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220~鬼母阴魂咒提前发作
    李天一端坐着,身子是稳若泰山,心里是翻江倒海。

    下午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来他的道观上香求签,他只是胡乱诌了几句“离上艮下,此乃乐极生悲之相!”中年妇女便连声称赞他,说什么“神仙,算的太准”之类的话,还捐了一万块的香火钱。

    本以为此事就此过去,李天一美滋滋地盘算着明天给读大学的女儿卡里打多少钱,谁料想傍晚的时候,那中年妇女又过来了,说是儿媳妇产后的了怪病,请他出面给看看。

    那妇女还表明了身份,她居然是县委书记的夫人,叫刘桂芹。

    李天一哪里敢应承,他在道观不过是图的游客信徒的香火钱,加上自学的易经八卦,给人算个命批八字,弄些钱养活自己和读大学的女儿。让他去给县委书记儿媳妇看病,那不是厕所里打灯笼,自己找屎(死)。

    李天一当然不能承认自己没那本事,他以“生死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为由想推脱,他话音刚落,跟刘桂芹一起的司机把二十万块钱整整齐齐地摆在他的面前。

    刘桂芹跟了句:“这只是一点香火钱,如果我儿媳妇的病好了,还有重谢!”

    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啊。

    李天一对花花绿绿的钞票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乖乖地坐上了刘桂芹的汽车。

    那时太冲动了!大夫都治不好的病,自己能有什么办法!治不好能放自己走算是好的,怕只怕县委书记发怒,要治自己欺骗领导耽误病情的罪,那可怎么办?

    县委书记夫人安排自己在主任室等着,便出去了,李天一坐了一会,主任室没有人进来,李天一想起身看看,若是外面也没人看着,自己倒不如借这个机会溜了。

    县委书记高文宇在接待室踱步了近一个小时,市里请来的专家和医院的大夫们还没商量出治疗方案,他朝秘书抬了下手,秘书忙掏出烟,递过来,高文宇接过烟,却没有点燃,问了句:“几点了?”

    秘书道:“九点零五分!”

    门开了,刘桂芹走了进来,秘书轻声问候,道:“高夫人!”

    刘桂芹看都没看秘书一眼,走到高文宇身旁,道:“情况怎么样了?”

    高文宇对秘书道:“小吴,去问问,有结果了没有!”

    秘书应了一声,出了接待室,接待室里其他人员也识相地走了出去。

    偌大的接待室只剩下高文宇夫妻两人。

    高文宇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手抱头,长长地叹了口气,此时的他完全没有县委书记的稳重和威严,一个人,就算位置多高,身份多尊贵,也有因为无能为力而内心无助的时候。

    秘书轻轻敲了敲门,走了进来,高文宇抬起头,满心企望地看着秘书,没想到秘书微微地摇了摇头。

    高文宇猛的一拍沙发,骂道:“一群饭桶!”

    刘桂芹朝秘书挥了挥手,秘书如释重负地逃出了接待室。

    刘桂芹坐到高文宇的旁边,安慰道:“老高,你也别着急。市里的专家肯定能拿出办法的!”

    高文宇道:“狗屁专家!到了半天了,只会研究研究,研究到现在也没个结果!小军呢?他又跑哪去了?”

    刘桂芹道:“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一早就没看见他,打电话也没人接。”

    高文宇道:“老婆生病,他倒逍遥快活。再给他打电话,让他马上给我滚过来。!”

    刘桂芹道:“好!老高,你看刘媛这病……”

    高文宇见刘桂芹欲言又止,道:“有什么你就说吧,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刘桂芹道:“我把天祥观的李天一请来了,都说他是当世的活神仙,前几天一个老太太死了一天了,他都给救过来了,要不让他给刘媛看看!”

    高文宇忽的站了起来,道:“愚昧!糊涂!”

    刘桂芹忙跟着站起身,道:“我不也是看刘媛的病得的奇怪,病急乱投医嘛。就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人都已经来了,就让他试试!试试总没什么坏处!”

    高文宇道:“你也受党的教育这么多年,怎么还有封建迷信的思想!”

    刘桂芹道:“咱不也是没有办法嘛。眼看就要到十点了,咱就让他看一眼,成就成了,不成就拉倒。”

    高文宇“哼”了一声,重新坐到沙发上,没有再说什么。

    刘桂芹知道高文宇这是答应了,就急匆匆去找李天一。

    高文宇坐了一会儿,把秘书叫进来,对秘书说:“小吴,你去盯着点。有些东西是民俗,不是搞封建迷信。别让一些人误会!”

