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25~前因后果
    黄大力不停地跳跃,因为那把巨大的鬼头刀不停地朝他砍,鬼头刀所以不停地砍,是因为白灵槐的手指一直在挥舞,白灵槐的两只眼睛从未离开铜镜,但是她总是准确地找到黄大力,就好像她的脑袋后面张着眼睛一样。

    黄大力一边躲闪,一边用不同的语气朝着白灵槐大叫,愤怒的,哀求的,平静的,激动的,但是白灵槐就是不为所动,好像完全听不见外界的一切。

    白灵槐沉溺在名叫“宝鉴”的铜镜中,开始她还是只是惊奇看到的一切,但是没过多久,白灵槐就感到自己轻飘飘地飞起来,飞进了镜子之中,然后又轻飘飘地落在了那个女人的身上,自己和那个女人竟然融合到了一起。

    白灵槐以为只是幻境,可是一种强烈的盈满的感觉刺激她的身体,准确的说是她的下~体,然后那种奇妙的感觉从身体的一点迅速弥漫她的全身,让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毛发都处于了兴奋的状态。

    “嗯啊!”白灵槐想忍耐,可是偏偏忍不住呻~吟出了声。

    这样的感觉即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这两天她刚刚经历过,而且还经历两次,陌生,是因为带给她这样感觉的,不是魏猛,而是一个很可怕的人,青面红发,和影视剧中的妖怪一样。

    没有那个女人喜欢这样的男人,白灵槐也不喜欢,她很想拒绝,偏偏她的身体不听她的使唤,不但不能离开,那个丑陋的男人并没有动,是自己在男人的身上起伏着。

    传说中欢~喜~佛的前身是印度的国王毗那夜迦,他在位期间残忍成性,荒~淫好色,整个国家怨声载道生灵涂炭,和中国的夏桀商纣一般,佛陀为了解决黎民百姓,派信徒化作美女去劝说毗那夜迦,醉于女色的毗那夜迦要与美女交~媾,在交~合之时终于被美女征服,皈依了佛教,成为佛教护法金刚之首,因为佛教把真言和陀罗尼称为“明”,所以佛教徒称呼毗那夜迦为明王,称呼劝说毗那夜迦的美女为明妃。

    白灵槐不明白,自己现在虽然精气道行全失,现在莫名其妙的学会了释家佛教,可自己和明王明妃没有半毛钱关系,而且即使是自己勉强算是释家佛教的人,可是魏猛也不算啊,怎么自己就会有和魏猛在一起的感觉呢?

    金刚杵砸在莲花正中,白灵槐发出一声天籁般的嘶吼后,身体一软扑倒在地上,手中的“宝鉴”铜镜从她手中滑落到地上,正好是铜镜的背面向上,白灵槐看到“宝鉴”两个字后,又看到了那个红色的月亮,月亮中的自己依然和魏猛像个阴阳鱼一般的旋转,只是两人中间的“卍卐”字金光闪闪,更加的鲜亮。

    此时的白灵槐香汗淋淋,嘘嘘娇~喘,好像真地经过了男女之事一般,手也不再晃动,她的手不动,那把巨大鬼头刀也就消失不见了。黄大力这才有了喘息的机会,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息如牛吼,如果是敌人,黄大力还可以攻击对方,达到防守反击,可是这个人偏偏是白老太太,而且还是个入了“宝鉴”的白老太太,他不但不能攻击,甚至连打扰都不行,只能等着白老太太自己醒悟。

    “哎呀,我的妈呀,白老太太,你可终于醒了,你要再不醒,我的这条狗命可就交代到你手里了。”

    白灵槐偷眼看了一眼黄大力,没好意思就这么转过身,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香~艳了,现在自己有是这个样子,实在不好面对他人。

    黄大力弓着腰喘息着走到白灵槐身边,掏出一块红绫子,把“宝鉴”铜镜包裹着收起来,包裹的时候小心翼翼地,生怕看到正面。

    “黄大力,你怎么拿个破镜子害我。”白灵槐背对着黄大力说道。

    “破镜子?就这玩意还是从文殊菩萨那借来的呢。你的好奇心咋那么重的,我就那么喊,让你不要打开正面,你还是打开了?咋了,白老太太,你看到啥了?”

