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36~天师奶奶
    黄大力轻轻捅了捅白灵槐,小声地道:“你家爷们太不像话了,你可是当着你的面,公然勾三搭四啊。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忍,反正我是忍不了。”

    “唉,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也什么办法呢,这就是命啊。我不忍着还能怎么样,女人啊,就是弱者,没办法。”白灵槐虽然说的悲悲切切,但眼神却流出了不满,她看着魏猛和那个女孩,心里把魏猛骂了千百遍,喜欢奚羽月也就罢了,刚刚遇见一个姑娘,人家还是来找你算账,要打你的,你就出手调戏,不就是胸~部大一些吗?有什么了不起,维多利亚当年也大,现在都快掉到膝盖了。

    白灵槐想着,胸口却不由自主地挺了挺。

    “别费劲了。你就是塞进去两个馒头,也没有人家的大。人家的是山东大馒头,你的是旺仔小馒头。”黄大力笑着道。

    “滚犊子。想死了是不是。”白灵槐气愤不过,拔下来头上在簪子,变成了拐杖,朝着黄大力就打,黄大力也吧闹,一边笑一边抱着胡力霸围着魏猛跑。

    魏猛完全没有注意到白灵槐和黄大力,他的心已经乱了,眼中只有那个女子,一个二十多岁的大人,怎么像个幼儿园的小孩子,还坐在地上撒娇耍无赖呢?再说了,自己也没把她怎么样啊,怎么就欺负她了,要说欺负也是她过来欺负自己的,那个个铁鞭子抽自己,还打自己耳光,不过她好像没有用力,不像是白老太太,每次都把自己的脸抽的火辣辣的疼。

    “美女。你这是干什么啊。一个老女人,怎么还哭鼻子啊。”

    魏猛此话一出,女孩立刻止住了哭声,仰着头看着魏猛,她的眼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如果眼神是利剑,魏猛已经被她千刀万剐,连骨头都不剩了。

    “你说我的老女人?”女人用牙齿的缝隙挤出着着七个字。

    魏猛说完也觉得自己说错了,这个女人还不算老,只能算是大女人,张宇的歌曲《大女人》,可自己刚刚也不知道怎么就说成了“老女人”,见女人的眼中充满了怨恨,他索性也就不改正:“一把年纪,胸都下坠了,不是老女人是什么?奶奶啊,能问你一句,你孙子几岁了,上小学了吧。”

    奶奶?胸~部下坠?女孩从小到大都想个公主一样的生活,哪里会有人敢对她说如此的话,自己现在正是貌美如花,青春靓丽的年级,正正经经地黄花大闺女,怎么就成了奶奶了?还胸~部下坠,姐姐这么挺,可是天然的,不是钢圈海绵托起来的哦。

    女子从地上一跃而起,动作干净麻利,魏猛往后退了几步:“呦呦呦,老奶奶这是练过啊,动作真潇洒啊。有这样的身手,不要动不动就往地上坐,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碰瓷的呢。”

    女子把牙咬地“嘎吱吱”响:“小流氓,今天姑奶奶不把你碎尸万段,我就不是跟你的姓。”

    “跟我的姓叶没啥不好,我听说了,外国女人嫁人都改老公姓。”魏猛突然做了个惊讶的表情:“呀,原来你是想嫁给我啊。那可不行啊。我有老婆了,连妾都有了,你要再进门,只能算是老三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果然是个流氓,小小年纪,脑子里想的居然是“三妻四妾”,女子从裤子口袋抽~出一张灵符,刚要念咒,白灵槐站在魏猛的身边,眼睛也瞪的老大:“你刚才说你有妻有妾,谁是你妻子,谁是你妾?”

    “妻子当然是奚羽月了,妾,当然是你了。”魏猛的话还没说完,白灵槐的拐杖重重地打在魏猛的屁~股上,魏猛身上有金光护体,按道理白灵槐是打不到他的,可也不知道是白灵槐的拐杖有威力,还是魏猛的金光失效,魏猛的屁~股结结实实挨了那么一下。疼地魏猛大叫一声,捂着屁~股又蹦又跳。

    “谋杀亲夫了。打死人了。谋杀亲夫了。女人打男人了。”

    女孩掐着灵符愣住了,那个小女孩不是和小流氓是一伙的吗?她怎么还打他啊。看那意思,下手还不轻呢。

    女孩把掐着灵符的手背在身后,对着白灵槐道:“小妹妹,你是谁啊?”

