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178~魏猛,管管你媳妇
    黄雀道人走了,他是被小蚂蚁抱着离开的,因为接连吐了两口血后,他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听不到蔡峰撕心裂肺的呼喊,只会像螃蟹一样不停地吐着泡泡,偶尔冒出一句:“君子!君子!”

    魏猛看着黄雀道人离去的方向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对易仙翁道:“他一直说君子,是不是在夸我?”

    “你咋那么不要脸呢。他的意思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你就小心点儿吧,还七度空间,真难为你想的出来!是恒安集团给你广告费了咋地?你咋不说护舒宝呢?”

    “宝洁质量有问题啊,再说了,用恒安也算咱们支持了国货嘛。”

    “别整没用的,消费者不是傻□子,不能拿爱国绑架民众,不能和那个什么为学习,东西做的不咋地,天天雇佣水军,说什么不用他的产品就是不爱国。这是哪门子混账道理!中国军舰的雷达都是日本的,你凭啥让老百姓抵制日货?国产的汽车有几个用的不是三菱老掉牙的发动机,什么长城,众泰,东风……”

    “易道长,易道长!打住了,打住了!魏猛,快把你师爷扶回去啊。”黄大力忙拦住了易仙翁,看来这个老道是真喝多了,就说白酒啤酒不能混在一起喝,说话都开始没把门的呢,再让他说下去,不用那些国企告他,小说就被禁止了。

    黄大力拉着罗勇年和吴鹏进了房子里,找个没人的房间把门关好,笑着对罗勇年道:“罗警官,我要恭喜你,你是个人民的好警官,东陵乡的百姓要记住你。”

    黄大力的话罗勇年说楞了,吴鹏倒是不觉得意外,这个黄同志给了他太多惊喜了,不知道他今天又要搞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

    “你啥意思啊?”罗勇年问道。

    “没什么意思啊。就是恭喜你啊。”

    “恭喜我?恭喜我啥啊?”罗勇年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黄大力的意思。

    “您真是谦虚啊,这不明摆着嘛。三年前东陵乡出现妇女被迷□奸的案件,一直找不到犯罪嫌疑人,您作为一个地方警察,一直对这件案件做秘密调查,要还被害人一个公道,终于让你找到了蛛丝马迹,你设计用酒灌醉了乡长蔡峰,让他说出了实情,有录像为证啊。剩下的,就是上报县里领导,让蔡峰和被害人生的的孩子做DNA的比对,如果存在血缘关系,这案子可就被您破了啊。”

    “我没调查,都是你们干的。”

    “哎!老罗,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就是过来游山玩水,碰巧做了见证人,案子分明是你破的嘛。”高小军和王晨的案子,吴鹏被黄大力“教育”过一次,这次他一听黄大力的话,就明白黄大力的用意,罗勇年一否认,他就拉着罗勇年的胳膊,给他“深入地分析”了一下。

    罗勇年依然没反应过来,看着吴鹏,吴鹏朝他连连使眼色,他才明白了一点儿,把黄大力的话翻来覆去想了又想才恍然大悟,他激动地抓起黄大力的手:“黄先生,您真是我的大恩人,没错没错,案子就是我破的,我破的。哈哈,哈哈!”

    “罗警官,你说的什么话啊,我们是朋友嘛,我们只是到你家做客,碰巧遇到了这事儿,好了,这天也不早了,我们就好回去了,您还要向您的领导汇报呢。董瞎子走失,您看这事儿……”

    “您放心,这事我来处理,这是我们乡里的事儿,和你们这些游客有什么关系呢。”罗勇年心里道,董瞎子哪里是走失了,那是让西班牙苍蝇给吃了,可这个大老黑说走失了,那就是走失了。

    “那我们就走了啊。吴鹏,你把DV机给罗警官留下,咋地,你还心疼咋的?不就是花十五万新买的嘛,都是朋友,送罗警官了。”