    “滚犊子。”白灵槐以为黄大力故意调侃自己,脸上刚刚减退的绯红再次袭来,不由得骂道。

    白灵槐真是冤枉了黄大力,当年黄大力和自己的主人二郎真君拜访文殊菩萨的时候,文殊菩萨向二郎真君真君展示了“宝鉴”这面铜镜,当时就用白纸把正面封着,只向二郎真君展示了背面,如果有人照背面,那么可知道此人过去发生的一切事,相当于一部全程记录人生的摄像机,当时二郎真君问过正面如何,文殊菩萨说,正面如何,他也不清楚,佛陀告诫他,不可说,不可做,他也就没打开过。

    所以当看到白灵槐打开后,失了神,黄大力是即好奇又害怕,好奇是白老太太到底看到了什么,害怕的是幸好自己没有打开,不然失了神,不能自己,那就坏了。

    黄大力抽了抽鼻子,突然闻到了一股即腥又臊,中间还夹着一丝香气的味道,他有些好奇,又用力抽了几下鼻子,仔细地辨认了一番,突然,他明白是什么味道了,心里不由得好笑,难怪白灵槐会如此害羞,原来是泄~了身啊,这个镜子的正面,居然有这样的功效?难道佛陀会告诫文殊菩萨“不可说,不可做”。如果菩萨把这白纸打开,看了正面,那可就出了莫大的笑话了。

    黄大力把铜镜收好,对着白灵槐道:“白老太太,铜镜中的影像你看到了,我也看到了,那就是你和魏猛在太平间里发生的情形,事实摆在面前,咱们就有什么说什么吧,你和魏猛,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你让我说什么啊?”白灵槐不满地道。

    “红色月亮是怎么回事呢?”

    “柳三先生给我和魏猛解了毒后,我和魏猛……”白灵槐说不出来了,自己醒来的时候就和魏猛赤~裸裸地抱在一起,然后她和魏猛就做羞羞的事情,这事当然没法对黄大力说。

    “你和魏猛男~欢~女~爱了,这个大家都知道了,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有一个红色月亮出现了,把我和魏猛包裹起来了,胡力霸发了疯,要把红色月亮吞了,易仙翁打出个大太极,打在我们身上,剩下的,你们不都知道了嘛。”

    “你和魏猛在红色月亮里,为什么会有镜中的情况?”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白灵槐更加的不满,黄大力的口气好像是在审问自己,自己说不知道,黄大力的口气好像是自己骗他一样。

    “那你当时有什么感受呢?”黄大力根本不管白灵槐的感受,继续追问道。

    “感受?没什么感受,就是……”白灵槐又说不下去了。

    “就是什么?”黄大力急切地问道。

    “就是感觉我是魏猛,魏猛也是我,而且我体内一点道家精气都没有了,丹田都消失不见,反倒出现释家佛教的七宝轮,而且我现在使用释家佛教的法术得心应手,道家的法术反倒一丝一毫都使不出了。”

    “还有呢?”

    “还有你也看见了,我有了肉~身,而且是独立的,我也不受混魂的限制,可以出入魏猛一丈以外。”

    “但是你有没有感觉,你和魏猛都没有了三魂?”

    “有。”白灵槐坚定的说:“我现在感到,我和魏猛不止没有三魂,现在连一魂都没有,我只算半个魂,魏猛算半个魂,我们两个合在一起才是一个魂,这也是我为什么有了肉~身,没有离开的原因。”

    白灵槐没有说谎,因为她觉得她没有必要对黄大力隐瞒这件事,自己有了肉~身,和黑妈妈打斗发现能离开魏猛一丈以外,白灵槐就可以离开魏猛,独自修行,但是白灵槐却发现自己不光道家法术消失了,连三魂都不全了,不要说三魂,一魂都不足。

    这样的情况,白灵槐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翻遍了乾元阁的书,也找不出这样的记载,自己和魏猛,好像阴阳鱼中的阴阳,相互拥有又相互独立,合在一起才有意义。

    白灵槐想过离开魏猛,但是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留下,一方面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离开魏猛会怎么样,如果阴离开了阳,那结果就是崩塌,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白灵槐不敢尝试,因为后果不可预知。另一方面,自己毕竟和魏猛发生了夫妻之事,如果就这么离开了,白灵槐不敢说是舍不得魏猛,但是总是觉得要是就这么走了,心里空落落的,她在心里还不断地告诉自己,是魏猛占了她的便宜,怎么能就这么便宜了魏猛呢。

    黄大力低头思考了好一阵才又问道:“没有三魂,白老太太,你知道什么时候出过吗?”

    “没有。据我所知,这样的事情道家从未出现过。我没了三魂还勉勉强强接受,但是魏猛不可以,魏猛满身道家精气,而且他现在天神拳打地有模有样,他不应该没有三魂。”

    “有过。”黄大力道。

    “有过?”白灵槐不由得转身对着黄大力,她想知道,乾元阁那么多书都没有记载,黄大力怎么知道的?

    “五代十国的时候,叶飘吃了李夫人的内丹,李夫人便是没有三魂之人,你和魏猛的事情,也许只有李夫人才知道前因后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