    白灵槐对女儿打了个稽首,这是修道之人的礼节,既然她会使用灵符,那一定是修道者:“在下乾元阁浩烟居士门下白灵槐,人称白老太太。”

    女孩不由得噗呲一下,眼前的小女孩不过十二三岁,稚~嫩的很,怎么给自己弄个这么名号,居然自称老太太。

    白灵槐道:“不知您是谁?刚刚为何偷得下手呢?”白灵槐这就是明知故问,刚才女孩都说了,是听了黄雀道人的话,但是此时,白灵槐只能这么问。因为其中一定有误会,以黄雀道人的人品和女孩的反应,黄雀道人肯定没说什么好话。

    “我叫张翠儿,龙虎宗天师道的。”

    姓张,白灵槐隐隐感到一丝不妙,追问道:“原来是龙虎宗天师道的道友,多年不见,不知道张天师身体可好?”

    “我爷爷身体好着呢?怎么,你认识我爷爷?”

    张翠儿的话一出口,好像一颗*,直接把白灵槐的小心脏给轰炸掉。龙虎宗天师道张天师的孙女,“三天扶教辅元大~法师正一静应显佑真君”张道陵的后人,难怪随便扔出来的都是“罗宣五龙符”,这玩意在她手里,那就像苹果手机,在平常人面前,那需要一个肾,可在王思聪面前,那还叫个事儿吗?

    “原来是张天师的后人啊。我过去和龙虎宗天师道也算有些交情。”白灵槐含糊地说着,她只是看过龙虎宗天师道的修行法门而已,和人家张天师有个屁交情,但是事情赶到这里,她也只能这么说。

    “哦。”张翠儿也没在意,龙虎宗天师道声名在外,上赶着巴结的人很多,说白灵槐同样的话的人很多,张翠儿指着魏猛问白灵槐道:“小姑娘,你离这个小流氓远点儿,他是个十足的混蛋。”

    “张小姐……”

    “你可别叫我小姐,现在小姐可不是啥好称呼,你就叫我翠儿吧,我的朋友都这么叫我。”张翠儿道。

    白灵槐没想到这个张翠儿这个小丫头居然如此的没有心计,她也不看看自己和魏猛是什么关系,居然把她当做朋友,社会是单纯的,可是人是复杂的啊。自己要是坏人,在背后捅了她一刀,那她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张翠儿压根就把白灵槐往坏处想,她一直高高在上惯了,所有人都顺着她,谁敢算计她啊?得罪了杀人犯,有警察保护,还可以提防,但是得罪了张真人的宝贝孙女,一道符下去,让你生不如死都是轻的。

    “翠儿啊,你说晚了,现在她想离也了不开啊,孩子都有了,怎么离得开啊。”黄大力走过来,把怀里的胡力霸往张翠儿的面前送了送,脸上满是惋惜的深情。

    张翠儿惊讶地看着胡力霸,指着胡力霸,有指着白灵槐:“小妹妹,这是你的孩子。”

    白灵槐刚要否认,黄大力抢着道:“可不是嘛。都是被那个小子害的啊。”黄大力一面指着魏猛,一边朝白灵槐使了个眼色,示意让白灵槐不要说话。

    白灵槐虽然不知道黄大力要做什么,但是她知道黄大力是不会害魏猛的,所以就配合着打了一个哀声,把脸转了过去,背对着张翠儿,她怕面对张翠儿,她会被张翠儿看出破绽来。

    “她才多大啊,就有这么大的孩子了?”

    “可不是嘛,你看她这身高,这身材,明显没发育啊,就被这小子给糟蹋了,年少就做了母亲。”

    白灵槐抽了黄大力一拐杖,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居然又取笑她的身材。

    “你看,她还不让我,孩子小,认命了,这不,拉着我来找这小子,让他认下这个孩子,可这小子啊,人不大,倒是个现代的陈世美,喜欢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孩,你不也听他说了嘛,这孩子妈妈只能做他的妾,人家有钱人家的女孩是他的妻,新社会都几十年了,他还做妻妾成群的美梦呢。”

    魏猛搔了搔头,眨着眼看着黄大力,好像今天才认识黄大力一样:“你在哪胡咧咧啥呢?”

