仙翁的话依然尖酸刻薄,依然把雀(que)念成了雀(qiao),黄雀道人扶着小蚂蚁的手不由得用力,另只手在小蚂蚁后背拍了一下,小蚂蚁把手上的蚂蚁送到嘴里,提起胸膛一支眼看着易仙翁,看就看了一眼,挺起的胸膛有塌了下去。

    黄雀道人感到了小蚂蚁身体的变化,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易仙翁。”小蚂蚁的声音倒不小,不只黄雀道人听见了,连远处的吴鹏他们都听见了。

    易仙翁打了个酒嗝,压根就没看小蚂蚁,直接走到黄雀道人的旁边,抬手就把黄雀道人的墨镜摘了,黄雀道人的两个眼睛就像两个月亮上陨坑,看着有些吓人。

    “黄雀,你还真瞎了啊。啥时候的事情啊,是干啥让人把眼睛杵瞎了啊?我看这也就一两天的事情啊,你这样不好,很不好,太难看了,你要去医院,按上两个狗眼,虽然看不到人,但是人看你起码不那么害怕,到时候你找个盲人按摩的活,我一定去捧场,我告诉你啊,我这两天肩膀老不舒服了,等你干按摩,我一定让你帮我按按。”

    易仙翁的话说地实在是太刻薄了,连魏猛听着都觉得有点过分了,他就没想到,易水寒能有这个一个老爸,和易水寒一点都不像,用东北的话,这就是个犊子,魏猛毫不怀疑易仙翁能干出:“打瞎子骂哑巴踢瘸子草傻□子”的事情来。当着一个瞎子,这话让他说的啊,如果不是看老道不是个好人,自己都要松开搀扶易仙翁的手,躲到一边去了。

    “易仙翁,你的师弟昨天背信弃义,我今天来就是要找他讨个公道。”

    “我师弟?我被茅山除名了,没有师弟。再说了,就算是我过去的师弟,那也是茅山正宗的人,人家会穿新鞋踩你这摊狗屎?你可真往自己脸上贴金。”

    魏猛摇了摇头,估计易仙翁是真喝多了,当着人家的面,怎么能把话说地这么绝呢,主要是对方是个残疾人,你如此一个残疾人,有意思吗?

    黄雀道人被易仙翁骂地脸色一会红一会白,牙齿咬地嘎吱嘎吱响,自己的名声是不怎么好,可自己也是龙虎宗天师派的八大金刚啊,论道派地位并不比易仙翁差,论法术修为虽然无法和易仙翁比,但是和其他的茅山正宗的弟子们,也是伯仲之间,怎么就你们茅山正宗高高在上,自己成了一滩狗屎呢。

    黄雀道人生气,小蚂蚁却像没事人一样,抬起手玩起了蚂蚁。

    黄雀老人足足用了五六分钟才把心情平静,易仙翁也没有在打击黄雀道人,笑呵呵地一边喝酒一边看着黄雀道人。

    魏猛开始以为易仙翁很放松,时间稍稍长了一些,他就发现易仙翁搭在他肩头的胳膊越来越重,低头再看,易水寒的两脚不时地变化着,呈现各种丁字形状,这样的步伐魏猛看易水寒使用过,他这才恍然大悟,易仙翁表面上轻松,其实他在时刻提防着黄雀道人呢,随着黄雀道人的办法自己也在变化着招式。

    魏猛突然想到了《英雄》,李连杰和甄子丹,两个人在意念中打斗的情形,易仙翁和黄雀道人现在该不是在意念中已经厮杀了吧。

    黄雀老人道:“昨天我养的人尸被你师弟抓□住,说好让我把眼睛收回,可是他背信弃义,不只没让我把眼睛收回,还让他的狗吃了我的黄雀,难道我不该找他讨个公道吗?”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那的确是我师弟不对。你找他也是应该的的。”

