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250~罗刹私密
    胡力霸扒着魏猛的肩膀,偷偷摸□摸地四下看着,确定广目天王走了,他才从魏猛的后背爬出来,往魏猛的肩膀上一坐,抹一下额头的汗水:“吓死了。”

    白灵槐也没想到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仁波切发了一个大招,把释家佛教的广目天王天王都弄出来了,没想到还给魏猛跪下了,说了几句话,还把仁波切给带走了,这个仁波切啊,情况都没弄明白,这没文化太可怕了。

    这也幸亏仁波切失算了,不然这事儿还真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过去也没拿魏猛的纹身当回事,一身龙鳞,前后大圈圈,跟穿个渔网装似得,没想到关键时刻还真有意想不到的功效。

    白灵槐没想到,其实魏猛更没想到,这没说两句,这个大个子咋还走了呢?

    白灵槐拍了拍魏猛的胸口,脸上浮起了一丝欣赏的神情:“不错嘛。面对广目天王能如此稳重,真没想到,你还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潜质。”

    “这玩意有啥啊。”魏猛虽然不知道白灵槐整的四六句子是啥意思,但是他能听出来是好话,便沾沾自喜地道:“大□爷可是见过世面地的,你记不记得,前两天在学校的天台,李恨水比他高多了,柳岩柳三先生,也不比他小啊,你们这个神仙啊,就是不明白浓缩才是精品的道理,非要弄个傻大个子,吓唬人。”

    白灵槐暗自叹息,无知者无畏啊。自己吓的够呛,胡力霸都躲起来,魏猛却能谈笑风生,这也是一件幸运的事儿啊。白灵槐把魏猛手里的《罗刹私□密》拿过来,她的手刚一触碰到书,一股微弱的电击感传来,白灵槐就感到书在自己的手中轻轻地抖动,不由得心里暗道:“果然是个好宝贝,难怪胡三太爷他们点名要这本书,和乾元阁的那本完全不一样。”

    魏猛朝广目天王消失的地方,那个红衣喇嘛仍然坐在那里,一手拿着烧净的香根,一手晃着转经轮,傻傻地看着魏猛这些人,在他心目中犹如神一样的仁波切,竟然就这么被“带走”了。过去仁波切也召唤出过一些鬼怪,但是都没有今天的庞大,看着孔武有力,他原以为仁波切召唤的大家伙会抬起脚,把这一男一女捏成泥巴,可哪里曾想那一男一女那么牛啊,仁波器召唤出来的,给人家跪下了,看着不过是两个半大的孩子,怎么会这么牛呢。

    魏猛朝红衣喇嘛走去,双手握拳,这可是仁波切的余孽,刚才忘记让广目天王一起带走了,看来要自己动手了,只可惜自己不能控制五行,不然打出一记火拳,把他也烧地香赵大宏就好了。

    “不要!”胡力霸看出了魏猛的意图,拍着手叫道。

    “小崽子,为啥不要啊?”

    “不要!”胡力霸晃着脑袋说道。

    “魏猛,放了他,他就是一个凡人,没有任何的法力,天条上有规定,不可以对凡人动法术,不然会受到天谴的。”白灵槐被胡力霸惊动,看了魏猛一眼,也出言说道。

    白灵槐本是翻看着《罗刹私□密》,这本书和乾元阁的那本完全不一样,咋一看的时候,其中内容是一样的,可是稍一用心,白灵槐就感到自己在看一张三维立体画,原本的文字下,一男一女跃然纸上,男子极丑,全身漆黑,青面红发,巨口獠牙,眼珠子是绿色的,高大威猛中显着凶恶,犹如妖怪一般,手里拿着一把鬼头刀,那真是鬼头刀,在刀柄出一个恶鬼张着大嘴,仿佛要吃人,而女子甚姝美,天姿国色,举手投足见,说不出的万种风情,那真是走过春的浪漫,走过秋的成熟,走过夏的火热,走过冬的冷竣,在四季的轮回中,走出少女的羞涩,走出青春的靓丽,如兰般的幽雅,如水仙般的恬静,如百合般的清纯。那女人穿着华丽衣裳、戴着花冠头饰、打扮得花枝招展、珠光宝气,而且她半身裸□露、貌美诱人、浑身透出一股不可捉摸的妖□媚之气,套用网上的流行的话,这个少妇,美丽风骚都惊动党中央了。

