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188~水滴石穿符咒
    魏猛见白灵槐替自己挡着水珠,他本想把白灵槐推开,可是白灵槐笑着对他摇了摇头,他就眼睁睁地看着水珠打在白灵槐的身上,然后流淌到地上,白灵槐除了水珠打在身上哆嗦了一下就再没有其他的反应。

    “我靠,你没事?你一点儿事都没有?”魏猛惊讶地问道。

    “水有点儿凉了!”白灵槐原本想开个小玩笑,缓解一下魏猛紧张的心情,可是她想多了,魏猛问完这一句,两只眼睛就死死盯着白灵槐的胸口,这时候还舔□了一下嘴唇,一副如饥似渴的样子。

    “流氓!”白灵槐抬手又要给魏猛一记耳光耳光,魏猛则举起了手里的浴巾:“把自己包上点儿吧,不光我看,那个畸形儿童也看你呢。”

    白灵槐回头看了眼李玄,李玄果然站在水池中不动,两只眼睛盯着自己。她忙抓起浴巾,把自己身体的中段包裹住:“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李玄若是听了白灵槐的话,一定会大呼冤枉,他盯着白灵槐看,才不是因为白灵槐赤身裸□体呢,就她那副身材,上了秤都没有几两肉,根本不是他的菜,他只对韩老师那样的女子才感兴趣。

    可惜白灵槐今天没有变身,如果她变了韩老师的模样,就可以对着李玄使用“美人计”了。

    李玄感到奇怪,为什么他施法打出的水珠,打在这个女人身上就没有一点的作用呢?他刚刚看到,水珠打在男人身上,男人就像受到了重击,这是法术攻击的正常效果,毕竟对方也是修道之人,简单的水珠是无法对他们造成真正的重大的伤害,可水珠怎么对女子就失灵了呢?难道水珠也了阴阳之分。

    李玄不甘心,又抓了两把水朝白灵槐扔去,白灵槐转过身整理浴巾,确认一下自己没有走□光的地方,就看到两个水珠朝着自己飞来,她也没当回事,反正就是被泼点水呗,今天就任他泼了。

    可是水珠就要击中白灵槐的时候,突然分了岔,在她身前做个了抛物线,绕过了她的身体,直奔着墙边的苟小雨而去,等白灵槐反应过来,她已经来不及护住苟小雨。

    “魏猛,小雨!”白灵槐失声叫道。

    魏猛发现两个水珠没有继续攻击他和白灵槐,而是转向攻击苟小雨,他两手两脚齐用力,就像一只跳跃的狗,四肢张开在空中拦截水珠。

    魏猛原本以为以他一米八的身材,可以把两颗水珠都拦下了,可是就有那么一颗水珠成了精了,在他的身体跳了一下,再次绕过他的身体,正好击中苟小雨的眉心,苟小雨“啊”地一声惨叫,在她的眉心出现一个白色的小点,苟小雨的头一歪,失去了知觉。

    魏猛的身体重重落在地上,他被水珠击中了肋骨,这是人最脆弱的地方之一,魏猛都听见自己肋骨断裂的声音了,疼地他呲牙咧嘴,捂着挨打的地方一个劲地哼哼。

    “你怎么样?”白灵槐问了魏猛一句,可她跑向的却是苟小雨。

    “疼,肋叉子都折了!”

    “忍着,肋叉子折了死不了人。”白灵槐把苟小雨的头扶正,给苟小雨做着检查,苟小雨三魂的气息很弱,而且无论白灵槐用什么方式刺激,苟小雨都像死人一样。白灵槐轻轻地摸了一下苟小雨额头的白点,她发现那个白点像是活的一样,当手指触碰到就好像触碰到了一汪清水,白灵槐在白点上抹了抹,没有能把白点蹭掉,当她在触碰那个白点的时候,那一汪清水给白灵槐的感觉发生了变化,好像那汪清水在变大,变深。

    “水滴石穿!”白灵槐想到了这个成语。

    她忙把苟小雨放下,朝着李玄走去。

    “白老太太,给我看看啊,我疼。”魏猛见白灵槐给苟小雨看完没搭理自己,奔着李玄去了,忙出声叫到。

    “你先忍着。”白灵槐回头朝魏猛喊了一句,走到李玄面前,对李玄打了个稽首:“李道友,在下白老太太。”

    “白老太太?不认识。”李玄把白灵槐对他说的话,原封不动地还了回来。

    “不认识没关系。我请李道长解了那女娃的符咒,相比你也看出来了,她只是三魂,如果您不解了符咒,一时三刻她就会魂飞湮灭。”

