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5~有肆无恐
    皇城夜总会很安静,无论是人还是鬼,都躲在四角,把中间的位置让给四个人,领头人的是一个年迈苍苍的老人,很像动画片中的鸡婆婆,不过穿着道服,而且是个男子,但是满口的牙都没有了,显得嘴很瘪。

    在他的身后是一个彪形大汉,年纪大约三十多岁,一副农民的打扮,穿个肥肥大大的绿裤子,上身穿个大背心,背心上还有破了的洞,扛着一个锄头,好像刚下地回来,身上还有泥巴。

    而在两人的身后,一左一右站着两个人,一个老头一个中年人,两人拉着一个白布横幅,上面写着鲜红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好像是上访的,关键是夜总会里灯光并不明亮,两人还带着墨镜,而且那个老人手里拿着一个铁球球,对着四下照来照去,也不知道照啥,就是个普通的铁球,也不能发光当手电筒啊。

    易仙翁朝楼下看了一眼,心里就一阵阵地打鼓,地下这四个人,他都认识,陆无涯,龙虎宗天师道的老妖怪,原本只是个烧火做饭的杂工,偏偏痴迷于法术,天资虽然不十分高,但是毅力惊人,为了一门法术可以专心修炼多年,不达目的不罢休,逐渐成了了《倚天屠龙记》中少林火工头陀般的人物。当一个人有本事了,荣誉就会扑面而来,陆无涯便从厨房进入了道堂,成为了一代名道。

    在陆无涯身后的是他的二弟子,农耕田,他这副打扮在当今的社会太过另类,所以一眼就能看的出来,他充分继承了他师傅陆无涯的光荣传统,痴迷于道术,尤其是五行土系的道术,他过去就是个农民,认为土地是根本,所有的一切都是从土中来的,所以在他的心里,最伟大最厉害的法术就是土系法术,单单从土系法术的范围,易仙翁也自认不是农耕田的对手。

    后面大横幅的就是老熟人了,一个黄雀道人,一个他的徒弟小蚂蚁,只是黄雀道人手里拿个铁球乱晃,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四人过来的目的,不用问也清楚,那就是给黄雀道人报仇的,魏猛和白灵槐用个小计谋把黄雀道人的眼睛弄瞎了,李玄帮黄雀道人出头又被魏猛用灵符给烧地魂飞湮灭,在东陵乡,易仙翁可是帮魏猛戏耍了黄雀道人师徒,还宣称魏猛是他徒孙,这下人家就找上门了。

    如果是平常,易仙翁也不怕他们,就是龙虎宗天师道的现任张天师过来,易仙翁也不惧怕,可现在他的精气损失殆尽,恢复尚需时日,不要说是陆无涯了,就是没了眼睛的黄雀道人,他也斗不过啊。这要是下去话不投机当场动手,自己这小半大不小的命,可就交代了。

    李恨水在身后捅了下易仙翁:“瞅啥呢,下去啊。人家找你的,来的都是客,你也别让人家等太久。”

    易仙翁心不甘情不愿地道:“事儿都是魏猛干的,找我~干啥啊。我就是随口说了那么一嘴。”

    “那可不是随口说说而已。”柳岩道:“那天你是义正言辞地说,魏猛是你徒孙,人家找你这个师爷,也算是先礼后兵了。你可不能不识抬举。”

    “可是……他们来的不是时候啊。我现在……身边不方便。”

    “咦!”柳岩用他干枯的大手抓起易仙翁的脉门,关切地问道:“怎么了?是来月~经了,还是痔疮犯了?我是给你开点益母膏还是肛泰啊。”

    “滚犊子!”易仙翁甩开柳岩的手,他也想雄赳赳气昂昂地下去,可是他现在的身体,真没有这份底气。

    “易仙翁,你就把心放在胃里,有我们呢,他们要是敢动手,我让我们家郎君打他们。”常仙儿挽着李恨水的胳膊,甜甜地道。

    易仙翁朝常仙儿一抱拳:“有嫦娥仙子这句话垫底,什么样的困难我都能克服!”说完下楼刚迈了三步,又转了身:“嫦娥仙子,你让我把心放到胃里,这是不是骂我呢?”

    常仙儿对他坏笑着,躲到李恨水的身后。

    人间真是个大染缸啊,那么可爱的小寡妇,到人间才多久啊,就开始转着弯的骂人了,心在胃里,那不就是狗吗?