    “那怎么行!就是朋友我也不能连朋友的便宜都占啊,吴哥,你也不用舍不得,明天我就把钱给您送过去,您再买一个,这个我就留下了。”罗勇年一把将吴鹏的DV机拿到手里,这里可有蔡峰的口供。要说这个大老黑可是够黑的,一个普通家用DV机,最多两千块钱,他可倒好,张口就是十五万,就是医院都没他这么黑。

    出了房子,吴鹏便小声地道:“黄同志,明天他要把钱送来,我就给你打电话。”

    “不用,你把其中的十万送到四道街算命馆,交给易老道,剩下的五万你自己留着,跟我跑了一天了,不能让你白跑。”

    “不用不用,黄同志,能跟在您身边,那都是我的荣幸,我哪能还要您的钱呢。”

    “你也别推辞了,跟着我动不动就碰上点儿奇怪的事,就算是给你的封口费了,无论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建国以后,不许有妖精得道,不能有鬼神出现,你应该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吧。”

    “明白明白。这个世界上哪有鬼啊,狐仙啥的,都是封建迷信。”

    “你是个聪明人,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你侄子没有事,你不用担心。他醒了以后,如果他不想干警察了,就让他给我打电话。”

    吴鹏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黄大力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算出来侄子吴绍纯不想干警察了?侄子可是刚刚受到宣传和表扬,不久还能得个几等功呢,他怎么会不做警察了呢?

    回双山县里,黄大力让吴鹏把易仙翁易水寒以及阿花阿柳送回去,易仙翁真地醉了,上车都是魏猛抱上去的,魏猛把他塞进副驾驶的位置,刚要关车门,易仙翁突然一把拉住了他的手,用惺忪的醉眼看着魏猛:“明天给我老老实实上学,放学跟着你师伯我儿子一起到我家,你要敢不听我的话,我就把你和白老太太那么点儿事告诉双山县里每一个人。”

    魏猛听了易仙翁的话,吓地出了一身冷汗:“师爷,我和白老太太能有什么事儿啊。”

    “就是你裆下的事。”易仙翁说完把手艺松,头一歪,靠在座位上睡着了。

    魏猛傻呵呵地把易仙翁的手放好,把车门关上,然后傻呵呵地上了黄大力的车,只是傻笑,一言不发。

    汽车还没离开东陵乡,公安局长古昭被给黄大力打来了电话:“黄先生,是您让东陵乡的罗勇年给我打地电话?”

    “不然你以为呢?”

    “没想到黄先生还真是位高人,这么快就把案子破了。”古昭的语气有不甘又有些无奈,他们市县两级警察那么调查都没有结果,人家只一天,不止破了案,还把犯罪嫌疑人抓获了,这显得他们警察也太无能了。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这个案子不是你们警察的业务范围,没有结果也是正常。视频里有些东西能公布,有些东西不能公布,我想这不用我提醒,另外,怎么能把案件经过处理地符合规定,这是你们的特长。最后提醒古局长一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离地三尺有神明。”说完不能古昭再说什么,黄大力便挂断了电话。

    黄大力看了下后视镜,魏猛依然木讷地坐着,忍不住问道:“咋地了?三魂让人勾走了?”

    魏猛突然打了个激灵,把黄大力吓了一跳,该不是真的三魂离体了吧,咋还抽了呢?

    “大黄……”魏猛道。

    “滚犊子,大黄也是你叫的?你可别忘了,你欠我钱呢!”

    “你放心吧,忘不了。你再借我两百块钱,然后拉我去医院。”

    “你去医院干啥?你看看都几点了,你再不回家,你□爷爷又要给你打电话着急了。”

    “去看看奚羽月,你要不说三魂我都忘了,我本来今天要去看她的。”

    “明天再去呗。她也跑不了。”奚羽月没了三魂,如果能跑,那才是奇怪呢。

    “去看看我就回家。大黄,我问你,除了把奚羽月的三魂找回来,就没有别的办法让她醒过来了?”