    “不行,我辈修道之人,以除魔卫道为己任,看到妖魔邪祟就要铲除。她既然是三魂,就应该进入轮回,如此在人间逗留,就是打错,所以我必须对她进行惩戒。”

    “堂堂龙虎宗天师道的门人,对一个小女孩使用水滴石穿的法术,不是太狠毒了吗?”白灵槐怒视着李玄。

    “水滴石穿?没想到你看出来了?没错,我用的就是水滴石穿,其实我两个水珠用的都是水滴石穿,不过没想到,对这个小子没起作用,那就先收了那个小女鬼了。”

    水滴石穿是龙虎宗天师道的一种符咒,是天师修行时候,看到房檐的雨水低落在地上,竟然将铺地的青石击出孔洞而感悟创造的法术,以水为施法的介质,击中目标后会在目标的身上留下符咒,而符咒就像不停滴下的水一样,直到穿过目标的身体才会消失。

    白灵槐在乾元阁看过龙虎宗天师道的法术,了解“水滴石穿”的厉害,因为这种符咒属于“无形伤害”,所以很容易被忽略,而且,破除这样的符咒,一般需要施法的人解除,白灵槐虽然知道其中的法门,没有练习过,所以她解不了苟小雨身上的“水滴石穿”符咒,魏猛当然也不行。

    苟小雨中“水滴石穿”符咒的地方是在眉心,如果符咒就那么一直“滴”下去,那就穿过了苟小雨的大脑,苟小雨定然会“魂飞湮灭”的。

    “李玄,你身为名门正派,怎么能乱杀无辜呢?和你们龙虎宗天师道有过节的是我们,你有何苦乱造杀孽呢?”

    “她和你们是一起,的不能算是无辜的。你们挖了我师伯眼珠子的时候,可有想过他是无辜的?”

    “我们没有挖你黄雀道人的眼睛,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你胡说。我师伯每年对龙虎山贡献千万之巨,一心为了龙虎宗天师道,你们有什么资格对他品楼论足?”

    “黄雀道人操纵人尸在人家大开杀戒,我们只是烧了他的人尸,他便对我们不依不饶,他没了双目和我们没有关系。只能说是他的报应。”

    “我师伯行□事,自然有他的道理,你不用再狡辩了,我也不难为你们,你们就老老实实地让我挖了你们的双眼,然后砍掉你们的手脚,我就放了你们,不要你们的性命。不然,那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我让你们连鬼都做不了。”李玄在水池中抓了两把,手心朝上,两个水珠悬浮在他的手掌之上,随时准备发动进攻。

    “你连的是玄武门的法术,不过是操纵水来攻击,你所以一直站在水里,是因为你可以吸收水的灵气,给你提供□精气。”

    听了白灵槐的话,李玄的心里不由得吃了一惊,这个女子是谁?她怎么就能一眼看出自己的修炼法门呢?玄武门的修行法门可是他们龙虎宗天师道的正宗法术,从不外传,这个女子不止能看出是玄武门的法门,还能说出“水滴石穿”,她的修为一定不简单,难怪水珠对她没有作用。

    可如果她修行很高,为什么给那个小女鬼解困魂符咒的时候,自己不能完成,还要那个男孩出手呢?

    白灵槐拔下簪子,晃了晃簪子化作拐杖,她用拐杖对着李玄:“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你能解了水滴石穿的符咒,我今天便不杀你,如果你不听我良言相劝,那你就会死在这里。”

    “白老太太,我想知道你的师门。”李玄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听到白灵槐说出他的修行法门,看到白灵槐拿出了兵器,他的心冷静了许多,白灵槐手里的拐杖可不简单啊,蕴含了天地间莫大的灵气,这么一件法器,起码受到日精月华几千年啊,能有这么一件法宝,这个女子更加的不能小视。

    “我是白门的。”白灵槐道。

    “白门?那不就是刺猬门?原来你是刺猬大仙啊。”听了白灵槐道出了师门,李玄是既放心又担心,放心的是,这个女子不是什么名门正派出来的,没有什么背景,即使自己收了她,也不会有什么麻烦。担心的是,既然她是白门,那就是五大地仙,畜生一类,自己的法术拿个小小的刺猬还不成问题,又不是胡三太爷那样受过玉帝敕封的保家仙,可她怎么就能让自己的水珠失效呢?师傅萝卜道长说过,是妖魔邪祟就怕他们龙虎宗天师道的符咒,不致一死也要扒层皮,可白老太太挨了水珠怎么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呢。

    “你不要管我是谁,我就问你,水滴石穿的符咒,你解还是不解?”

    “小小刺猬,也敢威胁本小天师,今天小爷就要收了你这个刺猬妖。”李玄口念真言,两个水珠朝着白灵槐的面门击打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