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9~进退两难
    黄大力把车停在距离宋菲家稍远的街角,独自一个人跑到了王思木尸体的地方,看着一分为二的老爷子,黄大力也不满惋惜,这可是龙虎宗天师道的八大金刚之一,修道界声名显赫的人物,说死就死了,而且死在了白老太太一招之下。如果说白灵槐有意为之也就罢了,黄大力敢断言,白灵槐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使出来那么骇人的一招,她没那本事。

    黄大力掏出出租车的*,撕成一匹马的形状后,往王思木的身上一丢,口中念念有词,王思木的尸体便急速地缩小,最后被那纸马给包裹起来,卷成个香烟大小的小纸筒。

    “猎犬终须山上丧,将军难免阵前亡。您老人家这也算是马革裹尸了。”黄大力把小纸筒收进喝光的汽水瓶中,这才走进了宋菲家的门。

    看到黄大力“煤球覆雪”的新发型,宋菲先是一愣,随后便扑倒黄大力的怀里嘤嘤地哭了起来,女人啊,,在没有人依靠的时候总是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能力,可有了依靠,就会显出了所谓的弱者的一面。

    昨天晚上的种种,让宋菲心惊胆战,但是在黄大力来之前,她一直保持着镇静,还不忘安慰女儿赵丹阳不要害怕,即使在魏猛和白灵槐把问题解决了,在两个孩子面前,她依然保持着家长的风范,听到白灵槐说饿了,还给他们煮了吃的。可看到了黄大力,她压抑的恐惧和情感一下子迸发出来,她很想放声大哭,可是又怕让楼上的女儿听见,她只有把头埋在黄大力的怀里,压抑着声音,任由泪水奔流。

    黄大力搂着宋菲,体现了男人的高大和坚毅,一面向宋菲道歉说自己来晚了,一面安慰宋菲一切都过去了,可是宋菲依然在他的怀里,肆意的哭泣着。

    黄大力也不阻止,在这个时候,让她发泄~出来更好,压抑着反倒容易出问题。

    黄大力环视了一下四周,客厅只有宋菲一个人,便轻声问道:“孩子们没事吧。”

    “白灵槐给丹丹检查过了,丹丹没有事情,现在正睡着呢。我也给魏猛和白灵槐分别安排了房间,让他们休息。”

    黄大力不得不佩服现在的孩子的心理素质,和人大战一场,杀了好几个人,居然还能睡得着。

    “我……现在该怎么办?我丈夫死了,我看墙外还有个死人。”宋菲怯生生地道。

    “报警啊。当然报警了。”

    “可是,报警,我怎么说啊,说魏猛杀了我丈夫?我丈夫变成了怪物?”宋菲不解地问道。

    “傻老娘们,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黄大力轻轻地敲了下宋菲的鼻子,这动作相当之暧昧,好像两个青年男女的调情,让宋菲的心里春~情荡漾了一下,她用求助的眼神看着黄大力,那表情是如此的顺从,如果黄大力让她说人是她杀的,估计她都能点头同意。

    “昨天你丈夫晚上出去了,说是应酬,不一定回来,你丈夫是生意人,生意上的应酬在所难免,你和你女儿就睡了,你最近休息的不好,还特意吃了安眠药,连昨天下雨都不知道,今天早晨你醒来,就看到你丈夫死在了院子里。”

    “这……能行吗?”宋菲问道。

    “我看了你丈夫的尸体,很像被雷电击中而死,昨天晚上又下了一夜的雨,估计也没有什么证据留下。我一会儿把你家的监控删掉,警察要问,你就说不知道怎么回事,警察也会以为是打雷损坏的。”

    “警察会相信吗?”

    “他们肯定会相信,公安部的要求,命案必破,雷电致死,这是多好的结案理由,如果有那个不开眼的要查,他们领导也不会同意。”

    “那墙外的那个人呢?”

    “有吗?”黄大力朝宋菲反问道,做了个调皮的鬼脸,宋菲一错愕:没有吗?自己昨天可是亲眼看到一个人被劈成了两半的。

    “那都是你的错觉,以后少看《德州电锯杀人狂》那样的电影。我上楼看看他们,你快打电话把。”

    “可是……”宋菲依然犹豫不决。

    “你放心,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黄大力说完,在宋菲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宋菲本是想躲避的,可也不知道咋的了,可能是受到的惊吓过度,或者是昨天晚上没休息,反应都迟钝了,就让黄大力那么亲到了。

    吻,总是甜蜜的,哪怕宋菲已经四十多岁,她依然感到了甜蜜和温暖,她深情地望着黄大力,拿起了电话,拨打了110.