    “这你不应该问我啊,你应该问你家白老太太啊,她是乾元阁出来的,如果她不知道,估计也没谁能知道了。”

    “滚犊子!你才是他家的呢。”听到黄大力说“你家白老太太”,白灵槐本能地骂了句,可是她和魏猛在方塘边上做的羞羞的事,她说话很没有底气,第一个字很有气势,到了最后一个字,恐怕只有她自己能听见了。

    “咋地,我说句实话你还不爱听了?我也纳闷了,为啥现在所有人都能看见你白老太太了呢?为什么呢?回家我得好好查查百度。”黄大力对着后视镜里的白灵槐意味深长地笑着。

    “查吧查吧,让你看满屏幕小广告。”白灵槐把头扭到了一边,不看黄大力。

    黄大力见白灵槐生气了,也不不在说什么,安心开车,在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千万不要招惹她,不然,受到伤害的,不是你的精神就是你的肉体,或者是你的钱包。

    可惜魏猛没有这份觉悟,他对着白灵槐问道:“白老太太,除了把奚羽月的三魂找回来,就没有别的办法让她醒过来了?”

    “滚犊子!”

    “我滚行,你得告诉我,到底有没有办法啊?”

    “有,把你的三魂拿出来,塞到她的身体里。”

    “把我的三魂拿出来,塞进她的身体里?那我不就成了奚羽月了吗?”

    “没错啊。你不是喜欢她吗?那你就直接成为她,你吃她就吃,你拉她就拉。”

    “我还能洗澡照镜子,我还能自□摸,想摸哪儿摸哪儿!”魏猛陷入了自己的幻想中,《你的名字》那么文艺的片根本就不是魏猛的选项,《肉体交换》才是他的风格,那精彩写实的画风深深地刺激着他的神经。

    “啪”,一个大耳光抽在魏猛的脸上:“不要脸!”

    魏猛木然地转过头,看着白灵槐:“你干嘛打我?”

    “你看看你的手放哪了?”黄大力忍着笑替白灵槐答道。

    魏猛低头一看,他的两只大手正抓着他的胸肌,而且还是很猥琐的那种抓。

    “我摸□我自己,你打我□干什么?我又没摸你!”

    “滚犊子,你敢碰我,我就把你的手剁下来!”白灵槐扭头看着窗外,心里暗暗埋怨命运的不公啊,自己怎么和这么一个人混魂在一起呢?粗鄙下□流,一天没个正经的,如果必须和一个人混魂,为什么就不能安排自己和易水寒易公子混魂呢,如果能和易公子在一起,就是一直守在他一丈以内自己也愿意啊。老头不止把自己和魏猛混魂了,还让自己和魏猛中了西班牙苍蝇的毒液,自己一千多年都没被男人碰过的身体,就这么给了魏猛了,自己是修道之人,肉体不重要,可是灵魂呢?在那个时候自己彻底迷失了,和他到底有没有灵的交流啊。

    和这样的一个人发生了灵与肉的交流,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

    自己是迷失状态,即使发生了关系,那也不能算数,不能算数。白灵槐在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

    在修道界,修道之人把男女肉体上的交流看的并不重要,毫无疑问,肉体上的感官刺激和交流是男女表达爱情和相互爱慕的一种方式,但是他们并不觉得这样的行为有多神圣或者多么下□流,这就是一种动物的本能,一种生理需要。所以如果发生比较极端的事件,比如一个女修道者在睡梦中被人欧欧叉叉了,她并不会像凡人女子一样认为自己不洁,内心也不会有什么罪恶感,因为肉□身是可以抛弃的,那不过是一副皮囊而已。

    当然,这不是说女修道者会像没事人一样,衣服被别人弄脏了,而且还是被故意弄脏的,每个人也会不满,具体会怎么惩罚对方,那就因人而异了。

    灵与肉的交流,是修道者的对男女之事的要求。

    “就你那飞机场,让我摸□我都不摸。咱俩要是结婚生孩子,孩子都会爬我怀里吃奶,在你那都找不到奶瓶。”

    “魏猛,过分了啊,你怎么这么说白老太太呢。白老太太是没长大呢,等发育就好了。”

    “一千多年没发育?你告诉我啥玩意童年这么长?一直在幼儿园呆着,连小学都不能上?说说,你告诉我来?”