    随着白灵槐的翻动,那一男一女竟然有了动作,有招式有运功方法,好像3D电影一般,成了一套完整的教学视频片。

    只是这教学片有的部分很血腥,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在施展了功法以后,都会有吃人的景象,男子本就丑陋凶恶,吃人倒还能当恐怖电影,可是那女人风情万种,却抱着人的大□腿啃,在视觉上很难让人接受。

    白灵槐知道,这才是真正的《罗刹私□密》,书中□出现的男女便是罗刹,原来《罗刹私□密》的真实内容存在于这本书中的男女,而不是其中的文字。相比师傅浩烟居士也不知道其中的奥秘,不然他不会弄了本《罗刹私□密》就不再找寻了,如果师傅知道其中的秘密,他定会锲而不舍,直到找到这本书为止。

    魏猛见白灵槐也出声,虽然心有不甘,可是也只得作罢,他走到红衣喇嘛面前,虚空朝他的身体旁边打了两拳,天神拳还真给魏猛面子,两记木拳击出,红衣喇嘛身体两侧出现了两个巨大的深坑。

    “你连死在我手里的资格都没有。”魏猛学着电影《龙虎门》中火云邪神的样子,指着红衣喇嘛道。

    红衣喇嘛好像变成了拉箱一样,就那么一手举着香根,一手晃着转经轮,两眼呆呆地看着魏猛,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他也不知道魏猛会如何对待自己,他就看到眼前这个少年很牛逼地指着自己说了一句什么话,可是自己却什么也没听见。

    魏猛弓着身子,机会和红衣喇嘛脸贴着脸:“你有钱吗?”

    红衣喇嘛依然没有反应,继续晃着转经轮,魏猛不耐烦了,抬手抽了他一记耳光,红衣喇嘛感到耳朵“嗡”的一阵响,然后听到男人的声音仿佛从很远地地方传来:“你有钱吗?”他忙把香根和转经轮撇了,慌慌张张地从衣服内层的口袋里拿出一把人民币,递给魏猛,魏猛接过来数了一下,竟然只有一千多块钱,这点钱哪里能满足魏猛呢。

    “还有吗?银行卡,支付宝?只要是钱,都拿出来。”魏猛把钱装进口袋,对红衣喇嘛道。

    红衣喇嘛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了。

    “你应该知道,刚才我本来可以让那个大个子把你也带走的,你这条命是我给你的,你应该知道感恩啊。那首歌怎么唱的,感恩的心,感谢命运。你的命运就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如果你要是这么不珍惜,那我只能让那个大个子回来,把你带走了。”

    红衣喇嘛吓地体若筛糠,慌忙把手伸到下□体的部位,哆哆嗦嗦地掏出一张银行卡,两只手递给魏猛。

    看到银行卡是从红衣喇嘛裤裆里拿出来的,魏猛有些嫌弃,问道:“这里面有多少钱啊?”

    “一百万。”红衣喇嘛说道。

    “一百万啊。”魏猛当即就改变了对这样银行卡的看法,钱就是钱,哪怕和狗屎睡过觉,它也是钱,不信你就试试,你把一张一块的扔地上,可能没人捡,你要把一万元扔茅坑里,多少人下手掏。

    “这是我攒着买房娶媳妇的钱。”红衣喇嘛道可怜巴巴地说道,拿着银行卡的手把银行卡捏地紧紧的,显出了极度的不舍。

    “专家说了,现在不是买房的好时机。”

    “专家说了,房价还会涨。”

    “你个喇嘛娶什么媳妇。那是破了色戒,懂不懂!”魏猛伸手要抢拿着银行卡,为什么是抢?因为红衣喇嘛明显后悔了,他拿着银行卡的手在往回缩。

    “小心啊。”白灵槐一声尖叫,她的叫声是如此急促,如此紧张。魏猛听了声音感到不对,也来不及多想,飘身闪到一旁后仍然不放心,又连跳了几下,跳到了别墅门口的台阶上才转身查看发生了什么。

    当魏猛看到发生了什么,他就感到心狂跳,胃里一阵难受,蹲在地上呕吐起来。

    白灵槐翻看着《罗刹私□密》,不知不觉便入了神,好像灵魂出窍一般进入了一个奇幻的地方,那是一座城,城中清洁美丽,鸟语花香,有各种各样的亭台楼阁,宛如仙境。城中满是各色的美女,她们穿着华丽的衣裳,带着花冠花饰和各种珠宝,用香汤沐浴,以香涂身,打扮得珠光宝气、花枝招展地向她打招呼,好像很是熟悉的样子。

