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18~心怀天下
    农耕田收起了平板,看着白灵槐,白灵槐也看着农耕田,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如果不是胡力霸悄悄地飞到白灵槐的胸口,把他的小胖手伸进了白灵槐的领口,两人还不知道要对视多久。

    白灵槐抓着胡力霸的翅膀,好像提着兔子的两只耳朵,胡力霸摆出可怜巴巴的样子,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饿。”

    “滚犊子。”白灵槐给了胡力霸一记轻轻的耳光,把他狠狠地丢了出去。

    有胡力霸这么一闹,气氛缓和了很多。

    “白老太太,如果是你,你会如何破离阵?”

    白灵槐感到诧异,她没想到农耕田说的第一句话,不是问魏猛如何,而是问自己,白灵槐想了一下,道:“我会把离带走,远离出事的地方,培养他的慈悲之心,忘记过去的仇恨。”

    农耕田点了点头,道:“你给的答案,是绝大部分修道者遇到离阵采用的方法,离阵是心魔,所以大家要去掉这个心魔,都会谨小慎微,不敢越雷池一步。白老太太,你知道我会如何做吗?”

    白灵槐摇了摇头。

    农耕田咬了咬牙,道:“我会杀了离。”

    “以杀止杀?”白灵槐的脸色微微一变,自己给出的,是破离阵的标准答案,这个答案在任何地方任何场合对着任何人,都不会有人反对,反倒会获得赞扬,可是农耕田对她开诚布公,给她一个离经叛道的答案。

    杀了离,直接斩断了心魔。

    这就好像一个人的胳膊受伤了,会危及生命,绝大部分的人选择的是治病疗伤,而农耕田选择的却是直接将伤臂砍断。虽然自己受损,但是直截了当,干净利索。

    但是这个答案,只要你说出来,就会挨师傅的板子,设置离阵的目的,是考验人的“杀伐之心”,目的是“止杀”,而你用另一种“杀”去阻止原本的“杀”,虽然达到了目的,但是却让“杀意”更甚。

    这虽然达到了目的,但是背离了离阵的初衷。

    由此可见,农耕田是个杀伐果断的人,可以推断,如果在战场上,农耕田是张飞,绝不是关云长,因为他不会干手下留情的事情。

    农耕田对着自己这个是敌非友的人说出了真实的想法,他是什么意思?是起了杀意?

    白灵槐的手悄悄地掐了手印,防止农耕田暗下杀机。

    农耕田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我是真没想到,这个小子能做出这样的事,惊世骇俗啊。”

    农耕田操~起立在身边的锄头,白灵槐的心就缩成了一团,一手掐金刚手印,一手掐菩提手印,一攻一守,只要农耕田一下下一步动作,她就出手。

    农耕田扫了一眼白灵槐:“白老太太,放轻松,我没有恶意。”

    白灵槐哪里敢放松,手印掐地更紧,眼睛不错神地盯着农耕田。

    如果有可能,白灵槐想使用《罗刹私秘》,因为白灵槐已经初步了解了《罗刹私秘》的威力,以她的道行,是没有办法对农耕田对抗的,能和农耕田的对抗,自己需要借助《罗刹私秘》,只是自己对使用《罗刹私秘》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释迦佛门的手印咒语更加的熟练一些。

    农耕田没在做其他的解释,把手中的锄头扔了到了原来九宫格的中间,地面重现出现九宫格,一格格金光闪过,魏猛出现在锄头出现的地方,只不过魏猛不是站着,而是盘膝打坐,处于一种入定的状态。

    白灵槐的手一抖,手印随即解开,因为农耕田竟然把九成宫法解除了,她惊讶地看着农耕田:“道友,您这是……”

    “已经足够了。”农耕田说道。

    白灵槐不解地看着农耕田,按常理说,九成宫法有八卦八个不同的阵法,达到了中央无极土才算彻底过关,魏猛刚刚到了第二关,农耕田怎么就把九成宫法收了呢?

    “白老太太,你有极大的福气啊,有这样的男人。”

    白灵槐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她看着农耕田,等着他说下去。

    “同样的心魔,你生慈悲之心,我生杀我之心,你和我之间虽然方法不同,但是都达到了救赎自我的目的。但是魏猛呢?他有杀伐之心,帮助离把所有杀他族人的人都杀死,也有慈悲胸怀,阻止离继续杀害老幼妇孺,但是这都不重要。”

    “哦?”

    “他扶植了一个王,一个不杀的王,一个心怀慈悲的王。如果离能按照他与魏猛的约定,那么他会改变离这个世界的规矩,让一个屠杀的世界生出了不杀的规则。这让我想到当年张天师给我讲八卦中离的故事。一个国王,面对突如其来的强大的侵略者,领导自己的人们进行抵抗,但是无法避免凶残成性的侵略者对自己国家的烧杀抢掠,国王痛定思痛,领导着自己的人们,打了一场自卫反击战,打了一场复仇之战。张天师讲到此,便不再讲了,说后面的故事让我们自己悟道,今天,我算是知道后面的故事了,那个国王就像魏猛一样,打败了侵略者,然后去爱他们,让他们成为自己的臣民。”

    “然后呢?”