    黄大力刚要说点什么,就看到白灵槐慢慢地转回头,脸上挂着让人无法琢磨的笑容,两只大眼睛充满爱意地看着魏猛。黄大力暗叫不好,事出反常必有妖啊,白灵槐不骂魏猛“滚犊子”,反倒笑了,这是要大爆发啊。

    魏猛也被白灵槐笑蒙了,他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让他的身体可以尽量远离白灵槐:“白老太太,我刚才是开玩笑呢。你可千万别当真啊,你还不知道我吗,嘴就是有点贱,您发育地很好,想到好,比柳岩都好。”

    “柳岩?你们学校校医柳三先生?”

    “不是不是,他那是蹭热度,我说的是著名美女主持人,75E那个。”

    白灵槐依然保持着笑容,伸出青葱玉□指在魏猛的胸前戳了两下:“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哦。”

    “我……我说啥了?”

    “等我们俩有了孩子,我看你不给孩子喂奶的。”

    “啥玩意?我们俩有孩子?咱俩有个屁孩子。白老太太我告诉你,我喜欢的是奚羽月,这个谁也改变不了,你别以为咱俩睡一次,咱俩就要在一起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咱俩那顶多算个一□夜□情,你别想那这事要挟我和我在一起,我告诉你,没门。别跟我整什么你是处□女,我也是第一次,咱俩谁也没占便宜,谁也不吃亏。”如果能跳起来,魏猛早就暴跳如雷了,他可是中了西班牙苍蝇的毒才和白老太太发生了那事,现在自己还追悔莫及。男人的第一次啊,那是多么宝贵啊,可惜自己啥感觉都没有,迷迷糊糊就这么没了,没了就没了,自己还腰疼,下面也像被蹭破了皮一样疼痛,这就是猪八戒吃人参果,没尝到啥味,还要承担偷人参果的后果,被人家吊起来打一顿。

    平时白老太太和自己都玩的挺好的,在神识世界摸□摸她的胸也不过挨几下耳光,反正不摸她也抽自己耳光,自己也就不当回事了,在方塘边上,他们俩人说地好好的,谁也不提那件事,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这才多长时间啊,就提出要孩子了,女人的心思,咋就这么怪呢。

    一阵尖锐的刹车声,黄大力把刹车踩到底,就好像前面有个过马路的老太太一样。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虽然在电话里听到魏猛和白灵槐的话,黄大力的心里有那么一点准备,可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那是事实,可当听魏猛亲口说出他和白灵槐“睡”过了,他的内心还是承受了巨大的刺激和震撼。这个事情可要怎么办呢?要不要瞒着主人呢?

    因为黄大力停车太猛太突然,魏猛和白灵槐的身体都因为惯性向上,魏猛还好,五大三粗地撞在座椅上又弹了回来,白灵槐娇小啊,又在后排座位中间,一下子从座椅的缝隙摔倒在地了前排。黄大力忙扶着白灵槐坐到副驾驶上,白灵槐狼狈地捋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充满怨恨地等着黄大力。

    “白老太太,您别这么瞪着我啊,把你睡了不要你的是魏猛,不是我!”

    “滚犊子。谁和他睡了?”白灵槐恼羞成怒,抬手给黄大力一记耳光。

    “白老太太,这也不是我说的,是他说的。”黄大力捂着脸辩解着。

    “他说的也不行!”白灵槐又个了黄大力一记耳光。

    “不是我的说的,是他说的。”黄大力觉得委屈,有说了一句,白灵槐连话都不说了,直接给了他一记耳光。

    “魏猛,管管你媳妇……”黄大力的话还没说完,白灵槐又是一记耳光,这次白灵槐的手就放在空中,只要黄大力说话,她就要继续抽。

    黄大力忙用手在嘴上做个拉上拉锁的动作,重新发动汽车,认认真真地开车,目不斜视,就好像车里只有他一个人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