    “你看,他还骂我。”

    张翠儿听了黄大力的话,早就怒不可遏,一个小屁孩,不止玩弄这么小的女孩,还让女孩给他生了孩子,生了孩子还不负责。

    人总是天生同情弱者的,强者更是如此,这是人的天性,当然,岛国人除外,他们只会媚强凌弱,和人就不一样。

    张翠儿等着魏猛,魏猛不由得往后挪了几步,这个小妞的眼神太吓人了,好像自己是个死人一样,她这是要干啥?魏猛不由得把两只拳头握紧,把精气聚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

    张翠儿把身后的手伸出来,灵符笔直地竖着,黄纸上的朱砂符文很显眼。

    突然,张翠儿的手腕一翻,灵符在她手里画了一个圈,再次朝天的时候,张翠儿松开了手,灵符好像一只氢气球,升到了空中。

    黄大力拉着白灵槐闪到了一边,距离张翠儿和魏猛远远的。

    “躲远点的,别伤着。”

    白灵槐依然背对着魏猛他们,小声儿地道:“你这是又冒什么坏水儿?”

    “我能冒什么坏水,我做的一切,还不是为了你们两口子好。”

    “滚犊子,说明白点儿。”

    “这还不明白啊,黄雀道人搬弄是非,先把陆无涯请出来,现在有把张天师的孙女弄来,后面还不一定出什么妖呢。让魏猛和这个张翠儿打一架,把龙虎宗天师道的张天师惊动了,让他约束黄雀道人,事情才有结束的可能。”

    “可万一魏猛打不过张翠儿呢?”

    “那还用万一啊,魏猛肯定打不过人家,你不看看,人家手里都是啥玩意。”

    白灵槐忙回事看去,就在这时候,张翠儿那道灵符升到了一丈多高,突然爆裂了,好像一个烟火一般,发出耀眼的红光,刺地人睁不开眼。

    可当红光变弱,众人才看清,在半空中,出现一个一人,戴鱼尾冠,面如重枣,赤须红发,穿大红八卦服,骑着一匹红马,奇怪的是红马的脚是老鹰的爪,而不是马的蹄。再看那人的脸,样子极其凶恶,而且他的额头有一只眼,和二郎真君的不同,二郎真君的眼睛是竖着长,而他的是横着长。而且这个人有六只胳膊,一手拿着个红色的大印,,一手拿着车轮一样的东西,上面有五条红色的龙,,一手拿着个酒壶,也是红色的,一手拿个红色的旗,双手拿着宝剑,气势汹汹的,很是吓人。

    “火神爷罗宣。”白灵槐低声道。

    “看到了吧,人家有火神令。你家魏猛再牛逼,还能打过火神爷啊。”

    “那魏猛会不会有危险啊?”白灵槐下意识地掐了剑指,他可不想让魏猛受到伤害。

    “真是一家人了啊,还没怎么着就关心上了,放心吧,魏猛现在是铜头铁臂,张翠儿请出来的火神爷伤不了他的。”

    “你确定?”白灵槐只是暂时认为魏猛会了“三分归元”,至于什么“铜头铁臂”她还真没感觉出来,所以她要从黄大力处得到确认,毕竟黄大力见多识广,哮天犬的修为,可不是她能比的了的。

    “不确定!”原以为黄大力会给个坚定的回答,可没有想到,黄大力居然给了这样的答案。

    “那你还把魏猛往火坑里推。”白灵槐顿时就急了。

    “如果魏猛练成了‘铜头铁臂’,当然不怕火神爷了,我这不也是想借这个机会,看看他练的怎么样吗。”

    “滚犊子。”这个挨千刀的黄大力啊,真是个惹事的坯子,惹了谁不好,还要让魏猛惹上这么个天师奶奶,龙虎宗天师道天师道的孙女,那是好惹得嘛。

    白灵槐真恨不得把黄大力掐死,可是她现在没有那份时间,也没有这份心情,她把《罗刹私~密》掏出来,翻开一页,一手掐剑指,一手按书上的指引,掐了个奇怪的手印,如果魏猛有危险,她变要用《罗刹私~密》中的杀招,斩了那空中的火神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