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195~变身
    那是在泰坦尼克号的船头,魏猛与奚羽月搂抱在一起,一阵阵轻轻的海风吹拂着奚羽月的头发搔着魏猛的脸,让魏猛感觉痒痒地,魏猛痴痴地看着奚羽月,奚羽月也满目柔情地看着魏猛,然后两个人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两个人的双□唇就贴在了一起。

    魏猛对亲吻已经很熟悉,和白老太太就舌吻了两次,他知道女人的害羞,所以他主动地伸出了他的舌头,可没想到奚羽月比他还要主动,两个人的嘴唇刚一接触,奚羽月的舌头就伸了过来。

    魏猛没想到,奚羽月的舌头居然比他的还要大,还要热,而且一伸到他的嘴里就在他的嘴里四处地“打探”,好像要用舌头把他的口腔每一寸都触碰一下。

    世界是如此的温暖,爱情是如此的甜蜜。

    只是甜蜜多了,也会变苦,魏猛就感觉奚羽月的舌头伸地太深了,都快伸到他的嗓子了,嗓子受了刺激就会恶心,魏猛忙保住奚羽月的头,让他和奚羽月的双□唇分开,让奚羽月的舌头脱离他的口腔。

    奚羽月似乎不愿意就这么分开,她依然吐着舌头,舔□着魏猛的嘴唇,魏猛的下巴,魏猛的鼻子,魏猛的整个脸。

    这也太主动了吧,这是要和自己过激情燃烧的岁月啊,魏猛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想把奚羽月看清楚,可他再看奚羽月的时候,哪里有什么奚羽月啊,分明就是白老太太,还是变身韩老师的白老太太。

    魏猛大叫一声松了手,两脚一蹬,猛地翻了个身,就感觉身上一股剧烈的特疼,魏猛醒了。

    原来只是个梦啊。魏猛暗自庆幸,幸亏是个梦啊,如果自己被韩老师这么舌吻了,以后可怎么出去见人啊。

    手里抓的毛茸茸的是什么?魏猛扭过头一看,在他的旁边躺着的居然是胡力霸,胡力霸睡地正香,可他的舌头丢在外面,不时地晃动着好像在舔□舐□着美味。

    一个奇怪的想法出现在魏猛的脑子里,刚才和自己舌吻的该不是胡力霸吧,魏猛哆哆嗦嗦地伸出手指碰了一下胡力霸的舌头,胡力霸的舌头立刻开始舔□他的手指,那种麻酥□酥的感觉,和刚才梦里舌吻的感觉一样。

    魏猛感到胃里一阵翻腾,头往床下一歪,吐了。

    易仙翁抱着苟小雨往病房里走,可是他往病房里踏了一步,床□上的奚羽月便有了反应,她身上的金光更甚,就像一只狮子看到有其他的生物进入了他的领地鬃毛乍起一样。

    易仙翁右手搂住苟小雨,左臂朝着金色珠子伸去,在他的手掌出现一个旋转的太极图,随着太极图的旋转,一个透明的半圆形盾牌出现在易仙翁的身前,金色珠子感到了威胁,他也开始旋转,随着他的旋转,奚羽月的身体从病床□上飘了起来,在空中摆出了维特鲁威人的姿势。

    易仙翁也暗自惊讶,没想到奎木狼居然可以把内丹修炼到这样的地步,已经脱离奎木狼的身体,竟然还保持如此的威力,他能感到舍利子玲珑内丹给他带来的压力,它再拒绝自己靠近,所以产生了巨大的排斥力量把他往外推,奎木狼的几千年的修为啊,都在这内丹之中啊,如果他知道自己就这么把他的内丹送了人,他会不会和自己拼命呢。

    易仙翁就这么举着左臂往前走,他往前走一步,金色珠子的烦躁就增加一分,旋转的速度就增加一份,易仙翁感到往外推他的力也增加一份。

    当易仙翁向前走到第三步的时候,金色珠子又有了变化,一股金光从他的身体里射□出,就像子弹一样射向易仙翁,易仙翁停下脚步,用左手中的太极图迎接那道金光。

    “铛”的一声脆响,然若两件金器撞击在一起,金光撞在易仙翁手掌前的透明盾牌上,碎裂成一片金色细芒,随后消失不见。

    易仙翁超前又踏了一步。

    金色珠子更加地不安,一道道金光从他的身体里折出来,可无一例外地撞在透明盾牌上,碎裂后消失不见。

    接连的攻击无果,金色珠子反倒安静了,连旋转都停了,好像一个人的眼珠,死死盯着易仙翁。易仙翁借此机会向前连续迈了三步,距离奚羽月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易仙翁只要再往前跨半步,他举着的左手就能碰到奚羽月的身体。

    而此时的奚羽月竟然高举起了双臂做出了投降的姿势。

    苟小雨偷偷地歪着头看着奚羽月:“易爷爷,她投降了。”