    易仙翁整理下衣服,因为在太平间内他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所以到了皇城夜总会,换了身夜总会工作人员的衣服,打扮地像个服务员一样,没有道服去见道友,易仙翁倒也不觉得什么,毕竟他是被茅山除名的嘛。他每天穿着道服那是为了配合算命,是工作需要,道服就是他的工作服。

    下了楼,易仙翁一步一摇地走到陆无涯的面前,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把陆无涯打量一番后,伸手扒~开陆无涯的嘴,他的两只醉眼眯缝着看了看,好像是确认陆无涯真没有牙:“还真是你老小子,我说陆无涯,你还活着呢?”

    常仙儿一愣,她怎么也没想到易仙翁会如此的放肆,那个老人一把年纪,他居然对老人是如此的不尊重,她对李恨水道:“郎君,我刚才说的是人家动手,咱们才帮他哈,他这是不是挑事,让我们帮着他打架啊。”

    “没事,就是我们不出手,还有他们呢。”李恨水朝旁边指了指,常仙儿朝着李恨水指的方向看去,胡三太爷和胡三太奶站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个捋胡子一个梳头,也朝下面看着。

    “他们什么时候来的?”常仙儿问道。

    “来了有一会儿了。”

    被易仙翁这么对待,陆无涯面不改色,因为他原本就是满满地怒意:“你还没死,我怎么能死呢。”

    易仙翁一脸惊讶:“呦,陆无涯,你咋还生气了呢?过去你不这样啊,今天怎么这么不经逗啊。”

    陆无涯冷哼一声,朝身后一招手,黄雀道人和小蚂蚁便把横幅高高举起。

    陆无涯道:“易仙翁,你看看上面写的什么?”

    易仙翁像是刚刚发现有横幅一样,盯着横幅一个字一个字的念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们这是要去上访啊。咋地了,有人欠你们钱不给啊。那你们可要注意点儿,现在国家对这事看地可严了,你们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有问题还得走正规途径,要相信政府相信党。”

    “少跟我在这里胡诌八扯。黄雀,你过来。”

    黄雀道人把横幅交给农耕田,让他继续打着,他一手抓着铁球,故意小跑着到了陆无涯的身侧,躬身施礼道了声:“师傅。”

    “把眼睛摘了。”陆无涯道。

    黄雀道人倒是听话,把眼睛一摘,两个陨石坑一样的眼睛露了出来,陆无涯指着黄雀道人的眼睛对着易仙翁道:“他的眼睛是你弄瞎的?”

    易仙翁连连摆手道:“你可不要冤枉我,他的眼睛可不是我弄的。”

    “师傅,是他徒孙魏猛,还有魏猛的媳妇白灵槐弄的。”黄雀道人抢着说道。

    “黄雀道人,你也是堂堂一代宗师了,贵为龙虎宗天师道的八大金刚,你怎么能瞪眼说瞎话呢?我徒孙魏猛前几天才拜我徒弟姚白白为师,我哪个不争气的徒弟也不是我们道门中人啊,而且魏猛拜完师,我徒弟就死了,魏猛他就是在厉害,他就是个十六岁的孩子,他还能把你的眼珠子给扣出来?就退一万步说,我那个便宜徒孙真的瞎猫碰上死耗子,把你的眼睛触瞎了,你让个十六岁的孩子把眼睛触瞎了,你也好意思说出来!”易仙翁拉了把椅子坐下,一脸看不起地朝黄雀道人说道。

    易仙翁冷嘲热讽一番话,黄雀道人脖子上的青筋崩起:“不是……不是他触瞎的,是他用阴谋诡计,害地我瞎了眼。”

    “我地妈呀,那你更丢人了,你就说你这脑袋是咋长呢?老年痴~呆了?让一个十六岁的孩子给玩了,玩到眼睛瞎了。这也就是你,要是我,打死我我都不能承认,你知不知道猪八戒他二姨是咋死的?笨死的。”易仙翁的话毫不留情,当着陆无涯的面,把话说到了绝地,就差指着鼻子骂娘了。

    “易仙翁……你……你……”黄雀道人说不出话了,他这事儿,说出来还真不光彩,他对师傅说的时候,也是说魏猛得了易仙翁的帮助,耍了手段把自己眼睛弄瞎的,可现在易仙翁在面前,自己自然不能这么说了。

    “易仙翁,你的徒孙把人弄瞎了,你们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真当我们龙虎宗天师道好欺负吗?”陆无涯道。

    “事情可不能这么说,有人为非作歹,操纵人尸乱杀无辜,这样的人就是我们修道之人不管,只怕是上面那几位也不会袖手旁观吧。”易仙翁笑着指了指上面,陆无涯等人朝着易仙翁指的方向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只见上面站着一排人,有老有小,有男有女,有身显仙霞,有的身露金光,更有三个妖气弥漫,起码也是地仙级别的人物。

    黄雀道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难怪易仙翁对师傅行为言语如此放肆,原来是有肆无恐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