    “既然易道长也这么说了,小道就先在这里谢过了,希望我找您的师弟,您不要插手。

    “我可以不插手,不过我有个条件,黄大力,把你的事情说一下。”易仙翁朝黄大力招了招手,黄大力忙笑嘻嘻地跑过来,吴鹏拿着个DV机跟在后面,黄大力朝着易仙翁深深鞠躬:“谢谢易道长,谢谢易道长。”

    “光那嘴谢啊,我告诉你啊,十万,一分不能少,不然我就不管了。”易仙翁把眼一瞪说道。

    黄大力一脸苦涩,他这一单,他肯定敲公安局竹杠也敲不了十万啊,可看易仙翁的架势,即使自己说不用,那十万块也跑不了,他只能点了点头:“明天给您行不?”

    “行,跑的了和尚也跑不了你的庙,你要赖账我就找真武要去。”

    黄大力清了清嗓子,朝着吴鹏使了个眼色,对黄雀道人道:“黄雀真人,我有一件事情想请教你一下。三年前东陵乡有二十多个女子被人糟蹋了,您可知道是谁干的?”

    蔡峰听了黄大力的话,心里就是一惊,他能感觉到这几个人是为了两三年前的案子来的,都过去两三年了,一直没人提没说说的,这个大老黑怎么盯着不放呢。

    蔡峰的脚不由得就往大门口挪了挪,如果有什么变化方便他跑。

    “东陵乡的事情,我怎么知道。”

    “哎!黄雀,这就是你的不是啊,我们可说好了,只要你帮我一次,你找我师弟,我就不管,如果你要不说实话,那么我也只能帮亲不帮理了啊。”易仙翁不满地喊道。

    黄雀道人的眉头皱了皱,两个陨坑的眼睛也扭曲着,如果和易仙翁打,根本没有胜算,原来眼睛好都不是人家的对手,何况现在还没有眼睛呢?易仙翁是谁啊,天地第一人,就打地地府十殿阎君退殿,三十六路鬼王退避三舍,就不是自己可以比的。如果他强行插手,自己这仇只怕是报不了,那就只能把蔡峰舍去了,一个废物,养个狐狸都养不好,没有易仙翁,自己也要教训一下呢,现在正好不用自己出手了。

    黄雀道人给自己在内心找了个无比满意的借口,便道:“蔡峰,你过来!”

    听到黄雀道人叫自己的名字,蔡峰差点直接落荒而逃,这个老东西啊,该不是要把自己交出去吧。

    “师爷,干……干嘛?”

    “过来!”

    蔡峰不只没过来,两条腿反倒往大门跑去。

    “居然敢违抗我的话。”黄雀道人搭在小蚂蚁肩头的手掐了一下,小蚂蚁便从随身的包中掏出一个红色的宽布条,类似过去布的腰带,朝蔡峰一扔,宽布条“呲溜”一声飞过去,把蔡峰包裹成一个木乃伊一样,只留一个头在外面,小蚂蚁过去把蔡峰扛过来,放在黄雀道人身边,又站在黄雀道人的前面,黄雀道人的手重新搭在他的肩头,好像他从来没有离开了过一样。

    “师爷,师爷,你不能这么对我啊,我可为您出过力啊。”蔡峰扭着脖子对着黄雀道人喊着。

    “你喊什么啊,黄雀真人也是为了你好,再说了,我就是问问,我一不是警察二不是中国人,你对我说实话,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我就是对这个事情好奇,你只要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我就回尼日利亚了,你至于吗?”