    黄大力抽着鼻子上了楼,恢复了哮天犬的本性,他的嗅觉十分灵敏,他先找到了魏猛住的房间,门没有关,魏猛躺在床~上睡的正香,赵丹阳像一只小猫一样,偎依在魏猛的一侧,黄大力叹了口气,看到了赵丹阳吓的不轻啊,睡觉靠着魏猛,估计是从心理上找一些安全感,看来要给孩子找个心理医生进行一些心理辅导,只可惜自己没有心理医生的资格证,不然自己就可以把这活干了。

    黄大力本是想为赵丹阳干点什么,可看到赵丹阳白~皙的大~腿露在外面,一部叫《鬼畜家庭教师》的动画片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让黄大力脸上浮现起邪恶又淫~荡的笑容。

    胡力霸揉着眼睛从赵丹阳的身侧坐起来,而他的另一只手胡乱在赵丹阳的身上摸索,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黄大力怕胡力霸把赵丹阳惊醒,忙一个箭步过去,把胡力霸抱起来,低声道:“小色~狼,眼睛都没睁开就乱~摸。”

    “吃奶奶。”胡力霸奶声奶气地道。

    “吃奶奶找你~妈去。我这就带你找你~妈妈去啊。”黄大力把胡力霸放在肩头,把门轻轻地关上,抽了下鼻子,沿着白灵槐的气味走到了白灵槐的房间门口,刚要开门,胡力霸像是感到了什么,晃动这翅膀离开了黄大力的肩头,躲在了墙壁后面。

    “咋地了?”黄大力对着飞在空中的胡力霸问道。

    “怕。”

    “你~妈。你有啥可怕的啊?”黄大力说着打开了房门:“白老太太……”他刚叫了一声,看到房间里的场景,吓地他忙退回来,把门关上,手轻拍着胸口:“哎呀妈呀,可吓死我了。”

    这哪里是房间啊,分明是修罗地狱啊,黄大力打开房门,只见房间里残肢断臂,尸横遍野,血雾把天都染红了。而白灵槐和两个人坐在中间,一个女子,极其漂亮,拿着一把描金小扇,身上脚下都散发着勾心心魄的媚~态,一个男子凶神恶煞一般,手里拿着一把鬼头刀拄着地,那刀上还有鲜血往地上淌,想是刚刚杀过人。而白灵槐正在看一本书,一男一女正指着书给白灵槐讲解,黄大力这一开门,三个人都看着黄大力,黄大力就感到自己是一只单纯的小白兔,突然被三只饿狼给盯上了,吓地他只有逃跑。

    黄大力抽了抽鼻子,没什么血腥味啊,怎么看里面是尸山血海一样呢?难道是幻觉?

    黄大力很想再打开房门看一眼,可是他不敢,他就怕那个男子拿着鬼头刀站在门后等着他,他刚一露头,人家的刀就下来,他的狗头就没有了。

    房门被打开,白灵槐夹着那本书走了出来,目光不善地瞪了黄大力一眼:“没礼貌,你~妈就没教过你,进房间要先敲门吗?”

    黄大力没理白灵槐的话茬儿,扒着门朝房间里看,房间内一切正常,桌子是桌子床是床,哪里还有那些血腥的场面。

    “白老太太,人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您这是一会儿不见就让人刮~宫相看啊。”

    “滚犊子。”白灵槐骂了句。

    “滚是没有问题,可您得先告诉我,刚才那是咋回事啊?您这是要上十字坡开包子铺?这孙二娘让位白老太太了?”

    “我要开包子铺,就先把你剁了,做一笼屉狗肉包子。黄大力,这么一会儿不见,你也把狗皮穿上了?”

    黄大力苦苦一笑:“不穿不行啊,演不下去了,你和魏猛一折腾,把龟蛇二将军都惊动了,我要是再演黄巾力士,脑袋就没有了。”黄大力做了个被砍头的手势。

    “你是自作自受。”白灵槐白了黄达一眼。

    “白老太太,你是啥时候知道我的身份的?”黄大力道,过去他一直卑躬屈膝地活着,没感到自己有什么疏忽的地方,怎么被个小小的刺猬妖给发觉了呢?

    “你当我傻啊,那一天你故意引我和魏猛见了二郎真君,我就有些怀疑你是二郎真君的人,今日再见你,三花聚顶,金光通百骸,一副大罗金仙的风采,我再不知道你是谁,我这一千多年就白活了。”

    黄大力“呵呵”笑了两声,摸~摸头上的白毛:“那句话怎么说的,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是疖子总会出头的,想掩盖也掩盖不住。我家主人可交代了,让我把九转神功传授给你,你看你,多大的福分。”

    白灵槐听了欢喜情难自禁,九转神功可是玉鼎派的绝学,虽然是玉鼎真人所创,但是他只练到了四转,真正把九转神功练到九转的,却是他的徒弟二郎真君,如果自己学了九转神功,那不也可以寿与天齐了吗?

    但是随后,白灵槐的脸色又暗淡了下来,她现在的身体,就是把再好的修行法门放在她面前,她也修行不了,她没有精气,任何道家的法术都是以精气为基础,可她偏偏就没有,她现在连嘴基本的道家法术都使用不出来,释家佛教的倒是得心应手,如果要是修炼九转神功,能不能成功不一定,但是现在的释家佛教的东西,可是要毁了。

    修炼释家佛教会如何呢?按照释家佛教的经书记载,释家佛教没有妖,修炼到了极致也不过是八部天龙,做了护法的尊者,不能成佛,不能成菩萨,甚至不能成罗汉。

    可真要放下现在的所有,重新修炼,白灵槐真没有这份勇气。

    一面是个无比光明的希望,但是可能是虚妄,一面是现实中的小富即安,但是不会有大的出息,这要如何选择呢?

    进图两难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