    秘书应了声,便出去了。

    高文宇掏出电话,拨打了黄大力的号码,这个号码他今天不知道打了多少次,可是手机里传来的依然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今天早晨的时候,刘媛出去给高小军买早点,也不知道怎么在车里就晕过去了,还是好心的群众发现不对,打了120把刘媛送到了医院,又通过刘媛的电话给高文宇打了电话。

    当高文宇和刘桂琴感到医院的时候,刘媛的情况已经很危险了,出现早产的情况,知道病人是县委书记的儿媳妇,医院自然不敢怠慢,刘媛的孩子虽然不足月,可保胎肯定是不行了,只能接生。

    医院前前后后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刘媛完全具备了生产的条件,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孩子死活生不下来,医院只能给刘媛做刨宫产。

    孩子是生下来了,可是怪事一件接着一件,第一,孩子生下来不哭,正常来说生下来的孩子不哭那表示孩子没有呼吸,大夫会给孩子几巴掌,让孩子哭出来就好了,可是大夫也打了,打完孩子不哭反笑,而且笑的声音很瘆人,第二,刘媛破宫产的刀口无法缝合,医院想尽办法,可是刘媛肚子上的刀口就像个嘴一样,时而张开,时而闭上,医院缝合了几次,明明缝合好了,可用不了多久,刀口又会张开,缝合的线就会崩开。刀口虽然张开,但是很干燥,没有血和其他的东西流出。第三,刘媛的精神出现异常,她抱着刚出生的孩子,不让任何人接近,她对着孩子笑,孩子对着她笑,只要有人靠近她的孩子,她就会发疯一样对人发出攻击。

    高文宇连忙安排人从市里的妇产医院和中心医院请来妇产科的专家,对儿媳妇进行会诊,刘桂琴也去天祥观给儿媳妇祈福,请来的专家没有个结果,刘桂琴却请来个老道,要给儿媳妇做法事。

    高文宇叹了口气,这时候如果有黄大力在,哪里还需要这么心烦意乱啊。黄大力那可是真正的活神仙啊。可这个活神仙在哪里呢?

    魏猛看着屋顶飞的开心的胡力霸:“二哈,你是不是下来看看你的主人啊。你是狗,不是鸟,飞一会儿就差不多了。”

    胡力霸正飞地高兴,哪里管的了他,就在这时候,黄大力突然感到了什么,忙掏出手机,又掏出一张电话卡,把手机里的卡换了下,再开机,发现有很多未接电话,其实高文宇给他打了59个电话。

    “高书记,不好意思啊。今天有点事儿,电话关机了,请问你有什么事吗?”黄大力第一时间给高文宇回了电话。

    “黄大师啊,您可要救救刘媛的命啊。”高文宇接到黄大力的电话,手都在颤抖,说话更是急促惊慌。

    “刘媛?刘媛怎么了?”

    “刘媛生孩子了,可是现在……唉,我也说不清楚,您能不能赶快来一趟,我们在县医院呢。要不你在哪,我派人去接您。”

    “生孩子了?刘媛不是下个月才是预产期吗?”

    “唉,都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刘媛早晨给他买早餐,也不知道怎么就在车里晕倒了。您还是快来吧,我怕晚了,刘媛就有危险了。”

    “你不用着急,我这就过去。你放心吧,我保证大人孩子都平安。”

    黄大力挂断了电话对白灵槐道:“白老太太,还得麻烦你们走一趟,我怀疑是刘媛的鬼母阴魂咒发作了。”

    白灵槐也是一愣:“刘媛的鬼母阴魂咒还不到发作的时候啊?”

    黄大力道:“也许是出了什么岔子吧。你们先去,钱呢,我们过后在算。”

    “没问题。”

    白灵槐和魏猛带着胡力霸出了夜总会的门,打了辆出租车往县医院去,黄大力也想跟着,可是小玉儿一道眼神射过来,黄大力立刻就蔫了,老老实实地坐在了沙发上。

    胡力霸躺在魏猛的怀里,魏猛在他的身上翻着他的毛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那一对翅膀,胡力霸从天上落下了,那对翅膀就消失不见了,问胡力霸怎么弄得,胡力霸自己也不知道。

    魏猛找寻翅膀未果,便对白灵槐问道:“对了,你们提到的鬼母阴魂咒是什么东西?”

    白灵槐道:“是一种阴损的符咒,县委书记儿媳妇中的就是鬼母阴魂咒。”

    魏猛道:“给我讲讲呗,具体怎么回事。让我也学学。”

    白灵槐道:“鬼母是一邪神,每天日出破开自己的腹部,生下孩子,日落将孩子吃到肚子里,鬼母咒就是仿造此过程而生的邪术,在待产女人身上施以法术引鬼母上身,待产女人不能红门生产,只能破腹将婴儿取出。十日后,女人会生啖其子,母子皆亡!”

    魏猛道:“靠!这也太缺德了。这是害了两条人命。”

    白灵槐道:“这还算好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有些人为了生存,更缺德的法术也练。”

    魏猛愣了愣,不大懂白灵槐的意思,不过白灵槐经常会说,或者教他说“莫名其妙”的话,他也不去想,重复就是了。他道:“县委书记的儿媳妇,谁会给刘媛下咒呢?”

    白灵槐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应该是她身边的人,她也是被人骗了,给她下咒的人的目的应该是被吃下去的胎儿。他要养鬼!”

    魏猛道:“养鬼?”

    白灵槐叹了口气,不再说话,魏猛也不再问,因为前面的司机听了他们俩的话,已经不能安心的开车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