    其中一个书中浮现的女子过来,拉着她的手,自称自己是“杨小玉,”,拉着她一直往城南方向去,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像失了魂,就跟着杨小玉走。沿着一条寸草不生的荒凉小路走了一段,她和杨小玉来到了一座铁城大门前,只听见铁城里传来痛苦的呼咕声,像地狱那般凄惨。

    杨小玉拉着她到了铁城面前,铁城的大门自动打开,她便随着杨小玉走进了铁城,铁城内污秽不堪,全无房舍,地上摆着几百具尸体,横七竖八,臭气冲天。有些尸体只剩下一半,明显是被撕咬吃掉的,还有些虽被吃掉半身,但还未断气的。四处残肢断臂惨不忍睹。血肉尸骨中,还坐着一些活人,因没有饮食,瘦得筋骨暴露,眼窝塌陷,像骷髅一样,他们饿急了,便互相撕咬,吃人的血肉。

    看到如此的场面,自己明明很恐惧,很恶心,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自己的心中很是喜悦,好像眼前的不是尸山血海,而是一副美丽的画卷。

    就在这时候,《罗刹私□密》中的男人出现了,他身材高大,足足有三四米高,手里拿着那把鬼头刀,和在书中□出现的情形不同,在鬼头刀的刀柄的鬼头上系着一根粗大的铁链,此时的铁链绑着几个人的脚,男子正拖着他们往这边走。

    自己看到那个男人,不止没有害怕,倒是像看到自己心中的梁山伯一样,满心欢喜。

    男人拉着那几个人到了自己和杨小玉□面前,把那几个人甩到一边,把铁链一抖,铁链便松开了那几个人,那几个人感到有逃生的机会,连滚带爬地拼命往城外跑。男人握着鬼头刀朝天吼了一声,挥舞着鬼头刀,最近的那个人变被劈成了两半。

    男人把鬼头刀递给杨小玉,对杨小玉来说,鬼头刀实在是太大了,刀身比她的人还要高,但是杨小玉却浑然不觉,举起刀也劈了一下,又一个人被劈成两半,杨小玉笑着把刀递给了白灵槐,白灵槐学着杨小玉的样子,用两只手抓着鬼头刀的刀柄,虽然依然无法把鬼头刀的刀柄完全握住,但是刀虽然大,可在手中却轻飘飘的,好像没有重量一样。

    男人早就跑过去,把劈开的人抱回来,血淋淋地递给杨小玉一半,两个人抱着死尸啃咬着,好像在吃无以伦比的美味。

    白灵槐居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反倒心生羡慕,她也举起刀,朝着其中的人砍去。

    刀举起,刀落下。

    白灵槐的身体一激灵,宛若从噩梦中惊醒,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了,怎么就有如此的幻想。她抬眼朝魏猛看去,惊讶地发现,原来那不全是幻想,一把巨大的鬼头刀正朝着魏猛他们劈去。

    白灵槐连忙大叫一声,没有那男人,没有那女人,只有那把鬼头刀,而且不是幻象,鬼头刀力劈华山,深深地砍入了地下。

    魏猛躲开了,胡力霸躲开了,但是红衣喇嘛没有躲开,鬼头刀从上而下,将他很平均地劈成了两半。

    鬼头刀刚砍下的时候,红衣喇嘛只是从眉心往下出现一道红线,当鬼头刀砍到地面消失后,他的身体才一半往左倒,一半往右倒,鲜血和内藏一起流了出来。

    死人,魏猛这几天看了不少,尸体,魏猛这几天也看了不少,被剁成一块一块的,魏猛也见过了,但是今天这样的场面,魏猛是第一次见到,并不是一个人被劈成了两半,而是他看到在红衣喇嘛尸体的旁边出现两个人,一个男人,身体为黑色,赤发绿眼,一个女人,花枝招展,天姿国色,这两个人,一人抱着一半红衣喇嘛的尸体,忘我地啃食。