    “生了爱,便没有了仇恨,没有了仇恨,又怎么会有杀戮呢。我和你,只是完成了自己我的救赎,而魏猛,救了天下。你和我,和魏猛比起来,云泥之别啊。”

    白灵槐不知道如何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她不怀疑魏猛是个善良的孩子,从他能冒死救刘媛那一刻,她就确信了这一点,但是说魏猛是个心怀天下的大英雄,打死她也不相信,贪财,好色,利益面前毫无立场可言,没有毅力,没有能力,还喜欢占小~便宜,这样的一个小屁孩,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胸怀?

    “农道友,您的意思……”

    “我没有意思,我是封师命来摸魏猛的底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魏猛的道法一般,精气十足但不善于运用,也就是个五等弟子的水平。虽然有神力神速,但也不足为虑。”

    农耕田说完,朝白灵槐笑了笑,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土,走到魏猛身边,抓起锄头往肩头一扛,停了一下,回身对白灵槐道:“看到魏猛屠杀的时候,我本想杀了他,现在我要向他说声对不起,我很庆幸,我没有那么做。龙虎宗天师道高手如云,我的修为在那些高手面前不值一提,所以,七月十五的比试,轮不到我这样的废材,我回龙虎山修行了。”

    看着农耕田渐行渐远的背影,白灵槐颇多感慨,同样的龙虎宗天师道的弟子,农耕田和黄雀道人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黄雀道人为了金钱和利益,可以操纵人尸乱杀无辜,而农耕田因为产生了杀魏猛这一个念而道歉,而且在他走之前,他展示出了他足够善良的一面,七月十五日的比试,对她和魏猛来说,会是一场恶战,龙虎宗天师道会派出高手应战,作为对手能透露出这样的信息,已经相当难能可贵了。

    白灵槐的内心正在纠结中,她感到自己的胸口一紧,低头一看,两只小胖手从她背后伸过来,正抓~住她胸口的凸起。

    白灵槐回手抓~住胡力霸的脖子,随手丢了出去,胡力霸在空中叫着“奶奶”飞向魏猛,正砸在魏猛的后背上,把打坐的魏猛砸了一个跟头。魏猛如大梦初醒一般,身体往地上趴的时候,脸蹭在路面上,火辣辣地疼。

    “哎呦。我靠,这他妈谁啊。”魏猛喊道。

    原本好好地在那个世界里,看着那些老弱妇孺朝离朝拜,自己对离千叮呤万嘱咐,要离遵守他的三个要求,离也信誓旦旦地保证,可当魏猛问离,如何离开这里的时候,离并不知道离开的方法,魏猛又问了雉等人,她们也对离开一无所知,魏猛正在失望中无所适从的时候,他脚下突然裂开个大口子,他的人直直地掉了下去。

    魏猛毫不惊慌,掉来掉去他也都习惯了,也许这就是进入下一个世界的通道,自己好好享受这段旅程就可以了。

    可是没有想到这段路程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起码脸疼。魏猛捂着脸,再看手上竟然有血迹,魏猛忙又抹了一下,脸上火辣辣地疼:“哎呦,哎呦。完了,破相了,破相了,奚羽月不会喜欢我了。我的爱情,我的青春,我的处~男之身啊,送不出去喽。”

    白灵槐冷眼看着魏猛在地上“撒泼打滚”,“痛苦哀嚎”,就这样的人,张嘴就是“奚羽月”,满脑子都是“处~男之身”,就他还“处~男之身”这身呢,他把他和自己的事情忘到脑后了?连一点责任感都没有的男人,居然是个狗屁“心怀天下”的人物啊。

    魏猛没注意白灵槐的脸色有多难看,连滚带爬地凑过来:“看看,你帮我看看,我是不是破相了?”

    “滚犊子。找你的奚羽月去。”

    “别别,我这样,怎么去找我的女神啊,你就帮我看看,把你的口水给我涂点儿,快,快,落了疤就不好了。”

    白灵槐看了魏猛的脸,只是一点划伤,谈不上破相,可看到魏猛的样子,她还真不忍心,她朝手心吐了点口水,对魏猛道:“可能有点疼啊,你忍着点。”

    “没事没事,我忍得住,只要不破相就行。”说着魏猛把眼睛闭上,咬着牙把脸凑近。

    白灵槐也咬了咬牙,挥起手,小巴掌狠狠地抽到魏猛的脸上,把魏猛抽个跟头,他的另一侧脸贴在路面上,蹭出了更大一片伤痕。

    “哎呦。你太狠了,这下我要去南朝鲜整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