    “滚。你后面就是警察,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就是来查我的。”

    黄大力指着吴鹏道:“你说他啊,你看他穿警察的衣服了吗?再说了,他就是个派出所的所长,要查你是不是得刑警队来人啊。”

    吴鹏道:“我是奉县委书记高书记的指派,给黄大力先生当向导,同时保护黄先生的安全,我没有办案权。你可以放心。”

    “你别蒙我,我才不上当呢。警察的话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

    “蔡峰,他们问什么,你就说什么,有师爷我呢,如果他们要敢把你带走,师爷一定让他们全家都给你陪葬。”黄雀道人咬着牙说道。

    “师……师爷爷,你说的是真的?你发誓!”黄雀道人的话,让蔡峰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在不能自己做主的情况下,他更愿意相信黄雀道人说的是真的,因为他见识过黄雀道人的厉害,他应该可以保护自己,虽然他在那个酒鬼道士面前有些落下风,那应该是师爷有涵养,不和一个酒鬼一般见识罢了。

    “我说的话,你还不信吗?”黄雀道人哼了一声,很不满的样子。

    蔡峰低头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对黄大力道:“好,我说,三年前的案子,都是我□干的。”

    “就是嘛,这就对了嘛。男子汉敢作敢当,谁又能把你怎么样呢?”黄大力一遍说,一遍把手放在身后,朝吴鹏打着手势,吴鹏悄悄地打开了DV,把镜头对着蔡峰。

    “蔡峰蔡乡长,你能给我们讲讲事情的经过吗?”黄大力道。

    “没什么经过,我□干爹董瞎子那有法术修炼的书,他看不见就让我帮他读,我看到他有本玉女喜神术的书,我就偷偷拿回来练,学会了梦□交法和移形换影,没事赶上乡里有集市,看到我喜欢的女人我就偷偷地跟着,知道她们家在哪里,晚上我就做法,找那些女人。”

    “你是个结婚的人,据说你老婆也很漂亮,为什么还要找别人家的女人呢?”

    “三年前,我老婆怀□孕了,因为是好不容易才怀上的孩子,我老婆就回了娘家,根本不让我碰,我憋得难受,找□小□姐又怕让人看见,所以我才这么做的。”

    “那你为什么突然停手了呢?”

    “指教女老师的男朋友到乡政府闹,我就有点害怕了,后来市县两级警察来调查,虽然没有调查到我,我也不敢再作案了。我师爷正好让我养狐狸,我就让我师傅配合我,演一场狐仙报复的戏,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狐仙身上。”

    “仅仅是因为警察调查吗?警察没查到你,加上你和董瞎子演的戏让大家都相信了,你不是更方便作案了呢?为什么停下来呢?这不符合一般作案人的心理啊。”

    蔡峰把头低下了,脸色也涨地通红,显然他很不愿意说出理由。

    “说说吧,说破无毒,我就是好奇而已,没有窥探你隐私的意思。”

    “好,我说!”蔡峰抬起头,下定了决心:“董家屯的董颖,她从外地回来了,说是在外企当白领,赚了好多钱,我就把她睡了,谁知道他□妈□的,她是从东莞回来的,睡完她,我就得了性□病,我偷偷摸□摸去现代男科去治病,前后治疗了两月,病治好了,我他妈也不行了。不只法术不行了,下面也不行了。我还怎么睡别的女人,我连自己媳妇都睡不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这是常在河边走,终于湿□了鞋啊。”黄大力这才明白,易水寒一直有个疑问,蔡峰练过玉女喜神术,身上还有青丝气,这是练成的表现,可是蔡峰身上一点精气都没有,又不符合练成玉女喜神术的基本条件。原来蔡峰身体出了岔子,他的那么点精气顺着男□根就溜走了,身体里哪里还会有精气呢?

    “这么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狐仙,所以的案子,东陵乡二十多个女子,都是你一个人干的?”