    易仙翁慢慢地放下左臂,但是他的双眼不错神地盯着那颗金色珠子,他隐约感到有什么不对,可是那里不对,他一时想不起来。

    但是很快,他就知道那里不对了。两条长长的毛茸茸,类似狐狸尾巴的东西从奚羽月的肩头射□出,动作之快,出现之隐蔽让易仙翁措手不及。两条长尾把易仙翁和苟小雨死死的捆着,一丝一毫都不能动弹。

    金色珠子又开始旋转了,他旋转地忽快忽慢,如果他是一个人,那么他一定很得意,因为他的生理了,他的反败为胜的计谋得逞了,他把易仙翁抓□住了。

    易仙翁不明白,奚羽月的身体怎么会出现狐狸尾巴呢,而且还是两条,每条狐狸尾巴都透出巨大的精气与灵性,起码都修炼了千年以上,有这样修为的除了胡三太爷胡三太奶,就只剩下九尾狐涂山了。胡三太爷和胡三太奶两个老狐狸都只有一条尾巴,断不会送给这个丫头,若是做了秃尾巴的狐狸,他们俩就没法在见人了。那么就是涂山了。易仙翁回想昨日看到九尾狐涂山的样子,顾名思义,九尾狐涂山原本有九条尾巴,偷取地支星宿图的时候被易仙翁的妻子心宿辛月砍掉了一条,只剩下八条,而昨天涂山有四条长尾四条短尾,奚羽月身上这两条,应该就是涂山断的四条中的两条。

    这个奚羽月真是天大的造化啊,不只有奎木狼的舍利子玲珑内丹护体,还有九尾狐的尾巴保驾,不用修炼已经是半仙之体了,就是一般的地仙,怕也不是她的对手啊。

    这要是做了自己的儿媳妇,那对儿子可是大大的有力啊。

    “天地!”易仙翁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两个字。他说的很自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可在金色珠子听来,就像是惊雷在他耳边一样,震地他一阵乱转。

    易仙翁的话音刚落,金色珠子刚感到好一些,两股巨大的压力从他的上下传来,在他感觉,天在下降而地在上升,天地要合在一起,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巨大力量,那是摧毁一切的力量,那是无法阻挡的力量,除了受死没有任何的办法。

    金色珠子想到了逃,可是天地若合在一起,又哪里有逃脱的地方呢。

    “小雨,把嘴张开。”

    苟小雨听话地把嘴张开,她闭着眼,就像一个等待爸爸妈妈往她嘴里塞糖果一样。

    当苟小雨把嘴张开,金色珠子就像发现了避难所一样,旋转着脱离了奚羽月的身体钻进了苟小雨的嘴里,进了苟小雨的肚子。

    金色珠子一离开奚羽月的身体,那两条捆绑易仙翁和苟小雨的长尾就消失不见了,包裹了奚羽月身体的金光也不见了,奚羽月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从空中往下落,而在她的胸口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透过洞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没有心脏。

    苟小雨就感觉一团火进了她的身体,她的整个人都被放在火中烧,她的全身都被金光包裹着,她想喊易仙翁帮帮她,可她感觉她的喉咙都被火烧焦了,根本发不出声音。

    易仙翁把苟小雨往正在往下落的奚羽月身上梦推,喝了声:“中!”苟小雨的身体撞进了奚羽月的身体,消失不见了。

    奚妈妈被耳边传来的“扑通”一声惊醒了,这几天晚上照顾女儿,刚才也不知怎么就睡着了,奚妈妈揉了揉因为休息不好而发胀的太阳穴,可看到空空的病床,忍不住“妈呀”地惊叫一声。女儿明明躺在床□上,自己也就睡了几分钟,怎么就没了呢?

    奚妈妈也不知道是怎么跑出去喊来的大夫和护士,当大夫和护士来到病房的时候,看到奚羽月坐在床□上,正美滋滋一遍照镜子一边啃着苹果。

    “醒了就说醒了,说什么人丢了。神经病。”跑过来的小护士嘟囔了一句,刚才奚妈妈那失魂落魄,两眼落泪的样子着实把她吓了一跳,结果跑过来,不光什么事儿没有,人还醒过来了。这不是戏弄人吗。

    奚妈妈一把搂住奚羽月,放声大哭:“女儿啊,你可醒了,你可吓死妈妈了。”

    奚羽月推开奚妈妈,歪着脑袋看着奚妈妈:“你是谁啊?”

    奚妈妈错愕地看着奚羽月:“小月,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认识妈妈了?”

    “你是大姐姐的妈妈?”奚羽月晃了晃脑袋,天真地说道。

    奚妈妈看着大夫:“大夫啊,这是咋回事啊,我女儿咋不认识人了?”

    大夫一脸严肃地道:“您别急。小宋,快安排做全面的检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