    吃人啊。这他妈也太恶心了。

    看死尸,虽然不能接受,起码可以忍受,可看着人吃死尸,吃的还这么恶心,这连忍受都忍受不了。

    《八仙饭店》卖人肉叉烧包,起码还是做熟了,而且还不告诉你,可这就是明确地告诉你,刚砍完,还冒着热气的尸体,吃吧。

    鬼头刀的威力不止这些,红衣喇嘛身后便是别墅的围墙,当鬼头刀消失,红衣喇嘛身后的围墙全部坍塌了,比推土机推过还干净。

    在别墅围墙的外面,站着一个老头,身上穿着一身道服,手里拿着一根盲杖,两只眼睛翻着白眼,显然是个瞎子。

    这黑更半夜的,一个穿着道服的瞎子站在别墅墙外做什么?难道是喝啤酒喝多了?找个没人的地方嘘嘘?

    白灵槐见没劈到魏猛才松了一口气,怎么在幻境中的东西,出现在了现实中?是自己被邪法迷惑了,可这法术对自己没有伤害,攻击力到是很是骇人。

    男人和女人很快就将红衣喇嘛的尸体吃完,吃完便消失了,地面上连点血迹都没留下,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人被砍,也没有什么人比吃光。好像一切都是个幻觉。

    魏猛还在呕吐,胡力霸趴在他的后背上,拿他的小胖脚踹这他的后背,一副“父慈子孝”的感觉,但是白灵槐却注意到了那个穿着道服的瞎子。

    瞎子一动不动地站着,仿佛雕塑一般,白灵槐却在他身上感到了浓浓的精气,这股子精气,比黄雀道人的精气还要浓厚几成,显然是个高手。

    “刺啦”一声,瞎子的道服从头顶到裆□部撕裂出一条缝,衣服从上自下裂开,好像有两个人一左一右猛烈地撕掉瞎子的衣服一样,一眨眼之间,瞎子的身上,只剩下一个白色的内□裤,瞎子对道家应该相当的虔诚,内□裤上都绣个八卦的图案。

    白灵槐不由得地瞪大眼睛,把《罗刹私□密》夹在腋下,两只手掐指印,体内运用无相论法调动七轮能量,因为她感觉到,就在瞎子的衣服被撕裂的一刹那,瞎子体内的精气有了巨大的爆发,像是和外力做着抗衡。这个瞎子的修为可是不简单啊,如果他是敌非友,那么她和魏猛的麻烦可就大了,因他们现在的修为,根本就不是瞎子的对手。

    这个瞎子是谁的?他为什么出现在这个地方呢?

    就在白灵槐疑惑的时候,瞎子动了,而最先动的,是他的眼睛,只见的眼睛翻了翻,原本几乎看不到的黑眼珠出现了,眼睛和正常人一样,没有丝毫的不同,而且这个“瞎子”二目如炬,闪着亮光看着白灵槐。

    原来他是在装瞎子。

    他为什么要装瞎子呢?

    “小道龙虎宗天师道陆无涯门下大弟子,人称目览十方的王思木,不止何事让道友痛下杀手,我王思木人小卑微,死不足惜,但是你们别忘了,你们杀的是龙虎宗天师道的人,龙虎山一派定会和你不死不休。”

    白灵槐一愣,王思木的话说地是慷慨激昂,动人心魄,这不想是要和自己谈论交情,也不像要和自己以死相搏,这很像是念遗言啊,谁也没把他怎么着啊。他怎么有这么大的反应呢?

    王思木说完握紧手中的盲杖,用力朝白灵槐一掷,白灵槐忙闪身躲避,掐剑指要还手,可再看王思木,在额头出现一道红线,一直往下延伸,一直延伸到裆□部,突然间,一股鲜血从这道红线迸射而出,王思木瞪着他的刚刚恢复的大眼珠,像后倒了下去。

    死了?王思木居然死了。

    白灵槐突然感到自己错过了什么,再找王思木朝她掷过来的盲杖,却发现盲杖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你们别忘了,你们杀的是龙虎宗天师道的人,龙虎山一派定会和你不死不休。”

    王思木这句话不断地在白灵槐的耳边回响,好像一道催命符,不断的提醒白灵槐大祸将至。

    白灵槐仰起头,对着夜空厚道:“真武大帝,龙虎宗天师道,你们统统都来吧,老娘不怕你们,有种你们就一起来,我等着,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天空突然打了一个闪电,黄豆大笑的雨滴倾盆而泻,浇在白灵槐的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