    “没错。都是我□干的。”既然自己最不能说的隐私都说了,蔡峰也就变地坦荡了,对所有的事情不再避讳。

    “行,是个老爷们。我很佩服你。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吗?当然,如果你想说的话。”黄大力道。

    “有。有一次我的法术失灵了,被五棵树的齐寡妇认出来了,我给她两万块钱,让她不要告发我,她后来怀□孕了,背着我把孩子生下来,又向我要了十八万。”

    “哦,那我要恭喜你啊。你看你多幸福啊,两孩子。”黄大力不由得欢喜,有孩子就好办了,那可是证据,做个DNA测试,证明孩子是蔡峰的,那就算是铁证如山了,破案的时候当然不能说他们是靠法术破的案,中国是个无神论者的社会,民间都说了,建国了,党来了,动物都不能成精了,大仙都跑进深山了,佛爷的家都成旅游景点了。所以,破案要有证据,哪怕是多么无法说服人的证据。

    “行了,我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感谢你,蔡峰蔡乡长的配合。”黄大力的手在背后做了个OK的手势,吴鹏偷偷地把DV收好,退回到一边。

    “易道长,十万块,明天我一定给你,我这边完事了。我先告退了啊。”黄大力给易仙翁施了个清朝的打钎礼,跑回到吴鹏身边,拉着吴鹏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看拍摄效果了,这可是敲竹杠的东西,质量一定要过关。

    易仙翁打了个酒嗝,对黄雀道人竖起了大拇指:“行,黄雀,你够意思,你答应我的做到了,我答应你的也一定做到。到底是我哪个师弟出尔反尔,祸害了你,你尽管去找他,我绝不插手。魏猛,扶我回去。”

    “好的!”魏猛脆生生地答应,扶着易仙翁就往回走。

    “慢着!”黄雀道人厚到,害他的人就在眼前,怎么能让他走了呢。

    易仙翁慢慢地转回身,用他惺忪的醉眼看着黄雀道人:“你还有啥事啊?这里没你的事儿了,你该找谁找谁去,我就不留你吃饭了。”

    “不讲道义,出尔反尔的人就是你身边的这个,你的师弟。”小蚂蚁抬起手,指着魏猛。

    “啥?他?你可别闹了,他这样的废物,能是我师弟吗?我师傅要喝多少假酒才能收这么个玩意啊。他叫魏猛,是我徒孙。我为啥收他呢,我不是有个徒弟吗?没有两条腿那个,死了。昨天让人拿刀给弄死了,肚子都给割开了,死的老惨了。他儿子啊,没人养老送终啊,所以就收这么个徒孙,就为给我徒弟养老送终,摔盆打幡啊。我那徒弟啊,跟我可好了。”易仙翁挂着哭腔说着,说着说着,突然把眼睛一瞪:“我徒弟是让人肉屠夫杀的,你说,是不是你养的人尸?要是你养的,我可饶不了你你啊。”

    黄雀道人一时语塞,这时候打死他也不能承认人肉屠夫就是他养的人尸啊,这要说了,易仙翁就可以“名正言顺”收拾自己了,他忙转移话题:“可是他说他是你师弟。”

    “不可能,我这徒孙可好了,从来不说谎,魏猛,我问你,你说过你是我师弟吗?”

    “师爷,我怎么能干欺师灭祖的事情的,你忘了,刚才我见到你,还给你下跪磕头呢,都按过去的规矩来,打死我,我也不敢和您平起平坐啊。”魏猛说的情真意切。

    “听到没?这才是好孩子呢。行了,你去找我师弟报仇去吧,我和我徒孙继续喝酒去了。”

    “易仙翁,你不要欺人太甚。”黄雀道人咬着牙说道,他看出来了,自己被易仙翁给耍了,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来的目的,故意骗自己,等蔡峰承认了作案,他又开始不认账了。

    “欺人太甚?我怎么欺人太甚了?咱不得讲理吗?你说你要找我师弟讨公道,我没拦着你啊,但是这个是我徒孙,不是我师弟,你就是讨说法也讨不到他这里。再说了,我就是不讲理,我就是欺负你了,你想咋地?你还敢跟我比划比划咋地?你敢吗?”指着黄雀道人的鼻子说道。

    “我不敢!”黄雀道人底气十足地说道,就像没有那个“不”字一样。

    妈的,这就是赤□裸裸地欺负人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